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书桓到底喜欢谁 嗯嗯 啊 啊 哦哦 用力 啊

俞向晚离开后不久,麦舒画就回来了,看到母亲在打牌,忽然就明白了,原来今天她不出门,是等着她的牌友上门来找她打。

听着这麻将的声音,她就觉得心烦,因为她一向不喜欢碰这东西,而现在唐溪怀孕,唐安又还是个小孩子,所以很不喜欢江美凤将朋友带回家里来打麻将。

只不过看在现在还是在春节期间,要是在平常的话,大家要上班,唐安还要上课,她肯定是不会允许的。

她摇了摇头,刚想上楼,江美凤的声音传来:“舒画,你姐没有回来?”

“没有呢。”麦舒画随意的回答道:“她不是和爷爷出门的?估计去医院了,没这么快回来的,怎么了?”

“没什么,刚刚有人过来找她了。”

麦舒画点点头,并没有很在意,然后就上了楼去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床上的那些她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厉靖霆的照片,她自嘲的笑了笑。

坐在床上,将自己近一年以来收集的所有关于厉靖霆的照片,都一张张的看了一眼,越看越觉得自己真是无药可救。

要不是因为知道唐溪的那些事,估计现在她都还在剪着报纸或者是杂志,然后每天晚上睡觉前都看一遍的。

而现在,她不过是找出来这些东西,本来想用火烧掉的,算是对自己的过去的痴傻的一个纪念吧。

可是就在她拿出来这些东西的时候,有个电话打来了,是工作上的,比较着急的,需要她过去处理一下,她便出门了。

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些照片,才想起来要继续。

她将一个盘子拿了出来,关上了门,打开了窗户,然后点着了打火机,将照片一张张的放下去给烧掉了。

看着已经被自己烧成灰烬的照片,她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好了,现在的一切一切都结束了,她真正的和自己的过去告别了。

厉靖霆是唐溪的丈夫,与她无关,要真说她们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他就只是她姐夫的关系,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庆幸自己能抽身抽的早,要不然的话,像是俞向晚那样,让自己染上了厉靖霆的毒了之后,那要怎么办?

等着将别人毁灭的同时,还将自己也给毁灭了么?

她不要成为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

唐溪回来的时候,经过麦舒画的房间,闻到了烟火的味道,她还隐隐看到有火光在闪烁,她怔了一下,连忙往她的房间门拍去:“舒画,你在里面做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麦舒画走过去将门打开了:“没什么,我就是烧点东西,你以为我房间着火了?”

“对啊。”唐溪往里面看了看,看到地上放着一个盘子,里面还有一些烧成了灰烬的东西,她便放心了:“没事就好。”

“爷爷也回来了么?”麦舒画记得唐溪是和爷爷一起出门的,但是现在也没看到他人回来。

“他去了隔壁的王爷爷家,说是去下棋。”唐溪笑了笑。

麦舒画点头,看到唐溪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她叫住了她:“姐,刚刚妈说有人过来家里找你。”

“谁?”唐溪觉得奇怪,要是过来家里找自己的话,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

“不知道,一会你下去问问吧。”麦舒画耸耸肩。

唐溪担心找她的人有什么急事,所以现在就走下去询问。

江美凤正输钱输的厉害,所以对于唐溪的询问,她也没好气的:“你最应该怕的人过来找你,来找你的晦气,你说还有谁?”

唐溪想到了俞向晚,在别人的眼中,她确实是最应该怕俞向晚的,因为他们都认为她是横插进去厉靖霆和俞向晚婚姻之间的小三。

既然是俞向晚,想必也没什么事的,她过来找自己,除了要说点厉靖霆的事情,还能怎么样?

而唐溪也最不想面对她了。

便再也没有问下去,就上了楼。

麦舒画还站在门口,显然也是听到了江美凤所说的话:“姐,谁找你?”

“应该是俞向晚吧。”唐溪轻声道。

麦舒画的眉心皱了皱:“她怎么会过来家里找你?她上次也找我了,想从我这里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她找你了?”唐溪失声道,觉得那个女人太可怕,总是想利用尽她身边的每个人,来为自己所用,从他们身上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

何书桓到底喜欢谁

“对。”麦舒画不愿意提起来她:“总之下次你再见到她的时候,有多远就避多远吧,没必要和她正面相见,要是她再起什么歪心思,你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不保。”

“我知道。”唐溪笑了笑道。

麦舒画现在比较忙,即使是春节,她也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回到了房间,她便开了电脑准备工作。

一直到了晚上,她捏了捏酸痛的肩膀,将电脑关了。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皱眉,放着这手机一直在响,不去接。

这又是俞向晚的电话,她想她现在没有这个闲情去听她的电话。

她怎么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总是缠在唐溪的左右?

现在是觉得能从她身上打听到了唐溪的消息了,所以才会找自己找的这么的频繁是不是?

她放着手机在那里,可是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将她弄的都心烦了。

最后不得不接听电话:“厉太太,请问你有什么事?找我找的这么着急?”

俞向晚在那边阴阴的笑了一下:“麦小姐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要放着让手机一直在响的。”

麦舒画耐着性子:“那请问厉太太究竟有什么事?我说了,上次厉太太对我说的事,我帮不了你。”

“你当然是不会答应帮我的,因为你想要的可不是仅仅是我能给你的,你虎视眈眈的其实是厉太太这个位置是吧?”俞向晚冷笑道。

麦舒画怔了一下“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么?”俞向晚冷笑了一下:“那我给你发一张照片过去。”

过了一会儿,麦舒画的微信便收到了一张照片,她打开来一看,整个人都僵住了。

原来刚刚俞向晚竟然来到她的房间了,还看到了她床上放着的这些照片。

现在她已经将她当成是情敌了。

要知道,俞向晚这个女人,对于厉靖霆的占有欲极为的强烈,所以看到哪个女人和厉靖霆走的亲近一些,她都觉得是莫大的威胁。

而现在,她认定麦舒画对厉靖霆情根深种,她怎么能不对她充满了怨恨?

“麦小姐看清楚了么?”俞向晚的声音传来。

麦舒画坐在椅子上:“你想怎么样?”

“麦小姐这句话可是说错了,应该是我问你想怎么样?你是不是想要从我的手上将我的丈夫夺走?你是不是虎视眈眈我厉太太的位置?”

“我没有。”

“你没有……”俞向晚听到她这样的话,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笑的十分的大声:“我都从你的房间里看到我丈夫的那些照片了,想必你用了很多的心思才能将他的那些照片全部给收集好了吧?不然你怎么能将他的每一次报道都剪下来了收藏好了?怎么,这么的存着,是想要在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一看,不看便睡不着觉?”

那些现在被自己烧掉了的照片既然被俞向晚看到了,麦舒画觉得自己有理已经说不清了。

“麦小姐怎么不说话,你可以继续为自己辩解的。”

“我没什么话可说的。”麦舒画揉着自己的额头,也发现自己根本就无需对俞向晚解释,她并非厉靖霆的妻子,更不是厉太太,她从来就只是一个外人,但是她从头到尾都以厉太太来自居。

自然,面对外面那些所谓的爱慕厉靖霆的女人,她打击的从来都不会手软的。

“麦小姐这是在承认了,所以无话可说了?”俞向晚冷笑。

“你觉得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俞向晚的声音变得尖锐了起来:“我还从来不知道原来你们唐家的人都这么喜欢的去抢别人的老公的,都这么喜欢当小三么?喜欢有妇之夫么?姐姐是这样,现在连妹妹都这样?这世界上是没有男人了?所以你们非得要候着我的丈夫?”

麦舒画听着她字字铿锵的说了一堆话之后才淡淡的出声:“厉太太说完了么?说完了我便挂电话了,我从来都没有对你的丈夫有过任何的意思。”

因为她曾经有意的,只是唐溪的丈夫而已。

在她什么还不知道的时候。

而现在,她知道了一切,便早已经将心内那些不该有的都斩断了。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俞向晚怒气冲冲的:“难道我的眼睛瞎了,所以在你的床上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其实并不是我的丈夫厉靖霆而是别的男人?你敢这么说么?能发誓么?”

“那确实是厉靖霆。”但那并不是你的丈夫。

而且,她已经将那些照片全部都烧毁了,从此不会再有那些。

俞向晚还想要说话,可是麦舒画不想听她再说了,便将电话给掐断了。

挂了电话的麦舒画觉得心里有些烦躁,便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女士香烟,开了阳台的落地窗,走了出去。

没有了暖气的呵护,外面的天气十分的寒冷,麦舒画从烟盒里拿出一个细长的薄荷味的香烟,点着了放进嘴里。

她高中那会其实就已经学会了抽烟,因为江美凤和她的亲生父亲从来都没有怎么管过她,那时候家庭也不和睦,一回到家,就是听到江美凤和父亲吵架的声音,久而久之,她便不愿意再回到这个家,连上学都不太愿意,在社会上流荡就认识了很多小太妹,抽烟就是那会学会的,而且,当时还会打架的。

麦舒画看了一眼手上的细长的,淡青色的香烟,微微一笑。

回想起了高中那时候的事情,当年江美凤嫁给唐龙的时候,她还没有满十七岁,她对江美凤的作为极为的厌恶,她嫁过去的时候,她照样还是不归家,但是唐龙与她的亲生父亲不一样,他会去寻找她。

有一次,她与别人打架,学校看她恶迹斑斑,便让她叫家长过来,江美凤自然是不会过来的,因为她认为这是丢脸的事情,她不会让自己丢那么大的脸的,但是唐龙过去了。

何书桓到底喜欢谁

她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唐龙站在教务主任和校长面前,很诚恳的道歉,一个伟岸的男人,在他们面前,为了她的前途,他低下了头,一个劲地说,会带女儿回去好好的管教的,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回去的路上,他也没有责备她,她身上有伤,他反而紧张的先送她去了医院,从医院出来,她就和他道歉了。

她说:“我错了。”

唐龙慈爱的揉了揉她的头,他说:“这个世界上最难得可贵的便是知错能改,舒画,你知道错了,我相信以后你会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也是从那时候起,她开始叫唐龙爸爸。

后来,她好好的读书,成绩一直都很少,打架没有了,也很少吸烟了。

虽然她对香烟这东西并不上瘾,但是总是觉得这东西真的是麻痹人神经很好的一样东西,所以后来,只要她有烦心的事,她就会拿出香烟来抽。

再加上出来工作之后,恒盛的担子在她的肩膀上,时不时会有烦心的事情,香烟便会成为她最要好的伴侣了。

像是现在,她因为俞向晚的电话而烦躁,所以才会拿出烟来吸上。

这一根还没吸完,她就将烟头按在阳台的栏杆处,将香烟捻灭了。

她不知道俞向晚接下来会做什么事,但是想必,她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因为那个女人太偏激,又将厉靖霆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别人是触碰不得的,哪怕是看一眼,她都觉得是莫大的威胁。

估计俞向晚首先要拿来开刀的,便是恒盛了。

她抚了抚额头。

没办法,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只能是走一步,便算一步了。

……

大概俞向晚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对待,所以当麦舒画亲手将通话给掐断了的时候,她简直的气的不行。

当下就将手机摔在地上了。

俞夫人刚刚来到,听到她的房间里传来声响,她吓了一跳,面对厉家佣人怪异的眼神,她也觉得很不好受。

自从知道厉一骁不是厉靖霆的儿子之后,俞向晚的情绪就很容易波动,而且,总是直神经兮兮的。

大概在他们的眼中,觉得俞向晚是很可怕的吧。

她也不想女儿在别人眼中是这个样子的。

俞夫人抱着厉一骁道:“估计她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你们照顾一下多多,我上去看看。”

“好的,俞夫人。”小保姆伸手从她怀里接过厉一骁。

对于俞向晚现在在房间里摔东西的举动,他们这些佣人并不敢上前去看,因为怕极了又发生上一次那样的情况了。

俞夫人来到俞向晚的房间,看到她将手机摔在地上,而一个人冷着一张脸坐在床上。

她忙走进去,将地上的手机捡起来,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所以尽管地上是铺着地毯的,但是这手机已经摔坏,现在不能用了。

“晚晚,你怎么了?又遇到什么事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去找唐溪,看看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不是靖霆的,你没去找她么?还是你发现了什么?”

俞向晚用力的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发现了另一件事。”

“什么事?”俞夫人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阴森。

“唐溪有一个妹妹。”

俞夫人点了点头:“这和你发现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我之前也是去找过她那个妹妹的,我想她能帮自己一下,因为在找她之前,我已经去摸了一下她的底,知道她和唐溪的感情并不是很好,甚至她还从唐溪手上抢走属于她的公司,我原来以为既然和唐溪的关系这样的恶劣,她应该会帮助我的,但是没想到她拒绝了,她拒绝的义正言辞的,我又以为其实我想错了,她和唐溪之间的关系可能挺好的。”

俞向晚冷笑了一下:“没想到我今天去找唐溪的时候,无意中经过她的房间,却发现她的房间的床上,放着一个盒子,盒子里面全部都是厉靖霆的照片,是她从报纸上,杂志上剪下来的,关于厉靖霆的报道,妈,你知道么?那个麦舒画她每一次都剪下来收藏好了,每天晚上都要拿出来看一眼才能睡得着,妈,你觉得这样的麦舒画,她对厉靖霆是什么样的感觉的?”

俞夫人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么说的话,那个麦舒画原来也是喜欢靖霆的?”

俞向晚眸光阴冷的闪烁了一下:“喜欢?说不定是早已经情根深种了吧?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将他的照片都剪下来收藏好?估计她当初不肯和我合作,不是因为她对唐溪有多有情有义,而只是因为她并不屑于和我合作而已,她对于我能给她的好处,一点都不心动,因为她的心很大,她妄想从我这里得到的是厉太太的位置……”

俞向晚的话还没说完,俞夫人就冷笑道:“她做梦!”

“是啊,她是做梦啊,谁说她不是呢?”俞向晚此刻好像心情好了一下:“谁都不能从我的手上将厉太太的位置抢走,不然我会让他们尝到该有的滋味的。”

“对于这个麦舒画,你想怎么做?”俞夫人问道:“不过我看她也就是偷偷的爱慕一下吧?她哪里有什么能耐能接触到靖霆的?”

“妈,你太小看一个女人为了感情所能发挥的能耐了。”俞向晚摇了摇头道:“现在她没有那个能耐,那可不代表她将来也是没有的,你懂了么?”

“那晚晚,你现在想怎么做?可别做的过分了,不然让厉靖霆知道了,这事不好过……”俞夫人现在就有些担心,因为俞向晚这个人为了将厉靖霆身边的女人都除掉了,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她做的多了,不知道厉靖霆会不会反感。

一个女人让自己的丈夫反感,那是最可悲的事情。

哦哦

像她,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所以她并不想女儿步上自己的后尘。

俞向晚则沉默了一会,再度看向自己的母亲:“妈,这件事我有分寸,我只是想做厉靖霆唯一的女人而已,就这么难么?”

俞夫人知道女儿从小就厉靖霆有很深的感情,到了现在,这么多年,她自己都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了。

她走过去抱了一下俞向晚:“晚晚,你这个要求不过分,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能是丈夫唯一的女人,也希望丈夫的眼中只有自己,你放心吧,靖霆终有一天会明白你的好,明白你对他的爱,到时候心里眼里就只有你的了。”

俞向晚听她这么说,重重的点头:“我相信那一天很快会到来。”

……

春节过去了,本来爷爷想要回去阳城的,但是唐溪想到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回去,心里很不舍,所以便劝他留下来,以后都留下来就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待在一起。

但是爷爷还是想回阳城,但是却在决定回去的前几天就扭伤了脚,所以还是注定要留在江城了。

其实唐溪知道爷爷也想要和他们一家人在一起的,只不过是不想面对着江美凤那脸色而已。

现在爷爷这样,江美凤就算是再不愿意,还是要忍受。

而唐溪因为爷爷留下来,现在也不能再到之前所租的那房子去住了。

她只能住在唐家,但是江美凤现在还并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以后住在家里,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她就会知道了,到时候也不知道她又是什么反应,唐溪觉得有些头疼。

而对于唐溪肚子里的孩子,霍家是十分的紧张的,他们当时知道唐溪怀孕了,就是想她马上和霍启森结婚的,但是后来因为眼看着就是春节了,所以他们才决定等待的,现在春节过了,他们也觉得是时候了,就让霍启森和唐溪说这件事。

可是霍启森表面上应付着,但是他那边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气的霍老太太决定要亲自带着霍家人,上门来提亲。

何书桓到底喜欢谁 嗯嗯 啊 啊 哦哦 用力 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