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好紧我要进去 寄人篱下的无奈的短句

“嗯?只是路过吗?”

这女人明显不相信我的话,我尴尬地笑了笑,活动了一下脖子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旁边大个子的驯兽师冲我低吼了几句,估计是威胁我不要乱动。

女人看了看我,冷笑一声道:“普通人看见阿莫尔居然不害怕,而且也不惊讶,这倒是很少见啊……”

我顿时尴尬地笑了笑,自己这一点还真没想到,过去看见太多土兽妖怪之类的东西,早已经见怪不怪,所以根本没觉得这个驯兽师有什么奇怪的。

“我也见过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哈哈……”

我干笑了几声,那女人冷着脸走过来,瞅了我一眼后说道:“你最好真的只是好奇心作祟,阿莫尔让他走。”

女子让开一条路,我刚要走,旁边高大的驯兽师就想拦住我,却被女子呵斥不得不退了回去。

我收起图山刀,走到门口的时候没忍住心里的好奇心,回头问道:“对不住,可还是想问一句,这个驯兽师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

女子态度冷漠,我点点头走了出去。在马戏团门口等了一会儿,才看见洛邛从老远的地方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山哥你可算出来了,我带着那条蛇来回转圈,跑的我累死了。你查到线索了吗?”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去。”

回了胖子家,这厮还没回来,我和洛邛坐在房间内。刚刚看见的那个驯兽师的确不是人,但似乎很通人性,而且智慧也不低。但可以肯定不是彧猴,我近距离观察过它,头上没有紫色的毛发,虽然力大无穷,可似乎并不疯狂,至少在那个女人出现后能完全制止它的行为。令我更好奇的是那个女人,三十来岁,看起来像是马戏团的一员,什么来头居然可以驯服那么可怕的怪物。

丝袜好紧我要进去

过了一个多小时后胖子带着慧智回来了,小和尚有些倦了,回家没多久就躺上床睡着了。我们仨坐在房间里商量事情。

“今天白天你在许先生家里查资料,我们俩也没闲着。唐先生那边又给了新的情报过来,已经有不同方面来的三组人马进了上海,目标都是彧猴,估计后面还会不断有圈子里人来上海。唐先生的意思是我们越早下手越好……”

有竞争对手这不稀奇,好货自然有人抢,干这行和做买卖一样,总有同行存在。

“不过我觉得这一上来唐先生就把这么重的一个任务交给我们,恐怕其中还有深意。”胖子话里有话地说道,点了根烟继续说,“咱们仨属于初出茅庐的新人,唐先生手底下都是一些精兵强将,说句不好听的,咱们仨现在属于在攀高枝。唐先生这个人面善心不善,做人虽然有原则但肯定瞧不起只会嘴上说说的人,所以与我们合作的第一单就是这么重的份量,其实他完全可以交给其他更有实力的合作伙伴来做,但却选择了我们,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肯定是想看看我们到底有没有手段。算是对咱们仨的一次考察……”

胖子这话倒没说错,我也想到过。

“另外,咱们上次和灵家对上的事儿最终没有找唐先生帮忙处理,其实在我看来唐先生这人原则大,脾气也不小,估计不喜欢有人不顺他的心,和他对着干。所以咱们上次的态度让他有些不悦。也想趁机找些事情来整我们一把。说的难听点,咱们这些所谓的合作伙伴就是他现在养着的狗,哪条狗不乖就要打一打教训一下。现在咱们这条新的狗不怎么听话,他肯定要想办法教训我们下。彧猴这事儿,八成就是这两方面的原因。”

胖子分析的很对,我忍不住点点头道:“我在许先生家里将彧猴的来历稍微调查了下,是一种猴精的亚种。彧猴嗜血,肯定不会在上海安分的呆着,我觉得其八成会搞出事情来。现在出去找它无异于大海捞针,倒不如守株待兔,等它现身。”

目前就只有这种方法,我夹着烟,此时却听见洛邛说道:“山哥,咱们这儿不是有‘野禅’吗?这法器不是号称可以吸引四周的土兽吗?我们要不要用这个东西试一试?”

洛邛这个提议倒是在理,但“野禅”范围有限,只能在一块区域内对土兽进行吸引,所以想要利用“野禅”寻找彧猴,还得先确定彧猴的方位。

“我看了看崔哥的名单,这个彧猴恐怕是个好战分子。”

洛邛指着胖子手边的名单说道。

“好战分子?此话怎解?”

我不解地问。

“它杀那么多土兽干嘛?土兽肯定比其他的野兽要强壮狡猾,这些土兽有一部分是侵入了它的地盘被杀,而另一部分是在其逃窜的路上杀死,甚至有一些是彧猴主动攻击杀死的。过去我打猎时候也会发现,同一个物种的不同个体也会有不同的性格。这就好比有些人特别胆小,而有的人脾气特别大。相同道理,动物也不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有些动物天生就好斗。这个彧猴也是如此,我在想,如果我们可以利用‘野禅’聚集甚至是抓住一些土兽,再用这些土兽作为诱饵吸引彧猴的到来,难道不可以吗?就算它不上当,咱们也就权当练习‘野禅’的用法,给自己增加条财路,不是也挺好吗?”

寄人篱下的无奈的短句

洛邛这个提议还真在理上,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

“那好,明天我们就物色个地方,试试看用‘野禅’抓土兽!”

我笑着站了起来,抽完了手上的烟,正准备回房睡觉,后面胖子忽然开口说道:“今儿我送沈梦恬回去,人家姑娘对你是牵肠挂肚的啊。”

我一怔,耸了耸肩膀走出了房间,胖子这家伙居然跑了过来,叼着根烟站在我房门口神神叨叨地说:“我觉得人家姑娘真的挺好的,要是你不喜欢我就追了啊。白白净净,漂漂亮亮,家庭背景也是清清白白,哪里配不上你了?你还非要端着个臭架子。”

我坐在床上,想了想后伸手问胖子要了根烟,叹了口气说道:“不是这个意思。我就问你,现在咱们做这事儿,能安心谈恋爱吗?”

胖子一愣,奇怪地盯着我,过了会儿说道:“啥意思啊?”

“胖子,咱们做的这行当有今天没明天,说句难听的,从摩梭族回来后我们这半年经历了多少事?你自己数的清吗?遇到过土兽,妖怪,鬼怪,我他娘的还进了局子蹲过号子。比人家一辈子经历的事儿还多,可这只是一个开始。我记得那时候于老再三问我是不是要入这一行,现在想想他的话其实问的不是我怕不怕危险,而是能不能承受一般人无法想象的生活。说句不好听的,明天我们仨去抓土兽,可能就会死在土兽手里。生死的事情,现在谁都说不清。多少圈子里的高手以为自己很牛逼,可最后呢?还不是死了没人收尸。我干这样的行当,怎么对人家姑娘负责?以后娶了她当老婆,我天天在外面跑,她夜夜在家独守空房。还为我担惊受怕!我要是死了,万一没留下钱,她背着个寡妇的名号,离过婚的身份,怎么再嫁?而且,人家爸妈能同意的了?问问我的工作,我骗他们说我是干旅游的。能骗一辈子?所以,我是不想那事儿,以后找个机会,回绝了吧。人家姑娘不错的,别被我耽误了。”

我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大段话,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胖子靠在门框上,抽着烟半天没说话,片刻后想了想说道:“那找个机会回绝了人家姑娘,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帮你说下吧。”

“嗯,早点睡,咱明天还要干活。”

胖子关上门,灯灭了,黑暗中只有手上的烟头燃烧着,灼烧的火焰伴随着淡淡的光晕,细看却觉得无比美丽。

人生就如这一支烟,不是因为燃烧的很快,时间很短,而是燃烧的时候看似美丽,但落地的时候却只是一堆黑色的灰。

翌日,一大早我们仨就起来了,胖子提议到远郊他一个朋友那里碰碰运气。

上海的远郊,接近铁路沿线,基本上以农田为主,但有些地方地广人稀,没什么山,可植被覆盖面还是比较大的。

丝袜好紧我要进去

胖子这个朋友叫宋宝玉,是他在社会上认识的,年纪比我们长了几岁。本地农民,家里在远郊建了一栋房子,圈了一块地,搞搞养殖弄点鱼塘什么的。小日子过的还不错,算是早期个体户的一个雏形。

胖子借了辆车,三人到地方的时候天色不太好,头顶上飘过来大片大片的乌云。像是要下雨的样子,风比较大,吹的四周农田层层往下倒。下了车后,胖子看看四周,零零散散竖着几栋房子,路也不是很宽,看起来有些荒凉。

四周的房子都围着巨大的篱笆栅栏,有狗叫声传来,胖子回头指着房子说道:“就是这栋,我去叫门。”

他走上前,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沙哑的喊声:“谁啊?”

没一会儿,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就从房子中走了出来,穿着黑色的外套,手上拿着个蓝边饭碗,穿着绿色的旧军裤,双腿裤管挽起来,脚上蹬着一双破破烂烂的军鞋。平头,看着有些微胖但皮肤很黑,应该说是比较壮实。

“谁啊?”

他眼睛很小,眯缝着朝我们这里看了过来,开口问道。

“宋宝玉,是我啊!”

胖子笑着喊道。

对面的男子走到近前,仔细瞧了瞧胖子后说道:“哎呦,这不是崔震吗?我眼睛不行,近视八百多度,你快进来。”

他打开门,胖子提着行李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道:“这是我的两个兄弟,到你这里住几天,没事吧?”

“没事,小意思。来来,往楼上走,上面都是空房间。”

他往前带路,我苦笑了一下说道:“八百度近视,那不戴眼镜不就和瞎了似的?这也能看见?”

“哈哈,这孙子不爱戴眼镜,说戴眼镜太像知识分子,人是不错的,我交的朋友你还不放心?”

进了屋子,看起来结构比较老,装修的也不是很好,地上磁砖坑坑洼洼的,粉刷过的墙壁也有些残破。不过居然有台电视机,倒是让我吃了一惊。

上了楼,房间比较空,放着两张木板床,胖子把我们的行李往地上一扔,宋宝玉笑呵呵地说:“我去给你们烧点开水,晚上好好洗一洗,再宰只鸡,今天给你们接风。”

宋宝玉下去后,我在房间看了看,地方是很宽敞,窗户正对着门口,从里往外看,黑乎乎的一片,乌云层层压下来,院子里有一口井,但没看见养殖的家禽,也没瞅见狗。

“宋宝玉家前后有两个院子,土地局基本不管这一片。前面是个小院子,放放杂物,后面是个大院子,有个鱼塘还有一些家禽牲畜。你们先收拾着,我去和宋宝玉打个招呼,毕竟这几天都要住在这里。”

胖子说完快步走了下去,我和洛邛留在房间内。四周几栋房子根本就称不上是个村庄,感觉荒凉的很,倒是不时会有火车从后面经过,开过铁路的时候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寄人篱下的无奈的短句

晚上宋宝玉烧了几个菜,哥几个喝了一杯。席间我问道:“你父母呢?咋没看见?”

“我家有兄弟姐妹三个,我是最小的,这是父亲年轻时候盖的房子。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我上头一个姐姐住在市区,那里医院多,交通也方便,就把父母送过去住了。我留下来看房子,顺便种种地。”

原来是一个人住,我听后点点头,此时一只黄毛的狗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看着身子骨挺弱,走路样子也有些跛。

“阿黄过来。”

宋宝玉唤了一声,那狗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其跟前,卧在了宋宝玉身边。

“这是我父亲养的狗,如今已经十来岁了,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不过很通人性,我白天出去种地,它就在家看着。晚上就睡在院子里,也不咬牲口。来,阿黄,吃块肉。”

宋宝玉拿起桌子上的一块鸡肉丢了过去,阿黄摇了摇尾巴,吃的可香。

“我也想养条狗。”

伸手摸了摸阿黄的头,笑着说道。

这顿酒也没喝太长时间,仨人上了楼,准备合计一下明天出去猎捕土兽的事儿。首先得确定这里是不是有土兽,如果没有的话咱们不是白跑一次吗?

“我看后面有片林子,地方不是很大,不过我们可以过去碰碰运气。”

胖子指着窗外面说道。

“有坟地之类的地方吗?”

我沉吟了一会儿后问道。

“坟地啊,应该是有的,这种地方要人家殡仪馆地来接也比较困难,所以大多数都是自己在附近找块地埋了。你啥意思?要探探坟地?”

“一般这种地方阴气比较足,我们现在接触下来大部分的土兽都喜欢待在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所以我估摸在坟头附近应该可以找到土兽的踪迹。”

就在我们商量的时候,外面院子里忽然传来狗叫声,一开始叫了几下,随后突然狂吼起来,吠叫声越来越响,而且越来越急躁。片刻后就听见宋宝玉的呼喊:“阿黄,怎么了?”

洛邛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朝外看,没过多久,忽然回头喊道:“哥,外面有东西。”

我听见后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朝外一张望,隐约间似乎能看到在漆黑的门外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徘徊。

“你看的清是什么东西吗?”

我紧张地问。

“看不清楚,不过体型似乎不小,好像不是普通的野兔之类的玩意儿。”

洛邛摇了摇头道,我立刻转身拿出图山刀,快步冲下了楼,站在院子里的宋宝玉奇怪地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你快进屋,把阿黄也拉进来。”

我开口嘱咐了一句,宋宝玉见我脸色有些变化,急忙照办,将阿黄拉进屋子后,我提着图山刀走到了门口,隔着木头门朝外看。微弱的灯光照射下在门外似乎盘踞着某个东西,有皮毛的反光但看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玩意儿。接着传来顶门的声音,以及爪子挠门的响声。

“哗啦哗啦,听的人心里发毛。”

胖子和洛邛也赶了出来,三个人站在院子中。

“小山,外头是什么东西?”

胖子开口问。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寻常的野兽,听见我们的声音还不逃走,胆子倒是大的很啊!”

我将手轻轻地放到了门栓上,随后竟然一点点将门栓提了起来,胖子和洛邛严正以待,就在我将门栓完全拔出来的一刻,外面一股大力撞在了门上,接着一个黑影从外头“嗖”的一下蹿了进来。

我急忙将木门关上喊道:“这东西放进来了,逮住了,说不定今晚就能开张!”

我将木门关闭,那个蹿进来的黑影速度极快,钻入了后面的木柴堆中。

“看清楚是什么了吗?洛邛。”

我慢慢逼近过去,开口问道。

“不知道,不过瞅着像是条野狗……”

洛邛也不能完全肯定。

丝袜好紧我要进去 寄人篱下的无奈的短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