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多的古言必湿 特别污的有过程的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转眼一瞬,便是十年后。

十年后的宁都城,繁华程度令人咋舌。

最为瞩目的,还是早辰集团。

整个早辰,控制了整座宁都城的所有经济命脉。

传闻,早辰集团总裁,膝下有三个儿女。

大儿子钱辰熙,早在几岁的时候,就被送出国深造学习,如今依然没有半点关于他的消息。

二女儿钱蓝天,超有绘画天赋,十岁,便拿下全国多地绘画大赛冠军。

还被誉为世界少儿绘画作品拍卖,价格最高,最年轻的画家。

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十二岁开始,她就退出了画坛,不再画画。

为此,绘画界的人,都感到相当的可惜。

三儿子钱瑾阳,据说,是个全能天才。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各种乐器,样样精通。

唯独学业,一团糟。

六岁进入娱乐圈,演了一部《奇才》,从此便名声大噪。

现在十二岁的他,更是多家服装,杂志,玩具界争相抢夺的明星模特儿。

还是影视界,少儿角色扮演的香饽饽。

只是,也或许是他钱家不缺钱,所以很少让十二岁的钱瑾阳接戏,也不会让他去当模特。

现在的钱瑾阳,就是一个普通单纯的初一学生,跟十五岁的姐姐钱蓝天,就读宁都城贵族学院。

今日,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即便是下午了,都还感觉酷热的烈日就在头顶。

肉肉多的古言必湿

晒得人们昏昏欲睡,无精打采。

宁都贵族学院校门口,下午放学了,学生们身着贵族学院的校服,陆陆续续的走出校门。

钱蓝天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

青色的西服,格子裙,长筒袜,皮鞋,是这所学校女生专属的校服。

穿在她身上,别有一番飞扬多姿的神采。

十五岁的女孩,一米六几的个儿,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简单的绑在脑后,成了一条俗称的马尾。

看见同学,她微微一笑,跟他们打着招呼,完全没有因为生在有钱人的家庭里,对同学们有任何的疏离跟歧视。

那笑容,宛如夏日里的春风,沁人心脾,又叫男同学们,陶醉不已。

忽然,眼前出现一个跟她一般年纪大的男生,双手递过来一张信封,怯生生的不敢抬头看她。

“钱,钱蓝天,我喜欢你。”

还不等钱蓝天反应过来,信封塞在她手里,那男人羞涩的拔腿就跑。

看到这样的男生,钱蓝天嗤笑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男生给她情书了,每天都会收到好几封,但她却从未看过,全部放进了书包里。

“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给你送情书啊?”

手中的信封,忽然被人抢了过去。

钱蓝天扭头,看到是弟弟,她揪起他就打,“天天放学都要我等你,你真是够了啊,把信封还我。”

钱瑾阳虽然才十二岁,但个子却比十五岁的姐姐高很多,举着手里的信封,让钱蓝天抓不到。

“你是姐姐,你就不应该等我吗?我回家告诉爸妈,姐姐又恋爱了。”

说着,拿起手里的信封,拔腿就跑。

钱蓝天追上去大喊,“钱瑾阳,今天你死定了。”

半山腰处,钱公馆

十年后的钱公馆,依然没什么变化,只是铁门两处的封香树,长得郁郁葱葱,茂密至极。

比起十年前,这里的所有植物都长了不少,甚是好看。

私家车缓缓驶入公馆内,大老远,钱蓝天跟钱瑾阳就看见家门口,停了好些货车。

跳下车来,见母亲拿着笔在那儿验货,钱蓝天将书包丢给钱瑾阳,大步跑了过来。

“妈妈。”

听闻喊声,陆青青回头。

看见孩子放学回来了,她张开双臂,迎接两个孩子。

钱蓝天跟钱瑾阳走上前来,拥抱了下陆青青,问她,“妈妈,我们家买这么多货做什么?”

陆青青伸手点了下钱蓝天的头,一脸慈爱的说道:“还有几天就是你爷爷的七十大寿了,给你爷爷置办寿宴呢!”

“啊?爷爷七十大寿,那大哥是不是就会回来了?”钱瑾阳满脸惊喜。

陆青青抿唇想了想,若有所思的点头,“应该吧,不知道他赶得回来不,两个小鬼,赶紧去换衣服,洗个澡,你爸爸回来就吃晚饭了。”

特别污的有过程的

钱蓝天跟钱瑾阳倏然立定,稍息,向陆青青敬上标准的礼,齐声喊道:“YESIR妈咪。”

而后,两个孩子,又你追我赶的冲进家门。

陆青青看到这么活泼的两个孩子,无奈的摇摇头,这跟她小时候有什么区别?

分明就是遗传了她的基因。

陆青青验完货,开了支票给送货员,客气的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后,送他们离开公馆。

而后,让保姆出来,把货全部搬去仓库。

钱皓是六点过下班回来的,看见陆青青也在搬货,他不由得皱起眉,大步过来阻止她。

“不是叫你别干这些粗活吗?你怎么那么不听话?”

陆青青微微一笑,拍掉手上的灰尘。

“没事儿,我就是闲得无聊,怎么样?辰熙那边有消息了吗?”

钱皓牵着她进屋,剩下的货由保姆去搬。

“嗯,他说会在爸大寿之前赶回来。”声音有些低沉,似乎好像在刻意隐忍着什么。

陆青青又问,“那他回来了,还走吗?”

“不走了。”

钱皓转身看了陆青青一眼,笑起来,“他说了,他回来后,马上就接替我的位置,让我退休在家享福。”

陆青青,“……”

有点不敢相信,钱皓还这么年轻,让他退休?

再说,他们家儿子也才二十岁啊,哪懂得商场上的规矩。

“只要他回来不走了,什么都好说。”

俩人有说有笑的走进家,孩子们早已在餐厅里坐着等候,钱振华跟薛容真也在。

夫妻俩去洗了个手,就上桌用餐。

席间

正在吃饭的钱瑾阳,忍不住抬头问钱皓,“爸,爷爷的寿辰,是不是有好多人要过来啊?”

陆青青接话,“这是当然啊,等那些叔叔阿姨们都来了,要记得礼貌一点,问候他们,知道吗?”

钱瑾阳撇撇嘴,哀怨的看了一眼陆青青,“妈,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懂待客之道。”

“妈就是担心你调皮,到时候又不知道溜哪儿去了。”陆青青控诉。

钱瑾阳撇撇嘴,不再说话了。

这时,钱蓝天放下筷子,开口说道:“爸妈,爷爷寿辰,我想明天亲自去艺术学院接宁玥姐,她好久都没来我们家了。”

好像自从宁玥姐姐就读高中后,她就没回来过钱公馆了。

不知道怎么的,蓝天觉得,还有些想她呢!

听到女儿的话,钱皓跟陆青青对视一眼,都表示赞同。

“好,那你明天放学,跟弟弟一起去接她吧!见到姐姐该怎么说,需要妈妈教吗?”

钱蓝天朝陆青青吐吐舌,无奈道:“又来了,总是把我们当成是小孩,妈咪,我真是受不了你了。”

“还有,我自己去,不要阳阳跟我去,他去只会沾花惹草,抢我风头,不要他去。”钱蓝天不满的瞪了一眼身边,总爱跟她作对的弟弟。

特别污的有过程的

钱瑾阳欣然接受,笑道:“妈妈,你们知道吗?姐姐谈恋爱了,所以才不让我跟着她的。”

说完话,还不忘朝钱蓝天瞪回去。

心里腹诽:钱蓝天,你这辈子,都休想摆脱我。

我一定会缠到你这辈子嫁不出去不可。

众人,“……”

各个用种特别诧异的目光盯着钱蓝天。

钱蓝天又羞又气,解释道:“我没有,爸爸妈妈,我怎么会谈恋爱啊,阳阳诬陷我。”

再说,她跟谁谈恋爱去啊?

心里实在气不过,餐桌底下,狠狠地踹了一脚钱瑾阳。

钱瑾阳笑着躲开她的脚,从衣兜里拿出一封情书,在手里挥了挥。

“爸爸妈妈,我是好孩子,我从来不说谎的,喽,这就是证据。”

而后,直接把钱蓝天的情书,扔在了钱皓的面前。

钱皓准备伸手拿起来看,钱蓝天一下子扑过来,把情书抢了过去,当着所有人的面,撕了个粉碎。

转身瞪着钱瑾阳,气急败坏的吼道:“钱瑾阳,你别太过分了,我哪有谈恋爱啊,他们硬要给我,我都来不及拒绝,别人就跑了。”

“你不是我弟弟,你变了,你才不是那个听话懂事的弟弟了,哼!”

话音落下,她推开椅子,转身就往楼上跑。

那态度,貌似,好像,很生气。

很生钱瑾阳的气。

众人看向钱瑾阳,“……”

钱瑾阳嘿嘿一笑,罢手道:“小女生嘛,我一会儿去哄哄就好,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你们别管,吃饭吧吃饭吧!”

“……”

没人理会他。

钱皓一脸的严肃,盯着小儿子说:“阳阳,不是爸说你,姐姐向来最疼你,你怎么能出卖她呢?”

其实,钱皓也相信,他们家蓝天,不会那么早谈恋爱的。

到是相信在学校,肯定又不少男孩子追求她吧?

也觉得儿子这打小报告的行为,实在有点儿不好。

“我……”

钱瑾阳被父亲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一脸认错的表情,低下头说:“我……这就去跟她道歉。”

话音落下,他拔腿就往楼上跑。

看着这俩孩子,大人们无奈的摇摇头,感慨万分。

继续吃饭,刚吃了两口,陆青青又抬起头问钱皓,“你打电话给晴儿了吗?”

“还没。”

陆青青说:“那我吃饭后打给她,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她带着孩子回来。”

陆青青说:“那我吃饭后打给她,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她带着孩子回来。”

十三年了,虽然偶尔会在电话里通话,但他们始终都没有见过面。

这一回,陆青青觉得,一定要利用钱振华的寿辰,将她给请回来。

那个孩子,想必跟他们家钱瑾阳差不多吧!

好像大瑾阳几个月。

听晴儿说,是个女孩。

叫……冷雪。

特别污的有过程的

“是应该让她回来看看这里的变化了。”钱皓叹气道。

“那我晚点就给她打电话。”

说完,又继续吃晚饭。

楼上

钱蓝天的房间里。

一个人坐在窗户边,手中拿着一条丝巾,葱白的小手,不停的抚摸丝巾角落里的那个字。

越?

他叫什么名字?什么越呢?

十年了,钱蓝天苦涩一笑,她好傻,竟然还记得十年前那个男孩。

感觉有人推门进来了,钱蓝天下意识的藏起丝巾。

下一秒,一束香艳的玫瑰花便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耳边,传来少年稚气又好听的声音,“美女,喜欢吗?”

钱蓝天不理他,转身回到床边,倒床就睡。

钱瑾阳跟过来,挨着她睡在一起。

钱蓝天伸手推他,“起开,谁让你睡我床上了?”

“我不,我就要睡姐姐的床。”

翻身紧紧地抱住钱蓝天,钱瑾阳撒娇,“我就要跟姐姐睡一起,姐姐,你生我的气,是不喜欢我了吗?”

每次都这样,惹姐姐生气了,撒娇卖萌装可怜,全部都用上后,钱蓝天马上就妥协。

这次也不例外。

“我没谈恋爱。”钱蓝天扯开他的手,坐在床边,生气的说:“你这样,叫我在爸爸妈妈面前,情何以堪啊?”

钱瑾阳也坐起身来,从身后抱过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继续撒娇。

“我知道错了,我下回再也不这样了好吗?你知道刚才爸爸在楼下怎么说我了吗?”

钱蓝天扭头瞪着他精致漂亮的脸蛋,不由得皱起了眉,“说你什么了?”

“爸爸说我不应该出卖你。”钱瑾阳欲哭无泪,“他们竟然宁愿相信你,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证据,我也是醉了。”

钱蓝天,“……”

噗嗤一声笑出来,她伸手狠狠地揪着弟弟的耳朵,“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啊,我爸妈是最通情达理的人,才不会因为你的出卖就指责我。”

“下回还敢不敢乱说话了?”

钱瑾阳痛得直求饶,“不敢了不敢了,姐姐饶了我吧!”

钱蓝天松开手,见他耳朵被自己揪红了,她又心疼的伸手给他揉了揉。

钱瑾阳笑笑,趁着她不备,一下子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起身就跑。

钱蓝天气得磨牙,“钱瑾阳,小坏蛋,下回再偷亲我,我告诉爸妈去。”

少年回头,朝她做了个鬼脸,幸灾乐祸的下了楼。

晚饭过后

陆青青打电话给了晴儿,没想到,晴儿还真答应带着孩子回来,给姑父贺寿。

她愿意回来,陆青青高兴坏了,虽然还有几天,但她已经迫不及待去给晴儿准备客房了。

遇到下楼来的钱瑾阳,还特地嘱咐他,要是冷雪表姐过来,一定好生招待。

翌日

下午放学,钱蓝天直接打车去了艺术学院。

特别污的有过程的

途中,发了一条简讯给钱瑾阳,让他自己坐陈伯的车回家。

钱宁玥就读宁都城艺术学院,大学系一年级。

来的时候,也给钱宁玥打了一个电话,堂姐说让她在校门口等她。

可钱蓝天足足等了一个小时都不见她出来,忍不住又拨打了她的号码。

再打过去,却怎么都打不通了。

她有些心急,踌躇在艺术学院门口,心焦得要死。

忽而,身后传来急操的车子鸣笛声,钱蓝天猛地回头,正要躲开车子的,忽然看见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坐着自己的堂姐。

她眼前一亮,跑到车窗前喊她。

“姐。”

拉风的火红法拉利,缓缓放下车窗,钱蓝天眼前,出现堂姐绝美动人的容颜。

她高兴的又喊了一声,“姐,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让我来接你回家,还有几天就是爷爷的寿辰了。”

车里坐着的女子,一脸傲然,冷贵得就像是一株雅隽的百合,纯洁得不容人去玷污。

钱蓝天从小就很崇拜堂姐,因为她跳舞,实在太好看了,而且,身材好,脸蛋也生得特别精致。

在她眼里,堂姐就是她心目中的女神。

她渴望,自己十八岁以后,一定也要像堂姐这样,星光熠熠,出众动人。

双目满怀期待的看着堂姐,等待她点头,同自己一起回家。

谁知道……

“蓝天,你先回去吧,姐姐晚点要去话剧院出演,爷爷寿辰那天,我会回去的。”

话音落下,直接示意身边的人开车。

还不等钱蓝天反应过来,火红的法拉利,一下子就离开自己,朝前疾驰而去了。

留下的钱蓝天,愣愣地站在原地,好不失落。

自始至终,她都没发现,堂姐身边的那个人,一直在盯着她看。

甚至车子都开走了,那道犀利冰冷的眼眸,还在盯着后视镜里的钱蓝天看。

钱蓝天没有接到堂姐,心情有些失落,终究自己又打车,独自回了家。

车流中,火红的法拉利里,开车的男子,声音清冷的问道:“那是你妹妹?”

“堂妹。”钱宁玥面无表情,不想多做介绍。

“叫什么名字?”男子又问道。

钱宁玥觉得,今天的他有些奇怪,不由得扭头,盯着他看。

他向来不会主动跟自己说话的,没想到,会平白无故的问妹妹叫什么名字。

她没回答,反问道:“怎么?你对她感兴趣?”

男子勾起唇角,阴鸷一笑,没多做回答。

但是钱宁玥知道,她问了一句废话。

本不想跟他说起自己家里的情况的,但还是认命的告诉他,“我堂妹,钱蓝天,今年15岁,就读宁都贵族高……”

——呲!

钱宁玥话音未来,火红的跑车,呲的一声急刹了下来。

因为惯性,钱宁玥的脑袋,被重重地撞在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特别污的有过程的

车子停稳了,她吃痛的揉着额头,看向身边正襟危坐的男子。

“越,你怎么了?”

“你刚才说她叫钱蓝天?”男子面无表情的问。

钱宁玥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是,是啊?”

“你刚才说她叫钱蓝天?”男子面无表情的问。

钱宁玥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是,是啊?”

怎么感觉,今天这个男人,怪怪的?

尤其是见到堂妹钱蓝天后。

她知道,妹妹向来乖巧懂事,又漂亮,走到哪儿都很讨人喜欢。

但是她不相信,这个所有人眼中冷酷绝情,寡言少语,从来都是一副生人勿近面孔的卓家少爷,会对一个15岁的女孩感兴趣。

她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堂妹,在他心里面根深蒂固了十年。

卓越靠在椅背上,闭目遐思。

脑海里,不断播放着十年前,那个女孩下水去捡丝巾的画面。

他从来没想到,那一幕,会根深蒂固的存在自己的脑海里,会让他不时的想起,那个女孩的执拗。

那日之后,他回到家,每晚都在做噩梦。

梦见那个女孩被河水冲走了,梦见她死了。

每一次清醒过来,他都满头大汗,胆战心惊。

就这样,她在自己心里存在了十年。

十年后,没想到会再次见到她。

她长大了,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

想到刚才看到她的那个样子,卓越竟是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笑了。

丫头,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我回来跟你要丝巾了,我的丝巾,你还保存着吗?

“越,你怎么了?”

钱宁玥觉得,今天这个男人实在奇怪,不但主动跟她说话,还一个人坐在那里发笑。

她好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

肉肉多的古言必湿 特别污的有过程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