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摸了 成熟侠女被多人

叶凯狠狠地一握拳:“这群人渣!有没有什么办法挽救?”

药青没有立刻答复:“现在不好说,要先确定他被注射的药剂成分,然后再想办法。

对了,你那个叫江雪晴的女朋友,不是鼓捣出镭血清吗?也许有她帮忙,进展会快一些。”

“对呀!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你等着,我就去找她。毒蛇,你留在这里,保护药青的安全。”

叶凯说着话,匆匆忙忙地往外冲。药青小声嘀咕道:“我又不是三岁孩子,还用人保护?要找也找个实力强点的嘛!”

毕竟药青和毒蛇之前曾经交过手,可是占尽上风的!

毒蛇当然听到药青的话,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你的实力比我强,但是我可以杀了你!”

听毒蛇这么一说,药青没了脾气。他从小到大都没出过药王谷,打斗经验极其不足,和天天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毒蛇,当然没有可比性。

“搭把手,把他给我架到那边去,别像个死人似的,就知道耍酷,没人稀罕看你!”

再说叶凯,开车直接回到了江家别墅。江雪晴和江杰正在吃早点,看到叶凯进来,江杰放下手中的筷子打了个招呼:

“小叶,吃饭了吗?快点坐下来吃点。这两天你在忙什么?想见你一面都很难呀?”

“还能忙什么,市面上不太平,总有一些牛鬼蛇神的跳出来搞事情,总得有人收拾残局。”

皇帝摸了

叶凯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夹起一个蒸饺就往嘴里塞。结果被蒸饺里的汁水烫的直吐舌头:“呼呼~烫死我了!”

江雪晴白了他一眼:“活该!”

到是季骆冰连忙递过去一杯水:“叶大哥,你快喝点水。”

“谢谢,还是我们的小骆冰体贴人。”叶凯接过水,一饮而尽,感觉嘴里舒服多了。

江雪晴气的把筷子一放,站了起来:“爸,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看到江雪晴要走,叶凯连忙叫住她:“雪晴,你先别走,我还有事要找你帮忙呢。”

江雪晴有些意外:“找我帮忙?我能帮你什么忙?”

叶凯又往嘴里放了一个蒸饺,这次小心了,没有被烫着。江杰心领神会,对季骆冰说:

“骆冰,你去书房,把我昨天没收的资料拿下来,今天开会的时候,可能会用上。”

“好的,江总。”季骆冰知道他们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不方便她在旁边,没有丝毫的不快,转身上楼。

等季骆冰离开,叶凯擦了擦嘴,低声说道:“我怀疑灿星集团用类似G病毒的药剂,强行进行人体改造。

昨天晚上,我遇到了那种改造人的袭击。侥幸抓了一个活口,现在关在中医草堂。

我们担心,灿星集团如果利用这种药剂进行一些不法活动,那么对整个人类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

所以想请雪晴和药青一起尽快查明这些改造人被注射的药剂,和G病毒有什么关联和区别,看看有没有什么克制的办法。

药青给改造人做了初步的诊断,这些家伙就算不被杀死,寿命也不会超过三年!”

江杰当即表示:“你说的没错,这件事不能耽误。雪晴呀,你就和叶凯走一趟,手上的工作先放下。”

江雪晴虽然脾气大了些,不过在大事上面,还是分的清轻重:“好的,那我先和叶凯去看一下。”

江杰挥了挥手:“恩,你们去吧。”

叶凯和江雪晴一起出来,霸王花自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经过多日的接触,江雪晴也习惯了身边有霸王花的存在,并不避她。

“叶凯,你说的是真的?怎么那么确定是被注射了G病毒类似的药剂?”

叶凯回答道:“我已经和他们交过手。可以看的出来,那种新型药剂在对人体的改造上面,和G病毒极其相似。唯一欠缺的,就是稳定性。”

江雪晴十分不解:“为什么他们的目标总会是你?好像滨江只要有什么事情发生,最后都会和你拉上关系。”

“你让我怎么回答?”叶凯也非常的无奈:“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没有完全的弄明白,灿星集团到底为什么对我情有独钟。”

霸王花在旁边神补刀:“会不会是因为大熊哥太帅了,当初甩了灿星集团老总的女儿?毕竟大熊哥可是连Y国公主都敢甩的牛人。”

成熟侠女被多人

叶凯瞪了她一眼:“好好开车!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霸王花吐了吐舌头,专心的开车。很快,一行人到了中医草堂的地下密室。

“你们自己随意。”药青已经做过了基本的检查和取样,看到叶凯他们下来,只是简单说了一句,继续在那里忙活。

工作起来的药青,好像完全的变了一个人,神情肃穆,身心投入,到有那么几分名家风范。

不过看着药青面前一大堆形形色色的瓶瓶罐罐,恐怕全是记住什么是什么,对普通人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叶凯和江雪晴走到杀手的近前:“你要怎么操作?”

江雪晴说:“小花,你去我的实验室,把我的随身工具箱取来。我要给他做细胞取样、血液取样、体液取样,还有一些生理测试。”

“这就去。”霸王花立刻转身离开,再次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个半人高的大铁箱。

光是一个箱子的分量,恐怕就得有百十斤,江雪晴自己是肯定拿不动。也就霸王花这样的女汉子,能轻松玩转。

江雪晴在霸王花和叶凯的帮助下,给杀手做了机体动能测试,神经系统测试,取了两份样本,一份冷藏备份,一份准备研究使用。

将自己的器具全都收好,江雪晴说:“这里的条件不行,还是要回到实验室里进行化验分解,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叶凯也明白:“恩,你把平时实验需要的仪器和工具都给我列个单子,我会让人在这边也给你布置个实验室。

按现在的情况发展来看,恐怕以后你会很忙。而且在这里,你的安全性会提高很多,我也不用那么担心。”

没想到叶凯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这让江雪晴非常开心:“好吧,我会整理出一个清单给你。”

霸王花和江雪晴一起离开,叶凯不太放心,让毒蛇也跟了过去。这边有他和药青,还有正在飞快恢复的狮子,实力还是很强的。

江雪晴一走,可怜的杀手,就完全成了药青的玩偶。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扎了几百根银针。

药青时不时的这里扎一下,那里搓一搓。哪怕杀手已经神经系统退化,也被他折磨的哀号连连。眼中的凶光,也被恐惧所代替。

叶凯在这边看的有些不忍:“药青,要不要这么狠?你这么重的手法,会把人弄死的。”

“你那是外行!”药青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我问你,和他交手的时候,他知道疼吗?会怕吗?”

叶凯说:“不会,你不是也说了,他们的神经已经衰退、感观弱化了吗?当然不会疼,不会怕。”

“但是现在,他不仅知道疼,还知道怕了!”药青脸上掩饰不住得意的神色:

“痛则通,不痛则不通,这说明我以针灸之法刺激他的穴位还是有作用的。再辅以药石,也许会有奇效。”

成熟侠女被多人

叶凯不信他的话:“虽然我医术不通,可是你也不要骗我!在药王谷的时候,也看过几本医书,明明应该是通则不痛,痛则不通!

你现在竟然告诉我通则痛,不通则不痛,真当我是二傻子,随便忽悠呀?”

药青认真地说:“无论外感六淫,内伤七情,均可使气血、经络、五脏、六腑不通而发生各种疼痛。

另外气虚血瘀、痰湿阻滞气血、气滞血瘀还是外邪侵袭、痹阻经脉,皆可导致脏腑经络血运失畅,气机失和,终致不通而痛。

但是你看他,外感尽失,七情全无。气血不畅,已经是从根本上坏死,哪里还会痛?

我现在利用外力和药石刺激,让他的身体机能慢慢的恢复,只有先恢复了基本的生理机能,才能适用正常理论。

否则,你和一个活死人谈什么通不通,痛不痛,和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吗?”

叶凯听的脑袋发胀:“停!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别给我讲大道理,我笨,再说下去,脑袋都成浆糊了!”

药青一句话,顿时让叶凯没了脾气:“你笨还能怪我喽?”

很快,程文翰和狮子又始在密室里搭起了大灶,却一口二米多的大锅。

架好之后,几大袋子药材像不要钱似的投起锅中,上面加屉。等到有蒸气冒出的时候,药青说:“快点把这家伙抬上去。”

叶凯吓了一跳:“药青,你是不是想改行当厨子?怎么不是煮,就是蒸的?你确定这家伙能受的了这么高的温度?”

之前把狮子放药汤里煮也就罢了,毕竟水是微沸,不到一百度。但是这可是蒸汽呀!

而且看那蒸屉的密闭性极好,保守来说,温度达到三百以上绝对是毫无压力!叶凯相信就算是把自己架上去,恐怕也受不了。

药青根本不理他,对程文翰说:“愣着干什么!底下烧的可全都是钱!快点架上去,别耽误工夫。”

“是,师傅。”程文翰对药青的话是绝对不会怀疑的,狮子被程文翰煮了两次,更是不敢吱声。

紧张地看着程文翰和狮子两人把杀手放起蒸屉,盖好盖子,药青才放松下来,喝了一大口茶。

“我的想法,就是用高温让他的全身细胞打开,让药物完全的渗透进去,将他体内的药剂清理出来。

普通的温度,肯定达不到我的要求。不过你可以放心,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你有数就好,别把人给玩死了。”叶凯毕竟不是专业的。再说了,就算是专业的,也没有可比性。

程文翰已经算是老资历了,在药青面前还不是乖乖的以学徒自居?除了药王亲临,还真没有谁能镇的住药青。

很快,江雪晴那里也传来消息,研究有重大进展,让叶凯亲自运动一趟。

马不停蹄的赶到红石高科,叶凯直接赶到江雪晴的实验室。在门口守卫的霸王花直接打开房门让他进去。

皇帝摸了

实验室里,只有江雪晴和毒蛇二个人。叶凯走了过去:“有什么发现?”

江雪晴轻轻晃动手中的试管:“从我采集到的样本,和之前从你身上采集到的样本进行比对,发现的确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不过差异也是非常的明显。新采到的样本中所含的药剂残留,比G病毒中的突变成分更加猛烈,却没有任何的抵制和保护成分。

可以直接将这种药剂,定义为新型的狂化药剂。对人体神经组织和内脏器官伤害极大。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种药剂会持续改造受种人的身体。不断的激发潜能。

只是因为没的控制的办法,所以在达到人体极限的时候,受种者就会爆体而亡。”

“狂化药剂?”叶凯轻声念了一遍:“那大概接种这个药剂的人,能坚持多久?”

江雪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没有具体的时间,和受种人的身体素质有关。

身体素质好的,就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反之,身体差的,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亡。

相信灿星集团的人,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这批杀手刚度过排斥期,就被派出来执行任务,就是担心死了没有任何价值。”

叶凯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他们接种时间不长?”

“这是最简单的医学药理常识。”江雪晴到是没有任何的不耐烦:“所有的药品,在人体内产生作用,都有一个过程,叫做半衰期。

伴随着药物发生作用,如果和身体产生排斥反应,往往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甚至死亡,这就是所谓的排斥期。

从取到的样本上来看,药剂的活性虽然已经非常衰弱,但是并没有完全消失,所以我才断定,他们被改造并没有多长时间。而且……”

说到这里,江雪晴突然停住。叶凯正听的出神,不由问道:“而且怎么?”

江雪晴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判断对不对,只是感觉,从药剂的半衰期来判断,这些杀手,极有可能是在国内被改造的!而且离滨江并不会太远!”

“很有可能。”叶凯并没有感觉惊讶:“灿星集团的能量超乎想像,触角伸到各个领域,在国内有自己的据点也很正常。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最好还是尽早找到他们的据点所在,彻底的销毁。”

江雪晴提醒道:“话是这么说,不过你也要有思想准备,恐怕会遇到非常厉害的对手。

现在我们发现的,应该只是最低级的狂化剂,万一他们还有其它的药剂,培养出更强的杀手呢?”

叶凯笑着说:“放心,我不会鲁莽行事的,说说而已,自己的小命当然最重要。对了,有什么办法抑制这一类的药剂吗?”

江雪晴把手上的试管放回实验台:“那还要进一分的化验分析万分,然后再慢慢的调配。

成熟侠女被多人

对了,正好你也在这里,给我再挤点血。你之前留下的血样不太够,我去上个洗手间。”

说完,江雪晴指了一下实验台上的试管,匆匆忙忙的去了洗手间。

“真的倒霉催的,竟然还要放血……”叶凯一边小声嘀咕,一边划破自己的中指,放了一些血出来。

等江雪晴从洗手间出来,叶凯手指上的伤口,已经自动愈合结疤了!虽然G病毒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却也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叶凯说:“现在没我什么事了吧?那我再去药青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要是你们两个在一起多好,我也不用来回跑了。”

谁知道江雪晴一看实验架上的试管,脸色立刻黑了下来:“叶凯!另一个才是你的血样,这个试管里是新采的血样!你到底在干什么!”

“啊?!我哪知道,你又没有和我说清楚。”叶凯有些心虚。

不过的确不能全怪他。江雪晴自己内急走的匆忙没交待清楚,才会发生这样的差错。

“完了,全完了,又得从头开始弄。”江雪晴一脸的悲愤之色,直接甩给他一个大号的玻璃烧杯:“给我放血!放不满,别想走!”

叶凯被吓了一跳,看着烧杯上5000ML的标识,胆战心惊地说:

“雪晴,别吓唬我好不好?这要是放一大杯,我都快被抽干了!换个小的,我看这个试管就不错。”

江雪晴理都没理他,似乎被掺了叶凯血液的试管吸引住了。叶凯赶紧把怀里的大号烧杯放下,拿了一下小试管接了一试管血样。

趁着江雪晴没有注意到自己,叶凯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只听到江雪晴发出一声惊叹:

“太神奇了!样本中的狂化药剂残留,竟然被彻底清除了!”

叶凯立刻又冲了过去:“你说什么?真的被清除了?怎么回事?”

江雪晴不住的在旁边的电脑上敲打着什么:“应该是你的血液中有G病毒成分,正好是狂化药剂的克星,我们再来实验一次。”

江雪晴又将那个备份用的血样取了出来,分成两份,其中的一份,点入几滴叶凯的血液,一脸紧张关注着电脑上的显示数值。

这次足足用了十分钟,半份血样中的狂化药剂残留,才被彻底的净化掉。

“咦?怎么会这样?”

江雪晴将最后一份血样取来,再次滴入叶凯的血液不,这一次,却是足足用了近半个小时,狂化药剂的残留也没有完全的清除干净。

看着三份效果不同的实验结果,江雪晴也有些摸不清头脑:“同样的样本,同样的血液,为什么三次实验,效果却差了那么多?”

站在旁边给江雪晴打下手,一直没有开口的毒蛇突然说了一句:“是不是和大熊哥的血液在空气在暴露的时间长短有关?时间越短,效果就会越好?”

成熟侠女被多人

江雪晴眼睛一亮:“没错!一定是这样!走,我们一起去药青那里,重新验证一下!”

叶凯感觉有些担心,弱弱地问:“能不能不要再让我放血了?很痛的……”

江雪晴根本就当没听听见,换上衣服,推着叶凯就往外走:“毒蛇,帮我拿一下东西,我们在车上等你。”

叶凯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被强行又带回了到了中医草堂的地下密室里。

一下来,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叶凯忍不住扇了扇风,报怨道:“药青,这是什么味?你就不会安个排气扇吗?”

药青带着一个自制口罩,没好气地说:“你以为我傻?这里可是有四个大功率的排气扇,全都开着呢。

要怪只能怪那小子身上的毒性太强,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我不是一样难受吗?受着吧。”

叶凯看了看还有余火的大蒸屉:“还要蒸多久?没被你玩死吧?”

药青计算了一下时间:“哪有那么容易死?再过半小时左右就差不多了。

不过效果怎么样,我可不敢说。雪晴怎么也回来了?是不是你那边有什么发现?”

江雪晴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刚才无意中发现,叶凯的血液,对这种狂化药剂,有极其明显的抵制作用。

只不过只有新鲜的血液才有效果,而且如果我们用叶凯的血液进行实验的话,并不敢保证会对受种者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要是不出谷,哪里会遇到这么多好玩的事情?”

药青两眼放光的看着叶凯:“等药熏完成之后,就让叶哥配合一下,我们先进行初步的尝试。

毕竟想像和实践,还是有差距的。想要得到真正的答案,就一定要付出实践。”

一听这话,叶凯更郁闷了:“我说你们差不多点行不?你们到是得到答案了,抽的可是我的血!”

药青拍了拍叶凯的肩膀,严肃地说:“叶凯,为了人间正义,这是你必须要承受的责任!来吧,我会很温柔的。”

“你去死!”叶凯笑骂着给了药青一脚:“怎么一出谷整个人都变了?看来有必要和药王爷爷商量一下,让你回谷继续深造。”

药青立刻跳了起来:“别!叶哥,你是我亲哥!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哦,时间到了,程老二,狮子,停火,开屉。”

这一嗓子,果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密室中间那个巨大的蒸屉上面。

狮子和程文翰两个合力将锅盖取下来,大屉的中间,被抓的杀手,面色详和的躺在那里。

皇帝摸了 成熟侠女被多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