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厨房到卧室,一路做小说 女孩失恋和陌生男人发生性关系

一夜无话,次日大清早,常风都还在睡梦中,房门咚咚敲响。不一会,顾心跟苏冰欣就进来了。她俩都有他房间的要是,是跟服务员多要的。

看到常风昏昏欲睡的从床上爬起来,顾心不由笑道:“起来了,今天我们得去长城了。”

苏冰欣却拧着眉头四处张望,低声道:“你昨晚又出去了?”

常风打了个哈欠的点头,郁闷道:“出去了,不过扑了一场空。回来研究了这个尿壶大半天,也没见有什么特别。”

顾心噗哧一笑,翻着白眼:“这可是三百多万的茶壶,你还说尿壶。我都说了没什么特别的,你非要买咯。”

苏冰欣也是一脸的埋怨,这家伙就是钱多,三百多万买了这个又丑又没用的东西,回去怎么送给老爷子?

叹了口气,常风真感觉自己被天眼给坑了。拳头大的东西,怎么可能里面会有两个立方以上的空间?

见常风起身去洗漱,顾心脑子一热,道:“我看还是洗一洗吧,太丑了。”

黑色的蛤蟆,怎么看怎么丑,就这模样,她都不好意思拿回家!

蹲在卫生间里昏昏欲睡的刷牙,可能是昨晚使用摄魂术比较多,脑子总有些胀痛。这摄魂术虽然厉害,对身体损耗也不小,看来以后还是少用为妙。

“呀,常风,你看!”

门口的顾心忽然惊叫起来,常风愕然的回过头,只见她正捧着那黑乎乎的茶壶,水龙头正在往里面放水,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女孩失恋和陌生男人发生性关系

看了好一会,常风很是奇怪的抬头看着顾心:“没什么……”

“你笨啊!”苏冰欣箭步冲过来,两眼瞪大的盯着流水哗啦哗啦往茶壶里面冲。

常风猛地反应过来,对啊,拳头大的茶壶,里面能有多大。可是那流水哗啦哗啦进去,竟然没有流出来!

靠,不是吧,里面真的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空间?

哪顾得上刷牙,赶紧扔下牙刷,嘴巴上都是泡沫也没来得及管,快步凑了过去。

还真是,水龙头的流水依旧往茶壶里,可是不管怎么流,茶壶就是没有满,也没有从嘴巴溢出来。

“这……”常风两眼瞪得老大,难道说天眼看到的是真的,里面真的有两个立方以上的空间?

“好……好神奇!”顾心小嘴微微张开,不敢相信的低声说道,“我就想放水进去洗一下,没想到……这都流了好久都没见满!”

苏冰欣也是艰难的吞了口水,她早就注意到顾心的举动了,洗了这么久,愣是没有水留下来,能不奇怪吗。

常风抓过了茶壶,重量没有改变,可是流水始终往里,这也太神奇了!

三个人就这么木然的站在那儿看着,冷水流了十分钟,总算是开始黑乎乎的嘴巴溢出来。

关了水龙头,常风小心翼翼的将蛤蟆翻转,冷水从嘴巴继续流水,一点一点的,特么居然流了大半天都没完!

沃日,这里面真的有一个非常大的空间!

“好……又是宝贝!”顾心两眼发亮的嬉笑,“虽然有点丑,但是里面的空间好大!常风,我们赚死了!”

可不是,这么小的东西,里面却能装这么多,就冲着这一点,这几百万花得值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好像是传说中的空间物件,非常有研究价值啊。这要是研究明白,以后能做出更多的空间物件,那可真是赚大发了!

这运气实在太好,让常风都有点不敢相信。之前的石骨,现在的黑蛤蟆,来京都都还没几天,这尼玛都已经赚够了!

三个人跟小孩一样,把冷水放进去然后倒出来,验证了大半天才确定,里面的空间确实很大。

可惜的是,只能放水进去,其他东西放不进去,这倒是一个遗憾。但不管怎么说,这又黑又丑的玩意,总算是有点用处了……

玩了好一会,房门再度敲响,孙璐的叫喊传来,常风这才记得继续刷牙。

“喂喂喂,你们三个快点行吗,叫了大半天都没反应。快点啊,这里去长城可是有点远……”一进门,孙璐就开始唠叨起来,活脱脱一个大妈的感觉。

顾心几人只是面带笑容,并没有跟她说茶壶的事。这可是一个非常了得的宝贝,实在不适合让其他人知道。

孙璐很奇怪,怎么一大早的常风三人心情一个个都这么好,笑容满面的,该不会昨晚他们三个就一起睡了吧?

女孩失恋和陌生男人发生性关系

又是这个想法,让孙璐自己都吓一跳。不是她胡思乱想,实在是三人关系太好,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谁都看得出,顾心跟苏冰欣都对常风有意思,而且顾心跟苏冰欣的关系也一直都这么好,实在太奇怪了。

这三个人之间到底什么状况,怎么感觉更像是左拥右抱,心甘情愿……

出了酒店,已经是阳光明媚。众人先去找了个地方吃了早餐,随后出发去长城。来京都不去长城,实在有点浪费。

一边开车,葛楠一边问道:“常风,昨晚有没有其他发现?”

“没有,”常风摇头,“不过,情况比想象的要严重,还需要多花点时间。”

“唉,真希望他们能尽快处理。”葛楠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他没有全权负责,但隐约也听到了一些风声,知道京都要变天了。

“你们说什么?”孙璐听不懂的撇嘴,翻白眼的鄙视常风,“喂,昨晚那个小美眉,什么时候走的?”

语气酸溜溜的,让常风很是奇怪的回头。孙璐也发觉不对劲,俏脸微红的瞪眼,“怎么你人缘这么好,到哪里都认识这么多人。”

“咯咯,肯定啦。”顾心忍着笑,“他就是这个脾气,很正常。在那边,还有好多朋友呢。”

说话间,坏笑的挑着眉头,总带着几分耐人寻味的意思,让众人更是惊愕,一个个一脸怪异的打量着常风。

尤其是张锐山等人,他们可是知道常风在长西那边确实有很多朋友,而且一个个都是美女。仔细一想,还真发现奇怪,这家伙好像就认识美女,没什么男性朋友。

见众人都怪异的盯着自己,常风黑了一脸鄙视:“看什么,别这么看着我。没办法,我长得帅,人品好,就是这么任性!”

臭屁的样子,让众人霎时翻起了白眼,一个个强烈的鄙视着……

噶!

车子刚过拐弯就忽然急刹车,车上正热闹的一帮人赶忙稳住身子,一个个等着看好戏的抬起头来。

乍一看才发现,前方忽然过来一辆车,恰好将大巴车的去路给挡住。要不是葛楠开车机灵,肯定要撞上去。

“又有好戏看了?”孙璐低声咕噜。

昨天那场好戏都还没来得尽兴,今天要是再来一场戏,那才叫爽。

看她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常风不由翻了白眼。这空姐似乎越来越喜欢玩,而且她演戏那可真是相当的逼真,不去当明星实在太浪费了。

没等多想,前方车子下来一个人,不用说,正是云霓!

咧着小嘴,胸前还挂着一个小背包,兴高采烈的招手。

“开门,让她上来。”常风露出了笑容,“这臭丫头,早点打电话不行?”

语气非常的温和,让众人更是惊奇。这家伙,怎么忽然对这个小丫头这么好?尤其是华莲等人,实在是感觉诧异太大了。

女孩失恋和陌生男人发生性关系

他们好不容易才跟常风的关系稍稍好一下,那个小美女却一下子就能跟他混成一团,到底几个意思嘛!

“嘻嘻,老哥,顾心姐!”欢喜的蹦上车,云霓开心的蹦跳过来,跟个小女孩似的。

常风抿着微笑的看着她,道:“臭丫头,早点打电话过来不就行了,也不怕出事。”

“嘿嘿,这不是忘了嘛。”云霓咧着小嘴坐在了顾心旁边,“要去长城吗,我也去!”

可能是因为她真的跟苏晓暖太相似,苏冰欣跟顾心很快就跟她叽叽喳喳聊起来。

不过,后面的华莲等人却听得清楚,她刚才叫常风老哥?!

什么情况,这家伙什么时候成了她的老哥?

常风并没有解释,说实话,他还真挺喜欢云霓这样的性格。有点蛮横,又有点活泼,心里却藏着很多事始终不会表露出来,跟他非常相似。

多一个妹妹没什么不好,他现在就是缺少这些关系,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云霓的加入,让车子里更加热闹,几个美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就连华莲都忍不住插嘴。只不过,一帮大老爷们就郁闷了,他们根本插不上话!

常风越来越发现,女人太多凑在一块绝对没好事,叽叽喳喳的唠叨个不停,各种无边无际的话题都听不懂……

眼见着车子已经快要出市区,前方忽然又出现一辆车。不过,跟之前云霓不一样的是,那辆车是在前面相距几米,然后一个人从窗口探出头来不停地招手。

是一个妇女,看模样应该有四十来岁,不过打扮非常年轻,成熟少妇的模样。

“是黄光义的妈妈!”云霓拧着细眉低声道。

常风有些惊讶,黄光义的老妈怎么挡在前面?难不成是来给他儿子说亲,还是寻仇?

“停车吧。”想来想去,常风还是决定停下来看看,反正也不着急那几分钟。

见大巴车停下,前面的小车也停了下来。常风跟云霓下车,其他人则是好奇的看着。

小车出来三个人,一对中年妇女,还有就是黄光义。看样子应该是黄光义的父母都来了,也不知道耍什么花招。

走上前来,中年人尴尬的微微鞠躬道:“你好常先生,我是黄光义的父亲,黄旗。云霓也在呢。这个,昨天实在不好意思,这小子好像惹了麻烦。”

“对对,实在对不住,这臭小子太横了。”黄妈妈狠狠推了黄光义一把,尴尬的道歉,“常先生,云霓,希望你们别介意。”

常风有些惊奇,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是来道歉的。看黄旗夫妇俩,感觉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怎么就有个这么嚣张的儿子?

“那个,常先生,实在对不住,还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黄旗重重的鞠躬,“希望你能给他一次机会。”

黄光义很是不情愿,不过他还是跟着黄旗微微鞠躬,没有半点真诚。

女孩失恋和陌生男人发生性关系

抿着微笑,常风打量着跟前两人,并没有急着回应。看得出来,黄旗夫妻俩确实是来道歉的,态度非常真诚。

想来,他们也已经觉察到了他身份的特殊,得到了某些消息吧……

“没关系,别这么客气。”常风扶起了黄旗。对方好歹也是一个豪门家族的掌门人,却能给自己道歉,而且态度非常诚恳,常风也不好不给面子。

黄旗颇为感激,拱手道:“多谢常先生。你放心,这臭小子,以后我一定好好管教,绝对不能再有下次。臭小子,给常先生道歉。”

黄光义还是一脸的不情愿,撇着嘴应付:“对不起。”

那慵懒的模样,让黄妈妈捏了一把冷汗,在后面狠狠地推了一把。黄光义更是不爽,颇为恼怒的甩开母亲。

微笑的动作,让常风看得清清楚楚,暗暗摇头。黄旗夫妻挺好,但这个儿子真不怎么滴。

“那个,实在抱歉,这小子冥顽不灵,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黄旗很是尴尬,额头都渗透了冷汗。

混小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对方可不是一般人,搞不好就成了下一个云家!

常风耸肩一笑:“没事,年轻人嘛,有点横正常。哦对了,我们现在要去长城,黄先生要不一块?”

“不,不了。”黄旗尴尬摇头,“那个,那我们就不打扰,有机会再请先生一块吃饭。你们先玩。”

常风也没强求,扫了一眼黄光义,客气了几声之后就转身走回车子。云霓跟在后面,回头瞟了一眼黄光义三人,颇为无奈的摇头。

等常风两人上了车,黄光义立即不屑的撇嘴:“怕他干什么,最多也就一个人而已。”

“混小子!”黄旗气得不轻,忍不住扬起手狠狠敲了过去,“你懂什么,就知道给我惹麻烦!这段时间,不许出门!”

声音很大,车上众人听得清楚,不觉有些好笑。

很显然,黄旗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至少知道常风有多大能耐。可惜,黄光义就不这么认为,一个人再怎么强大又能怎么样?

“这个黄光义,欠揍!”云霓还是不满的嘀咕,“老哥,找机会揍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常风却不以为然:“我凭什么教训他?有些人,这辈子就这样,改不了……”

其实他在考虑一个问题,不是他的学生,为什么要出手?

从厨房到卧室,一路做小说 女孩失恋和陌生男人发生性关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