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传送门 兰香缘全文免费阅读

陆漫漫一抬眸,和赵婧妃的眼神对了个正着。

赵婧妃马上换了一副笑脸,轻快地从楼梯上跳了下来,笑着拍纪深爵的肩。

“哥,我已经好了,不然我先去,你和漫漫多留会儿。

“一起去吧。”纪深爵举起满是药油味儿的手指,往陆漫漫的额头上轻点,“我去办事,你乖乖的。

“你也要乖乖的。”陆漫漫拉他站起来,给他整了一下衣领和肩膀,小声说道。

纪深爵又点她的额头,唇角一扬,转身往外走堕。

陆漫漫跟到门口,看着他们一行人扬长而去,很是有些郁闷纪深爵转身的时候总是这样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而她却从他前脚踏出门开始,就把一颗心悬在半空中,难以平静。

“不要看了,是你的就飞不走。不是你的,你站成化石,他也会走。”老爷子扭头看了她一眼,哑声说道。

陆漫漫没理会他。

“爷爷,那我也告辞了。”赵婧妃的植物男友也拎着行李出来道别了。

老爷子头也不抬地挥了挥手。

陆漫漫发现老爷子不喜欢这个孙女婿。当然,植物男友绝对比不上纪深爵那样让他称心如意。可惜喽,她把他的好孙女婿给抢了……

这算不算是另一种报复?

“陆小姐,你看这株茶花怎么样,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种活它。”老爷子拎起小铲子,满意地看着眼前的花盆。

陆漫漫看了一眼缀满花苞的茶树,哼了一声。

“你好像很讨厌我?为什么?”老爷子放下花铲,哑声问道。

“你也不喜欢我啊,你觉得我抢了你的孙女婿。”陆漫漫不客气地说道。

老爷子哈哈地笑了几声,指着她说:“你这脾气还挺对我的胃口。纪深爵那小子,我早就看中了,但他一点都不乖,居然不要我家的宝贝婧妃,找了你这么个呆丫头。但我有信心,他会发觉谁才是最合适他的女孩子,我们婧妃比你适合她。哈哈,小丫头,你敢不敢应战哪?

“我不必应战,纪深爵如果真的想选赵婧妃,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世界上三条月退的蛤蟆难找,两条月退的男人,难道还少吗?”陆漫漫才不想和他笑,老女干巨滑,一肚子坏水,还背着血债。

“行了,你和我说话也不必这么冲。我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不过这件事我不管,纪深爵会替我办好。”他收起花铲,摁着轮椅上的按钮往里面走,“你自己站着吧,站成望夫石,纪深爵也不会怪我的,我快死了,你们怪我没有用。

陆漫漫冲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恨得牙痒痒。

听他的意思,纪深爵和他说过她爸爸的事了,但为什么他是这样淡定的表情呢?是其中有误会,还是他根本就知道纪深爵不会对付他?

她心烦意乱,在花园里呆呆地站着,此时林惠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妈,什么事?”她接了电话,故作轻快地问道。

“你在哪里啊?”林惠问道。

“哦,我还在这里呢……不过纪深爵和赵婧妃回去了。”陆漫漫小声说道。

“他们回来了,那你为什么不回?”林惠的声音变得很惊讶。

“他们回去办事,今天的飞机。我过两天,和纪妈妈一起回去。”陆漫漫小声说道。

“这样……”林惠静了会儿,继续问道:“那你要和纪妈妈好好相处,要尊重老人,要勤快,多做事,不要只知道吃吃喝喝。

“我知道。”陆漫漫耸耸肩,其实在这里除了吃吃喝喝,她也找不到事做。

“那我就给你准备结婚的事。”林惠叮嘱了几句,结束了通话。

陆漫漫伸了个懒腰,强迫自己不安的心镇定下来,转身进屋子,这月退快成木头了,她得好好休息休息。

林惠挂掉了电话,看向坐在对面的人。

“她说是怎么回事?”傅晋宝焦急地问道。

“她还在威尼斯。”林惠拧拧眉,抱着双臂说道:“不过纪深爵和赵婧妃回来了,一定是为了罗素的事回来的,我看罗素真的岌岌可危了。

“妈……的……”傅晋宝挠了挠头皮,在屋子里绕了好几圈。

林惠看着他,担忧地说道:“我看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傅烨从来没有参与过这件事,他留在这里,警察也拿他没办法。我们是夫妻,我们一起度过难关。

“走,走哪里去?从去年开始,该死的纪深爵就给我下套,我前前后后亏进去了四个亿!全是银行和地下钱庄,还有股东的钱,只要这事一暴出来,我和你就死无葬身之地。就那几个人,你还不知道他们的手段吗?你说了,你女儿能迷倒纪深爵的……你他妈的哄我啊?”傅晋宝急得满头大汗。

“傅晋宝,你

自己亏了钱,打我出气。若不是我告诉你赵婧妃的事,你这时候还蒙在鼓里呢。我告诉你,我是不可能有事的,女儿还是女儿,她会护住我。”林惠站起来,尖锐地说道:“我不计前嫌,还想救你,就是念着我们的感情……

“你这个臭女人,你跟我提感情?若不是你这扫把星,我会亏成这样?”傅晋宝跳过去,挥手就打。

林惠的脸色一白,这回不让他打了,身子一偏,躲开了他的拳头,尖声说道:“我全心全意对你,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

傅晋宝收回了拳头,恨恨地看着她,“因为我越来越讨厌你。

这时门被打开了,傅晋宝的那位小情人走了进来,直接扑向了傅晋宝,娇滴滴地说道:“老公,不要相信她,她就是个扫把星,那个风水先生都说了,是她克你的。

林惠退了两步,绝望地摇头,“算了,我还想救你一回。

女人抚着肚子,拧着眉说道:“你这叫救吗?我看现在只有找人杀了纪深爵和姓赵的,才能保住罗素。

“什么?”夫妻二人转过头,愕然看着那女人。

“傅晋宝,你这小情人胆子可真大,哈,看看你挑的人吧。”林惠抱着双臂,脸色铁青地看着情敌。

女人拧拧眉,小声嘟囔道:“大姐,你这又是何苦,大家都是求财而已。我生下孩子,也是姓傅的。你一无所出,老公还养了你这么久呢。再说了,我老公能被一个瞎子给比下去吗?

“你说完”傅晋宝脸色缓了缓,看向那个女人。

“不是有个叫鹰哥的来找过陆漫漫的麻烦吗,还来找过大姐。我听说他是个混子,像他那种亡命之徒,给钱就会办事。就让他开车去撞,撞死他们两个……交通肇事,只要自首,顶多坐几年而已。给够他钱,什么事都成了。至于公司的事,陆漫漫不是说她拍到了一些资料吗,大姐也在她的手机里装了软件,把东西传回来,我们好好利用一下,公司就能起死回生了。

“这个办法好。”傅晋宝用力一拍手,双眼放光,“还是你聪明,我没看错你。

林惠看了看那个女人,眉头拧了拧,坐了下去。

“你去找鹰哥。”傅晋宝指着林惠说道。

“我找不到他。”林惠小声说道。

“你找死啊,我告诉你,我要有事,你也逃不掉。”傅晋宝马上就变脸了,一把拉起她,恶狠狠地说道:“这些年来,公司帐目上出的漏洞,你以为我不知道钱去了哪里?都是你悄悄拿走了。

林惠抿了抿唇,转开了头。

“你这个臭女人,别给我装可怜。你那几笔生意怎么谈的,我也知道,你都是在床上谈的。”傅晋宝继续说道。

“闭嘴。”林惠脸色一白,愤怒地说道:“那都是你逼我的,我为了在你面前争口气……我为你赚了钱你不说,你当着她的面这样侮辱我。要去找鹰哥,你自己去。

“你敢不去,你不去我就把当时拍到的你和别人的照片都贴出去,让你没脸做人。”傅晋宝跳起来,恶狠狠地威胁道。

林惠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只有拿出手机。

“你看,她明明有鹰哥的电话哦。”小情人趴在傅晋宝的肩上,娇笑道。

傅晋宝看林惠的眼神更加厌恶了。

“我的手机没电了,用你的。”林惠朝傅晋宝伸手,面无表情地说道。

傅晋宝想也不想,把手机给了林惠,林惠当着他的面约了鹰哥过来谈事。那小子听说有几百万的生意,欣然应约,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了房间。

墙上的液晶电视开关亮了,小红点儿微微闪动了几下。

寂夜。

一架飞机稳稳地降落了,纪深爵和赵婧妃走进了地下停车场,坐上了布加迪。

“纪总,明天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准备好了。”司机转过头,笑着对他说道。

他缓缓睁开眼睛,沉声道:“今天晚上的事,不许出半点纰漏。

“知道,您放心,绝对办好。”刘哲也转过头,严肃地说道。

赵婧妃眨了眨困倦的眼睛,好奇地问:“今天晚上有什么事呀?

“好玩的事。”刘哲笑着说道。

赵婧妃抱住了纪深爵的胳膊,撒娇道:“你说呀,哥哥。

“叫哥哥,还抱着手?最后一次了。”纪深爵收回手臂,唇角一扬,笑道:“再抱,打手

“咦……”赵婧妃撇嘴,小声说:“我抱我家耿阳,谁爱抱你,跟个冰块一样,只有陆漫漫才喜欢你。

“我也喜欢她啊。”纪深爵抱起双臂,神情放松,眼睛一闭就睡起了大觉。

“哼。”赵婧妃变了变脸,额头抵在车窗上往外看,小声问:“我们怎么走到这条小路

上来了,是不是走错了?

“没有,很对。”刘哲说道。

赵婧妃往车窗外看,只见又一辆布加迪开过去了,看车牌,居然和这一辆一样……

“喂,套牌车!”她往那边指,一脸天真地说道。

“安静。”纪深爵眼睛都不睁,淡淡地说道。

赵婧妃只好坐下来,小声说:“哥哥,你怎么什么都保密呢?我也不能说吗?

“男人办事,女人看着。”纪深爵长眉轻扬,云淡风轻地说道。

赵婧妃静了会儿,突然笑了,“哥哥好霸气,难怪爷爷这么喜欢你,爷爷也是这样的人,我看你才像他的亲孙子,我不像。

纪深爵低笑了几声,他和老爷子确实投缘,不管是生意,还是生活,总能聊得非常默契。他喜欢和那种有丰富人生阅历的人打交道,让他受益无穷。

这时那条公路上突然响起了剧烈的碰撞声,紧接着不停响起的汽笛声,吓得赵婧妃半天没敢出声。

往那边看,一片火光冲天的,照亮了半边天幕。

“怎么回事?”她指着那边,骇然问道。

刘哲打了个电话,转过头,冲纪深爵竖大拇指,“办妥了。

纪深爵缓缓转过头,淡然说道:“做了个兽笼子,把这些长满疥疮的赖皮狗都装起来。

赵婧妃看着他的侧颜,眸光愈加温柔,“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呢?

“厉害的在后面。”刘哲转过头,眉头微拧,“不过,怎么向陆漫漫说,她若知道了,只怕不会高兴。不然,就等你们婚礼完了再说这事吧。

赵婧妃抱紧双臂,前后看了看,视线停到了纪深爵的脸上。

稳定传送门 兰香缘全文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