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短 嘿嘿嘿嘿 啊 哦 快点 用力

烈翌像是一耀眼的钻石屹立在灯光之下。

无惊无诧,却不容人小瞧。

楚天拍拍女子的臀部让她起身离开,随即端起啤酒轻抿,落进喉咙滋润之后才淡淡的开口:“烈翌,你是来杀我的?以你的身手又何必让女子来做前戏,她虽然表现热烈亢奋,但身上的气质却昭示她的不凡。”

“所以不仅没有动到我毫毛,反而让我享受了美人恩。”

女子摸去嘴唇残留的口红,尴尬却赞赏的笑笑。

烈翌波澜不惊的笑笑,平静的回答:“都说少帅怜香惜玉,想不到不仅没有成为你的致命缺点,反而让你更加熟知女人的气息,前戏虽然是粗糙了点,但却显示了少帅的惊人实力,目的已经足矣。”

楚天微微轻笑,把啤酒瓶向上抛起,虽然旋转的凶险环生,但最后却是恰到好处的停在桌子上,随即不置可否的说:“大家都不是政客,所以说话尽管开门见山,你是来找我核实消息,还是奉唐家之命击杀我呢?”

女子眼里闪过惊讶,却没有出声。

听完楚天的话,烈翌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不轻不淡的说:“我们少主想要拜会少帅,所以让我们先来打头阵,拜会有两层意思所在,首先,大家虽然是敌对关系,但也是道上的枭雄;其次,顺便想从少帅口中证实袭击之事。”

楚天靠在沙发上,拿起纸巾擦拭着嘴,眼里蕴含着杀机和玩味,缓缓的道:“拜会我?难不成唐门的大哥唐荣来了香港?他难道不怕楚天是个卑鄙无耻之人,用绝对的人数优势把你们全留在香港?”

用力

“哈哈哈!少帅果真如此,就恐怕没有今天的成就了。”

楚天循着声音望去,两个中年人不紧不慢的从旁边走了过来,虽然楚天从来没有见过唐荣,但他的眼睛却强烈的锁住后面的中年人,虽然前面的姜忠也儒雅不凡,但跟唐荣相比,就是钻石旁边的珍珠,虽然昂贵却是配饰品。

后面的中年人高挺轩昂,身材完美至无可挑剔,浑身上下每寸肌肉都充满力量,冷峻中带着高贵的气质,唯一的缺点是鼻梁过份高耸和弯钩,令他本已锋利的眼神更深邃莫测,更使人感到他与生俱来的骄傲。

不出楚天所料,快到沙发的时候,姜忠向左微侧让开位置,唐荣大方得体的落座,保持沉默的清秀女子忙踏前几步,恭敬的问候:“大哥好!素素办事不力,没有完成大哥交待的任务,请大哥责罚。”

唐荣微微轻笑,眼神平和的落在素素的脸上,宽慰着说:“素素不必介怀,少帅是何种人物?败在他的手上并不丢人,要知道,多少地方枭雄霸主都折命少帅,你小小的失败不用在意,我也不会怪你。”

素素感激的望了唐荣几眼,随即退后几步离去,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天朝两大黑帮的龙头见面,必定没有自己什么事,也不该有自己什么事,相反自己如果探听太多东西,小命可能就没得更快。

虽然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唐荣,但楚天还是开口问道:“唐门大哥?”

唐荣点点头,吐字清晰的回答:“正是唐荣!”

楚天的笑容顿时绽放开来,想不到自己跟唐荣的见面竟然会在香港,更想不到唐荣在唐门遭受袭击之后会来找自己,他原本以为唐荣会就此拉开全面宣战的序幕,至少他会不择手段的击杀自己。

唐荣见到楚天的笑容,淡淡的点破:“少帅是否奇怪,唐门鸡犬不宁之际,唐荣为什么还会来找你?”

楚天诚实的点点头,缓缓的回道:“确实,唐门遭受袭击,无论是不是楚天所为,你都可以安在帅军头上并就此全面宣战,相信中南海的老头们知道唐老爷子命悬一线的状况,也不会责怪你的冲动。”

唐荣轻轻叹息,眼神蕴含着几分赞许道:“你说的没错,我也确实准备如此,但我也想在开战之前理清糊涂帐,所以才会前来香港,想从少帅口中探知今晚袭击是否帅军所为,免得我们打得火热,人家却在偷笑。”

楚天伸手又拿起啤酒,手指轻轻抹动,啤酒盖悄然脱落在地,喝下两口之后回应:“虽然我的回答没有什么意义,但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今晚的袭击绝不是帅军所为,恐怕暗中有人想要挑起我们的纷争。”

唐荣微微点头,也挑起冰凉的啤酒,手指夹在切口用力,整个瓶口被削得平整光滑,显示出他的浑厚内劲和精湛身手,随即才平静开口:“唐荣相信少帅所说的话,不过暗中之人也是个蠢材。”

“帅军和唐门迟早会有决战。他们的作为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反而暴露了他们的存在和邪恶用心。”唐荣的眼里闪烁着炽热的杀机,咽下几口啤酒道出:“我要拿他们先来祭刀,让他们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楚天扬起酒瓶,笑笑说:“祝你成功。”

唐荣跟他轻碰酒瓶,然后满脸苦笑:“我明摆着可以要求帅军给个解释,但现在却轻易相信了你的话,还自己去追查凶手,少帅,你说,你有我这个敌人是否幸福很多呢?至少你今晚还可以睡个好觉。”

楚天眸子中难言的笑意更浓,声线却依旧平静:“虽然大家都是敌人,但老唐你却比我痴长几岁,所以开战之前的琐事还是你处理比较合适,顶多我不先发制人的吞掉你派往徐州的唐门弟子。”

唐荣爽朗的笑了起来,绕有兴趣的盯着楚天道:“少帅,情报果然到位,连我攻打徐州的意向都探得清清楚楚,我现在终于明白犬子天傲,还有唐山风管家为什么会败在你手里了,你确实了得啊。”

楚天笑而不语。

唐荣的眼里闪出深不可测的笑意,意味深长的说:“唐某也听说少帅身手精湛卓绝,手下也是精兵强将,不知道少帅是否介意露两手给唐某看看呢?毕竟今晚分别之后,咱们可能就要至死相见了。”

他的话音轻轻落下,姜忠缓缓的踏前几步,身上的气息暴涨,瞳孔瞄准楚天的咽喉,丝毫不透露任何内心的情绪,另有种神秘莫测的冷狠沉着,更似与活人身上的血肉没有任何相连,而且似乎随时打算出手攻击。

几乎同个瞬间,角落闪出一个年轻人,以不可撼动的气势横挡在楚天面前,他的右手稳重的握着黑刀,眼神深邃辽远,面容则冷漠无情,后重如山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抵抗着姜忠霸道的攻势。

天养生的刀尚未出鞘,气势已把他锁紧,令他难于动弹。

不仅是姜忠无比震惊,就是唐荣也微微变色。

楚天喝下两口酒,挪了几下身子让自己变得更加舒适,随即漫不经心的笑道:“我最近酒色过度,已经难于应战,不由就让我的生死兄弟陪玩几手如何?”

唐荣嘴角微微抽动,思虑之下就轻轻挥手,姜忠向后退出两步,漫天的杀气顿时散去,而天养生也退到楚天的旁边,右手依旧握着黑刀,那就是力量,那就是威慑,没有谁敢轻易尝试天养生的黑刀,哪怕他是唐家总管姜忠。

喝下剩下的半瓶啤酒,唐荣轻轻叹息:“少帅手下果然是强将如云,这位想必就是不世刀手天养生?可惜唐荣当时不在天朝,否则必定想法去目睹凤凰山的罕世决战,遗憾啊遗憾!”

楚天望着烈翌,淡淡笑道:“会有机会的!”

唐荣站了起来,理理身上的衣服道:“少帅,今晚畅谈至此,明天太阳落山之前,咱们都做春秋人;夕阳西归之后,咱们就是战国人,如果你死了,我给你磕头;如果我死了,也请厚葬。”

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短

春秋的时候,大家都是讲究礼仪,鄙视阴谋诡计,两国交战都是约个地方拼杀决出胜负,所以当时的宋公面对数次可以偷袭取胜的机会而不用,坚决要求等敌人养精蓄锐之后对战,结果败得惨不忍睹,但他却获得极大的好评。

到了战国时候就变了样了,兵不厌诈,偷袭火攻离间,什么管用就用什么,也许所谓的盟友前天还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喝酒聊天,转眼就领着敌人杀进境内烧杀掠夺,所以战国时代打得是山河片片血红。

还没等楚天答话,唐荣又补充道:“唐某人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是希望双方交战不祸及家人。”

楚天伸出手,郑重的回答:“我答应你!”

唐荣微微鞠躬,随即转身向门口离去。

等他离去之后,楚天扭头跟天养生说:“回京城!”

(最近鲜花实在疲软,有花的兄弟砸上1朵,万分感谢大家。)

深夜,秘密花园。

楚天负手站在庭院中,长身玉立白衣如雪。

他身旁的树下有个小火炉,炉上有壶茶。

远看他虽然还是个少年,其实眼角却有不相称的韵味。

他那种成熟而潇洒的风采本就不是任何年轻人能够学得像的。

他的目光落在遥远的京城方向,虽然看不到丝毫的景象,但天空却是熟悉的灰蒙落寞,楚天轻轻叹息,返身为自己倒上了半杯茶水,明日就要回京城坐镇备战了,于自己来说,那将是艰苦卓绝的长年血战。

也许无数兄弟会失去性命,也许无数地方会生灵涂炭,但大势所趋又有什么法子?两虎相安无事永远都只是个神话,现实之中必定是至死方休,楚天握着温热的茶水终究没有喝进去,而是洒在地上溅起尘土。

外面传来脚步声,没有多久就见到旭哥的身影,他没有说话,而是走过来轻拍楚天的肩膀,上位者的苦楚他自然知晓,当初跟东兴社拼死拼活的时候,他恨不得把自己杀了来结束纷争,那是种荣耀,也是种煎熬。

楚天的目光冷静锐利坚定,显示出他过人的智慧和决心,而且带着无比的自信,使得任何人都不敢低估他的力量,思虑片刻之后,他终于回过神来,扭头对旭哥说:“今晚至明晚,你要让整个香港黑道乱起来。”

旭哥微微发愣,不解的问:“乱起来?”

楚天郑重的点点头,平静的回应:“说实话,我现在不知道唐荣会把战火放在哪里,徐州,杭州,甚至上海都有可能,但我刚才想了想,他攻打徐州不成,那么目标就必定会放在香港,他要解除后顾之忧。”

旭哥倒了两杯茶,递给楚天之后笑道:“唐门想拿下香港也不是几天的事情了,以前就无数次直接或者曲线谋途香港,结果都铩羽而归,就算他想要拿黑夜社开刀示威,我们数千兄弟也不是羔羊。”

用力

楚天摇头轻叹:“现在的情况不同了,以前黑夜社是独立黑帮,现在谁都知道隶属帅军,如果我是唐荣,肯定要把香港打下来,不然背后有把刀子,恐怕连睡觉都不得安宁,换成是你,恐怕也是如芒在背。”

“所以,唐荣的尖刀会指向香港,到时候几千唐门精锐压过来,你的日子就会相当难过,毕竟帅军远水难于解决近渴,哪怕我进攻唐门的其它要害城市,唐荣也会扛着压力把你们吞下,那于帅军是莫大的损失。”

旭哥稍微思虑,感觉楚天说得有道理,随即开口说:“就算唐门要拿下黑夜社,我让兄弟们提高警惕就是,又何必让香港的黑道乱起来呢?那样的话,即使唐门不干掉我们,警察也会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楚天闪过深不可测的笑容,背负着手说:“我就是要用警察来对抗唐门,如果黑夜社把整个香港搞的鸡犬不宁,警察必定会加强反黑的力度,警方不仅会压制黑道的动作,也会强烈排斥唐门进来捣乱。”

“虽然黑夜社会因此损失些场子和人员,但于唐门相拼来说,划算百倍都不止,至少保住了有生力量。”

旭哥恍然大悟,随即向楚天竖起了拇指。

楚天喝尽半杯茶,笑容闪过些许的狡猾,悠悠补充:“其实这个乱也是有收获的,你可以把香港的小帮小派全部扫完,在警察压制黑夜社之前,把他们的家产先来个洗劫干净,这样就可以弥补以后的损失了。”

旭哥长声大笑,赞道:“一箭双雕!”

两个小时之后,香港的黑道果然乱了起来,一些小帮小派的堂口遭受到黑夜社的猛烈冲击,原本在夹缝中生存的他们处于迷惑之中,甚至来不及求饶就被厮杀的七零八落,他们名下的场所也被洗劫的干干净净。

指挥此战的是大飞和爽哥,每人都统率了三帮人马轮流扫荡,车轮式的攻击下来,二十几个小帮派没有五个小时就全军覆没了,有些聪明的人跑去东兴社寻求庇护,但因为拿不出财物表示诚意,也被东兴社毫不留情赶出来。

走投无路的他们万念俱灰之下,只能向警察求救保障安全,所以各区警局的电话都被打个不停,原本漆黑的警察大厦通通变得灯火通明,被搅了好梦的警察们边骂骂咧咧,边找线人了解状况。

等他们锁定黑夜社的时候,扫荡已经进入了尾声。

警务署长迫于各方的舆论压力,终于也发出联合打黑行动,在医院的肖清冰自然也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心里虽然嘀咕楚天和旭哥在玩些什么把戏,但还是让自己的手下拖延十几分钟才加入警方的联合行动。

黑夜社搞乱黑道的举动已经让警察奇怪了,但还有更让他们捉摸不透的,那就是警方制止黑夜社的违法行为之时,他们都没有像昔日般的激烈反抗或者逃跑,很多跑不掉的黑夜社成员都大大方方的上警车。

直到天亮,双方才稍微喘息。

清晨七点,香港机场。

旭哥在候机大厅看着早晨新闻,当听到警方要严厉清扫黑道势力的时候,嘴里流露出得逞的笑容,扭头望着楚天开口:“虽然被抓去了两百人,封了十几个场子,但于社团的实力并无大碍,警方发放的高丽间谍奖金就够弥补了。”

楚天点点头,伸了个懒腰回道:“可惜那十八具尸体被警方强烈要走了,不然就可以多几千万花花,对了,旭哥,东兴社送来的那个老头,先把他的伤势控制住,然后从他嘴里挖些有价值的信息来,另外,给东兴社两百万。”

旭哥爽朗的笑了几声,意味深长的说:“明白!”

楚天扭头看着土炮几兄弟,拍拍他们的肩膀说:“火炮,你们几兄弟好好保护旭哥,记住,我不在香港的时候,旭哥就是你们的绝对领导,要完全听从他的指挥,千万不要有事没事就拿枪去抢劫。”

火炮讪笑几声,拍着胸膛说:“恩人放心,旭哥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谁想动他毫毛,除非踏着我们兄弟的尸体过去,至于抢劫嘛,以前是没钱没办法,现在恩人和旭哥每月给俺们那么多钱,谁还去抢劫啊。”

土炮弱弱的问出:“抢女人行不?”

话音刚落,火炮踢脚出来,骂道:“狗日的!”

众人止不住的大笑,笑声顿时掩盖了分离的愁绪。

自古以来有人欢喜有人忧。

独立民居五楼。

白无暇是个聪明的女人,昨晚统率的狙击手出去执行任务,全部完成的非常出色,不仅把唐建国和各大堂主击杀的七零八落,而且还让唐门没有丝毫的察觉,从探听来的消息分析,唐门和帅军很快就要开战。

她为了证实消息和观察唐门动静,准备多留半天查探,当她早上吃完早餐,从道上的人获知唐门已经向帅军下了战书,宣战之日就是明天的时候,她几乎泪流满脸,走到门外的角落,拿起手机拨通了蒋胜利的电话。

电话响了三下就通了。

白无暇还没有说话,蒋胜利已经兴奋的开口了:“无暇,你做得很不错!我已经收到消息了,唐门即日向帅军开战,鉴于唐建国的生死不明,中南海的各方利益代表也达成协议,江湖恩怨江湖解决。”

白无暇谦逊的笑笑,平静的回答:“无暇何德何能承受蒋先生夸奖,所有的计划都是你老人家的安排,无暇只不过出点苦力而已,不过面对现在的局势,无暇还是很高兴的,至少可以让楚天焦头烂额。”

蒋胜利爽朗的笑了几声,淡淡的说:“是啊,楚天那小子心机颇深,假以时日难免坐大,到时候唐门就难于牵制他甚至会被他毁灭,所以我只能想办法让唐门早日对帅军动手,方能见到两败俱伤的局面。”

白无暇点点头,但心里还是有些许的不解,于是恭敬的回应:“蒋先生英明,不过这南北之战,我根本看不出谁的赢面多点,唐门根基深厚,楚天聪慧果然,万一最后是帅军灭了唐门,我们岂不是浪费了心血?”

蒋胜利哈哈长笑,随即压低声音透露:“放心,我早已经有了后着,我跟宝岛的竹联帮达成了协议,等唐门和帅军拼杀殆尽的时候,竹联帮就进入大陆争抢黑道天下,以气贯长虹之势,灭两帮疲惫之师,自然水到渠成。”

白无暇心里暗叹,姜还是老的辣。

放下电话之后,白无暇决定遵循蒋胜利的指示,返回金三角帮助国明党对付驻军,同时还决定照葫芦画瓢的把沙家军也卷入进来,在夹缝中寻求最大的利益和生存空间,让自己为党国尽点绵薄之力。

正当白无暇向住处靠近的时候,天生的警觉性让她感觉到危险,于是转身向六楼踏去,没有走出几步就见到大批警察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踢开房门,手中的警枪毫不留情的向里面击射。

伴随着密集的枪声,房间里面不断的响起惨叫,没有多久,轰天巨响而起,整个房间被炸得面目全非,警察又开出几十枪之后,才蜂拥而进,没过多久就从里面拖出十具尸体,全部横放在走廊上。

躲在楼上过道的的白无暇悲痛不已,她不知道警察怎么会如此找到迅速找到他们的落脚点,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但心里清楚自己绝对不能走下去,否则就会被警察拦住盘问,继而暴露身份。

过了片刻,几个便装的中年人提着个年轻人来到尸体旁边,为首之人正是唐门管家姜忠,他踩住骨瘦如柴的年轻人,冷冷的问道:“你说,有个女人两次向你询问唐门的事情,还给了不少钱,而且她就住在这里?”

他能手掌宽而厚大随时随刻都握得很紧,像是时时刻刻都在握着一股力量,随时都准备冒犯他的人击倒,每个人在他面前说话都得小心翼翼,他却连看都懒得看别人,也正是这种威严让他的儒雅增添了几分狂野。

年轻人踉跄不稳,差点摔倒,然后害怕的回应:“昨天夜里,那女人找我探知消息,我以为她是好奇,所以就把听来的事情告诉了她,没想到她竟然给了我五百元,最后还要了我电话号码,说以后有事问我。”

“随即我就接到唐门的命令:密切关注陌生人打听消息,所以那女人再次约我探听情况,我就留了心眼跟踪她,确定她住在这里之后就向唐门汇报了,我所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绝对没有丝毫隐瞒。”

白无暇透过楼道的缝隙查看,望了几眼不由大吃一惊,原来那个年轻人竟然是自己探听消息的人,看来是自己连续探问消息引起了注意,当下不敢有丝毫的逗留,忍着悲愤就向楼顶走去,后面可以跳到邻近的楼顶。

她的脚步声顿时引起了姜忠的注意,他从年轻人身上跨过,领着几名亲信就向楼上走来,随即听到脚步声加速的倾向,脸色微微阴沉,忙大步的向楼上冲去,还不忘记发话:“派人外围布控!”

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短 嘿嘿嘿嘿 啊 哦 快点 用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