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换自由从富豪妻到打工妹

旧爱

我现在的生活可以用“平淡”来形容。她穿着一件大约200件的t恤和牛仔裤,背着一个帆布包。她平时在一家普通的私营企业上班,周末去大学读在职研究生。在办公室里,女孩子们每天都在叽叽喳喳地把自己比作身上那些时髦的东西,羡慕谁抓住了“金龟许”,对这些,我常常会心一笑。

除了人力资源部没人知道我是谁。我有一个4岁的儿子。

一年前,我过着这些女孩羡慕的有钱太太的生活,但现在我只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新鲜和开放,甚至空气中都有自由的味道。

我对这里不熟。2002年,他考入武汉一所著名大学。由于我的家庭相对贫困,我一直靠打工上完了大学。小时候,我吃了很多苦,在记忆中,有两件事很难忘:高考前,因为家里有很多蚊子,又没有钱买蚊香,我只好把脚泡在一桶书里;当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的父母以2美分的价格借了钱来支付我的学费。

在我大三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建明。我们非常相爱。建明是一个非常体贴的男孩,直到今天我都很感激他。为了给我买一双暖和的皮手套,他冒着寒风去上班,冻得双手都裂开了,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如果说我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他家里也很穷。

我嫉妒隔壁班上的两个女孩。她们谈论有钱的男朋友,周末她们轻快地走进豪华轿车,跟着她们的男朋友出去玩。我几乎没听说过他们提到的豪华场所和奢侈品。

为换自由从富豪妻到打工妹

最后,是我的朋友小原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人生。高三的时候,小原也谈到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比她大20多岁,离婚了。我很惊讶漂亮的小原会和这样的男朋友说话。她甩开长发,坦率地对我说:“没人知道这事有多不靠谱。你找个穷小子,陪别人几年,青春不是白废吗?最好找一个有钱的,如果没有别的,至少让你少奋斗10年!”

小袁的话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她的话,几乎一夜没睡。

失去的游戏

2006年3月。在小原的指导下,我遇到了43岁的永航。

雍航当时从事房地产生意,离婚了。永兴和小圆的男朋友是生意伙伴。在一次私人聚会上,小原打算打电话给我,在场的人对我的眼神产生了好感。我和永航的第一次相识非常愉快。他很幽默,没有富商那种居高临下的风度。

聚会结束后,永亨问我要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会儿,我给他写信。这张纸,他居然保存了很多年,这是我和他之间为数不多的温馨回忆之一。

雍航对我展开了热情的追求。他追求的方式使我眼花缭乱。当他带我去购物中心买珠宝时,他几乎从来不看价格标签。我来的地方是,我先快速看一下标志,然后再看它。曾经行发现我这个习惯后,每次故意用他的大手快速的把标价那部分盖上,只让我说出商品的偏好。很多时候,我惊讶地发现,我几乎总能挑到最贵的东西。在我尴尬的时候,他一直称赞我有一流设计的眼光。

我开始在永航和建明之间挣扎。其实,永亨知道我有男朋友,但他不在乎。他只是问我是否和建明有过暧昧关系,当他得到否定的回答时,他摆出一副胜利的样子。

2006年7月,我最终选择了永航。

我记得那一天。那天我回到学校拿文凭。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接建明的电话了。我离开学校时,刚上了永航的车,建明就看见了我。见车慢慢启动,简明抓起自行车在同学们的手中追赶。>车行没多久,永兴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建明,他故意放慢速度,等建明追到20米左右时,他踩下油门加速,骑车我看到了建明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我忍不住。我求你别再玩了。我们走吧。他递给我一块手帕。“我想让他明白,这就是我和他的不同之处。只有这样,他才会完全放弃你。”

雍航终于加大了油门。我不敢从后视镜里看到建明绝望的脸。

其实那一刻,我和建明都输给了永航,建明的失败也许只是暂时的,而我的失败却是永远的。

娶个有钱人的老婆

2006年10月,我嫁给了雍航。

起初,我担心雍航的年龄会成为我们婚姻的障碍,但最后,我觉得很有趣的是,我的父母成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我成了那些识字的人的成功故事。

为换自由从富豪妻到打工妹

我和永航结婚的头几天非常快乐。只要他的生意不繁忙,我想去哪里购物,他都会陪在我身边,我从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他给我买了一套独立的房子,一个司机和保镖,还有两个保姆来照顾我的日常生活。我能感觉到他的温柔。

2007年初,我怀孕了。九月,我们的小男孩出生了,是个男孩。雍行激动得一夜未眠。多年来,他第一次婚姻中的那个女孩一直是他的眼中钉。以前,他一想到自己的产业会传给一个陌生人,心里就感到很压抑。孩子出生后,家里又多了两个保姆。我的身体正在恢复,每天带四个保姆和一个司机让我头疼。两个保姆照顾我,一个照顾孩子,另一个照顾我和保姆,都很匆忙。我向雍行抱怨,他说:“我养不起我的家人。他让我把我所学到的知识应用到照看孩子上。最后的结果是:孩子睡着了,无所事事的司机被保姆拉到孩子们身边,四个保姆在客厅里打牌。

2009年,这名婴儿一岁就断奶了。我再一次提出要加入勇航的公司一起做生意,否则我就会白读那么多书。但他礼貌地拒绝了我的请求。他的意思是,我必须照顾我的家人,有一个孩子是一件大事,我不需要担心任何其他事情。他不想让我插手他的生意。

我提出要自己做生意,但正当我要公开时,他却反悔了。他说他不需要挣外快。他给了我他想要的。我这下彻底明白,事实上,我是一个由他在笼子里“金丝雀”,是一个爱的丈夫教孩子“生育机器”,年轻,漂亮,有天赋学习,能给他提高优秀的后代,用现在的话说,是“美+财富+智慧”的组合。

回自由

说句公道话,在永航之后的四年里,我真的过得很好。但是我是一个名牌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我担心我会变成一个傻瓜。从前年开始,我越来越怕这“白天盼黑夜,夜晚盼白天”的生活。

但我真的没空。每次带孩子出去,保镖进商场后都只紧跟着到女厕,我知道其实永远排不出我的还是保安。他很紧张,唯恐我和孩子一起突然消失。我对他的爱慢慢地从恨变成了怕。他给了我舒适的生活,但他残忍到折断了我的翅膀。

从2010年2月到4月,我疯狂地寻找我的大学同学。我甚至有一次向雍航请假,坐飞机去S市看望同学,只是为了体验她说的生活,“太阳照在我头上,我得四处奔波吃三顿饭”。我突然开始想念外面的世界。这种思念,就像那些身陷囹圄的人,当他们看到广阔世界的阳光时,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狂奔的思绪。

我的大学同学中有些人做得很好,有些人做得很差,但他们都有自由花自己的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当我到家时,我惊慌失措。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座“华丽的建筑”,就像这座别墅一样。

为换自由从富豪妻到打工妹

去年四月,我向永亨提出离婚。我周围的每个人都震惊了。他说他非常爱我。他和外面的女人有染,但他从未想过要和我离婚。但我告诉他,我想离开他的愿望不再是爱的问题,而是爱的能力的问题。

我和雍航的谈判只花了三个多月,因为我愿意放弃我的孩子和分割我的财产和离开房子的权利。尽管如此,雍航还是给了我一笔钱,这笔钱足以让我度过余生,但我只把其中的一小部分花在了昂贵的MBA课程上,别的什么也没花。

离开永航已经一年了,我重新发现了我生命的意义。我一年涨了三次工资,我的MBA成绩也很突出。

但是每天晚上,我身体的一部分仍然像风湿一样疼痛。为了那永恒的线,也许我在爱着。离婚后,他给我打了很多次电话,告诉我如果过不去就回去,但我拒绝了。我相信很快就会有另一个女人在他身边。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唯一摆脱不掉的就是我的小男孩。我不能带他去。那个孩子是我唯一感到难过的人,想起那些泪水,也烙在我心里永远的痛!

为换自由从富豪妻到打工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