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事刺激偷倩 小说 在飞机卫生间里男女忍不住

又是一个天明。

杨帆早早起来,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很累,却根本没有睡意,到洗手间扑了几把冷水才觉得精神不少,擦干了脸上的水珠刚走出来,手机铃声就响了,是林木,劈头盖脸就说。

“你倒是找到周宁远没有,我听到风声,周宁儒正撺掇要开股东大会夺权,周宁远他再不回来,公司就该得易主了!”

杨帆又岂会不知道这些情况,只能低叹,“还是没消息!”

林木咒骂了几声,说找他叔叔帮忙,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反倒是杨帆久久攥着手机,两道剑眉拧的死紧,这一趟西林之旅实在是……

下楼。

陆念琛已经在客厅,似乎就是在等他,两人相视,各自交换眼神之后一前一后走出旅店,沿着一条鹅卵石的小径走着。

陆念琛先问,“你觉得这次的事是谁下的手?”

不用说,他怀疑的肯定是舒曼,梦儿嫁给周宁远无疑触怒了她,而且出事的时间又正好是婚礼之前,说实话,他听到梦儿出事的时候,脑子里闪出来的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舒曼,后来想想又觉得不对,如果真的是舒曼下了黑手,没道理会连周宁远也一起出事!

所以,他才要问一问杨帆了解的情况。

杨帆先是看了他一眼,犹豫片刻,才说,“我心里的确有个怀疑的人!”

陆念琛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杨帆很谨慎的四处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开口,“我怀疑大少爷!”

在飞机卫生间里男女忍不住

周宁儒?

陆念琛心里咯噔一下。

杨帆继续解释,“想必你也知道大少爷和周先生的纠葛,最近大少爷为了夺回公司动作不小,不仅大肆收购股票,我怀疑这次西林的事也和他脱不了干系,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安排去机场接周先生的司机被打晕,甚至我的手机被毁,种种迹象都表示周先生这次出事对方是有预谋,我刚收到西林方面的消息,大少爷正鼓动召开董事大会!”

陆念琛默默听着,好一会没说话,杨帆一时猜不透他的想法,也不说话,心里勉强抱着一个希冀,如果大少爷只是想夺权的话,希望他还不至于泯灭人性到要害周宁远的性命!

“有消息了!”邓警官匆匆跑来,激动的高声大喊,由此也可以想见他接这个案子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陆念琛和杨帆同时抬头看他。

邓警官擦了把额头冒出来的细汗,解释,“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在丁村发现有可疑人物出入,已经有同事赶过去,你们要不要一起过去?”

“走!”

陆念琛和杨帆异口同声,又互相对视一眼,拾步就走,一行人几辆车匆匆往丁村赶去,在这种时候,哪怕只是千分之一的机会,也必然会引起他们高度的重视,只要能找到陆梦和周宁远,其他都不重要!

而就在他们的车子刚刚从旅店离开,一个看上去很不起眼的男人从墙后转出来,唇角勾起,迅速拿出手机,“照你的吩咐,已经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开,我知道,活见人死见尸,我已经安排兄弟下崖去找,放心,一定会给你个交待!”

也不知对方说了句什么,他放声大笑几声,把手机往裤子后袋一塞,大剌剌进了一处民居,不多时,一辆黑色的越野车高速驶出村庄,搜山!

活见人死见尸,没死再打死!

……

周宁远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休息让他虚弱的身体得到了一定的调理,气色也稍有好转,转了转眸子,并没有在简陋的屋子里看到陆梦,他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费劲的撑着胳膊想坐起来。

“别乱动,”陆梦拿着一个木瓢进来,看他要起来,放下木瓢就过来扶他,“你的腿刚接上,小心别又碰伤了!”

她紧张的再三查看周宁远的右腿,确定固定的夹板没有松开,暗暗的松了口气,伸手将散落的一缕长发别到耳后,才惊觉周宁远好半天没说话,一低头,便对上男人幽暗的目光,好似黑曜石般醉人,让她突然有些紧张。

周宁远低笑,牵了她的手握在掌心。

陆梦顺势在床边坐下,道,“胡叔跟我说,虽然他帮你把断腿接上了,最好还是要尽快去医院接受正规的治疗,以免将来留下什么后遗症,你觉得呢,我们是不是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

和同事刺激偷倩

趁周宁远昏睡的时候,她已经和胡叔胡婶详细谈过了,虽然他们已经多年不下山,倒是愿意送他们下山,胡叔也明确的说了,周宁远的情况最好是去医院治疗。

周宁远眼帘半垂,半晌没说话,陆梦知道他是在想事,便也不打扰他,只安静的在旁边坐着,周宁远的确也在思考,虽然现在腿上的疼痛影响了他的判断力,可有些事仔细想想也能想出些端倪!

这一次的西林之行,显然是有人精心给他下了套,这个人不仅知道他什么时候到西林,还能在高庄设计杨帆,而那个假冒的司机又身手了得,放在一起思考会做这件事的人,他只能想到一个。

周宁儒!

眸中寒芒闪现,他突然问,“你跟我说说,我们现在身在何处?”

陆梦虽然猜不透他的想法,还是把自己从胡婶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向他简单说明,“按照胡婶的说法,我们现在应该是在一个海拔不低的山谷,四周都是高山,山谷外面又都是密林,外人很难发现这里!”

周宁远轻点下巴,剑眉依旧拧紧,思忖片刻,心里有了决断,“我们暂时先不离开!”

“为什么?”陆梦表示不理解。

周宁远看着她,目光有些沉,周宁儒的目标显然是要他的命,基于这一点考虑,他很有可能安排人到崖底,确认他们是不是真的死了,一旦找不到他们的尸体,周宁儒极有可能继续安排人搜山,鉴于那些人身手不凡,而他现在又是半个残废,如果碰上了显然并无半分胜算,着实不宜冒险!

他把理由说给陆梦听,陆梦听完,也是好生一愣,心里百转千回,她承认周宁远分析的很有道理,却并不完全认可他的话,考虑到在坠崖之前收到的短信,她怀疑舒沫然也有份参与!

抬眸看周宁远,只见他眉心紧蹙,依旧苍白的脸表情沉重,心中微微轻叹,她决定先把这件事藏在心里,等安全回到南城,新账旧账再一起算!

“好,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们再等等!”

周宁远点头,愧疚的牢牢握紧她的手,“委屈你跟着我受苦了,如果不是我坚持来西林,或许就不会。”

他很是自责,陆梦心里反倒明镜似的,就算不是周宁儒,就算不来西林,舒家母女一样不会放过她,反正她是没什么好害怕的,倒是周宁远的腿……她很担心,会不会因为救治不及时留下什么缺陷!

她拧着柳眉思考,突然眸子一亮,激动的拉住周宁远,“不是还有杨帆在高庄?既然他知道我们失踪,肯定会想办法找我们,不如我下山去找他!”

“不行!”周宁远蓦地低斥!

陆梦吓得一跳,旋即不服气的反问,“为什么不行?”

看她一脸固执的样子,周宁远是觉得又好笑又好气,在她手背打了一下,低笑,“你把我当不存在的是吧,我让你一个女人下山去搬救兵,先不说你认不认识,万一遇到周宁儒找来的那些雇佣兵,你能打得过他们?”

和同事刺激偷倩

陆梦自知理亏,可看到他满眼的促黠,心里忍不住嘀咕,她才不会那么没用,打不过还能躲起来啊,于是忍不住低声反驳,“或许我运气好没遇到他们呢!”

周宁远笑,揽臂将她扣进怀里,“好了,是我舍不得你去冒险!”

这还差不多,陆梦心想,安静的伏在男人胸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心里觉得踏实,没安静多久,又忍不住担心的开口,“可是你的腿?”

手指轻抚她的长发,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周宁远的目光有些沉,口中却说,“不要紧,我还能坚持!”

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趁他下落不明的这几天,周宁儒必定加快速度把宁远夺到手,一旦他目标达成势必也会放松警惕,到了那时候,他再和陆梦下山,应该就不会那么危险了。

总之,不管如何,他不可能让陆梦独自下山面对危险!

陆梦还是不大放心,偏周宁远似看透她的想法,转着她的肩膀示意她在身边躺下,手扣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身,声音放的低沉而柔软,“我觉得累,陪我躺会!”

他刚说完话,就把眼睛闭上了,似乎真的很累的样子,陆梦抬眸,久久望着他俊美的面孔,心中感慨万千,周宁远总说她固执,其实他又何尝不是,他固执的以为男人就应该保护女人,他想护着她,又不忍心伤害舒沫然,殊不知,这世上从来没有两全其美之事!

看着他眼圈下淡淡的青色,她有些心疼,如果不是她执意嫁他,他的世界就只有舒沫然一个女子,他只需护着她即可,安心的当一个专情的男子!

罢了。

既然事已至此,就当是天意安排给他们一个假期,不管从前,不想以后,只活在当下,好好享受这几日的难得的光景!

不得不说,周宁远很睿智,或者说是他足够了解周宁儒,当天就有一小队人潜进山里,身上带着武器,沿着汽车坠下的地方一寸寸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大有将这连绵的山区整个翻一遍的架势。

夜幕来临,群山环绕下的天空美丽的让人心惊,胡叔和胡婶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人相约躲外面散步去了,如果不是周宁远必须躺在床上养腿伤,陆梦真想拽他一起席地而坐,欣赏这样难得一见的纯粹夜景。

周宁远靠在床头,看出她的遗憾,心下微微一抽,有了主意,拍着身侧的床位对陆梦说,“你上来。”

“我还不困,”陆梦误解了他的意思,犹自傻傻的说,“再说了我睡相不好怕压着你的腿,这床还是留给你自己睡,我睡地铺就好了!”

周宁远直接笑出了声,将她拉到床上,“你想多了,我是让你看星星!”

被他这么一说,陆梦倒是有些不自在了,伸手在他古铜色的小臂拧了一把,周宁远好脾气的笑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右手则推开了木窗,美丽的夜空霎时落入眼中。

和同事刺激偷倩

山里的夜格外安静,安静的甚至是有些吓人的,极目所眺方圆十数百里之地看不到一点亮光,除了天上的星星,以及屋里一盏油灯微弱的光芒,然恰恰也是因为如此,更显得浩渺的夜空壮阔无边。

陆梦盯着夜空看的入了痴,周宁远则看着她入了迷!

从前是他不觉得,经历了这般生死,如果真要说收获了什么,倒是把自己的心意看透了,从前他以为自己爱舒沫然,却从未想过牺牲自己的性命救她,而今,当他被困车中腿被夹住而无法动弹之时,他唯一想到的是要让陆梦活着,哪怕他死,也要力保她能活着!细细想来,若为了一女子连死都不再惧怕,不可谓不是深爱。

而他,原来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将陆梦看得这样重!

这样的认知让他心情颇好的弯起唇角,馨香软玉在怀,好似腿上的疼痛也没那么难捱了,陆梦抬眸撞见他偷偷乐呵的模样,好奇的在他胸前捶了一记,“笑什么?”

周宁远只是摇头,长臂将她搂的更紧,“只是突然觉得幸福!”

幸福?

陆梦仰头看他,困惑的眨着眼睛,周宁远看着她,笑而不语,良久,只是伸手将她紧紧扣进怀里,重复道,“嗯,是幸福!”

陆梦并不能完全领会他话里的意思,然见他心情好,也不打算再追问,安静的伏在他怀里,不想破坏这样难得的安宁。

月光皎洁,时光静好。

胡叔和胡婶远远在屋外看着两人相拥的画面,会心的相视而笑,胡婶握拳在胡叔背后敲了下,眼睛里隐隐含着泪花,胡叔又岂会不明白她的心思,伸手在她肩膀安抚的轻拍几下,胡婶抹着眼泪笑,“虽然这么些年了,我这心里啊,总觉得对不住你!”

“不说这个,”胡叔似也不大愿意提起那些伤心往事,埋头就朝侧屋走。

胡婶看着他不复矫健的背影,忍不住又是眼泪滚滚,她虽然是乡下出来的粗人,心里可也明白着呢,老头子心里啊还是忘不了他那个没缘的女朋友!

怪她,怪她啊!

屋里。

陆梦听到声音也知道是胡婶他们回来了,她拍了周宁远一下,示意他松手让她起来,周宁远不紧不慢的勾了勾唇角,偏头朝外面望了眼,一看胡叔和胡婶又相继朝侧屋走了,更没有了放手的意思,陆梦挣了几下,实在挣不开,也只好随了他去!

“胡叔和胡婶虽然日子过的清苦,倒是也安谧!”

周宁远看她一眼,“他们这样的就是将就,不是什么爱情!”

“你又知道了?”陆梦反驳。

周宁远笑,在陆梦狐疑的目光下,右手伸到枕头底下摸索了一阵,掏出一个红色的布袋,“是什么,”陆梦好奇的问,周宁远直接把布袋递给她,“你自己看。”

在他透笑的目光里,陆梦把布袋打开,里面竟然还套着一个红色的袋子,一直连续打开了四个袋子,终于在打开第五个布袋的时候,陆梦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一张照片,确切的说是一张泛黄的旧照片,照片是拍在夏天,一池亭亭玉立的荷花,身材高挑的女子绑着两条马尾站在池边,一袭白色的棉布长裙,阳光明媚,女子五官细致,而那唇角抿起的一丝婉约浅笑,少女含羞胜花,当真是惊艳了时光!

小说

“这……”

陆梦大吃一惊,费解的抬眸去看周宁远。

周宁远显得很平静,似乎一切本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右手搭在陆梦肩膀,他徐徐说道,“同为男人,我佩服胡叔对胡婶的守护,但终究无法赞同他的做法,他既对女友念念不忘,又为何轻言放弃,既然已经隐居深山,又何必表现的痴情不悔,岂不虚伪!”

呃……

对于他这一番惊世骇俗的理论,陆梦表示……需要缓一缓。

“怎么说胡叔也救了我们的性命,你确定这么说他真的好?”

周宁远耸肩,“一码归一码,他救了我们我当然感谢,至于他的行为我看不惯当然可以说。”

“那你倒是说说,换了你会怎么做?”陆梦不想费劲和他争论,索性这么问着。

周宁远突然沉默了,深邃的目光在她脸上流连好半晌,突然将她紧紧扣在怀里,目光坚定,徐徐说道,“如果是我,天涯海角,刀山火海,只要我爱,她就是我的!”

陆梦就伏在他怀里,男人铿锵有力的声音和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一下下砸在她心里,她突然有种说不上来震动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又很快被极度的嘲讽所替代,是啊,他周宁远就是这样的人,因为爱舒沫然,就可以无限度的包容她!

她不说话。

周宁远又将她从怀里拉出来,瞥见她脸上一闪而逝的失落,当即心疼的捧起她的脸,“怎么了?”

陆梦摇头,“没事。”

周宁远不放心,又看了她好一会,陆梦很快调整了情绪,甚至还冲他笑了笑,“我觉得渴了,去倒水喝,你喝吗?”

她起身,又被周宁远一把拽进怀里,他少有的握着她的肩膀,力道不小而表情严肃,“听我说,我们现在并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好好记住我现在说的话,如果遇到危险,我拖住他们,你不要回头飞快的跑,他们的目标是我,应该不会为难你,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安全回到南城,如果我侥幸不死,等我回来,我们再轰轰烈烈办一场盛世婚礼!”

陆梦呆了三秒,旋即用力摇头,“不行!”

如果真的如周宁远所说,周宁儒是为了夺宁远公司而不择手段,一旦周宁远被逮住,他腿上还有伤,焉有任何活路!

“听话!”

“不行!”陆梦直接推开他站起来,“不行就是不行,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我去倒水喝,你先休息!”

她一刻不停转身就走,周宁远着急伸手也抓了个空,看着蜷起的指尖,他低笑着,无奈摇头,果真是个固执的小女人,现在的情况,谁又敢保证明天会发生什么,又或者,根本不用等到明天,周宁儒找来的那些雇佣兵或许晚上就找到这里。

届时……

他又当如何保全陆梦?

在飞机卫生间里男女忍不住

……

陆梦一口气跑到外面,站在空旷的草地,心情激荡起伏着难以平静,她想痛骂自己一顿,明明知道周宁远心里只有一个舒沫然,她却终究没办法丢下他独自逃跑,甚至……还被他的甜言蜜语蛊惑,认为他或许也是有那么一点爱自己的!

真的很可笑是不是?

她用力拍着脸颊让自己冷静,至少现在,绝不可以胡思乱想,她该担心的是怎么安全的走出这片大山,不行,他们不能坐以待毙,她应该找胡婶他们问一问,有没有隐蔽的山路可以下山,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倒不如想办法先下山,可是……周宁远的腿怎么办?

尽管夜风阴凉,终究吹不散陆梦心头不断高涨的燥意,她随手扒拉了把长发,正想进厨房去倒水,将将转身,冷不丁就有一声巨大的声响在山里炸开,又反复回荡!

脚步蓦地一顿,她并不敢十分确定听到的是不是枪声。

屋里已经传出周宁远着急的喊声,“陆梦,你,快答应我一声!”

“我没事,”陆梦听到了,赶紧撒腿朝屋里跑。

周宁远拖着残败的右腿要下床,半个身体已经挂在外面,她吓的赶紧跑上前去扶他,被周宁远牢牢反握住手,他的力道很大,手指还隐隐颤抖,“你,没事?”

“嗯,我没事,倒是你,明明知道自己的腿还不能动,做什么急着下床,不想要你这条腿了是不是,”陆梦重新扶他躺好,周宁远则始终握紧了她的手,“我听到枪声。”

“我也听到了,”陆梦和他对视,两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你说,会不会是周宁儒,”陆梦压低了声音问。

周宁远默默点头,“应该是了。”

话音刚落下,门外有脚步声匆匆靠近,胡叔和胡婶一前一后跑进来,两人显然也是听到了枪声,胡婶脱口就说,“没吓着你们吧。”

陆梦和周宁远对视一眼,轻轻点头,“是有点被吓到了。”

胡婶大喇喇的摆手,并不见多担心的样子,说道,“不打紧,山里时常有猎人来捕野物,等你们习惯就好了!”

“这样啊,”陆梦感觉周宁远突然用力握了下她的手,她微微一愣,便对胡婶说,“你这么说我们就放心了,还真是被吓到了呢!”

胡婶也笑,“那行,你们休息,我和老头子也要去睡了!”

她说完话转身就朝外面走,走出了好几步才发现胡叔没动,又转过来拽了他一把,“走了,老头子!”

和同事刺激偷倩 小说 在飞机卫生间里男女忍不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