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凤娇的大智慧 深山里的罪恶

“哎呀,爷爷,我知道您不想见那些杂七杂八的人,但是他和别人不一样。”

钱雅婷非常了解爷爷的脾气,欢快得走到他身边,而后扭头递给了林枫一个眼神。

林枫立即心领神会,快步上前对着药老弯腰鞠躬道:“晚辈林枫,特来拜见药老先生。”

药老闻言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厌恶的表情。

这些年他不知道见过了多少慕名前来拜访的,结果全都是些沽名钓誉之辈。

因而药老对这些人,心里没有一丝好感。

“你还是回去吧,我什么忙都不会帮的。”

药老的脸色阴沉,一句话说完便不再搭理他,继续摆弄药草去了。

林枫岂能这般轻易放弃,赶忙来到药老跟前,十分诚恳得道:“药老,您的心情我理解,但这件事的确是个功德无量的大事。”

接着林枫便详细得向他介绍了自己研制出的“华夏丹”,以及它神奇的功效。

林枫事无巨细得说了一大通,并且许诺可以把这种药丸利润的百分之二十给他。

然而即便如此,药老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过。

这下连林枫都想死心了,这个药老果然是油盐不进。

林枫只好无奈得把目光投向了钱雅婷。

钱雅婷耸了耸肩,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她是药老的孙女,药老的脾气她最清楚,他要是心里不同意,任别人怎么劝说也没用。

深山里的罪恶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从门口跑来一个穿着素色长衫的年轻男子,一进百草园,便对着药老喊道:“师傅,不好了,刚才门口来个村民,说是被蛇咬伤了,您赶紧去看看吧。”

“一个蛇毒你们都解决不了吗?”

药老终于站起身,眼神中带着丝严厉看了一眼这个弟子,沉声道。

“师傅,弟子们无能,那个蛇毒很古怪,大师兄都亲自出手了,依旧没有办法。”

年轻男子气喘吁吁得道。

“什么,连昌合哥都没有办法吗?”

钱雅婷吃了一惊,大师兄王昌合乃是爷爷最得意的弟子,是最有希望继承爷爷衣钵的人,现在连他都束手无策,哪得是什么样的蛇毒。

药老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个弟子的医术他是知道的,现在看来,情况确实比较严重。

“走,带我去看看。”

药老放下手中的东西,龙行虎步得走了出去。

山庄内一间古屋内,数个附近的村民围成一圈,不停得叹息着。

旁边几个同样穿着素色长衫的男子一脸焦灼得看着躺在床榻上的男子。

“怎么样,大师兄,有救吗?”

一个男子上前问道。

王昌合不由得摇了摇头,眉头紧锁脸上满是愁容。

“让师傅他老人家看看吧。”

这时药老也已经进到了屋内,那些村民一见药老亲自前来,顿时喜出望外。

“药老亲自上阵,肯定没问题了。”

“就是,药老可是神医妙手,华佗在世,这下栓子有救了。”

药老没理会这些人,夸奖赞许之词他早就听腻了,要不是正好隐居在此,他是不会管的。

“师父,您快看看吧,非常奇怪的蛇毒,我……”

王昌合说到最后,羞愧得底下了头。

亏得自己还是师父的大弟子,竟然连这点蛇毒都解决不了,以后还怎么继承师父的衣钵。

王昌合心里满是愧疚。

药老对他挥了挥手,而后把了把病人的脉搏,掀开衣物看了看那道伤口。

“去用五毒熬一碗汤药,再把制好的疗伤膏拿来。”

药老面不动色得吩咐了几句,几个弟子立马去办了。

药老则接过了王昌合手中的银针,选了几个穴位扎了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不久汤药和药膏都已经好了,药老便让人把汤药给病人服了,同时把药膏敷在了伤口。

“师傅,怎么还不见好啊?”

过了一段时间,病人依旧躺在床上,面色发青,瑟瑟发抖,一副随时都像是有生病危险的样子。

药老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股绳,脸色有些阴沉,身为神医,竟然还有他解不了的蛇毒?

围观的村民也都慌了,他们看着没有丝毫起色的病人,急得坐立难安。

“药老先生,这……这到底行不行,我家栓子没事吧?”

林凤娇的大智慧

药老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道:“他中毒太深,我救不了他,必须赶紧送医院进行急救。”

“什么,送医院?这也太冒险了,从这到市里最快也要一个小时,他……他能撑住吗?”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担忧,这个病人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了,别说是一个小时,就是一刻钟估计都悬。

“这,药老先生,请您一定要救救他,我就他一个儿子,他要是去了,我也就没法活了。”

这位穿着朴素的妇女扑通一声跪在了药老的跟前,满脸泪水。

“你先起来,听我说,不是我不救,是你们送来的太晚了,我也没办法。”

药老赶忙上前扶起那位妇女,满脸诚恳得道。

“不如,让我试试吧。”

正在这时,忽然从围观的人群后边传来一道声音。

众人闻言赶紧全都循着声音看了过去,林枫微微笑了笑,伸手拨开人群走了进去。

“你?你会医术吗?”

其中一个村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而后疑惑得问道。

药老闻言也是奇怪得看了他一眼,不过却实在没有看出眼前这人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

“鄙人不才,医术嘛,正好是我得强项。”

林枫淡然一笑,做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脸上满是自信。

王昌合闻言嗤笑了一声,道:“你是谁呀,还说医术是你的强项?呵,这人已经毒入膏肓了,你能治好?”

王昌合不屑的话语立即得到了其余弟子的赞同。

身为医生,他们也能够看得出来,此人已经中毒过深,无力回天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对于这些人的嘲讽与不信,林枫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随意得笑了笑。

“好,人命关天,既然你说你能治,那就让你试试。”

药老冲着林枫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这人哪来的自信,既然他主动请缨,倒不如让他试试。

药老都已经开口,他的这些弟子纵然再有怀疑,也不敢阻止了。

不过他们却都退到了一边,冷眼看着林枫,做好了看笑话的准备。

真是狂妄!

连师父药老都没把握的毒,这样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敢上前大言不惭得说能治。

钱雅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心里也有些怀疑。

爷爷的医术她是非常清楚的,虽然说华佗在世有些言过其实,但也没差多少。

这个贸然冲进来的林枫,真的有把握治好吗?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在了林枫身上。

林枫感到那些火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走,心里苦笑了一声,自己这次是不成功,便成仁了。

赶紧来到病人身旁后,林枫很快找到了伤口,双眼一凝,立即施展出透视仙瞳,仔仔细细得看起了伤口。

这时林枫看到了一团团黑气不停得从此人的伤口处冒出来,当下勾起嘴角笑了笑。

林凤娇的大智慧

原来就是这团黑气在作怪,怪不得药老他们都治不好。

黑气不除,病症便永远存在,又怎能治好?

既然找到了病因所在,林枫也不犹豫,立即伸出手来,缓缓得触探在此人的伤口处,意念一动,将那些黑气全部吸收道了自己体内。

黑气一入林枫体内,便被林枫瞬间转化成了仙气,融入了自身之中。

如此几秒钟之后,病人伤口的毒气便全部被吸光了。

而在林枫站起来的那一刻,病人的脸色便开始发生巨大的转变。

原本青紫奄奄一息的脸色,此刻竟开始焕发生气,恢复了红润。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被蛇咬过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一个原本即将踏入鬼门关的人,就这样被林枫随手救了回来。

这下所有人都震惊了,屋内一片死寂。

刚才嘲笑过林枫的几个弟子,此刻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热,像是被人扇了耳光似的。

王昌合惊讶得张着嘴,嗫嚅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

就连药老脸上也浮现出了惊讶的神色,先是过去了把了把病人的脉搏,而后又盯着林枫看了起来。

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药老毕竟也是从医几十年的老手,大大小小看过的病症不知有多少。

所以以他的经验,刚才这人已经是必死无疑,即便是有时间赶到市里医院,用最先进的疗法,也不见得能够救他。

但是眼前这人竟然只有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这也太夸张了。

醒来的病人和那些村民对着林枫一阵感激涕零,溢美之词说了一大通之后,才缓缓离去。

等到众人都离去之后,药老看向林枫的目光缓和了许多,脸上也不再是满脸厌恶,反而多了一丝赞许之色。

“药老,您也看到了,但是我的确需要您的帮忙,还希望您能够答应。”

趁此机会,林枫赶紧趁热打铁道。

他看到药老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之色,知道自己刚才露得这一手震惊到了药老,让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一番。

钱雅婷也着实被林枫震撼到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带着流氓潜质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么高超的医术。

而且看他刚才施救的样子,甚至比爷爷都绰绰有余。

这么年轻的神医,她还是从来没见过,也开始仔细打量他了。

一开始由于落水事件,使得钱雅婷对他印象极差,心里认定他就是个流氓。

然而现在看去,却突然发现他长得也挺帅气得,身材挺拔,颇有几分英气,竟然也看得顺眼了。

但是药老还是在犹豫,眼前这人绝对是个天才,只要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一位非常厉害的神医。

“爷爷,您就答应吧,反正您整天在这闲着也没事,倒不如出去看看走走。”

钱雅婷见爷爷始终不动于声,不由得站了出来,细心劝解他道。

林凤娇的大智慧

药老闻言抬起头看着孙女,发现她一脸诚恳,和往日里倒是有些不同。

“怎么?你也觉得爷爷应该跟他走是吗?”

药老淡淡得笑了一下,徐徐说道。

“爷爷,我是觉得您也应该出去看看了,您在这也有十几年了,出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顺便还能帮助救人,何乐而不为呢。”

钱雅婷一脸兴奋得道,脸上充满了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她虽然已经成年了,但却没出去过几次,对于外边的繁华世界很是喜欢。

“对啊,药老,只要您答应出山,我还可以安排小婷去最好的大学上学。”

林枫瞥了一眼钱雅婷,接着她的话道。

从一块来的路上,林枫就发现钱雅婷对外边的世界特别向往,而且她还不经意得说起了自己特别想去大学看看,体验一番。

所以林枫就故意开出了这个条件,引诱药老。

他知道了到了药老这个境界,钱财什么的已经不足为贵了。

“什么,安排我上大学,这是真的吗?”

钱雅婷一听完林枫的话,立即激动得大叫了一声,满脸不可思议得看着林枫道。

“嗯,是真的,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办到的。”林枫点点头,到时候出去了,随便和哪个大学打声招呼,把钱雅婷安排进去,完全不是问题。

“爷爷,您就同意吧,好不好?”

听到了林枫的肯定,钱雅婷脸上立即笑开了花,反过来无比激动得对着药老道。

药老看见孙女如此高兴激动的样子,心终于软了,连挥了几下粗糙的手,道:“罢了罢了,看在婷儿的份上,我就同意出山。”

“真的吗,药老,您答应我了?”

一听完药老的话,林枫激动得反应比钱雅婷还要大。

“但是,你刚才说得话,必须要答应兑现才行。”

药老脸色忽然一滞,带着严肃的表情,义正言辞得看着林枫道。

“这个您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

林枫郑重得向药老保证道。

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林枫重重得松了一口气,感到如释重负,浑身轻松。

很快,药老的弟子们便知道了药老要准备出山的决定,一时间整个山庄都火热了起来,各自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药老出门,自然不能把这一帮弟子给扔喽,这也是林枫嘴满意的地方,有了这些人的帮忙,华夏丹就可以大批量生产了。

林凤娇的大智慧 深山里的罪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