时间的秩序 不败传说 刘嘉玲丰4

一个小丫头片子吃那么点也够了,剩下那些给我吃就可以了,我还不嫌她吃剩下的呢。戴氏又说道,她实在是饿了啊,她以为今个去县衙能吃到山珍海味呢,是以,早饭只吃了一碗稀饭,一路上又是哭又是吼,这可都得用力气啊。

蓝氏没有料到婆婆戴氏竟然是这么个不讲理的老虔婆,心中气得那一把火苗蹭蹭蹭的往上涨啊。

你要不要脸皮啊!你还是妙姐儿的曾祖母啊?怎的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居然和一个小孩子抢吃食,说出去都能丢死人!蓝氏护女心切,原本她可能没那么看重一个姐儿,但是她瞧着自己小儿子沈平郎当了官,以后妙姐儿的前程更好了,她这一辈子也就有了依靠,自然要多多疼爱妙姐儿几分的。

蓝氏的话尖酸刻薄,还伸出手指指着戴氏骂,戴氏觉得这个媳妇儿太侮辱人了,她不过是想吃一口粥而已。怎的这般对自己?

土根,快管管你这媳妇儿,瞧瞧你老娘我都被她欺负成什么样儿了?戴氏气得直抹眼泪,她真是瞎了眼了,对这个蓝氏简直是一忍再忍,早知道当初就该坚持让土根把这女人给休了的,谁知这女人本事儿大,竟然还能老蚌生珠!

相公,你也好好说说你娘吧,丢了她一个人的脸面不要紧,可不要丢咱们一家人的脸面,谁不知道娉婷丫头如今是咱们大楚的朝安郡主,身份尊贵,人家不肯认你,你还能用你的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吗?哎呀,说说都让人觉得臊的慌。蓝氏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她觉得自己的腰板应该挺直了,儿子当官,一个女儿是郡主,另外一个女儿还当上了御林军大统领的正房夫人,怎么想怎么风光,她凭什么被这个老虔婆压着咒骂啊?

娘,娘子,你们,你们能不能别吵了!都给我少说两句吧。沈土根看了看旁边保持缄默的一对父子俩,没错,沈虎郎不说话,沈石头照样沉默。

哼蓝氏见沈土根出声阻止吵架,便也歇了吵架的心思,把手里抱着的沈妙婷递给了沈土根。

沈妙婷如今四岁,皮肤雪白,笑起来还有一对梨涡,眉眼之间和楚娉婷有点像。

娘,要抱抱,妙姐儿不要爹抱抱。沈妙婷很粘蓝氏,她还不要沈土根抱。

沈土根挥挥手,让蓝氏抱着妙姐儿先去厨房看看米饭煮好了没?

到了厨房,蓝氏把妙姐儿放在地上,去揭开木头锅盖,很快,热腾腾的米饭清香传来,如今她们的日子越发过的好了,吃的米自然是好米。

妙姐儿,怎么撅着小嘴儿?蓝氏见沈妙婷坐在凳子上,双手撑着下巴好似在沉思,只是那樱桃小口却是撅着,她颇为好奇,于是问道。

娘,我不喜欢祖母。沈妙婷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蓝氏说道。

好啊,你这个厚脸皮赖在我家的坏女人,你在教我小孙女说我的坏话,对不对?好死不死的,戴氏恰好口渴了要来厨房拿瓢舀汤锅里的水喝,于是还没有走近厨房,隐隐约约的听到沈妙婷稚嫩的嗓音,她怎么能不生气?

她就说嘛,为什么她每次想去抱沈妙婷这个臭丫头的时候,沈妙婷却不要她抱?原来是背后有恶母在教唆!

娘你说话要凭良心啊!我什么时候在背后教唆妙姐儿说你坏话了?你真是老糊涂了,怪不得娉婷丫头不认你呢!蓝氏被戴氏突如其来的辱骂,气得火冒三丈,手里拿着的一个盛饭的木勺都给砸到了戴氏的头上去。

不得不说蓝氏的投掷能力是非常的强悍的,一下就给蓝氏的后脑勺给砸出一个大包来,这不疼的戴氏哼哼唧唧的喊疼呢。

沈土根闻讯赶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因为婆媳俩吵的不可开交。

土根,你是我儿子的话,你给我休了她!戴氏拿着拐杖想要上前去打蓝氏了,蓝氏哪里肯让,她抡起土灶上的擀面杖挡着。

两人这架势,好想要上演着全武行呢。

娘子,前几日岳母还唠叨着想见妙姐儿呢,不如你先带妙姐儿回去住两日吧,我现在让虎郎送你去旺山村,两日后去便去接你回来,你看成吗?沈土根想着只能把婆媳俩分开住一会儿,待他两边调解好之后,再让蓝氏带着妙姐儿回来就是了。

也好。蓝氏红着眼眶点点头,她心中知晓沈土根碍于老虔婆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妙姐儿,快跟娘去屋子里收拾一下,咱们一会儿去你外祖母家。蓝氏对沈妙婷说道。

沈妙婷眨巴着小鹿一般乌黑的瞳眸,有点不太愿意去。

爹,我不想去外祖母家。沈妙婷是知道的,外祖母不喜欢她这个外孙女的。

就两日,两日后爹去接你和你娘回来。沈土根弯下腰,哄着沈妙婷说道。回来的路上,爹带你们去镇上逛逛,还给你买两串糖葫芦吃吃,好吗?

沈妙婷这才乐的拍拍小手,孩子的稚气凸显。

虎郎,你把你娘和你小妹一起送去旺山村你外祖母家,去的时候,把那条七斤重的花鲢送去你外祖家吧。沈土根想着不好空手去,于是嘱咐沈虎郎道。

沈虎郎点点头答应了。

等沈虎郎和蓝氏母女俩坐上马车离开后,沈土根开始劝说沈土根休妻。

娘,我为什么要休妻?再说了,如果我这边家宅不宁,到时候平郎当官的官声也不好听啊,你难道不想要个诰命夫人当当?沈土根转了转脑子,说道。

你说的这些大道理,我一妇道人家也不懂,我只知道咱们大楚是以孝道治天下的,你这个当儿子的不敬老娘,而且还帮着你媳妇,你闺女欺负我,你说你怎么那么混账!我今个可是受了几辈子的委屈啊!你这个当儿子的不给我去好好的教训一顿你那个当郡主的宝贝闺女,竟然帮着一个外人欺负我这个老婆子,好,我没的吃米粥,我也认了,但是蓝氏那个贱人,怎么好在孩子面前教唆我说孩子不喜欢我呢?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伤心!现在房间里也没有人,于是戴氏就开始发怒数落沈土根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了。

叶雀想着自己该交代的已经交代妥当了,是以,他就带着衙役一起去了沈土根家,把戴氏去县衙门前大闹的事儿给说了。

沈土根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老娘竟然这般不要脸,之前是她说要分家分出去的,现在又想去认亲,娉婷丫头肯定不乐意的。

沈土根见大儿子沈虎郎从镇上回来了,把叶雀和自己说的事儿也转告了沈虎郎,沈虎郎一听沈石头也跟着戴氏去县衙门前闹腾,这还得了,当即想拿着竹杖,声称要去训斥小石头。

虎郎,这事儿你先别急,咱们父子俩一道去沈里正家,把他们给带回来吧。沈土根抽了下旱烟,吐了一口气,说道。

那娉婷妹妹有没有给咱们带什么话?沈虎郎问道,因为叶雀他们已经先回去了,此时他只能问沈土根。

只说你祖母年老糊涂了,要我好生管束,若是下次再如此,县衙的大牢随时欢迎祖母去住一两日。沈土根叹气道,他是知道的,两个女儿有多么的讨厌戴氏,更何况戴氏自己还是个拎不清的,上次戴氏重病若不是娉婷丫头让人捎药,还让叶郎中来给她瞧病,她哪里能好的那么快?

可是她不仅不感激,还给娉婷惹麻烦。

娉婷说的对,祖母确实是老糊涂了。沈虎郎也不喜欢戴氏这个祖母,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戴氏觉得沈虎郎现在的妻子夏氏生不出男孩来,如今膝下只得一个萱姐儿,而戴氏又是个重男轻女的,她心中岂能乐意?自然,巴望着沈石头能过上好日子,有几次争口角,戴氏说她往后老了让曾孙子小石头赡养得了。

本来戴氏还想带着小石头去京城呢,只是第一,路太远,第二,也不知道沈平郎新婚府邸究竟住哪儿。

沈里正见沈土根还没有来他家里,顿时脸一黑,质问戴氏,如今戴氏哭的肝肠寸断,她心中气啊,她巴巴的赶去县衙想见娉婷丫头一面,她却不见自己?那小石头的前程可怎么办?

小石头的亲娘早死,亲爹又是耳根子软的,什么事情啊都听那夏氏的话。小石头今年十三岁,再过几年可要娶亲了,若是还没有个功名在身,往后那亲事可怎么说呢?这么聪明的孩子若是娶个农家女,真是委屈他了,戴氏越想越伤心。

沈里正啊,你给我评评理,你说我这大孙女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呢?戴氏朝着沈里正哭喊道。

我评理有用吗?当初我就劝说你不要把两孩子分出去,你偏不听我的,如今娉婷丫头姐妹俩有了大造化,你还要去认亲,我说你的脸皮咋那么厚,还大孙女,大孙女婿,谁给你的胆子!那是郡主和郡马,是你戴氏惹的起的人吗?这次还是轻的,把你们送到我这边来,若是直接把你们当骗子关进大牢,我看你还怎么哭!我说你这么一把年纪了,能不能消停一些啊!

沈里正训斥一顿后,就听见沈石头说,里正爷爷,我曾祖母年纪大了,这会子哭的肯定口渴了,能给倒热水吃吃吗?沈石头知道曾祖母戴氏是为了自己的前程着急,但是也不能这样不管不顾的贸然去请四姑父帮忙啊,之前四姑姑可是被她赶出家门的。

喝吧,自己倒。沈里正皱了皱眉,允了。

曾祖母,咱们还是等三叔从京城回来了再说吧。要不,先回去吧,这儿里正爷爷也挺忙的。沈石头会觉得今天一天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山了。

不行,这事儿必须找沈里正评评理,虽说分家了,那娉婷丫头流的是咱们沈家的血吧?怎么能一下子不见我呢?她狗屁郡主了不起吗?戴氏心中郁闷呢,此时她吐沫横飞的骂道。

娘,你在胡说什么?朝安郡主如今已经被皇上赐予国姓,你不可藐视天威。沈土根觉得他娘戴氏越来越会惹事了,幸好这里不是在咸阳城,若是被皇帝听到了这话,他们一家都要被连累着掉脑袋了。

什么胡说?不胡说的!娉婷那个死丫头不见我,我戴氏还想再说什么,却看见沈土根大踏步的走到她面前,怒道。

娘,已经分家了,娉婷过什么样的日子,咱们管不着,还有一点,如今娉婷的身份尊贵,你莫要再去胡乱攀亲了,反倒丢了自己的脸面,还有你,小石头,曾祖母糊涂了,你难道也不规劝她,竟然还和她一道去县衙那边闹腾,你这几年的书都白读了吗?莫不是想跟着我去地里种药材去?沈土根觉得这一老一少真是有够多事的。

若是娉婷想认,何必你们送上门去,她自然会回来,从前不见面多好啊,相互送送年礼,至少表面上的关系不错,如今被娘这么一闹腾,才建立起来的关系,怕是一下子又该弄疆了。

虎郎,咱们一道搀扶着你祖母回去。沈土根朝着沈虎郎递了一个眼色,然后转眸对着沈里正道了谢,沈里正巴不得戴氏快点滚蛋,留在家里听着她吐沫横飞的咒骂,他只觉得倒胃口。

嗯,你们回去了,好好劝劝她,别做一些不切实际的美梦了。沈里正想起叶雀的嘱咐,忙追出去几步,走到沈土根边上,说道。

好的,我们会好生劝说的。沈土根见他老娘戴氏一脸恼怒的态度,他的心情也好不了多少,今个注定回去要大吵一架的。

沈石头觉得曾祖母只会给他添乱,连那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今天四姑父不肯相认,更别提身为郡主的四姑姑了。

沈家。

戴氏一回家就喊饿,还要蓝氏马上做饭给她吃。

蓝氏想着这米才下锅呢,那饭哪里能那么快做好?

娘,你再等一会儿,米饭还没有好呢?要不你先吃几块白糕?蓝氏此时正在喂米粥给沈妙婷吃。

妙姐儿不是在吃米粥吗?你也给我盛一碗不就可以了吗?戴氏盯着蓝氏,不悦的吼道,本来戴氏今个受了气呢,此时一看蓝氏还这般不识趣,她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就这么一小碗了,若是给娘吃了,妙姐儿就得饿肚子了,现在妙姐儿都断奶了。蓝氏心中厌恶戴氏,但是因为看在沈土根的面子上,目前这婆媳关系还在勉强维系之中。

时间的秩序 不败传说 刘嘉玲丰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