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气冲天 绝色师兄缠不休

叶辜深被她这声音弄得浑身一阵酥麻,刚刚夏凉这么喊他的时候,完全没有感觉。

老婆。他回到。

还叫的听亲热的嘛唐岁如拿过小碗,你不要只喝汤,我也想吃点排骨!

我喂你

不,我自己吃!她端过了凳子,坐在他的身边,你们很熟吗?

苏醉的亲戚,初中的时候她被欺负,我就过她一次,然后她就出国了,我也才知道她在这里。叶辜深平静的叙述,老婆,你听很久了?

不久,迷迷糊糊的,没听清楚,不过这专门给你熬得排骨汤,还是不错

叶辜深初中,那夏凉最多也就小学而已,小学自己什么情爱都不懂。

应该是她想多了,夏凉不是喜欢叶辜深。

我把这个给她送过去?唐岁如看了眼洗好了的保温桶,老公?

让封厉送去。

好吧她就坐在旁边盯着他,就行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忽然问道,那个夏凉有男朋友吗?

不知道。

你们不是认识吗?

没关注过。叶辜深侧头看着她的小脸,老婆,你在怀疑我?

没有,就是问问,多漂亮的女孩子,还没有男朋友,可以给她介绍一个唐岁如眨巴着大眼睛,她绝对是纯洁的,只有那么一丢丢想多了。

不想管别人的感情问题,我只想管你。

嗯嗯嗯!保持这个状态,非常好!她倒是没有怀疑过叶辜深喜欢夏凉,只是

唐糖坐在梳妆镜前,盯着额头上的纱布,皱了下眉头。

忽然

她慢慢的撕开纱布,一条一厘米左右的浅粉色伤痕,其实可以不用贴纱布了。

这个痕迹,p掉就可以了。

她浅笑着起身,去衣帽间挑选衣服。

白衬衫,浅蓝色的牛仔长裤,黑色的高跟鞋,搭配起来的感觉不错。

早上她醒来的时候,宗铮不在,不知道他穿的什么衣服,所以她给宗铮也选了一套。

她抱着衣服下楼,阿铮!

乔遇从外面进来,老大不在,唐小姐有事吗?

他注意到了她身上的装扮,还有此刻额头上的纱布已经被去掉了。

那处浅淡的伤痕,是因为他的过失,才弄得。

你身体好了?恢复能力这么快?唐糖发现他脸上好几处伤痕,都没有纱布抱着,手也似乎好了。

那点伤对于我来说是小伤,不碍事,唐小姐你这是要准备?乔遇指着她手里的衣服。

结婚啊!我想了下,这个伤痕这么淡,可以p掉,所以就不耽误时间了,阿铮在哪?他有空吗?我给他打电话问一下好了。唐糖说着就拿手机。

不用了!我直接开车送你过去就行,老大今天应该有时间,不过应该要下午才有时间,很重要的合作,老大亲自在谈,不能马虎。

好吧!那我去等他!

唐糖抱着衣服,毫无怀疑的跟着乔遇上了车。

乔遇车速开的平稳,他们本来所处的地方就是郊区,此刻更是往更远处开去。

唐岁如目光瞥向旁边大床上多出来的被子,我把这个抱上就行了。

结果还是叶辜深抱上的。

唐岁如一再说这里是他的军区,要给他留一个男人的面子,所以她抱着。

可叶辜深不同意,说她是孕妇。

反正每个人都有道理,可她明显犟不过叶辜深。

叶辜深在外面办公,她睡在小房间里面,这里还有书桌,书桌上几本书,还有一盆绿植,墙上还挂着一件橄榄绿的军大衣。

特别有叶辜深的气息。

她好像能想象到以前叶辜深工作累了,连很近的宿舍楼都不回去,就窝在这个小床上,将就一晚。

有可能还不是一晚,而是几个小时。

好舒服呀

暖暖的感觉。

她很快就睡着了。

一直到

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是女人的声音。

但是她睡得有点迷糊,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

深哥,这是我今天中午熬得冬瓜排骨汤,你尝尝。

办公室中,叶辜深漆黑的目光清冷,现在不是用餐时间,以后不要给我送。

夏凉盯着他认真办公的俊颜,深哥,你工作这么辛苦,肯定消耗的很快,多吃一顿又怎么了?如果你实在不饿的话,可以带回去给嫂子吃。

这倒不错,叶辜深心动了。

不过你还是先尝尝味道,万一味道不合适,嫂子不喜欢,那今天就算了,我下次注意点。夏凉打开了保温桶的盖子,拿着碗和勺子。

一股冬瓜排骨汤的味道就出来了,闻着清清淡淡的感觉,应该不错。

一个小碗放在了叶辜深的面前,深哥,尝尝看。

叶辜深拿着勺子尝了一口汤,味道不错,挺清淡的,适合岁岁现在吃。

怎么样?夏凉浅笑着问道,我之前在国外的时候,特别想念家乡的美食,总感觉国外餐厅里面的墨炎国菜色都缺了那么一点点味道,所以我就学着自己做了,这几年好像还不错吧?

还行。

深哥喜欢就好。夏凉心里窃喜。

终于能距离男神这么近了,还能让他吃到自己亲手做的东西,好幸福。

老公,我闻到了好香的味道

唐岁如睡眼惺忪的走出来,揉了揉眼睛,原来说话的是军区心来的心理医生,夏凉。

她只是远远的见过一次,还没有距离这么近的看过。

还是一个美人胚子。

过来尝尝,夏医生给你炖的。叶辜深拉着唐岁如坐在自己腿上。

真的吗?谢谢夏医生,你不仅人长得漂亮,还这么热情,我都不好意思了唐岁如张开了小口,叶辜深喂她。

她刚刚只是那样说说而已,并不是真的要给唐岁如吃啊!

她自己不会做吗?

夏凉心里怨愤不平,脸上却笑着说道,嫂子喜欢就好,深哥工作忙,没有时间陪你,我比较闲,有空你可以来找我玩。

恩,好!谢谢真的很好喝!唐岁如笑眯眯的说道。

那我先走了夏凉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她走了之后,唐岁如侧头盯着自家老公,深哥

医气冲天 绝色师兄缠不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