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武神诀 我把地球强化了一百倍

“啪!”一张银行卡甩我面前,“随你刷,想要现金,我可以给你支票,额度随你填。

不得不说,东哥是我遇见过的最豪爽大方的客户,如果被琴姐听到,估计会高兴的昏死过去。

看着那张金卡,我抑制住内心小小的悸动,低垂的眼中,冷静异常:“东哥出手这么阔绰,不知道想要让我做些什么?

“什么都做。

这句话要是从别人口里说出来,一定会被认为轻佻不知礼数,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命令,带着无可抗拒的魔力。

我深吸一口气,他那双幽深不见底的眸子,压迫的我说出来的话,轻似针落,“那恕我不能答应你。

“你就这么喜欢呆在那种地方?”他突然眼中喷火,目光锁紧我,单手捏紧我的下巴,扯到他跟前,紧盯了几秒钟后,怒火逐渐熄灭,“我不喜欢你去那种地方上班。

我怔怔地看进他谜一样的深眸里,里面星星点点闪着光,恍若记忆中的小时候看过的最美星空,可望不可即的地方,有异样的引诱力在吸引着我。

“嘁”一声轻哼,瞬间换回了我的思绪,我收回眼,脸上热辣辣的烫,听着耳边洛铭的声音似笑不笑地说道:“看来紫堇小姐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影响还是很大的,宁愿喜欢被人骑着玩乐,也不要跟东哥?

“我,我没有……”我摇头,眼中闪着惶恐,不明白这位铭爷为什么总是想着找我的事,“东哥,我……我只是……

“滚吧。”东哥紧抿的薄唇里吐出两个字,身边温度顿时骤降到冰点。

我怔了两秒钟,咽了咽喉咙,拾起放在双腿上的方巾,叠得工整地放在一边,朝他们欠了欠身,将餐椅放回原位,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走出了这座豪华繁锦的酒店。

我脚上穿着的拖鞋没来及换,绿丝绸的连衣裙里面,内衣也没有穿,就这么晃荡在大街上。从他身边离开,没有想象中的轻松,一颗心轻飘飘的像是没了着落。

回到小叶,凳子还没坐热,洛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紫堇姐,你跑哪里去了?琴姐找你半天没找着人?急的跟什么似的!

听着她急切的口气,我竟反常的镇静:“又出什么事了?

“还是昨天游戏代言的那件事啊?听说穆少满公司地找你,代言费不给不说,还说琴姐不交出人来,就找琴姐的不是,你快点过来吧。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起在后宫里受的屈辱,本来还打算找琴姐理论一番呢,这下可好了。

“好,我知道了。”我随意敷衍一句,打算喘口气再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姐,你可要赶紧了,为了消穆少的气,温玟可是在前面给你挡着呢,至于能撑多久……

“你说什么?”我噌地一声从沙发上蹿起,差点将茶几旁的垃圾桶打翻,里面还盛着那天给温玟止血的棉签,“你等我,我马上就到。

我立马打车回了穆天,路上打给了琴姐,先试探下她的反应。

“惹了事就给我跑了,紫堇,我看你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听着她穿透话筒的尖利声,我深吸一口气:“琴姐,我没有逃,我是被东哥的人带走了。

“之前你跟穆少结下过梁子的事都就不计较了,但是要让我知道你撒谎,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你送到穆少的手上!

“琴姐,我没有撒谎……

“那最好!”她似长舒一口气,说话声音顿时下降了一半,但依然不是以前的一副柔声细语,“既然人是东哥带走的,那就让他帮你出面摆平。至于公司这边的损失,我不计入你的头上。摆不平的话,可别怪我到时候手下不留情!

我点头应下,来到公司,怕有人认出我,特意将棒球帽拉低,可耳边议论的声音还是跟无处不在的苍蝇一样钻进耳朵里。

“紫堇仗着有东哥撑腰,都敢把穆少得罪了,瞧瞧她那得瑟样!

“呵,打狗不也看主人,不知道东哥愿不愿意替她出头了?

……

来到琴姐办公室门口,我敲响了两声,不时回头看着左右,担心有人看到我。里面传出一声进之后,我转动门把手走进去,将门重新关上。

“琴姐……”我讷讷地叫了一声,看到她从电脑前转开视线,看到我时,猛然大惊地从身下的高背椅上站了起来,“你……

她手指着我,气得半天才说出话:“不去找东哥帮忙,跑这里来干什么?要是蒋媛看见你,非得把你吃了!

“蒋媛?我哪里得罪她了?”我皱着眉,事情还真是一波接着一波啊,我这是犯太岁了么?

“你还好意思说!”她睨了我一眼,抽出一支红万宝夹在指尖,连抽的心情都没有了,“骏马的代言费一直不给,她带着阮琦过来找事,骂我私吞,你说我冤不冤?

我低头,咬着下唇:“琴姐,这件事因我而起,穆少现在在哪里,你带我去见他吧?

“你竟然还想着见穆少?”她走过来,戳着我脑袋,匪夷所思地看我,“你是不是傻?

见我不说话,她狠狠地瞥了我一眼,胸脯前猛烈起伏,被气的不轻:“紫堇,我再给你说一遍,这件事不是小事,别以为自己有多大魅力,凭你出面穆少就会原谅你?眼下这件事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去求东哥帮忙,不然的话,咱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姐,我不能去找东哥了。”我的声音更低了,刚才的委屈也一股脑儿泛上来。

“什么?”她紧皱着眉头,眼圈下有淤青,“出什么事了?

“没,我只是觉得一而再地找东哥,怕他会烦。

“到底出什么事了?”她死死盯着我的双眼,似要把我看穿。

“我去找穆少。”我答非所问,不敢看她,“他怎么对我都无所谓,只要能将这件事解决!

琴姐捏起我下巴,怔怔地看了我许久,眼圈中有一圈圈的失望荡染,脸上瞬间冷得像要结冰,“紫堇,我一步步地替你筹谋,替你规划,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我忍着穆少对我的威胁还有尹哥那边的压力,就是为了保住你不把你推出去,可到头来,我却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特么是个屁!

再醒来时,我一个人躺在一张大床上,身上盖着淡紫色的毛毯,掀开一看,里面什么都没穿。我脑子轰的一声要炸开,啊啊地叫唤着,房门就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推开。

东哥一身黑衣,包裹着他笔直修长的身材,居高临下地俯视我,让我顿觉有种随时被宰的错觉,尤其是那双眼眸里,有我看不懂的沉厉和幽深。

我两手死死揪着毛毯,浑身都在抖:“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他眉头一皱,听到身后有人进来,吩咐道:“去给我查那帮人对她做了什么?

洛铭从他身后走了出来,挑着嘴角,一同俯视我:“表哥,我查过了。那帮人也就摸了摸,其他还真没做什么!

“谁摸的?

“这个?

“查出来,把他们的手指头给我剁了。

我听见东哥说出这番话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心里想着他究竟经历过多少风雨,面对人的生死,竟然平静成这样。

突然,他转眼看向我,我忙收回视线,低垂头绞着手指。

“床头有衣服,自己穿。”话落,他摆手示意洛铭跟他往外走。

门关上后,我四处张望,果然看见床头有一套名牌的连衣裙,让我惊讶的是,竟然还是绿色。

洛铭说东哥最讨厌的就是绿色,我知道上次他是故意的,那么这一次,总不能又是他的恶作剧吧?

不再多想,我取开衣服,这才发现除了一套连衣裙外竟然没有内衣?把床头,枕头底下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着?是东哥忘记让人送过来了么?可我这样不穿内衣,直接套上衣服出去,也太不文雅了。

我踏着拖鞋,踩着毛茸茸的地毯,走到门口,朝外看了看,偌大的房间里,四周静的连个人没有。

“有人吗?”我探出半个头,小声地喊着,盼着千万别喊个男人过来。

可叫了半天,连个人影也没有,我只好回屋里,用披肩当裹胸,围了一圈,又翻找了一遍,确定没找到后,才将连衣裙套上。

这时,房门被敲响,我跑过去,打开看到是竟然是一张让我瞬间噤声的脸。

洛铭嘴角一挑,眉眼中玩味地看我:“穿个衣服穿这么久?这是要让我亲自来请,紫堇小姐才肯出来么?

我咬了咬唇,内衣的事还是别在他面前说了,于是脸上换上一抹温婉的笑,朝他歉意地欠了欠身:“抱歉了铭爷,让您和东哥久等了。

他垂眼扫过我胸前,嘴角嗤笑一声:“瘦是瘦了点,不过这前面还是挺有料的。

我哂笑一声,扭动了身子,羞赧地低着头:“铭爷又打趣我呢。

“怎么是打趣呢?”他低笑一声,凑近了说道:“东哥都夸你弹力不错,看来是没少被男人揉吧?

我愣在原地,张了张嘴,一句话没说,跟在他身后,走进客厅。

东哥一身浅灰色休闲装,坐在沙发上,随意地捻着几张文件纸,额前细碎发丝垂落,遮住一双细长眼眸。听见走路声音,他抬眼看过来,正跟我注视他的目光交错。

我忙转开,装做看别处,面色一热,忘记注意脚下,抬脚间突的一声,拖鞋竟被我踢了出去。

我啊了一声,忙上前两步将穿着大了的鞋子捡起来,耳边听见洛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说你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我脸上通红,在男人面前还没发生过这么丢人的事,回头对他说了声抱歉,转过来看向东哥时,却发现他早就将眼转开,依旧是淡漠无痕的面容,让人猜不透悲喜。

“呵呵,见到我表哥,怎么比昨晚下了药还激动?

我疑惑地嗯了一声,随后大惊:“我昨晚被人下药了?

“啧啧。”他挑着眉笑,“看来昨晚就是被人轮了,你都不知道呢?

“铭爷你什么意思?”我捂着胸口大惊失色,看向东哥,见他依旧君子一样坐在那里,不曾动容半分。

“能什么意思?”洛铭继续呷笑两声,眉毛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如你所愿呗。

什么叫如我所愿?我猜不出来,看向东哥,却听见他开了口:“吃饭。

我移着脚步走过去,满脸都是惊骇:“东哥,昨晚……

“你昏过去了,保姆给你换了衣服喂的药。”他答得干净利落,一句话让我心口压着点大石头瞬间落地:“谢东哥。

说完,顺着他的手势,靠近他的位置拉了张凳子坐过去,脸上换上一副柔和的笑:“东哥又一次帮我解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算上这次,您都救了我三次了。

洛铭也跟着坐了过来,拉开餐椅,将一块方巾铺在双腿上,动作娴熟优雅。

“不缺身材,不缺样貌,怎么就无以为报了?”他堵了我一句,随后看向东哥,“表哥,你对紫堇小姐还满意么?

我看向东哥,见他又转过眼来看我,忙抢先一步,有些紧张地开口说道:“东哥,我不是小姐,不出台的。

“不出台怎么会去夜店?”他凝眉,不知道是真的诧异还是随口问问。

“我……”我支吾了片刻,半天没说出话来。

对面,洛铭拿起餐具,挥动刀叉,切了块牛排放在嘴里,嚼完轻笑两声:“而且还把穆晋言给得罪了,你也够有本事的?

听着他的嘲讽,我心底没来由的气,嘟着嘴道:“我又不是故意去的。“

“说的好像被逼迫似的?逼良为娼么?

我心底默默地白他一眼,扭头不想理他,余光中瞄向东哥,见他一直淡漠着一张脸,仿佛有什么心事,又像是丝毫不把我的事放在心上的样子。

“开个价吧?”他突然抬眼看我,眸中不曾闪过一丝波动:“多少你卖?

换做之前我绝对想不通,一个不曾让他眼底泛起波澜的女人,怎么会引起他的兴趣?如此说来,我跟他心底的那个女人相似度上,应该算蛮高的。

我将刚刚拿起的餐具放下,低头轻应一句:“东哥,我不卖。

“谁给你钱不是钱?”他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波澜,我却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说得很有道理,眼下,我的确很缺钱钱,为了挣钱,变卖着尊严,但是,我也有底线……

天龙武神诀 我把地球强化了一百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