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长江 与高个娇妻零距离

推翻了规范,潘家朗娶了杨女

潘长江1957年出生于黑龙江省东宁县一个梨园家庭。他的父亲潘林生和母亲王京平都是辽宁省北部著名的评剧演员。潘长江从小就受到艺术的熏陶,在唱歌、说话、表演四个方面都表现得很好。1979年考入辽宁省铁岭县评剧剧团。

今年冬天,潘长江随团到乡下去看演出,乡政府打字员、播音员杨云负责接待剧团。机灵乖巧的潘长江上演爱情“滑”,眼睛经常扫向底部。那天,他的眼睛一亮,只见一个漂亮的姑娘坐在站台上,扎着两个小辫子,清纯得像水莲花。潘长江心底突然起了波澜。

在演出间隙,潘长江有事去了打字室,试图找到杨云的“爱情”,试图打开她的心。但让他郁闷的是,杨云对他很有礼貌,跟别人没什么不同。直到表演结束,他才真正接近她。

回到城里,杨云的身影不时在潘长江的脑海里闪现。然后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一个星期天,潘长江正在家里看电视,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是王小姐的家吗?”当潘长江打开门时,起初他很惊讶,然后他高兴地笑了。拿着礼物的杨云愣住了:“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是我的家,”他高兴地说。杨云说她想对剧团进行评估,老师特地把她介绍给一位姓王的评剧老者当老师。潘长江一听,暗自高兴:“你说的王老师是我妈!从那以后,你每天都可以来我家。”

潘长江

潘长江热情地把杨云介绍给母亲,母亲见杨云又聪明又机灵,儿子又试着在一旁摆起架势,笑着答应了。从此,杨云常去潘长江家学评剧。潘长江自告奋勇伴奏二胡。母亲教完杨云后,潘长江又当起了“二师”,耐心地讲解着自己不太明白的东西。每次杨云回家,潘长江都骑车送她去车站。

一个多月过去了,母亲终于明白了儿子的心思,说:“我觉得这姑娘是个好姑娘。长江,如果你有能力,就追她回家,让她做我的儿媳妇。”潘长江很高兴,马上敬个军礼:“请‘局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不久,杨云参加了剧团的考试,但由于她的表演不及格。眼看杨云就要离开,潘长江之下买了两张票,请杨云陪自己去看戏。在剧院里,潘长江没有心思去看戏,他只是想抓住这个难得的好机会,给他的心上人。他对杨云说:“小杨,我的家人都很喜欢你。我对你的印象很好。看起来……”杨云虽然知道潘长江的心思,但当他听到热的告白时,还是觉得有些突然,她大方地说:“这件事我要回去跟家里商量。”

第二天,杨云到戏班向潘长江告别。潘长江走出来的那一刻,杨云看到他的眼睛红了,显然哭了。“你在哭吗?”她问。潘长江硬撑一脸的笑:“没有!我在枕头上睡不好。”告别后,杨云走出了好远,回来时看到潘长江那个小身影在那里。她的心起起伏伏,潘长江瘦削的身影,红肿的眼睛,挤出的笑容,默默地走进了她的心里,第一次留下了不同寻常的印象。

当杨云向家人说起潘长江时,家人都表示反对,他们认为潘长江太矮,是在剧团工作,没有前途。而当地的杨家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杨家会被潘仁梅家杀死,从此潘阳两家不能再结婚。但杨云有自己的想法,她给她的父母分析:“潘长江真的很小,但心胸宽广,性格好;虽然他是评剧家,但他有一种精神的精神;至于潘阳不能结婚,那是无稽之谈。”

为了让家人接受潘长江,杨云经常带他回家,向家人展示自己的实力。潘长江嘴甜,勤奋,什么事都做。有时还帮他们在地里干活,渐渐地杨云一家人都喜欢上了他。

1981年8月31日,潘长江和杨云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婚礼。

婚后,杨云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学习评剧,为来年做准备。这对夫妻四处奔波了四年多,后来,杨云终于考上了剧团,这对夫妻这才团聚。

在两人的努力下,杨云的“能力”与日俱增,经常跟着剧团到处演出。在表演的间隙,这对夫妻经常讨论剧本,分析角色,学习唱歌,互相帮助,互相学习,一起玩得很开心。1985年,杨云生了一个女儿。

在妻子的帮助下,小丈夫成了大明星

潘长江

1986年,赵本山邀请潘长江共同出演小品《盲人望灯》。潘长江从来没有打过小品,有些缺乏信心。杨云劝他:“你有幽默的天性,什么事都要边唱边读,可以多演小品喜剧收获更多。”在妻子的建议下,潘长江的处女作《盲人看灯》在东北地区引起轰动,仅在沈阳就连续演出了300多场,引起了极大的轰动。随后,他与龚翰林、李静成功演绎了小品《对缝》,荣获辽宁省“曲艺杯”文艺表演奖。潘长江逐渐走出铁岭,在东北三省名声大振。至此,杨云的事业也一步步上了一个新台阶。

丈夫和妻子都忙于事业,但苦于孩子,女儿潘阳被杨云年迈的母亲照顾。杨云的母亲已经70多岁了,她经常感到无力照顾年幼的孙女和做家务。1990年5月的一个晚上,潘阳发烧了,突然呕吐了。他的母亲背着孙女冲进了医院。雨下得很大。她把潘杨裹在雨衣里,光着头深着脚在泥地里走。两天后,潘阳康复了,但是他的老母亲病倒了。

潘长江和杨云匆匆赶回家,看着憔悴苍白的老母亲和年幼无助的女儿,心里像刀一样痛。那天晚上,杨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丈夫和事业摆在首位,母女俩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们?她深感不安。经过慎重考虑,她决定辞掉工作,回家照顾家人,以减轻丈夫的忧虑。

一开始,潘长江并不同意妻子的决定:“这对你不公平!”“现实情况是,总得有人照顾家庭,”杨说。你比我更有才华,比我更有基础,让你回去吗?你只管做好你的工作,你做好了你的工作,我就满意了。”

光“战”潘长江辜负了杨云的期望。在日本举行的第三届国际青年戏剧节上,他凭借《二人转》(《猪八戒》)获得金奖。1996年,他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因他的小说集《过河》而出名,在这首小说集里他说“浓缩的就是好的”,后来他的歌曲《过河》在中央电视台MTV比赛中获得金牌。

1997年,他作为一名穿着制服的演员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全家搬到了北京。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潘的事业更上一层楼。随着《请》、《邮票》、《糟糕的时光》、《同桌的你》等小品在央视的播出,潘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人和一线明星。他主演的《飞虎队》、《路的尽头》等影戏获得了极大的反响,《明日我爱你》荣获百花奖“最佳男演员”桂冠。

看到丈夫这些可喜的成绩,杨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但是随着他的名气,潘花在表演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当他在外地最艰难的时候,细心体贴的杨云将女儿带到了摄制组看望,丈夫和妻子的深情让人羡慕。

潘长江

除了名声,家是你唯一可以放松的地方

回首他们20多年的婚姻,潘承认他们的旅程并不一帆风顺。他曾经找杨云的茬,动不动就和她吵架。但平静下来后,潘发现问题往往出在自己身上,内心充满了内疚和自责。

经过多年的磨练和不断的自我反省,潘逐渐摆脱了自己的坏脾气,并意识到“除了名声,家是唯一可以放松的地方。”因为经常在外面玩,家人聚少离多,为了弥补,在家里的日子里,潘长江总是尽力做好丈夫、父亲的角色。他经常自己做食谱,然后在厨房里做。和你的妻子、女儿一起去公园、看演出、听音乐会。每次他从演出回来,他都给他妻子一件小礼物。不管他有多忙,他都会在妻子生日那天回家和她一起吃晚饭。潘长江说,只有保持爱情的新鲜,两个人的感情才会酝酿得更加醇厚。

近年来,潘长江电影公司等各大演出公司纷纷发出邀请。然而,好的作品是很难获得的,潘感到了成名的压力。杨云特别了解丈夫的心意,于是她收集了一堆评剧、曲艺资料,看有什么好故事在报纸和杂志上剪下来,推荐给丈夫。当潘长江在家里排练一个节目时,她不仅是严格的导演,也是挑剔的观众,大到故事情节,人物塑造,小到一句台词,一个动作和服装,发型,她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征求他的意见。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评剧演员到一个才华横溢的喜剧明星,潘长江幽默地把自己比作一条鱼:“外面的观众是水,我是鱼,如果没有观众,我就得干涸。”在家里,我的妻子和女儿是水,我是鱼。没有它们,我会死于干燥。我的内容。我有爱我的观众,我爱我的妻子和女儿。你认为我需要什么?”

潘长江 与高个娇妻零距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