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偷情就是这样露馅的

男人拥抱了女人,问道:

“你需要我吗?”“想念——非常想念我。”女人抱怨道,“你真的,一走就三个月,你不会经常被送到外地分公司,你让我做,你不要我了吗?”不怕我和其他人吗?”

女人的娇娇让男人有点软,又有点怕。

“是的,因为你,这个坏女人,怕你跟别人跑了!我在这里。我本来要呆到月底的,但我有时间回来给你一个惊喜。”

“哦!这样说很好。这是一次突然袭击。看看我。”

“你真聪明!”男人的手增加了力量,女人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你还是搞我,我不是很好。”这让他很自豪。

男人感情用事,却被女人拦住。“我不是安全的。”那人很着急。“带避孕套。”那个女人站了起来,靠在床头柜上翻箱倒柜。不。女人记住。“哦,你走的那天就用光了。”男人也想起了,忍不下去了,说:“就算了,这次,不会有事了。”女人坚决拒绝,“那是不行的,有些东西不是你拥有的。”遇到这种事情,可真烦,男人的脾气渐渐上来,女人感到真失望。

“你还能做什么,现在就下去买?”那人问道。女人讨厌去想它。她忽然想起。“是的,在我的包里。”她一说完就后悔了。他不在时她买的。但话一出口,这位女士就不得不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起身去拿包,一盒新的避孕套。

看吧,偷情就是这样露馅的

“我很久没见过这个牌子了。我前天碰巧看到了它。我想让你买下它。”女人说着有点紧张,见男人没注意,只有一个心思拿去用。

箱子被打开时,里面装了三个包裹。不知道为什么,取出了三个均匀的包装,一个边沿多出一个牛角状的破包装袋,就像前面一直用的一个泪珠颜色太急,一不小心就撕掉了。女人是多么机敏的人,一眼就看出了症结所在,立刻撒娇,“你想什么!你看,那个盒子的包装纸刚刚被撕掉了。它还在这里。”

雨或阳光一次又一次地照在男人的脸上,让女人感到内疚。一个女人在为自己哭泣,这对她来说是件坏事。幸运的是,男人的脸终于多云了起来,他搂着女人安慰道:“我当然知道,我还没买这三张。”可是你这个可怜的小坏蛋,要不是你丈夫知道了,你会很惨的。”女人终于呼出了一口气,又觉得好笑——原来是呀,要不真的能跳黄河也洗不清,原来偶然也洗不干净,那还能洗干净吗?

女人继续撒娇,男人有一种若有所思不一句话的调调,似乎今晚只好聊了。

张晶晶坐在林招车里。他们俩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林昭问:“去哪里?”“不管”。张静的心真的很随便,很久没有跟赵琳出来约会,也真的不知道该跟他做什么。看电影、吃东西、喝酒、喝酒、聊天,这些都早已过了初级阶段,也不再有趣。

“那……到我家来。你可以看电影,可以吃,可以喝。”林赵的建议。张静静笑着说,她不想解释,忙答应:“好啊。”事实上,在他家里看电影、吃饭、喝酒、聊天都是可能的,但他们最终是不会做这些事情的。但林昭的急色,让女人或多或少有点骄傲。表达式软化。林招也注意到了,默默地看了她几眼,两人互相看了看,有一种默契,相视一笑。林昭加大油门,专心驾驶。

张晶晶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边走边发短信。不久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啊。我一会儿就回来。有一个同学住在这里。她只是摔断了腿。她给我发了几条短信。是啊,可能有点晚了。不要等我。你做你该做的。我要比你晚回来。她是可爱的……谢谢!”

张晶晶放下电话,表情正常。林昭看着她说:

“为什么我约你出去的时候你不出来呢?”

“没什么,就是不想出来。”

林昭顿了顿,有些仔细地问:“怎么了?现在你的丈夫感觉很好吗?”

张静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这时,林昭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用张静做了一个“不说话”的手势,拿起了电话。

“嗯……啊…是的——是的……没关系。由你决定。就是这样。谢谢!”林昭放下电话,没有女人表情平静。

张静拿了一拿问:“你女朋友啊?”“哦。”Lingzhao回答。“一样的?”林昭心想:“是啊,还是。”过了一会儿,他们不说话了。忽然林昭笑着说:

看吧,偷情就是这样露馅的

“你觉得好笑吗?”你给你丈夫打电话,我给我女朋友打电话——我们玩得开心吗?”

女人和男人有不同的幽默感。过了一会儿,她问:“不想结婚吗?”

这个问题总是很乏味,但这个人回答说:“没有。”

“不愿意是对的,但对你这样的已婚男人也是一样。”林昭对那个女人调皮的笑着说,有点挑逗的意思。张晶晶也笑了。这时,他们之间的气氛又好了。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男人都是一样的——”“我丈夫最近有了外遇。”林昭踩下刹车,他差点闯了红灯,他看了一会儿红灯,红灯有点坏,一闪一闪的,又亮又暗。

“这就是你最近不出来的原因吗?”林昭想起刚才的谈话,问道。

“没有。”张晶晶看起来又懒又不感兴趣。“只是没心情出来。”

女人回到家,打开门,满屋冷清,一缕阳光斜地射进房间来,淡淡的地面似乎有一点烟在飘动,其实是灰尘。

那个女人把包扔到一边,踢了踢高跟鞋,把它们扔在沙发上。他没有回来。她也没抱希望,没关系,女人无精打采地伸手到茶几,想拿支烟,突然看到烟灰缸里有一支烟刚熄灭,还在抽着淡淡的烟。他回来了吗?!似乎是响应了女人的主意,这时卧室的门开了,男人走了出来,只见女人问:“怎么这么早回来?”

那个女人没有反应,直觉一直敏锐地编造着那句话:“同学们那里都不习惯睡觉,睡觉又无事可做,回来得早。”女人还有点反应没过来,问:“你怎么回来了?”话问了出来,男人一愣,马上女人就知道不对了。

“我……”一个人习惯性地想要回答一些事情,但是他应该回答什么呢?他不应该回来吗?这就是他的家,他不回来要去哪里,他不像一个女人那样汇报,说要在同学家过夜就不回来了。女士问为什么?她知道什么吗?

男人狐疑地看着女人,女人已经坐了起来,不像以前那样闲着了。他试图直视她的眼睛,但她避开了他。

女人说,“哦,”好像男人回答了什么,然后转身走进浴室。

现在是凌晨四点,那个女人正在拉开浴室的窗帘。空气中有露水的味道。趁着凉爽的空气,这个女人用冷水洗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提醒自己要警惕。这时那人已经跟着进了浴室。照镜子时两人都有一秒的时间互相对视,冷得像两个陌生人,但在两人尴尬之前,那个男人熟悉的身体已经被挤了过来。男人吻了她的脸颊,问道:“什么?不开心?”

女人点了点头,有点性急地说:“和女人在一起好烦,听她诉苦听我爆头。她最好赶快找个男人,这样她就不会打扰我了。”男人笑了笑,抚摸着她的脖子,“然后她就约你出去了。你不高兴的时候,为什么不跟我回去呢?”

看吧,偷情就是这样露馅的

女人笑着抽离,但什么也没说,男人想伸手搂住女人的腰,却被女人推开,女人转身走出浴室说:“你还有力气。”

男人愣在那里,表情怎么都不对劲,心里慌张却什么都不敢说。女人回望着男人的表情,恨得咬牙咧嘴,今天的神经怎么总是脱轨。她赶紧装出一副笑脸,转身挽起那人的胳膊,把他推到沙发上说:“你没睡,我看你又抽烟了。”

女人为男人点了一支烟,但男人还是什么也没说。很长一段时间。那女人有一种预感,它要来了。只是想看看她是否已经准备好流泪了。

最后那个人说:“你知道什么?”

这个女人沉默着,酝酿着,但她的眼睛一直是干的。她突然觉得好难受,一颗酸溜溜的心,眼睛终于热了。就在这时,那个一直在听女人说话而不回答的男人抬起头来,看到了女人的表情。然后那个女人开始说话了,声音很弱,好像她所有的力气都被用来忍住眼泪了。

“你有外遇吗?”

男人没有勇敢地回答一个设问的问题:“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语气很强硬,女人一委屈眼睛一眨,第一滴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几个月前就知道了。”听了这话,那个女人哭了起来,眼泪戏剧性地流出来。

哭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女人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她感到一缕哭泣从她的喉咙一直流到她的胸口。

“五一假期的时候我觉得有点不对劲。”男子一听心里一紧,这个女人真的很敏感,你知道他们可能假期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们爱最亲密的几天,没地方去,就像新鲜的夫妇,腻在床上一整天,爱,一次,一个女人能感觉到他有外遇了,它是如此难以置信。他认为他做得很完美。

那个女人第一次想起这件事是在那天晚上。两人也不顾胡天虎小时的折腾,便呼呼大睡起来。女人很困惑,听到男人穿好衣服对她说:“我要去洗澡。”女人漫不经心地回答:“那你洗完叫我,我也要洗。”

男人一句话也没说,哼了两声似乎要说但停了,女人眨了眨眼睛清醒过来,突然明白:“哦,你要去蒸桑拿,那你就去吧。”我睡我的。”那人松了一口气,又吻了她一下,走了出去。

这个女人缺乏睡眠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你想不想在我睡觉的时候跟别的女人约会?女人突然觉得好凄凉,虽然知道可能是自己多心,但也不禁自伤自恋起来。不想,这时男人推开了门,女人回头看他,男人有点尴尬的笑了:“我不走了,我回来陪我老婆。”妇人说、你去罢、为甚麽不去呢。心里多了一面肯定,一定有问题!

第二天在浴室里,男人厌倦了在女人身边,突然手机在口袋里响了,千万不要他拿起电话在女人身边。“喂?哈哈哈……”那个男人在电话里的声音似乎有点大,“你,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当然,我哪儿也没去。我和妻子呆在家里……”女人走出浴室,让男人自己说话。

看吧,偷情就是这样露馅的

故事的大纲已经逐渐完整,有另一个女人,她正在等待她的丈夫和她找时间约会,原来昨晚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但是阴阳错误让丈夫没有信心,没有去,现在打电话来问的内疚。

这些微妙的事情,女人是不会告诉男人去听的,怕他学会了,以后骗别人的能力就更高了。在这种时候,女性只挑选最直接的事实:

“有一次我从你的钱包里没找零钱就拿了出来,看到你的钱包后面藏着一个避孕套。你知道我做长效避孕,我们从不使用避孕套,你有,不是别的女人,还有什么?”男人无言以对,喃喃自语:“我跟她……”

那个女人拦住他,想跟他说句话,但首先又是一阵眼泪涌了下来。”她抽泣着。“我不想知道。不要说。我知道这件事太久了,我不想确定。我今晚没在同学家过夜。我一直在想,你能不能抓住机会和她一起过夜。

我根本不想知道结果。所以当我到家的时候,我以为你不在这里。你知道我有多绝望。但你是,事实上你是。即使你和她约会,你也不会整晚都呆在外面,这让我很担心。你对我真好,我知道!我知道!”

女人一直在男人怀里温柔的哭泣,男人闭上眼睛,眼泪却不掉下来。这就是心痛。很明显他作弊了,但他现在怎么会这么心痛呢?以前说过各种各样的谎话,做过各种各样的掩护,当时觉得自己很聪明,现在才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我不想失去你。我不在乎你是否有外遇,只是不要让我失去你。”这时女人的恳求一直脆弱如羔羊,低如尘土,男人也能说什么,那叫散身捏在怀里,胡乱回答:“不!不!我爱你,我只是和她玩……”这是不是真的并不重要。

林昭躺在床上,张静已经打扫干净,坐在椅子上梳头发。

林昭眯起眼睛看着她。

“为什么我最近不能约你出去?”

“老公看得有点紧。”

“奇怪,上次你没说你丈夫有外遇?”你忙着看他呢!”

张静斜着他的一只眼睛,充满了自负的“呸”他一下,好像在说“我像那个女人吗?”“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已经悔悟了,他最近的行动太激烈了,他怕我会再怀疑他。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在我背后,总是在打电话,总是试图避开他。我还不如不告诉他呢。”林昭听了兴趣,凑近身子问:“你行啊,有手吗。”

张静苦笑。“你知道坏女人是怎样炼成的吗?全是男人的错。”林昭讽刺她说:“像你这样的女人真是可怕,你不下贱,不淘气。背着丈夫去找情人,却仍在丈夫出轨时慷慨大方。”

张晶晶的脸停了下来。“我买了什么便宜货?”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做错,不是同样的人抛弃。现在我的人真的做错了,我原谅他。这还不够慷慨吗?”

见张晶晶说狠话,林招有点害怕,改回笑脸,说:“好吧,你不知道我一向是盲目幽默的吗?你这么漂亮,这么凶,谁能伤害你呢?”张静瞪着他。“不全是你。”

“还记得我结婚前的男朋友吗?”都是因为你。”

林昭想:“我还没有摸你的肋旁呢。你分手是不是因为他总是在别的地方,他在那里找别人?”

张晶晶可悲的笑了,“那时候吵架是女人,但没有必要分手,我花了这么多年,他想结婚,哪个男人不是作弊啊,原本只是想压他,这个东西,我不认为争吵争吵争吵我自己的事情。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好啊?我当时说勾引你为什么这么难,原来除了你男朋友和别人?”

张晶晶啪的一声推开了脸。“如果我有它,它就值了。”

作者:水槽墨水

看吧,偷情就是这样露馅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