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精神家园 梦魇之城

傅承彦一怔,倒是没想到时暖会对苏淮北这么说,不过他还是伸手揉了揉时暖的头发,“不坏!

“可是……我看的出来,他很爱舒晴,这辈子恐怕就爱了这么一个女人,我却强迫他跟舒晴分开,如果有人这样强迫你跟我分开呢?”时暖有些说不出来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只是这一刻她的心情很糟糕。

傅承彦将时暖带到办公室里的休息室里,轻缓地拍着时暖的后背,“人都是自私的,小五。你会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嗯?

时暖扯了扯嘴角,“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单纯的觉得我能够接受苏淮北,是因为他有弥补悔过的心,而我不排斥。但是舒晴并不喜欢我,所以我不认为我需要跟她一起忍受对方。这个理由难道不自私吗?

“傻丫头!”傅承彦将时暖抱进怀里,“没有人十全十美,更何况就算你不这么说,他们也未必能够走到最后。他们之间的问题源自于不信任,嗯?如果他们之间的感情足够坚硬,没有人能将他们分开。

时暖笑了笑,“阿彦,你真的很会安慰人!

“我只安慰你!”傅承彦伸手拍了拍时暖,将她抱得更紧了,“这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能够左右的,既然他……他能答应你这个决定,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嗯?

时暖点点头,傅承彦便俯身在时暖额前吻了吻,“现在还有什么问题?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后悔了呢?如果我告诉他,我不需要他应允这个条件了呢?

“我说过,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要后悔,那也是他后悔,如果他自己都不后悔,那么无论你的条件是什么,最终也还是这样的结果。嗯?别杞人忧天了。

“那好吧!”时暖点头,又在傅承彦身边蹭了蹭,“我没有打扰你的工作吧!

“任何事情都没有你来的重要!”傅承彦抬起时暖的下巴,“永远不要把自己想成累赘,嗯?

“好!”时暖坐直了身子,双手捧着傅承彦的下巴,在傅承彦的唇边印上一吻,“奖励你刚刚安慰我的,快去工作吧,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

“好,待会儿下班我叫你!”傅承彦将时暖抱*,替她掖好被子,又在时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这才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外面周正已经等候多时了,见到傅承彦出来便急忙过去,“二爷!

傅承彦点头,“资料都到手了?

“是,这些就是当年苏淮……”周正话还没说完,却见到傅承彦警告的眼神,他扫了一眼休息室,周正便立马明白过来,随即降低了晟元,“这些就是二十五年前苏淮北和蒋媛离开江城后到帝都的一些事情,不全,但是也大概可以了解到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蒋媛出道改的艺名,她跟苏淮北之前也的确是很相爱,不过两个人年轻气盛,在帝都打拼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蒋媛为了在娱乐圈站稳脚,的确是跟一些富商一起喝酒什么的,沈锋就是其中一个。不过沈锋跟蒋媛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他好像对蒋媛也只是逢场作戏,对了,沈锋的妻子当初出车祸,是蒋媛救的人。

傅承彦眯了眯眼,“那沈浅安?

“同您的猜测一模一样!”这个结果甚至连周正都没有料想到,“二爷,您怎么会知道太太和沈浅安是同父母?

“那张脸。”就算基因再强大,也不可能两个都那么相似,除非她们是同父母,这种几率才可能大一些。如果只是同母异父,基本上沈浅安和时暖也不会过分相似。只是这些也不过是傅承彦的猜测罢了,并没有什么证据。

“对了,沈锋也来江城了,前几天见过舒晴和苏淮北。

傅承彦点头,“你下去吧。

“是!

“等等!”傅承彦又叫住周正,“太太今天除了去医院见苏淮北,还见了什么人?

“舒晴。虽然没有正面见到,但是太太在医院楼下见到舒晴也去医院了,就一直在下面等着,又看到舒晴和付一说了一会儿话。

傅承彦眯了眯眼,“下去吧!

等到周正下去了之后,傅承彦才打开了资料,果然如自己料想的差不多。沈浅安和时暖两人是苏淮北和舒晴所生。

至于沈锋和沈世修,傅承彦倒是没想到。这个沈锋跟舒晴居然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仅仅只是为了报恩,所以才养育沈浅安。至于沈世修是时遇的事情……

傅承彦握着那份文件,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他是男人,沈世修看时暖的眼神跟他看沈浅安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沈世修对沈浅安可能只是兄妹关系,但是他看时暖绝对不是。

沈锋居然因为当年的恩情和过失,让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照顾时暖,而沈世修居然答应了。在傅承彦而言,却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至少这个男人对傅承彦有威胁。

傅承彦将资料收了起来,又扫了一眼尚在休息室睡觉的时暖,无奈的摇摇头,“这傻丫头!”她怕是还不知道沈世修对她的意图吧!

苏淮北在医院又住了几天,后来才被苏家的人接回苏家修养,对于舒晴的事情,大家却是三缄其口,没有再提起。苏家人的态度很明显了,对时暖那是完全接纳,但是舒晴绝对不能接受。只是他们今天还知道了另外一个消息,那便是沈浅安,苏淮北的意思是也要将沈浅安给认回来。

这一点,苏家人倒是没有再表示什么,只是苏玉民点头,也算是应允了,“如果那个孩子不想在沈家,咱们苏家永远欢迎她,但是阿北啊,如果她不愿意,你也不要勉强了!

“好!

苏淮北被苏少卿扶着上了楼,这一生病,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半,苏淮北也一下子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你跟傅承彦说,安排一下,我们先去时家,然后再去蒋家。

苏少卿一顿,“四叔,您不等身体好些了再做打算?

苏淮北摇头,“我的身体我知道,有些事情拖了这么久了,也应该解决了。

“那好!”苏少卿掂量了一下,也知道苏淮北现在心头也没什么事,现在唯一牵挂的便是时暖和沈浅安了吧!

只是时暖这边还好安排一些,沈浅安那边……怕是不太可能。

苏少卿将苏淮北的话转达给了傅承彦,傅承彦便立即着人去安排。要去时家见面,还得将时暖给要回来,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且不说时云生那一关,如今时暖的身份特殊,怕是时靖正和蒋玉第一个不同意吧!再加上蒋玉对苏淮北和蒋媛的憎恨。

傅承彦亲自给时云生打了电话,说是明天要去时家吃饭,时云生自然是高兴的了。他并不知道在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所以自然也就不知道那些恩恩怨怨了。只是听说傅承彦要带着时暖回来,这就意味着傅承彦已经正式承认和时暖的关系了。

虽说时云生不在意这些形式,但是到底是时暖娘家这边的人,时云生多多少少还是介意时暖和傅承彦这样一直不清不楚的关系。

时云生高兴,而时靖正和蒋玉虽然不高兴,但是只要想到傅承彦肯依着这样的身份过来,那便是直接跟人公开了他和时暖的关系,那么这对时家,对环城来说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时靖正和蒋玉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时暖,那也是十分乐意利用这一层关系让自己更上一层楼的。

于是蒋玉便成了这时家蹦跶的最欢快的人,甚至还打电话让时薇必须回来。

虽然不喜欢时暖,但是有时候这家里的派头还是要的。也好让傅承彦知道时家还是有人的,那么也不至于将来对时暖不好,只要傅承彦和时暖的关系一直维持好,那么带给他们时家的将是源源不断的财富。

这边时薇好不容易才从影视基地回来,想着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却没想到接到蒋玉的电话,让她带着傅习城立马回家。

“回去做什么?”时薇有些不耐烦,因为这几天那些人老给自己打电话,想约她出去。可时薇哪里是那么傻的人,当时出了那种事情,时薇就好长时间都不敢出去见那些人了。

“小暖和傅承彦要来家里吃饭,你这个做姐姐的还不赶紧回来?

“她回去做什么!”时薇一脸不耐,“凭什么她回去了我就得回去?她算什么东西?

“好了,以后不许说这种话,她是你妹妹!

“我才没有她这种妹妹!”时薇拔高了语调,“嫁给傅承彦了不起啊,她这是要干什么?想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吗?我告诉您,别看她现在蹦跶的欢,想傅承彦那样的男人,身边怎么可能没几个女人,看着吧,要不了多久她就会被傅承彦抛弃。妈,我说您就别上赶着去了好吗!

“舒小姐打算就在这里跟我谈?

舒晴看了一眼计程车司机,“抱歉。”她走下车,看着付一,“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当年的什么事情?

“对面有个咖啡厅,舒小姐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去那边!

“好!

舒晴戴上墨镜,率先越过马路过去。付一看着舒晴的背影,随即跟了上去。

“说吧,有什么事情都说出来,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舒晴认定付一没有什么说的,最多也就说她忘恩负义罢了。而付一也果真是说这些,不过倒是让舒晴有些不可预知的。

服务员将咖啡端上来之后,付一郑重的看着舒晴,“舒小姐一定在想,我能有什么好说的?当年的事情分明那么清楚是不是?先生在你最捂住,最需要他的时候居然不在你身边是不是?

“可你又哪里知道,先生在知道你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知道你居然不听他的话扇子跟沈锋往来,甚至还跟去赴宴,先生满世界在找你。可先生找到你的时候呢?你整个人都神志不清了,那时候先生几乎是发了疯似得将你送去了医院。

舒晴猛然抬头,“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以为你被人送去医院是谁送的?是先生。先生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大约就是带你起帝都,然后让你任意妄为。你不知道前一天晚上先生都为你谈好了一个剧本,都已经要签约了。可是你呢?你在抱怨先生不作为,你瞒着先生去了酒店赴宴不是吗?

付一冷笑着看舒晴,“先生他说,他最后悔的有三件事,这第一件就是带你离开江城去帝都,第二件事就在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离开了医院去找人帮你报仇。你以为侮辱伤害你的那些男人是为什么会消失在帝都的?

舒晴却不可置信的看着付一,可付一却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先生为了你去跟那些人交易,去给你报仇。他心脏为什么会出事?就是那个时候被人暗算,一刀插进了心脏下方的位置。虽然没有伤及要害,但是先生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不,我不相信!”舒晴猛然站起身来,她手指尖都在颤抖,“你骗我对不对?

“呵呵,有必要骗你吗?我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付一冷冷的看着他,“先生在医院躺了多久你知道吗?四个月,足足四个月才恢复了清醒,他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关心自己的病情,而是去找你。结果呢?你在哪里?你在沈锋的私人别墅里,跟沈锋谈笑风生,你大着肚子跟沈锋在一起。

“不……不是这样的,他说他有别人了,所以他不要我了,他……

“先生跟你说这些的吗?

舒晴却是面色苍白,“我……

“你跟沈锋都在一起了,还有了他的孩子。先生能说什么?

“我回去找他,是他不要我的,还说我肚子里的是野种,是孽种。那是我和他之间第一个孩子,他……”舒晴踉跄了好几步,撞到了身后的椅子,她神色怔忪,完全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

当年她被人侮辱,那时候她绝望的要死了,是沈锋救了她,然后将她安置在别墅了,找心理医生辅导她。

她曾经去找过苏淮北,可找了整整半年都没有找到。后来听说苏淮北回来了,所以她才跑去找他,结果苏淮北见面的第一句话就让她滚。

还说她太脏了,舒晴大受打击,所以才离开了苏淮北。后来生下沈浅安,她心如死灰想死,是沈锋和他的妻子救了她。

原本舒晴以为可以带着沈浅安一起生活,远离喧嚣,可苏淮北却来了,她没有办法啊,害怕苏淮北伤害沈浅安,所以才将孩子托付给了沈锋,求沈锋和他妻子将沈浅安抚养成人。

“不,绝对不是你说的这样的。

“怎么不是?先生在你走后又修养了几个月,他明知道沈浅安不是他的孩子,可他还是愿意跟你在一起,决定跟你共同抚养那个孩子。可是你呢?你却一次次的激怒先生。

“不,他说他要杀了浅安,他……

“呵呵,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先生也会如同对付那些伤害你的人的时候,也这样对付沈锋和沈浅安,可是你看沈锋和沈浅安有事吗?那些名流富商,哪个不是和沈锋一样厉害?可先生手软过吗?

“我……

“舒小姐,你一直以为是先生对不起你,可你自己想想你又对先生做过什么?你一次次激怒他,一次次欺骗他,可先生始终都将你留在身边!

“他那是留着我吗?他是在囚禁我,是在剥夺我的自由。”舒晴突然大吼,不愿意相信这样的真相。

这样鲜血淋漓的真相一旦被人剥开了,疼的只有自己。

舒晴双手巍颤颤的指着付一,“你跟他是一伙的,你当然帮着他说话了。你只说他对我好,可你看到她折磨我了吗?你没看到,他就是要折磨我,让我生不如死!

“如果舒小姐你还是这么认为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我今天告诉您这些,只是想着你们之间也已经有了一个了解,以后先生再也不会因为你而伤心难过了。

“你……

“时暖小姐是个通透豁达的女人,我觉得先生如今的选择是对的,既然跟舒小姐注定了没有结局,倒不如趁着现在的时间多陪陪时暖小姐。

付一起身,付了钱,越过舒晴的时候顿了顿,“如果先生真的要囚禁您,您觉得您在c国还能大放异彩?

付一也走了,剩下舒晴目光呆滞的看着对面的马路。

红灯灭了又亮起来,这样反反复复,周而复始。舒晴站在街头,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还能去哪里,最终的归宿又是哪里。

跟苏淮北在一起的时候,她想着离开,可当苏淮北真正的让她走的时候,她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了什么似得。

活了四十多年,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什么都有了,可实际上却又什么都没有。

父亲,姐姐,爱人,孩子,还有事业!

她好像每一样都很不成功,甚至糟糕透顶。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绵绵密密,不大,却飘落在人的身上,还是显得有那么几分单薄的冷。

对面的马路上,时暖坐在车内,看着舒晴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再看看周围来来去去的人群,随即关上了窗户,看了前座一眼,“周正,开车吧!

“是,太太。您现在要去哪儿?

“去公司吧!”她想见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

有时候人就是那么奇怪,你以为自己在乎的,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在乎。可一旦流失了,你又觉得可惜,想要伸手抓住,极力的去挽回。可这世上哪有什么时光机,又哪有什么后悔药?

错过了终究就是错过了,回不到从前。

时暖以前太执着,不明白。所以在遇到傅习城和时薇的背叛的时候,她才会觉得难受。可如今看着苏淮北和舒晴,明明都是她的亲人,明明她应该做一些什么,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冷,冷的没办法取暖。

周正看时暖的情绪不太对劲,刚想开口说什么,可时暖却闭上了眼睛。周正张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时暖跟周正上了楼,麦琪正从傅承彦的办公室里出来,见到时暖和周正,便打了声招呼,“太太,周助理。

时暖点头,“傅总在忙?

“在开一个视频会议,太太您要不然先过来坐坐?

时暖扯了扯嘴角,“不用了,你们去忙吧!”打发了周正和麦琪,时暖就在傅承彦的办公室门外站着,她目光有些迷离,好像是呈现放空的状态。

大约是站的有点儿久了,时暖挪了挪步子,就看到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锃亮的皮鞋。时暖眼前一亮,抬头便将傅承彦的脸引入了眼帘,“阿彦!

时暖就像是一个孩子似得,一下子冲进傅承彦的怀里,也不管周遭的情况如何,她就抱着傅承彦不肯撒手了。

傅承彦被时暖这么一抱住,先是一愣,随即伸手将时暖揽进怀里,“怎么了?”他轻柔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一下子就击中了时暖那最脆弱的心。

时暖的脑袋蹭着傅承彦的胸口,双手环住傅承彦的腰,“没有,就是想你了。

“嗯!

听到时暖这孩子气的撒娇,傅承彦伸手摸了摸时暖的脑袋,轻缓的拍了拍,“都怎么想我了?

“哪儿都想你了,什么时候都想你了。”时暖撒着娇,声音里带着点儿鼻音。傅承彦闻言,微微敛眉,却还是一下一下的缓缓地拍着时暖的后背,“乖!

“阿彦,你说我们会到永远吗?

“会!

“那我们之间会不会有误会?你会不会瞒着我?或者……你会不会不要我?

“不会!”傅承彦看时暖梗着脖子,那双眼睛却看着他,一瞬不瞬的,傅承彦的心窝子一下子就软了,“傻丫头,除非你不要我。不,就算你不要我,我也会跟着你,至死不休!

时暖扯了扯嘴角,“可是我觉得我很坏!

“嗯?

“我让他和舒晴分开,不然我不会回苏家!

我的精神家园 梦魇之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