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振动棒 污段落塞东西

华灯初上,叶子轩从和记总堂离开。

今天不仅解决了沈家欣跟杨欢颜的事情,还把整个和记也稳定了下来,虽然和记总堂足够宽阔和奢华,但残留鬼头王太多痕迹,叶子轩心里太多惆怅,于是婉拒凤来他们希望自己入住的请求,告知等鬼头王的葬礼和物品处理完再说。

陈本胜死了,陈家也无力翻盘,香港一战注定要落幕,叶子轩准备鬼头王葬礼完毕,拿了骨灰就回华海走走,完成鬼头王的遗愿之余,也看看龙傲天和古大佛他们,当初来香港目的就是杀陈天策,却没想到牵一发动全身有了这结果。

叶子轩不由感慨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叶少,阿布逃掉了。”

车子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的唐薛衣电话响起,聆听片刻后,他就把情况低声告知叶子轩:“她撞晕了值班护士,盗取了头上的发夹,把手铐打开后从窗口跳走,警方还从监控发现,楼下有她同伙接应,现在去向不明。”

在开车的棺材板眼睛微微眯起时,叶子轩也坐直了身躯,眼里有了一抹若有所思:“她竟然跑掉了?警方是干什么吃的?阿布杀了二十多名红义安子弟,还炸死炸伤那么多香港警员,如非我们出手挡住她,估计她那天就消失不见。”

“这么强悍的对手,还背负数十条人命,警方怎么这样不重视?”

唐薛衣声音带着一股清冷:“警方知道她厉害,只是没想到她这么厉害,不仅有十二名警员全天候看守,房门也启用了两道防盗门,还把阿布双手双脚都铐在床上治疗,这种防护很少人能破解,可没想到她用一支发夹就把锁开了。”

地铁振动棒

在叶子轩思虑阿布会跑去哪里时,唐薛衣又补充上一句:“病房窗户残留被锯的痕迹,想必是她同伙这两天,一直在窗户外偷偷做事,医院也证实,这两天有志愿者,免费为医院擦拭外壁,而且医院对面,一直有人在播放古兰经。”

“这些人还真是厉害啊。”

叶子轩感慨一声,随后问出一句:“警方现在有没有阿布的消息?”

他心里知道,阿布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不仅身手过人,手里还有炸药,一旦将来被对方咬住报复,那绝对是一件麻烦的事,因为阿布这种人是没有什么底线的,他现在有点后悔当时没让棺材板杀掉她,不然就不会有现在的烦恼。

“暂时没有。”

唐薛衣摇摇头:“不过警方已经发出通缉令,还扼守了各个出入境,估计很快会有她的消息。”

叶子轩轻轻摇头,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两天了,刀疤汉子跟十几个男女,一点线索都没有,阿布逃出去也不会有太多痕迹,这些人肯定有自己的特殊渠道,警方要想短时间内挖出来,很难,你给凤来他们打个电话,让和记找找。”

“同时把走廊视频放出去,让红义安知道,是阿布杀了他们二十多人。”

唐薛衣点点头:“明白。”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希望可以尽快挖出这批人杀掉或绳之于法,这样我回华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他还寻思如果一时找不出阿布他们,那就让棺材板几个人多留香港几天,压一压可能存在的变数,也让和记稳定点。

叶子轩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沈小姐她们去哪里了?有没有派人保护?”

唐薛衣低声汇报:“沈小姐她们,下午去逛了中环,喝了下午茶,然后杨小姐就去王者大厦参加会议,跟薄小衣他们碰面,沈小姐去了特首府邸,呆了一个小时后就回了酒店,住在杨小姐的隔壁,叶少放心,有足够兄弟保护他们。”

“而且沈家也有高手暗中盯着,她们两个不会有事的。”

叶子轩正要点点头,眼皮却轻轻跳了一下,从反光镜捕捉到一抹熟悉眼神,还带着说不出的凌厉和杀伐,叶子轩心里微微咯噔,随即猛地扭头望向车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打着车灯缓缓行驶的车流,那一抹危险感也消失不见。

叶子轩没有说话,但神经绷紧了几分。

夜色浓郁,希尔顿的套房里,沈家欣正穿着一套睡衣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猩红的红酒,端在空中,一边翻阅着资料,一边品着昂贵红酒,白色的丝绸睡衣十分宽松,不能完美的包裹住沈家欣那魔鬼般的身躯,可谓是春光乍滥。

今天的内衣是法国最昂贵的内衣品牌,舒适与时尚,细致与华贵、浪漫与性感,许多女人的最爱。

污段落塞东西

触感极致的花纹和大胆暴露的设计,将沈家欣那对傲然的圣女峰衬托的淋漓尽致,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沿着光滑而又平坦的小腹下移,是一条几乎可忽略不计的内裤,两腿之间的诱惑更是若隐若现,让人看了欲望腾升。

“小混蛋怎么还不回来呢?”

看完资料的沈家欣把东西丢在茶几上,轻轻侧了一下身体,做出一个卧躺的姿势,那双漂亮的玉足更是伸在空中。

她将酒杯送到嘴边,红唇抿入了一口,如果此时有男人在场看到沈家欣的诱惑动作,绝对会喷血抓狂,和白秋画那种媚到骨子里的女人不同,沈家欣既有西方女人时尚的妖媚,又有华国女人古典的气息,形成一种对男人致命地气息。

“当!”

这时,一阵轻微的锐响,悄悄传入沈家欣的耳朵里,沈家欣翻身而起望向声源动静,柳眉轻皱了一下,但并没有像一些女人露出忐忑不安的表情,相反,她很从容地站起身来,将那杯红酒轻轻放在桌子上,神情平静向卧室走了过去。

窗帘拂动,一个架子倒地,显然是风吹入进来,带倒了东西。

“香港的风,比澳门大好多。”

沈家欣嘟囔一句,随后把东西扶了起来,并顺手把窗户关闭,这时,她就听到敲门声,心里一动,扬起笑容跑到门边开门,正如沈家欣所想地那样,叶子轩出现了,她扬起一抹灿烂笑意:“怎么?找我了?我还以为你不敢来见我。”

“事情都说开了,我有什么不敢见你。”

叶子轩笑容走入了进来,反手关上房门,当他认真审视女人的时候,眼里划过一抹愣然。

在他的体内,除了涌起一种叫作欲望的东西外,还有一种叫作欣赏的东西。

在叶子轩看来,面前的沈家欣就犹如圣女和玉女的化身,既有圣女地纯洁,又有玉女的诱惑。

看到叶子轩因为自己的美丽而愣神,沈家欣露出一甜甜的笑容,她知道当今世界能让眼前这个男人愣神的事物已经很少了,所以,她很满意这样地结果,在叶子轩呼吸越来越急促地情况下,沈家欣踮着脚尖,用湿润的嘴唇亲上男人。

叶子轩全身如同触电似地颤抖了一下,随后,他一把揽住那纤细的小蛮腰,狠狠地吻住女人的嘴唇。

势如破竹的索取和侵占。

沈家欣并没有因为叶子轩的粗鲁举动而感到慌张,相反,她媚眼如丝,极其迎合地用双手抱住叶子轩的脖子,将散发诱惑的身躯紧紧地靠在叶子轩身上,热烈回应着叶子轩的热吻,久别胜新婚,闹过,折腾过,就是水到渠成的贪恋。

感受到沈家欣嘴唇湿滑和滚烫的温度,叶子轩体内的欲望攀到巅峰。

他抱起女人,一边肆无忌惮地热吻,一边朝卧室里走去。

污段落塞东西

“洗澡!”

沈家欣偏离叶子轩的嘴唇:“我给你放好水了。”

叶子轩坏笑一声:“一起洗。”

他一双手已经伸到沈家欣亵衣里面,那里柔软极有弹性,只要是男人握住了,只觉得软到心里去,再也舍不得松开。

叶子轩把女人抱入浴室,任由后者把自己衣服脱一个干净,随后双双倒在浴缸中,放好的热水哗啦一声流出,沈家欣也是放开了矜持,主动回吻相迎,叶子轩扯掉手上的链子,动作轻缓为沈家欣宽衣解带,但突然间,动作停了片刻。

沈家欣人在他的身下,呢喃细语,脸颊潮红,见到叶子轩停下了动作,有些不解地睁开眼睛,露出一抹疑惑。

叶子轩却是缓缓的压在沈家欣身上,在沈家欣耳边说了一句话。

“嗯——嗯——”

沈家欣微微错愕,柔软的身子陡然变得僵硬,欲望好像醒了几分,只是口中却是更大声的呻吟起来。

叶子轩那一刻的目光出奇的冷静,伸手拿起一条白色浴巾,卷起,沾水,口中却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啊——”

两人虽然在浴缸抱在一起,不过却没有完全融合,只是两人的动作呻吟无论让谁听起来,都觉得已到了最高的境界。

这种境界通常很兴奋,也让人放松,更让人觉得叶子轩再也没有警惕。

“砰!”

就在这时,浴室木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寒风一阵,一道黑影窜了过来,手腕急震,寒光闪烁。

一把武士刀急刺叶子轩的后背。

pS:谢谢傲剑无敌打赏作品200逐浪币。

当杀手踢开浴室的门时,叶子轩已经敏捷转身,手腕急翻,沾染热水的毛巾呼啸而出,啪!一声脆响,浑厚毛巾抽在对方刺过来的武器,刀身一震,水花四溅,刀锋一偏向侧刺出,把悬挂半空的布帘刺出一个洞,流淌一抹死亡气息。

来人灰衣蒙面,身材瘦削,可动作敏捷,刀法凌厉。

叶子轩提前躲避,从容反击,让袭击者明显一愣,她挑选在这个时候行刺,已经是等候多时。

叶子轩欲望腾升,和沈家欣卿卿我我,风流快活的时候,又如何能留意到身后的动静?

本以为一刀可以刺中叶子轩,谁知却是徒劳无功。

叶子轩用毛巾抽开对方武士刀后,就顺手一掰浴室悬挂衣服的铁条,不用起身,手臂一探,刺向那人地双腿。

他刚才确实欲望腾升,想要跟沈家欣云雨一番,可是回落途中的危险感,让他灵台突然一动,他感觉到卧室有第三人的气息,而且对方正无声无息的接近浴室,这种感觉十分微妙,说不清道不明,可是在他练习两本经书后更为敏锐。

因此他能提前半拍躲避,还毫不犹豫的下了狠手,此人想要他的性命,叶子轩自然不会对她客气。

地铁振动棒

见到叶子轩就地取材向自己攻击,袭击者神情冷漠地凌空跳起,像是兔子一样闪过叶子轩地铁条,随后,反手一刀斩刺向叶子轩的后背,招法巧妙,俨然是一个高手,叶子轩刚刚翻出浴缸,闻到身后风声急厉,不等回身,右手反抽。

“当!”

一声轻响,火花四射,铁条硬生生挡住武士刀攻击,袭击者眼里划过一抹愣然,想不到叶子轩并不翻过身来,像是后面长眼睛一样出手,精准架住她的必杀一刀,不由感慨这小子的确厉害,澳门刺杀失败,今晚一战恐怕也难有成效。

此时,沈家欣正裹着衣服和浴巾,向外面发出一记求救,她脸上有惊讶,但并没有半点慌乱。

叶子轩挡住对方一刀后,大喝一声,回身猛戳,袭击者被他气势所逼,退后一步,挺刀直刺,正中叶子轩的铁条。

对方这一刀刺出地极为巧妙,叶子轩威不可挡的一击,竟然被他轻轻一点卸到了一旁。

叶子轩心中一凛,他已经认出对方是何方神圣,手臂突然一折,断了一样挥出铁条,招式十分古怪,常人挥动硬物,一定要挥臂作势,用力使力,可是叶子轩这一击完全脱离常规,手臂如同蛇儿一样缠住铁条,软软折折的砍了过来。

袭击者脸色一变,猝不及防,来不及去挡,只能含胸收腹,横挪开一步,退回到大厅地毯。

“呼!”

没有丝毫停滞,叶子轩挪步上前,手中铁条又挥了出去,气势如虹的向前一点!

眼看铁条就要点中对方咽喉,袭击者左肩一晃,身影顷刻消失,像古代忍者一样诡异,让叶子轩的一戳击在空处,那种用错了力道,有力无从施展的感觉,就好像一脚从楼梯处踏空,令叶子轩难受得要吐血,他的面前不见对方影子!

所幸叶子轩也是久经江湖的主,大小之战经验清晰地告诉他,对方正以奇异莫测的步法闪过他戳穿的铁条,来到他左侧目光难及的死角位置,最奇怪是眼前仍有点点影子,武士刀不断地炫闪,使他睁目如盲,只能纯凭感觉作出反应。

一道尖细的刀气,似欲刺往叶子轩的心脏。

叶子轩哪还有余暇思索,硬把刺空的铁条收回,扭身侧点,点向对方的武士刀。

同时,侧头往这可怕的大敌瞧去,人影一闪,叶子轩的铁条再度劈空。

叶子轩今趟学乖了,劲未用足立即变招,同时往后退出一步,贴住浴室的门。

重稳阵脚。

“嗖!”

袭击者眼里迸射出一道光芒,不等叶子轩站稳就爆射过去,整个人像是飘若的惊鸿,人落刀起,疾如电闪。

招式奇刁,寒光骤起,宛如峰回路转,水荡云飞,直向他的胸膛刺去。

叶子轩呼出一口闷气,身子向上窜起并顺势劈出铁条,刹时之间,只见人影一触即发。

地铁振动棒

在那短短瞬间,双方已各发招式八次,如电光火石,招招都是厉害的招,最后更是来了招硬碰硬。

“当!”

两人再次分开,虽然两人没有受伤,但虎口都微微震痛。

叶子轩的铁条更是几近断裂。

房间重新恢复了平静。

“想不到是你。”

叶子轩光溜溜站在浴室门口,接过沈家欣递过来的一条浴巾系上,随后反手关闭木门,目光冷冷看着眼前袭击者开口:“其实你不用戴口罩,澳门一战,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怎么?杀掉何长峰还不够,还想取我的性命?”

眼前杀手不是别人,正是何赌王葬礼途中,伙同何长峰袭击叶子轩的中年妇女,当初一战,中年妇女尽显霸道,从容在何家保镖和澳门警方的围攻中杀出去,临走的时候还把何长峰用钢丝灭口,手段毒辣,是叶子轩忌惮的一个敌人。

只是叶子轩一直没有找到对方消息,郭翘楚他们也告知山口组没这号人,后来又不见她冒出来捣乱,叶子轩就暂时把她放在一旁,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这个时候锁定自己袭击,选择自己干掉陈本胜的大胜之后,心机不可不谓老道。

杀了陈本胜,掌控和记,成为香港黑道霸主,难免骄傲,而且敌人尽去,警惕也难免放松,这时下手,容易得手。

“杀你,一直是我的任务。”

戴着口罩的中年妇女目光阴冷,不带丝毫的人类感情:“只可惜,你很棘手。”

“谢谢!”

叶子轩淡淡出声:“能够得到你的评价,是叶子轩的荣幸。”

“不过你杀了我两次,而我连你名字都还不知道,会不会不公平?”

中年妇女冷冷回应:“我答应你,当你死的时候,一定告诉你。”

叶子轩轻叹一声:“还不如说,你死的时候,其言也善。”

“砰!”

在中年妇女脚步后退一步时,房门已经被唐薛衣他们踹开了,如狼似虎的喊叫着,墨七熊还第一时间丢给叶子轩一把刀,几名叶宫子弟下意识冲向对方,却被中年妇女手腕一抖,刀尖掠中胸膛,闷哼摔飞在地,鲜血从身上流淌出来。

唐薛衣马上让人把他们抬出去,尽快救治免得丢了性命,随后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密实堵住门口。

“都被动,她,是我的。”

叶子轩知道这女人的毒辣,不想兄弟们冒险,于是制止他们轻举妄动,随后一丢断裂的铁条,握住寒光闪闪的薄刀,望着中年妇女淡淡出声:“你最好现在告诉我姓名,不然我怕你待会没机会,一个不小心,我就可能一刀砍了你。”

中年妇人脸色毫无变化:“来!”

她也无视唐薛衣和墨七熊等人的包围,握着武士刀像是岩石一样强硬。

“嗖!”

话音刚刚落下,叶子轩就大笑一声,主动向对方发起了攻击,这家伙太厉害了,他要全力以赴把对方留下,不然以后还有头疼的日子,手中薄刀一侧,一道灯光立刻从刀身反射出去,精神高度戒备的中年妇女,条件反射地微微眯眼。

污段落塞东西

就在这瞬间,叶子轩飞射过去,薄刀灌注八成力量划出弧线,刀芒大盛

四面八方尽是刀影,呼啸四起,虚实难测。

同时,叶子轩的左手成拳,对着中年妇女准备轰击。

这小子太阴险了。

中年妇女眼里划过一抹欣赏,想不到这小子还真把周围环境拿捏的炉火纯青,现在最好的反击和躲闪时间已在眯眼时错过,后面还有唐薛衣等叶宫子弟的威慑,当下她只能凭着自己听感劈出一刀,但仓促间的气力和速度已有了限制。

“当!”

耀眼光芒乍起,两刀相碰,发出一记轰鸣巨响,中年妇女的武士刀扫中叶子轩的薄刀战刀。

而左手则迎上叶子轩的拳头,双方都是使出全身的力气,妄图这一击就把对方斩杀在刀下。

强硬碰撞。

中年妇女脸色一红,嘴角流淌一抹鲜血,抛飞远处,身上多了一道刀伤。

“砰!”

叶子轩也撞破木门跌入了浴室,堕往沈家欣所在的浴缸中,也是气血翻滚。

唐薛衣第一时间横在门口保护。

反应极快的中年妇女知道自己难于讨好,于是马不停蹄的斜飞而起,跃到卧室的窗户旁边,那里早被她打出缺口,也是她潜入的地方,棺材板和墨七熊见到对方要跑路,身躯一挪追扑而至,却给中年妇女反手一刀,硬生生迫回原处。

叶宫子弟齐齐抬手,把手中薄刀抛射出去,十几把刀倾泻过去。

“当!”

中年妇女武士刀一卷,十几把刀尽数落地,下一秒,她身子一纵,猛地撞破窗户跌出。

墨七熊他们冲到窗口,却不见了中年妇女的影子,而楼下远处却有一道身影像是猎豹般逃窜。

叶宫子弟正要出门追击,叶子轩却从浴缸站起,舔掉血迹低喝:

“不用了!拦不住她的!”

他目光炽热的看向前方:“下一次,一定可以宰掉她。”

pS:谢谢小海豚_22281445打赏作品400逐浪币。

地铁振动棒 污段落塞东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