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h文用强校园 和嬷嬷一起做爱

“呃……”忠叔还从来没有往这方面上想过,他一心只想找到安安,并没有考虑过小保姆和李刚的做事是怎么样的,一时间忠叔也不知道应该回答蒋小黎些什么了。

倒是夏小七,还是女人最懂女人,她也想过是小保姆和李刚串通一气,但是无凭无据的她也不好猜测,况且每次夏小七去蒋小黎的家里的时候小保姆都对夏小七很客气,也很好,夏小七甚者能从小保姆的眼睛里看出她真心实意对安安的喜欢来。

“你不要这么想别人,我看那个小保姆不像是能干出这事儿来的人。”夏小七安慰蒋小黎,“说不定是因为那个师傅没有找到合适的停车位。”

“明明刚刚忠叔都说了,他让那个师傅先把小保姆和安安放下的,现在他们三个人一个人影儿都没有!”蒋小黎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她伤心自己的九死一生生下来的儿子,怎么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别哭了,小黎,这是怎么了?”刚来的墨子川还以为是安安生了什么大病,所以蒋小黎才从这里哭个不停的呢,他见不得自己心爱的女人哭泣,却一进医院就看见蒋小黎在大厅里梨花带雨。

“安安……”蒋小黎哭的根本不成样子了,“安安……安安不见了。”

原本墨子川还想安慰蒋小黎,无论安安省的是什么病,她墨子川都将倾其所有的救治安安,但是墨子川万万没想到,安安竟然不见了!

小说h文用强校园

“你说什么?”墨子川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想让蒋小黎再说一遍,但是夏小七看着蒋小黎哭泣的样子,怕是说不清楚,她觉得还是找到安安更为重要,索性就替蒋小黎说了:“安安和忠叔以及小保姆一起来的,开车的是那天请来修剪花园的那个师傅,但是到了医院之后,你的车子需要办手续,忠叔就去了,让小保姆带着安安过来先诊治。”

“那安安是怎么不见的?”墨子川急得不得了,刚刚下会议的墨子川头痛欲裂,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忠叔办完手续,来到儿科的时候安安还没有到,就连我和蒋小黎都赶到了,现在连你都到了,可是还是找不到安安的身影,医院的所有系统上都显示,今天安安没有来医院就诊。”夏小七有点着急了。

“那你们的意思是说,小保姆带着安安走了?”

“恩,那天看见修剪花园的师傅的时候,就是……就是我跟小保姆在一起的,那个师傅好像是没有门禁卡,所以进不去我们的小区,但是见到小保姆之后,小保姆竟然就同意了他和我们一起进来。”蒋小黎说着第一次见到李刚时候的情形。

人一着急就容易脑子犯浑,蒋小黎其实已经记不太清楚,第一次见到李刚时候的情形了,但是她忘记了好像是她同意李刚进来的,根本不关小保姆什么事情啊!

墨子川这个时候觉得小保姆好像真的就像是蒋小黎说的一样,有些猫腻了,但是这个小保姆是凌宛如青睐的,而且是在正规渠道里请来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呢?就连墨子川都说不上来,但是墨子川就是觉得这个小保姆还不错。

“你也不要这么想了,要是真的是小保姆和那个什么师傅一起劫走的安安,那么他们总应该为了点儿什么东西才对啊!”墨子川有理有据的安慰蒋小黎:“你说他到现在都没有接电话,小保姆肯定不是为了东西了吧!”

“说不定呢!”蒋小黎现在找不到安安,谁都能想成是强迫安安的那个人,“说不定就是他们想要带着安安离开,找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然后再开始勒索我们的钱财呢!”

“那就给她,只要能找回安安来,我们都依着她,好不好?”墨子川也是着急的,身为人父亲,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不见了,却又一点儿也不着急?

“不好……”蒋小黎知道墨氏集团虽然在外人眼里看着是一个巨大的公司集团,但是这个巨大的集团里面投入了墨子川的全部心血啊,所有的钱财在蒋小黎看来就是墨子川的心血所城,根本不是银行上面的数字可以衡量的。

墨子川抱着蒋小黎,说:“要不我们现在先回家等等看,要是小保姆或者有人来电话,我们就去送钱,好不好?”

小说h文用强校园

“依我看,我们还是报警吧!”夏小七从一旁看着墨子川肆无忌惮的宠爱蒋小黎,看的她实在是没眼看了,说出一天最可靠的办法。

“但是安安才失踪了一会会儿,警察会不会不立安检查啊?”蒋小黎看着着急但是心里清楚的很。

忠叔坐在一旁,垂头丧气的样子,一直没有说话,从头至尾都在自责,自责自己没有看管好墨辰皓,墨子川看见了,他知道这件事儿不是忠叔的错,忠叔也是为了安安好,才会分头行动,墨子川安慰忠叔:“忠叔,安安一定会回来的。”

“呃……”忠叔想要表示什么,但是又觉得自己一把年纪的老骨头了,实在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他想着自己只要不给墨子川和蒋小黎拖后腿就已经是万幸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也知道墨子川从小到大要强的性子,他要是说自责的话,墨子川势必会安慰他,忠叔索性不再说话。

正说着话,蒋小黎的手机上就显示收到了一条消息:“你儿子安安在我手里,要是想要回他的话,就不要报警,带着五千万的现金来我这里,我保证不动你儿子半根汗毛,但是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发件人是小保姆?!”夏小七心细的注意到了这一点。

“怎么可能是她?!”忠叔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是自己,亲手将安安的生命交给了小保姆,就是这样害了安安,“都是我的错……”

“啊!”蒋小黎看见这条消息,紧张的晕了过去。

万幸的是在医院里,夏小七和墨子川赶忙找来了医生,大家手忙脚乱的将蒋小黎送进了急救室,看的护士是心惊肉跳,大家都很是慌乱,不知道蒋小黎又会怎么样。

万幸的是墨子川还算是冷静和理智,他虽然现在的大脑都快要不能运转了,但还是相处一个算是万全得法子:“夏小七,你就陪着蒋小黎在医院里吧,等她出来,醒了,就告诉他我去救安安了,让她不要担心,你就负责照顾好蒋小黎就行了,安安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行,那你还是要多注意自己,毕竟蒋小黎也不会愿意看见你受伤的,要是你找不到人的话,就报警吧,现在警察这么厉害,应该会变装的,发现不出什么异样来。”夏小七说:“我会在这里照顾好蒋小黎的,你走吧!”

墨子川点头应下,蒋小黎有这么一个好闺密,还真的是很给力了,什么事情都能够替蒋小黎细心周到的想到所有的事情,有了问题也是能够及时的出现在蒋小黎身边,这样的照顾蒋小黎的人,就连墨子川就要自叹不如了。

“忠叔,你跟我一起吧!”墨子川说。

“好。”忠叔正渴望自己能够拯救点什么,挽救一下自己的过失,听见墨子川给她的这个机会,忠叔真的是求之不得。

小说h文用强校园

李刚用小保姆的手机给蒋小黎发完短信,就问小保姆:“你跟这她这么久了,忠心耿耿的样子可真的像是门前的那条哈巴狗啊!也不知道蒋小黎会不会相信你的话呢?”

“你真是卑鄙!夫人没有一点对你不好,这样帮你,你还对她这样,绑架安安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小保姆被李刚绑架在一个椅子上,坐的也不舒服,动弹不得。

安安被李刚拿走了,放在冰冰凉的地上,看的小保姆心里疼得慌,但是她自己都没办法动弹,别说是帮助安安了,她一个劲儿的靠近安安,椅子一点点的往安安那边挪动。

“别白费力气了!”李刚看着小保姆的动作一点点的,打心眼儿里看不清小保姆,他一把将安安拎起来,放在一旁的软垫子上:“行了吧?”

小保姆看着李刚,没说一句话。

“哼,从一开始你就这样的聒噪,现在知道闭口不言了?!”李刚冲着小保姆坏笑,小保姆的心理慎得慌,李刚可没有他刚刚放安安的时候表现的好,他指着安安:“他要是能有你这么有眼色就好了,至少不那么的聒噪!”

“你想干什么?!”小保姆惊慌失措的看着李刚。

“我想干什么?”李刚反问小保姆:“你心里不清楚吗?”

小保姆眼睁睁的看着李刚的锄头放在安安的脑袋边上,就要落下去了,急得小保姆大叫:“你明明说好的,不伤害安安的!这才让墨子川带着钱来赎回安安的!你要是现在把安安伤害了,那墨子川没了砝码,你的后果是什么你自己想想吧!”

李刚的锄头停在安安的脑袋边上,就是差一点点的就将安安打的头破血流的地方,李刚看着小保姆:“说你是条狗,你还真是够忠心的!”

小保姆怒目圆睁,气鼓鼓的看着李刚,但是她又害怕自己说出什么不应该说的话来,万一真的惹恼了李刚,那安安岂不是保不住了,索性小保姆也不再说话。

李刚从一开始烦躁小保姆像是念经一样,一直劝说他放弃绑架安安来勒索墨子川钱财的想法,到后来小保姆不再说话,只留下安安在哪里哭泣,李刚倒想跟小保姆说说话了。

“你能让这孩子不哭了吗?”

“不能。”小保姆哄安安,哄了好久好久,安安就是不搭理小保姆,自顾自的在那里哭泣,小保姆也是没招了才想要带安安去医院看看的。

安安哭泣到现在,嗓子都哭的哑了,李刚看着安安,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的打量这墨辰皓,长长的睫毛都遮不住的明亮的双眸,粉嘟嘟的小嘴唇,显得是格外的可爱:“怪不得你对他是这样的好,果真这个世界都是看脸的。”

小保姆不知道李刚怎么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来,她还在疑惑的时候,李刚就眼疾手快的将自己手里的一片药喂给了墨辰皓,小保姆只是在一边隐隐约约的看见李刚的手往安安的嘴边审过,但是至于李刚究竟做了什么,小保姆也不知道。

和嬷嬷一起做爱

安安渐渐的停止了哭泣,小保姆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儿,她问李刚:“你刚刚干什么呢?”

“我干什么?你管我啊!”李刚的态度明显不好,但是还是告诉了小保姆:“我嫌弃这个小崽子太能闹腾了,就赏给他一片安眠药。”

小保姆知道小孩子是不能这样乱吃药的,平常大人吃的药,小孩子都是要谨慎吃的,更何况这还是安眠药,安安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都是禁止使用的啊,李刚不以为然,一副只要能让安安闭嘴,他的目的达到了其他的,都随意吧。

小保姆不敢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刚为所欲为,她被款绑在椅子上,就像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你心疼他了?”李刚吊儿郎当的问小保姆。

小保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由着李刚,看着李刚按照他的心情做事情。

“就是一个得到钱的用具,我又不是墨子川,怎么会心疼他,你也不是蒋小黎,就放弃帮这孩子吧!”

“你怎么就找到的安安,为什么就想要利用安安来得到墨子川的钱财?”小保姆换了个话题,既然你李刚想要跟我聊天,那小保姆就想要在保护好安安的情况下跟李刚聊上一些话,反正坐在这里也是无聊,两个无聊的人说说话,说不定就能不无聊了。

小保姆看着李刚能轻而易举的将安眠药片放进安安的嘴里,她没有墨子川这样的父亲,不会有人拼了命的来拯救她。

小说h文用强校园 和嬷嬷一起做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