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恩将仇报 夺我的忠妻

记者:我们的记者邓力

访谈方式:电话访谈

纪凡甫的声音里有一种深沉的绝望和疲惫的表情。三年前,他被两家著名的医院判处“死刑”,所有的人都劝他年轻的妻子放弃,美丽善良的她宁愿失去一切,也要保住自己的生命,哪怕他只活一年,一个月,甚至一天

在分开3年后,他却在感情上把自己视为人生信念的妻子背叛了他,而情敌仍然是他曾经恩爱的朋友!

一声霹雳从天而降

“纪凡,纪凡在吗?”2007年5月,我站在医院化验室门口,听到小护士叫我的名字,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美丽的小护士看着我,我敏感地察觉到她眼中的怜悯,心中不禁“顿足”了一下。

他焦虑不安地走进医生的办公室,主治医生看上去很严肃。“纪凡,我看过你的病史,结合你以前的病史和CT结果,我可以确定你患有胆管癌……”

医生跟我说了很多话,但我不记得了。他说,我唯一记得的是手术必须尽快进行。这至少要花费30万元。而且,即使做了手术,我可能也只能活半年!

半年!我只能活半年了!这个坏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摧毁了我的意志。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家的,我只知道那天我一到家就崩溃了。雅琴在家照顾刚满一岁的儿子。当她看到我晕倒在地时,吓得煞费苦心地扶我上了沙发。

夺我的忠妻

当我睁开眼睛,看到亚琴美丽的脸庞上的焦虑和忧虑,我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痛苦和恐惧。亚琴焦急地问我,是什么病?我默默地把诊断书递给她。“我不怕死,”我轻声说。“但我不想死。

虚弱的亚琴远比我想象的坚强,她为我擦去了眼泪,固执地说:“病魔并不可怕,但你不能先从精神上讲它。”如果你是男人,你会答应打败它!我需要你。我的儿子需要他的父亲。”“但是我们从哪里得到30万呢?”如果手术失败,所有的钱不会白白浪费掉吗?医生说,即使做了手术,我也只能活半年……”“不要担心钱。人赚钱。只要有人在,就比什么都重要。老公,别做白日梦了,你还那么年轻,燕王爷不会接受你的。”雅琴努力绽放着笑脸,但眼角却悄然流出了一滴眼泪。看着这个美丽圣洁的女人,我仿佛看到了夜晚的光亮。

就在那一刻,我下定决心:不管有多难,我都要用命运来赌,为了爱我,为了爱我的亚琴。

一个可怕的分离

为了安全起见,雅琴带我去了另一家著名的医院,结果还是一样。在得知我的病情后,很多人,包括我的父母,都建议亚琴带我回家乡,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有什么愿望就尽量满足我。没有必要在无意义的治疗上浪费这么多钱,以免浪费钱。

但是雅琴坚决的把我送进了医院,仅仅一个星期,她就筹集到了足够的手术费。后来我了解到,雅金以低价卖掉了服装店和房子。这是我们在武汉努力工作8年后所省下的钱。

手术前一晚,杰奎琳彻夜未眠,因为她知道我无法入睡。她静静地陪伴着我,在我们的孩子们的怀抱里。看着世界上离我最近的两个人,我知道我必须活下去!

我的手术很成功。

也许是亚琴的深情感动了天神,我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半年过去了,我依然活得很好,打破了“死亡诅咒”。然而,手术后,我每天都要吃药,每个月的药费超过2000元。因为我的病,我的家庭,虽然不富裕,但已经很穷了。我们没有商店,没有存款,我也不能工作。生活的重担全压在亚琴的肩上。

雅琴去一家店上班,每天早上8点出门,忙到晚上7点或8点才回家,一回到家还帮我煮衣服。看着她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爱却无能为力,我恨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不仅不能为妻子和孩子遮风挡雨,而且成了妻子和孩子的负担。

我害怕看到她变得苍白憔悴,所以我逃跑了。2008年初,我不顾她的反对,把儿子带回家。为了省钱,我很少给雅琴打电话,也几乎没有去武汉看望过她。我从未怀疑过阿钦,我们同生死,共患难,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夺我的忠妻

可是我不理,雅琴又坚强了,毕竟只是一个女人,需要有人来爱一个人。她经常告诉我,只要家庭幸福,她就不怕贫穷和困难。但我自私地把她一个人留在了一个陌生的武汉。

今年春节,雅琴回家过年,我发现她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和我什么都不谈,我们之间有了看不见的隔阂。亚琴打了很多电话。奇怪的是,她从来不在我面前接电话。除夕之夜,我半夜醒来发现雅琴在发短信。

我有一只眼睛,趁雅琴没注意,偷偷查看她的手机。我经常看到一个熟悉的号码出现,这个号码的主人是我的朋友从小到大——大薇!

恩将仇报

真奇怪,我的朋友背着我跟我妻子保持联系。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所以我决定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几天后,我去镇上买了一个新的电话号码,然后模仿大伟的语气给亚琴发短信。我说我掉了手机,换了个新号码。雅琴没有任何怀疑。于是我又发了一条短信:“亲爱的,我很想你,我想每天都和你在一起。”

不到五分钟,亚琴回答:“我不想你,每一分钟,每一秒……”

在那一刻,我的血液似乎凝固了。我最神圣、最伟大的妻子背叛了我,她甚至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另一个男人!

我没有放弃,也想有一个最后的考验,所以,我颤抖着发了一条短信:“既然我们都想在一起,那我们就私奔吧!”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快乐地生活。”

这一次,雅琴花了很长时间回答,我能看出她内心的挣扎和矛盾:“对不起,虽然我很爱你,但我不能离开他。如果他没有我,他会死的!”

我知道亚琴口中的“他”是指我。那一刻,我不知道该爱雅琴还是恨雅琴。我应该恨她,可是我恨不起来,因为没有她,我想我就会死去,虽然她心里还有别人,但她不会抛弃我的。于是,我把所有的恨都转移到了大威身上,这只兔子还不吃窝边的草,他竟然打起了朋友老婆的主意。

大伟还在武汉经营一家小企业。在我生病之前,我们两家经常搬家,在生意上互相帮助。虽然我和大卫关系很好,但我不同意他的行为方式。大伟是个滥交的男人,时时刻刻都在制造小插曲,每当他“后院失火”时,我总是义不容辞地帮助“救火”。我多次劝他尊重爱情,珍惜家庭,但他却嘲笑我。

2005年,大威终于成功了。那一年,他隐瞒了自己的已婚身份,并与一名18岁的佳宇女孩在网上展开了热恋。他甚至骗她去了武汉。后来,女孩发现自己被骗了,气愤地回到了鱼的身边,可是大伟不但不知道错在哪里,而且还追上了鱼。他恳求女孩回到他身边,却毫无结果,竟然做了一件愚蠢的放火行为来发泄自己的愤怒,最后被判三年监禁。

当大伟在监狱的时候,我看到他的妻子忙于她的生意,照顾两个孩子,这是非常贫穷的,所以我经常帮助她购买和收集钱。大为很感动,说他会报答我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大伟应该这样“报答”我!

那天,我拿着那些短信和亚琴摊牌。雅琴又尴尬又尴尬,她哭了,很伤心,我的心都受不了了,还抱着她哭了。我问亚琴她和大为在哪里。她说自从我回到我的家乡,大伟经常去问她问题。渐渐地,孤独无助的她被他的温柔所吸引。但雅琴也承认,如果大伟再多问她几次,她可能会忍不住……

我知道,事情发展到今天,我也有一个缺点,就是我的逃避把亚琴一步步推向了伟大的怀抱。我不恨亚勤,但我不能不恨大伟,我恨他夺走了我最宝贵的财富,我恨他摧毁了我对爱情的信念……

(笔名)

好友恩将仇报 夺我的忠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