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我爱你,挽回出轨的我

那天晚上我哭了一整夜,不仅是为了我破碎的初恋,也是为了我的命运。

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和另一个人结婚。

当他说再见时,他把一个小银戒指放在我的手掌上,说他没有权利戴在我的手指上。

“也许通过说这些事情,我真的可以克服它,继续我的生活……”米林(化名)说她多年来一直没有勇气面对过去,因为她没有勇气,所以她总是让爱她的人伤心。

米林是那种不出声就能吸引你注意的人。她的第一印象是简,但简有些特别。

高楼上的喊叫声

上世纪90年代,我刚从大学毕业,在一家建筑设计学院实习。那时,我每天都去工地工作。一天,我在电梯里遇到一群建筑工人,他们戴着一堆安全帽,相互推搡着。我很惊讶,回头一看,立刻认出了他,那是我初中同学紫宸(化名)。“真的是你吗?”“是我。”他站在那里,我有点激动。

那天晚上,我们找了一家小餐馆吃饭聊天。我们谈得很热烈,从学生的角度谈了自己多年来的经历。我们都来自湖北农村,在习惯上男女学生之间要划清彼此的年龄,我们特别意气相投。那时,我的成绩一般,紫宸总是全班第一。我能够进入县立高中,没有紫宸的帮助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然而,同样被县立高中录取的紫宸却因为家里没有钱读书而辍学了。从农村到城市,七年之后,我们不同的人生道路终于相遇了,我们都有一种感觉,生活就像一场梦。

一句我爱你,挽回出轨的我

那顿饭,紫宸坚持要他买单。我想找个机会邀请他回来,但由于某种原因,聚会后很难在现场见到他。我试图在忙碌的建筑工人中找到他,但我找不到他。他能找到我。每次他来看我,他都会穿得很整洁,虽然他的皮肤又黑又粗糙,但他绝不会让你觉得自己很脏。

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是否有类似的爱情。我总是不经意地想起他。我不知道为什么。然而,如果有爱,除了见面,我和紫宸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一起吃,一起走。

我的实习就要结束了,那天我们在熟悉的餐厅吃了最后一顿饭。我鼓起勇气问子晨:“春节了,我去你家看你。”在我们家乡,如果一个女孩在春节期间去一个男孩家,她就要订婚了。

紫宸低头不语,沉默的拒绝深深伤害了我的心。从那以后,我不再找他,他也不再来找我。

“从那天起我就没见过他。”米林的眼睛深陷,像一声叹息。

坐在板凳上哭泣

两年后,我几乎忘记了紫宸,但我又见到了他。那时,我已经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了。在现场,我意外地遇到了紫宸,命运再次将我们联系在一起。

紫宸已经是项目经理了,非常忙。我笑了,他也笑了。两天后,他穿着新衣服来找我,请我吃饭。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

从那以后,紫宸每天都会准时打电话叫我吃饭吗?你的工作进展顺利吗?总是有一些奇怪的小礼物送给我,比如他用废钢做成的三维形状,每次他出去买东西吃晚饭,他总是坚持要付帐。如果我们曾经是恋人,但我们没有走到最后一步。

有一天,我们熬夜了。坐在人民乐园门口的长凳上,我问紫宸:“我们这样,是爱情吗?”我再一次放开了女孩的矜持,采取了主动。夜风很凉,我说我有点冷,紫宸紧紧抱着我,还是不回答。他突然哭了起来,这使我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事实上,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他不肯告诉我,我也没问。我做了一个梦,我不想醒来。米林把饮料倒过来。瓶子里的淡金色液体看起来怪怪的。

子琛把他不愿意说的话告诉了我。初中毕业后,他跟随他的建筑堂兄走向世界。他试图联系我,但当我上了大学,他放弃了。因为他觉得他和我并不是陌路人,而是缘分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相遇。

现在,什么可以满足呢?紫宸两年前离开了我,结了婚,有了孩子。所以他想到了我,不想碰我。

那天晚上我哭了一整夜,不仅是为了我破碎的初恋,也是为了我的命运。

再见就在我的掌心

那天晚上之后,我决定忘记陈梓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另一段感情,和另一个人结婚。区锐(不是他的真名)走进了我的生活。

一句我爱你,挽回出轨的我

特里是我的同事,比我大得多。他和紫宸有点像,不说话,但很关心人。而且,他们是非常干净的人。

米林微微转过头,固执地看着我,好像我是在反抗她的命运。“我们几乎没有在爱情上花过多少时间,也没有结婚。米林转过身,回头看了看。他没有直视我,只是匆匆地笑了笑。“紫宸和曲睿不喜欢我哭,但我总是喜欢哭。”

我的婚姻刺激了紫宸,而我们婚后的关系却出轨了。事实上,紫宸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但我认为紫宸更多的时间是和区睿在一起。

我好像快要睡着了,几乎忘记了紫宸和我已经结婚的事实,我们没有在一个合适的爱情。

子辰的烟抽得越来越凶,他这是最厉害的,自从区睿知道我不喜欢闻烟味,就戒了烟。我说我很担心抽烟会损害自己的健康,但是紫宸已经变得更加严重了,我们经常吵架,吵架后两个人互相珍惜,有时候我想,我和紫宸就像一对夫妻。

一直以来的梦想都被打破了,直到有一天紫宸的爱人找到一个单位来骂我。紫宸向我道歉,说了很多温柔的话,但是,紫宸也表示自己不会离婚,为了自己的儿子。

我很伤心,所以我在凌晨2点就回家了。区锐还醒着,我觉得有点内疚,对他说:“没跟你住,我住在同学家。”“你不回来我就睡不着。”突然,我的心好像被击中了。“你总是有吗?”“是。”我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就像忏悔一样,说我和紫宸的事情。

沃德先生沉默不语。“我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因为我戒烟了。”“你会原谅我吗?”“我不怪你,我爱你。”

我在雷的怀里睡得最香、最踏实。

后来我把那天晚上的谈话告诉了紫宸,他沉默了很久,什么也没说。一个月前,他来找我,把一个小银戒指放在我的手掌上,说这是他多年来的一个梦想,但遗憾的是,尽管他努力让自己配得上我,但他再也不能把它戴在我手上了。

米林给我看了戒指。“这次谈话之后我就回家。”米林说,她会把戒指连同过去一起埋在中学的操场上。

对不起,我被一个有权势的人玩弄了五年

一句我爱你,挽回出轨的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