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见下面湿小说 魏英洛的姐姐

在秦早早担忧的目光中,楚清歌的电话又响起。

看到备注是沈芹,“喂”楚清歌接起手机。

“妹妹呀,恭喜你获奖”沈芹在手机那头激动的说道。

“妹妹?”呵,这么多年沈芹第一次叫楚清歌妹妹,沈芹一直怕楚清歌分自己家产,防小偷一样防着她。楚清歌想不到一个奖杯,竟会让她叫自己妹妹。

“有事吗”楚清歌问道。

“听说你获得这个奖,之后只要你的认同的教育机构生意肯定很好啊,我最近想开个教育机构,你看下能帮忙弄个推荐文献吗”沈芹在电话那头不要脸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做这个。”楚清歌丝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清歌挂完沈芹的电话,爸爸的电话又打进来。

“清歌,你还没忙完啊,你说忙完给爸爸回电话的啊,现在你是大忙人了”楚清歌爸爸在电话那头说道。

“爸爸,刚刚跟沈芹打电话呢,刚打完给你回电话呢”楚清歌不耐烦的说道。

“哦,刚刚跟芹儿打电话啊,对,要多多跟芹儿打电话。”

“芹儿跟你说了吗,她最近要办一个教育机构,你到时候多多帮忙啊”

“她是你姐姐,你要记得多帮助家里人啊。”

“你爸爸也就你们两个女儿,你们要互帮互助啊”

楚清歌的爸爸在电话那头不停歇的说着,“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挂掉了。”

看到见下面湿小说

没有任何的犹豫,楚清歌挂掉了电话,虽然心中一万句脏话要脱口未出,最后还是憋住了。

挂完电话,楚清歌长叹一口气。

“早早,你知道吗,我不喜欢这种抛头露面的东西,还有个原因是因为他们”楚清歌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们让我看到了亲情的虚伪。”

正当楚清歌和秦早早抱怨的说着,电话又响起了。

“清歌,我的乖女儿,我刚刚忘记跟你说了,明天晚上来家里一起吃饭啊,芹儿也在家,到时候多交流交流。”

“你想吃什么呀,我的乖女儿。”楚清歌爸爸在电话那头献殷勤的说道。

“爸爸,我明天约了秦早早一起吃饭,下次吧。”楚清歌心灰意冷的说着。

“让早早也一起来家里好了,既然是你的好朋友,自然也是我们家的客人。”楚清歌爸爸说着。

“不了,我明天跟早早还有事情呢”楚清歌说道。

“爸,我这边信号不好。我先挂了”楚清歌挂断电话。

秦早早一把抱住楚清歌,楚清歌这么多年的艰辛只有秦早早知道。

沈父见楚清歌对自己的态度很是敷衍,知道楚清歌在心里还是没有完全原谅他。立马打电话给沈芹,让沈芹来家里想办法让楚清歌原谅他们,但是他们商议的结果却是,做出了让楚清歌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楚清歌心里清楚的知道,沈芹和她爸爸的想法,他们看到楚清歌获得中国教育事业权威奖后,想从楚清歌身上捞一笔。楚清歌对亲情已是绝望。

一夜彻夜难眠,本是开心的一天,竟被奖杯搞得楚清歌不知道如何是好。

顶着肿肿的眼睛,楚清歌来到了公司。

准备泡杯咖啡坐下看下邮件,点开电视。

“大伯您好,楚清歌跟你是什么关系”

“我是在这里认真的忏悔,向我的女儿道歉的,之前我不知道楚清歌是我的女儿,这么多年楚清歌受了这么多的苦,希望女儿能原谅自己年轻时犯下的错。”

“大伯,楚清歌原谅你了吗”八卦记者问道。

“没有,清歌还没有原谅我。”

“我可以理解,我希望通过大家的帮忙,让清歌原谅我。”沈父说道。

“大伯,你放心,楚清歌会原谅你的。”

沈父在记者面前一直装可怜的说道。

“我希望我的清歌妹妹可以原谅我的爸爸。”沈芹在一旁说道。

“您好,你是楚清歌的亲生姐姐吗?”记者问道。

“我是楚清歌同父异母的妹妹。”沈芹说道。

“哦,原来如此。”

“其实我和我爸爸都很爱我的妹妹,我们希望妹妹可以原谅我们,我们一家人可以开心的生活在一起”沈芹边哭边说道。

看着沈芹的鳄鱼眼泪,楚清歌关掉电视。

“您好,麻烦帮我叫下保安”楚清歌对着前台的小妹妹说道。

看到见下面湿小说

“好的。”

“麻烦保安到楚清歌小姐办公室来一趟。”前台小妹妹对着对讲机讲到。

“楚经理,您好,有什么事情吗。”保安来到楚清歌的办公室问道。

“麻烦你把门口的两位请走一下好吗,谢谢。”楚清歌心里已经绝望的说道。

“好的。”

公司的保安把沈父和沈芹赶走,但显然两个人没有那么容易轻易被赶走,在楚清歌的公司楼下,上演了一场被楚清歌无情赶走的大戏!

于是一瞬间,第二天关于楚清歌的负面新闻上了头条。

“楚清歌小姐连亲生父亲都不认”

“商界新秀楚清歌,还有同父异母的姐姐”

手里拿着助理拿来的报纸,楚清歌气的头疼。

“清歌,你看新闻了吗”

“清歌,沈芹这个人真的太过分了”

秦早早很生气的打电话给楚清歌说道。

“早早,没事的,事实胜于雄辩嘛”

“清歌,现在网上贬低你的人这么多,你还事实胜于雄辩,你的心也够大的。”秦早早生气的说着。

“不然呢,我还能怎么样。”楚清歌问道。

“好了,早早不生气了,我都没生气呢。我准备来找你啦。你现在在哪。”楚清歌问道秦早早。

“我现在还在幼儿园呢,我要晚点回去,今天有个亲子会。”秦早早说道。

“清歌,我心里还是憋不下这口气,我去跟记者说你不是这样的人。”秦早早说道。

“哎呀,早早。不用了,让他们去说吧。”

“那我在公司再待一会,你好了打我电话,我去找你,孩子在家还好吗?”

楚清歌问着小孩子,秦早早回道:“挺好的,阿姨在家里看着,对了我还在家里装了监控,一会给你连到手机上,你随时都能看了。”

“好。”

跟秦早早挂完电话后,许翎电话立马打进。

“清歌,要不要我叫几家大型的媒体给你解释下”许翎问道。

“不用啦,我懒得去跟他们计较。”楚清歌说道。

“这周我跟早早准备带睿睿去动物园玩,你有时间吗,一起去吧。”楚清歌问道。

“这周我可能有点事情,我尽量吧。”许翎说道。

“好的,你忙工作吧。”

挂断电话后,楚清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一个是齐煌天,一个是自己的爸爸,一个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沈芹,都是有着和自己里不断的关系的人在伤害自己。

楚清歌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清歌,我好了。你过来吧”秦早早发了微信给楚清歌。

“好的,我马上出发你发个定位给我”

楚清歌跟着定位来到了秦早早工作的幼儿园,看到幼儿园里的孩子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

小时候每次开家长会,只有自己的母亲从来没有父亲,那个时候她的幼小的心就受到了伤害,可是即便现在,父亲给的伤害也没有停过。

看到见下面湿小说

“清歌,你在想什么呢”秦早早问道。

楚清歌被秦早早的突然一说话吓到了。

“你好了没有,我们可以走了吗”

“好了好了,走吧”

“不行,清歌,你等我下,我要去下洗手间”秦早早说道。

“真的是懒人屎尿多”楚清歌打趣的说道。

在车上,秦早早一路不断的说自己在幼儿园今天发生的趣事。

“对了,清歌,明天我们几点出发带睿睿去动物园。”秦早早问道。

“我都可以啊,由你啊。”

……

这周末的天气格外的明朗,微风。

楚清歌醒来就来到秦早早家,准备一同带睿睿去动物园。

“叮咚叮咚叮咚”秦早早家的门铃响了。

“清歌我来了。”秦早早知道一大早按门铃的肯定是楚清歌。

楚清歌一进门,之间许翎已在秦早早家。

“你周末不用去开会了。”楚清歌问道。

“不去开会了啊,我来给你们当司机。”许翎说道。

“哎呀,获了中国教育行业权威奖的人就是不一样,连我们的许院长都愿意来当司机。”秦早早一副很欠揍的打趣说道。

“秦早早”楚清歌生气的说道。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我们出发吧。”许翎说道。

“睿睿的东西都带上了吧。”许翎问道。

“都带了都带了。”

“好了,那我们出发。”

楚清歌,许翎,秦早早三人带着孩子,一路欢声笑语的到达了动物园。

“睿睿,快醒醒呀,妈妈带你到动物园啦”楚清歌叫着坐在儿童安全椅上的睿睿。

只见睿睿没反应,楚清歌又推了推睿睿。

睿睿醒来揉了揉眼睛。

秦早早一到动物园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开心的手舞足蹈。

楚清歌和许翎打趣说着,带着两个小朋友来动物园。

“睿睿,快看,这是狮子,狮子可是森林之王哦”

“睿睿,快看,这是大熊猫,大熊猫的眼睛有黑眼圈是不是很可爱,大熊猫可是我们的国宝哦”

“睿睿,快看,这是长颈鹿,长颈鹿有长长的脖子”

楚清歌在动物园一路给睿睿解释着。

到了下午,看时间也差不多,许翎载着秦早早还有楚清歌来到了秦早早的家里。

吃完晚饭,因为最近的负面新闻太多,楚清歌怕被记者盯上,吃完晚饭便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怕睿睿被记者发现。

“我送你回去吧。”许翎说道

“哎呀,不了,就在隔壁小区啊,我自己过去就好了。”楚清歌说道。

“顺路啊,快点上车吧”

楚清歌拗不过许翎,上了车。

对于负面新闻许翎还是很关切的问楚清歌,楚清歌不在乎的样子让许翎心里安心了很多。

齐煌天出差到家,打开电视,扑面而来的都是关于楚清歌的负面新闻。齐煌天知道沈芹以及沈父的为人。

魏英洛的姐姐

“你去调查下这个事情,顺便把网上楚清歌的新闻处理好”齐煌天对着助理说道。

“好的齐总,我知道了”助理说道。

许翎送楚清歌到家后,带睿睿去动物园玩了一天的楚清歌有些疲惫,到家便躺在床上。随手拿起平板电脑,想看下今天的邮件。

不经意间发现网上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都没有了,反而出现了一些沈芹及沈父给楚清歌挖坑的视频,还原了事情的真相。楚清歌长舒一口气。

此刻的楚清歌完全没有想到是齐煌天找到了那些记者,在背后给了自己一个清白。

“小张,你干的不错。”齐煌天看到网上关于楚清歌的负面新闻都撤除后对着助理说道。

见网络上的舆论一片倒,沈父才知道自己前几天的行为是有多么愚蠢,现在媒体对沈家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感兴趣,他连出门去找楚清歌道歉都要偷偷摸摸的。

“老爷,到了。”司机将车子缓缓停在楚清歌公司门口,见沈父闭目养神,轻声提醒了一句。

沈父并没有睡着了,他“嗯”了一声,猛的睁开眼睛,心里五味杂陈,要想得到楚清歌的原谅,他必须使用苦肉计。

他刚下车,迎面而来的齐煌天正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齐煌天本是来找楚清歌商量两家公司合作的事情,没想到他会在楼下碰到沈父。

“沈先生,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挪用公款,贪污等犯罪证据在我手上,前几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要是再给清歌惹麻烦,我定不会放过你。”

见沈父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齐煌天都懒得用正眼看他,他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可说出来的话却让沈父脊背一凉,双腿都开始哆嗦。

“我知道了,齐总,上次是我一时糊涂才会做错事,今天我是专程来找清歌道歉的,还希望您大人有大度,放过我一马。”沈父弓着腰,低声下气的说着。

而这一切,都被站在办公室窗前的楚清歌尽收眼底,她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身体俯视着下方,不知道底下的两个人在嘀咕些什么,但应该都跟自己有关。

前几天沈父又把楚清歌送到了风口浪尖,可昨天网络上的风头一变,她一下子就猜出了这是齐煌天做的。

她没想到沈父居然还有脸出现,她现在倒想看看,自己名义上的亲生父亲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知道……”齐煌天话还没说完,手中攥着的手机突然响了,屏幕上跳跃着“清歌”两个字,看到这两个字,他嘴角不自觉往上扬,瞳孔也没有刚刚那么冰冷,反而多了几分温柔。

见齐煌天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沈父不用想就知道这个电话是楚清歌打过来的,只是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齐煌天站在这,他也不好意思先离开,只能低着头等齐煌天走了他再进去。

看到见下面湿小说

“清歌,我已经到门口了,很快就可以见到了。”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一种独有的温柔。

楚清歌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很快就把这种情绪抛到脑后,对着话筒那头轻笑一声,随后道:

“齐总,我看见你们站在下面,外面太阳那么大,你把他带上来吧,我刚好有话跟他说。”

说完,她就将电话挂了,她跟齐煌天之间除了工作没什么好谈的。

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齐煌天皱了皱眉,有些吃惊,他没想到楚清歌居然主动要求见沈父,前阵子网上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难道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跟我上去,清歌要见你。”

“啊?”沈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楚清歌居然主动要求见自己?想着齐煌天没必要骗自己,便后脚跟上了他的步伐。

“咚。”电梯已经抵达楚清歌办公室所在楼层,一路上,沈父都是低着头沉默不语。毕竟跟齐煌天这样的人待在同一空间里,能不被吓傻就不错了。

楚清歌早已在电梯口等着他们了,一看到齐煌天,立马笑脸相迎,只是那公式化的笑脸让齐煌天嘴角的笑容瞬间僵住。

他知道,要让楚清歌现在接受他是不可能的,可眼前的楚清歌过于淡漠,让他有点适应不过来。

“清歌,你知道我……”沈父一见到楚清歌,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恨不得给她跪下。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楚清歌给打断了:“有什么事情去办公室里说。”

一见到沈父,楚清歌内心的苦楚就涌上心头,沈父从来都不配做她的父亲,本想回国就把这一切都说清楚,可手头上的事情太多就耽搁了,没想到沈父会给她来这么一招,她要是再不解决,恐怕有更大的麻烦。

楚清歌脸上的不悦,沈父看的一清二楚,他没有再吭声,就低着头走在齐煌天的后头。

等一进到办公室,门还没完全关上,沈父就扑通一声跪下来,让楚清歌吓了一跳,但很快,她就恢复过来,板着个脸道:“沈伯父,你这是做什么?”

“清歌,当初的事情都是我这个做爸爸的错,前阵子我也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你就再给爸爸一次机会,让我好好补偿你这么多年的委屈可以吗?”

沈父说的情真意切,眼睛里噙着眼泪,可无论他怎么挤眉弄眼,眼泪就是不肯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

可楚清歌早就看穿了沈父的把戏,她不是傻子吧,不会一而再再而三,让人欺骗。这一次,她不想忍,直截了当冷声回答。

“沈伯父,你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不适合演戏,你这招苦肉计我不会再相信了。还有,当初出国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亏我当初还有一点点的希望,是我看走眼了。”

魏英洛的姐姐

楚清歌一句一句的沈伯父,已经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撇清了。

“以后你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演戏,我怕脏了我的眼睛,我跟你之间是有血缘关系,但之后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的瓜葛。你要是聪明的话,就不要对我做出不利的事情,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字一句,楚清歌说的掷地有声,有种不容拒绝的意味。站在一旁的齐煌天察觉到她的变化,勾唇一笑,她变得有些不一样,比以前更加有魅力了。

“清歌,你真的要跟我断绝关系吗?”沈父有些不甘心,抬头望向楚清歌,可现在的楚清歌让他捉摸不透,看不明白。

许是在国外受到了刺激,一个人的性情才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是,我这辈子就不知道父亲的存在,话已经说到这了,你可以离开了。”楚清歌语气有些不耐烦,看向沈父的眼神充满了厌恶。

她觉得当初的自己有些可笑,居然对沈父动了恻隐之心,到头来,对方也只是把她当做了一颗棋子。

如今,她决定回国发展,便不会任人摆布,当初不让她好过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那齐总,我先回去了。”见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沈父觉得此地不宜久留,轻声交代了一句,便灰溜溜的离开了。

逃出了办公室,沈父才知道外面的空气有多好,刚刚齐煌天的脸色很阴沉,看向他的眼神满是警惕,他知道,惹毛了齐煌天不会有好下场的。

回到家,沈芹已经在客厅等候多时了,沈父去找楚清歌之前,就跟沈芹商量过了。如今他灰头土脸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跟沈芹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

“爸,事情办的怎么样,楚清歌那个小贱人原谅你了吗?”见沈父的脸色不太好,沈芹也大概猜到了一些,但她还是很好奇,就忍不住问出了口。

沈父有些犹豫,支支吾吾很久,叹了一口气,略微失望的回应道:“楚清歌现在变得很厉害,一点都不客气,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她现在不好对付,背后又有一个齐煌天,不是我们能得罪的。”

说完,沈父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愧疚,如果他当初真心一点,也不至于把事情闹成这样。可这时候忏悔已经来不及了,楚清歌不会原谅他。

看到见下面湿小说 魏英洛的姐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