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受被做到哭 小娥握着村长

一大早,办公室手忙脚乱。昨天加班的人继续整理这次订婚宴的资料,出勤的人也开始做准备。

而阮绵只被塞了一些同期刊物要登载的明星资料,因为昨天这件事太突然,临时抽出了其他栏目的人去加班,而她这个比较闲的家伙,自然就继续做不太紧急的报道。

到中午,出勤的人员准备走时,夏茉茉还站在原地,摄影组也等着。

“小张呢?”凯文扫了他们一眼,又看了看时间,必须立刻出发了。

夏茉茉看了看卫生间的方向,小声说,“主编,小张今天拉肚子,还在卫生间。”

凯文立刻嫌恶的眼神,怒道,“这都什么时候了,难道让所有人等他吗?”

“主编消消火,小张刚刚已经跑了好几次卫生间,估计去不成了,我看,只能换人了。”

整个办公室都在心急火燎赶工,阮绵慢悠悠拿着手里材料。

凯文一眼看过来,缓缓一笑,“阮小姐。”

阮绵抬起头,手里还拿着一个橘子,边吃边问,“主编有事?”

在习惯主编的冷嘲热讽后,阮绵早就已经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懒得去阿谀奉承,自己该怎么过怎么过。

反正他不能辞退自己,说到底这只是个掩护身份而已。

“阮小姐经验丰富,这次不如你去吧。”凯文阴阳怪气说。

阮绵看了看夏茉茉,其实不怎么乐意。而且主编明知道她压根没碰这次资料,还说她经验丰富,最后什么头条没带回来,岂不是正好让大家看她笑话。

强受被做到哭

“可是主编,我压根没有看过儿这次资料啊?”

夏茉茉马上说,“资料在我这里,其实主要是他们编写需要,我们采访不太需要。”

“听见没有。”凯文不太满意的睨着她,“其实林氏的资料,我们不是很在乎,主要还是看看这次有没有什么大新闻,我相信阮小姐这方面的经验。如果我们找出了林氏一些可以深挖的线索,等会儿会同时传给你们。”

阮绵迫不得已放下手里的水果,跟着夏茉茉还有两个摄影组的马上离开。

进了公司的商务车里,一直到开车之后,夏茉茉才‘哎呀’了一声,很懊恼的说,“阮绵,不好意思,我资料忘拿了。”

阮绵只是‘恩’了一声。

发生这种事她都没什么觉得稀奇的,毕竟是夏茉茉,不暗中使点坏都不像是她。

同事之间早在最近逐渐对她转了态度,因为夏茉茉一次次的对她明显讨好,但她哪怕是假装,也做不到给她一点好脸色。

落在别人的眼里,就是她嫌贫爱富,高傲冷漠,落难的亲戚也不想搭理,生怕惹祸上身。

而每天在别人忙到疯的时候,她准时下班走人,也惹来不少红眼病。

加上因为凌北靖的种种规定,同事之间即便是有聚会,吃饭的邀请,她也是向来不去的,所以除了唐棠之外,和其他同事早就渐行渐远。

“对不起,都是我太粗心了。”夏茉茉恨不得要挤出眼泪来。

“没事的,茉茉,那点东西本来也没什么用。”摄影组的大刘转了个头,笑道,“主编都说阮绵有经验,再说咱们社什么尿性啊,谁他妈去正儿八经的问他们企业相关。”

夏茉茉噗嗤一声笑出来,“刘大哥,你真会安慰人?”

“本来就是啊,咱们一向都是拍别人不敢拍的东西,从来没有正经内容。只是万一这林氏太干净,找不出什么丑闻,那回去有得骂。所以到时候实在不行,还是老套路,看图说话,这个就靠咱拍的本事了。”

他说着,又看向阮绵,“大神,好像话很少?”

阮绵懒洋洋靠着窗户,“我就是有点累,给等会儿节省力气。林氏万一找不出什么新闻,也可以从其他人那里挖。去那么多名贵豪强,有几个人没个案底啊。”

“对哈!果然是大神,思路就是敏捷。”他眼睛都跟着亮了,兴致勃勃问,“阮绵,以前你单干的时候,那些照片都是你拍的么?”

阮绵随意点了点头,“是啊,有些是微型摄像头,有些是扛个单反。不过我没什么钱买太贵太好的,凑活用,反正太重的我拿不动。”

摄影大哥又问,“我看到过你拍的那些,虽然都是偷拍,但看得出你功底很深厚啊,取景的角度,那叫一个专业,完全不是狗仔的水平。”

她抿了抿唇,“多谢了,以前学这个的,记者不是我老本行。”

小娥握着村长

“你是学摄影的?难怪,那你是哪个大学?”

提到这个,阮绵的神色黯淡了几分。

夏茉茉看他们聊得很欢,终于插进来,“Z大的啊,她跟我一个大学的。”

“Z大?那摄影专业可是全国顶尖的,难怪你功底这么强,不去当摄影师真是可惜了,怎么想不开去当记者呢?”

阮绵有气无力,含糊不清地说,“就是想不开嘛。而且我又没毕业,我当不了摄影师的。”

“怎么会,我看你拍的照片都……”

“大刘,刘大哥。”阮绵拱手做了个求饶的手势,“多谢您老抬爱,别戳人痛处啊。不如我们还是说点正题的吧。”

大刘又神秘兮兮问,“那不如聊点八卦黑历史什么的吧,话说主编的心头大爱罗宇同志,可就是毁在你手上了。”

阮绵干笑了两声,就因为一个小明星,她在这公司被上司不待见了一个多星期。

真想再往尤物脸上喷一口的咖啡,居然不调查清楚对方喜好,就乱写她的简历。

原本想在车上问问这个林氏的情况,结果不是摄影大哥的八卦,就是夏茉茉的胡搅蛮缠,她干脆睡了一觉。

阮绵对林雨薇印象不深,以前了解X市的顶级豪门时,得到资料最多的还是尤氏那种家大业大又奇葩众多的,丑闻就跟雨后春笋一样。

她对这家企业的了解也不多,只知道是通过联姻后壮大的。林雨薇的外公傅老先生是老牌企业家,而现在林氏的掌权人林董事长本来只是小企业的创始人,娶了傅老先生的女儿后,接管了原来傅家整个商业,才有了今天的林氏。

林氏的订婚宴在湖边的五星酒店,包了整个场所,订婚仪式在酒店的户外,据说是林氏特地从国外定来的昂贵草皮。

但只有受邀的嘉宾才能够进入户外的正席,记者只能等在酒店大厅。

开始阮绵和各个媒体的记者挤在一堆,只要有进来的嘉宾就凑上去,后来她实在是懒得呆了。

一方面觉得无聊,这类素材就算拍回去主编也不会要。一方面,她也真的没那么好精神,毕竟等会儿还有更重头戏的。

“别拍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阮绵打了个哈欠,“嘉宾有什么好拍的,明天各大媒体都会写,而且采访得再多,报道出来也就是一串名字。”

大刘也深以为然点点头,开口又是,“咱们社不搞这些东西,太平庸了。不过等会儿要是没劲爆新闻,我们拍谁?”

阮绵想了想,“这里没什么可拍的,等会儿混进主会场去。”

大刘立刻竖起大拇指,“这难度不小,不过大神,我绝对掩护你。你要装服务生还是什么?”

阮绵心想,其实找到唐棠就可以了。

夏茉茉笑吟吟问,“你要找他吗?”

“他是谁啊?”大刘大大咧咧问道。

小娥握着村长

阮绵皱眉看向夏茉茉,夏茉茉马上一副犯了错的样子,“对不起,我不该提他。”

大刘正好奇那个‘他’的时候,突然前方闹腾了起来,“那个是林董事长,林雨薇的爸爸。这个要拍一下吧?”

阮绵又打了个呵欠,“你们去就够了,我在这儿坐会儿。”

夏茉茉根本不想挤在人群里,跟那群抢新闻的记者一样争先恐后对人递上话筒太掉价。

不过她看了看人群的那个方向,保养得很好的中年人面带微笑,身边是个气质高贵的妇人。

“感谢各位来小女的订婚宴……”

“是他?”夏茉茉没立刻跟上大刘的摄像机,只是站在原地。

前不久,她和父母从别墅里搬出来前正在整理东西,她发现了一张老照片。

照片里的人是她妈妈和一个男人,跟这个林董事长,长得好像。

“你怎么了?”阮绵留神到夏茉茉不太对的神色。

“没事。”夏茉茉眼里甚至有几分紧张和期待,看着那个方向没眨眼。

“你们两个在这儿干什么?”这个声音让阮绵和夏茉茉都吓了一跳。

宋逸穿着正装,眼神在阮绵和夏茉茉之间晃了一圈后,停留在阮绵身上。

阮绵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她记得凌BOSS说过不能跟他有任何联系的。

就是因为宋逸和BOSS莫名其妙的恩怨,让她从此开始了夜夜被反扑的生活,所以她一看到宋逸,就莫名的火大。

躺枪真是躺得极其无辜,这关她什么事嘛!

“那个,你们慢慢聊。”阮绵对夏茉茉低声说了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间。”

夏茉茉不甘地看了一眼宋逸,撇过头,“我去跟刘大哥一起采访了。”

一时间,两个女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走。

宋逸简直是哭笑不得,他一把拉住阮绵的手,“你跑什么?”

阮绵迅速缩回手,“警告你,不要碰我!”

宋逸纳闷,“碰你?我可没碰你。你看到我一副看到瘟疫的样子,怎么是你们凌少让你离我远点么?”

“我真有事,先走了。”阮绵逃似的跑了。

宋逸眉头一抬,又跟了上去。

“拍下来了么?”夏茉茉看着阮绵和宋逸的方向,对身边的大刘说。

大刘放下手里的相机。

所有人都在拍林董事长,以及正在进场的林大小姐和未婚夫。

“茉茉,这样……不好吧?”大刘干笑了一声。

夏茉茉幽幽叹了一口气,“你以为我愿意吗,我也不愿意。但万一今天没有新闻怎么办,那就只能爆料这个了。那是我前男友,不是为了工作,我也不愿意。”

“那不是宋逸吗?”大刘瞪大眼睛,“你你……你前男友是宋逸?那阮绵跟他……”

夏茉茉苦笑了声,“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表妹对我爱理不理了吗?算了,这事儿你也别跟其他人说,我自己知道就行了。”

小娥握着村长

“但是很明显阮绵看起来对他有敌意。”大刘压根没有留意到夏茉茉的表情和别扭的语气。

她咬了咬牙,“总之拍了再说,不管用不用,回去问问阮绵和主编不就知道了。有备无患!”

大刘只好点点头,“说得是,有备无患。不过还是觉得这么对阮绵小姑娘有点不公平,咱们主编那德性,要是知道了,自己人一样牺牲。”

“好了,拍这次的主角吧。”夏茉茉转过头,看着林董事长身边的女人,美丽高贵,穿着价值不菲的礼服,身边站着的男人俊朗不凡,笑容如沐春风。

她咬了咬唇,难怪沈斐突然甩了阮绵,原来不止是因为她妈妈要命的医药费,还因为当初那个小三是这么强大的背景。

林家的千金……

原来你沈斐也不是什么清贵的家伙,一样是攀附权贵的小人。野心这么大,原来当初不肯跟她在一起,还是嫌夏家家底太小。

……

“大哥,我求你了,别跟着我行吗!”阮绵一直快到洗手间,宋逸还跟着她不放。

宋逸定睛望着她,玩世不恭地笑道,“我跟着你?难道这条路就你一个人能走?”

“这你就不讲理了吧。”

宋逸鼻腔里哼了声,“借二十万还一百万的人,现在说话倒是很有底气。”

阮绵手一伸,“不爽你找我八十万啊!”

“八十万你也要?”他嘲讽道,“凌北靖没给钱你?让你连八十万也向我开口?”

她顿时很不痛快,今天被莫名弄到这里订婚宴已经很烦闷了,还被人提起钱这种痛处。

“托你洪福,现在我不知少了多少工资!”

宋逸想了想,认真问,“你真的只是凌北靖的助理?”

阮绵气鼓鼓的,“我靠,这关你什么事啊!宋逸,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现在我钱都还你了,我俩以后都不用有关系了。你和凌北靖什么仇什么怨,你们自己解决去,关我屁事!”

她气冲冲的进了洗手间。

宋逸没跟进去,不过站在外面仔细想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和凌北靖有什么仇,好像从来没得罪过那尊大佛吧。

过了老半天,阮绵确定了宋逸走了才从卫生间出来,在酒店到处找大刘和夏茉茉。

户外的订婚典礼已经开始了,她猜想他们应该在出来的采访区候着。

“阮绵,你刚才跑哪儿去了。”快到采访区的时候终于碰见了大刘。

阮绵随口答道,“没什么,刚才见到一个朋友。”

大刘说,“你想怎么混进主会场?”

阮绵想起里面的宋逸,摇了摇头,“还是算了,不进去了,等他们出来再说吧。”

等来等去,不知道夏茉茉跑去哪儿。

在线报道的记者们已经开始趁这个时间发稿,然后林氏专门给记者准备了单独宴席,和外面主会场同等的佳肴。于是场间都在夸林氏大方,会讨好记者。

小娥握着村长

本来不算什么特大新闻,但只要将记者招待得好,宴会不出漏子,一般出来的新闻稿都跟软文似。

夏茉茉回来时,脸上好像有点失望的神色。

“你刚才跑去哪儿了,刚刚那道菜可好吃了。”大刘扛着摄像机,嘴里还不停歇。

夏茉茉眼里闪过一点瞧不起的神色,“没什么,我就是四处转转。”

没多久,记者得到消息,主会场的订婚宴要结束了。记者们都很给面子准备继续采访订婚的两人。

重新走进来的一对璧人,男的俊女的美,被记者夸成天作之合,两人也频频回以微笑。

阮绵被夏茉茉拉着,在人群里不知道被谁推搡了几下,挤到了最前方。

夏茉茉手里拿着话筒,“请问林小姐和沈先……沈斐,是你?”

在夏茉茉说出那个名字之前,阮绵就已经看清了这位林氏千金未婚夫。

她一双眸子怔怔看着前方,在这种极大的震惊下,错愕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阮绵……”身穿正装的年轻男人长身玉立,俊朗的脸庞在看到阮绵的那一刻,在极度惊讶之下,也没有控制神色,本能的低声念出她的名字。

林雨薇顷刻之间,脸上甜美幸福的笑容全都敛去了。

这一刻,瞬间被无数相机记录下来。

那些闪光灯迅速让沈斐回过神来,目光也好似看陌生人一样移开了。

他脸上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但很明显,与先前的淡定从容相比显得仓皇了几分。

“请问沈先生,你认识这位小姐吗?”

“这位记者和沈先生看起来关系匪浅,请问你们是朋友吗?”

“林小姐,请问你知道沈先生和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吗?”

……

问题一个比一个让人难以回答。

林雨薇重新恢复笑容,“谢谢各位记者朋友,今天的订婚典礼已经结束了……”

记者们一个个嗅到了八卦的苗头,哪还肯放过。

尤其这种场面下,没有回答,肯定是有点什么问题。

“难道林小姐也不知道这位小姐是谁吗?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和沈先生的订婚典礼上?”

“她是《完美娱乐》的记者,请问《完美娱乐》先前曝光的丑闻和林氏有什么关系?”

林雨薇脸上的笑容愈发挂不住,“这位小姐是我未婚夫从前的校友,我们只是很惊讶她会以记者的身份出现在这里,请大家不用多想。”

记者的话筒一个个递到那个温润清俊的男人面前。

“沈先生,林小姐说的都是真的吗?”

“你和这位小姐真的只是普通校友的关系?”

“沈先生刚刚看起来很惊讶,好像并不是林小姐说的那么简单。你在订婚前,还有对未婚妻隐瞒了什么事吗?”

阮绵只觉得头昏脑涨,在认出沈斐的那一刻,脑子竟是一片空白。

强受被做到哭

她自己生活的一团糟,和沈斐分手的时候异常平静。有人跟她说过,沈斐劈腿了,和一个有钱的姑娘私交火热。

当时因为母亲的病,她根本无暇分心。很快沈斐直接提出了分手,别说纠缠,她根本都懒得多过问一句,就让她真心以待过的人成为了前任。

后来母亲的离世,欠下对她来说巨额的债务,让她完全没有时间能像普通女孩一样为失恋颓废伤心。也是在当初那种濒临绝望的情况下,才发现什么爱情都比不过亲情的羁绊。

阮绵想从这里离开,但背后的人却还在拼命往前挤,就像人墙一样,甚至还有不断对她发问的记者。

夏茉茉暗笑了一瞬,抓着阮绵的手,“阮绵,我们走,不要在这个负心汉的面前看他秀恩爱。”

负心汉这个词一出来,记者们就像炸了锅一样。

林雨薇和沈斐的脸色瞬间垮下来。

沈斐低声对林雨薇说,“清场吧。”

林雨薇看着阮绵,又看着失控的场面,忽然一笑,“小姐,负心汉这个词,不要乱用。阮小姐你和沈斐之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到订婚的时候来死缠烂打,又是为了什么?”

沈斐眉头深深皱起来,压低声音,“雨薇,清场。”

林雨薇扬着头,胜利者的姿态看着阮绵,却没有一点放过的意思。

阮绵看着所有的摄影机几乎都对准自己的方向,沈斐深深看过来,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对不起,我只是来采访的。”阮绵马上恢复了神色,“林小姐,你说我死缠烂打是需要证据的。我来这里,是因为工作。对其他的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她根本就不认识林雨薇,当初母亲病重,只有她一个人照顾,忙前忙后。

她对这个沈斐的劈腿对象的了解仅限于是个有钱漂亮的千金小姐,名字都记不清楚。但她想,林雨薇应该早知道了她的存在,因为整个Z大都知道,阮绵是沈斐的女朋友。

但阮绵现在最明白的,就是夏茉茉一早就知道今天的男主角是沈斐。

林雨薇冷然一笑,“对不起,本来我和沈斐也是想大事化小,但是那句负心汉,会让在场的记者朋友们误会。”

阮绵勾唇,“我好像什么都没说。我想是沈先生的桃花太多了,毕竟沈先生负心的人不是我,而是刚刚开口的人。”

夏茉茉愣在当场,“你……你在说什么?”

强受被做到哭 小娥握着村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