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纳克里 冰封魔域 炮灰不想死

对于洪大师的冷嘲热讽,赵晨心里直骂:“一大把年纪了,跟个街头青年一个脾气。

洪大师的手缓缓移动了。

“灵气虚无,不是谁都能看到的。

洪大师说的信心满满。

可是,赵晨却看到了,他不但看到了,他感觉自身似乎有些气体在流动……

“怎么回事?

赵晨双眸一睁,“我体内什么时候有气了?不过,暖洋洋的很舒服啊……

如果洪大师此刻观察赵晨,他一定会发现赵晨的古怪之处。

不过,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李老爷子两条腿上呢。

他的手从左腿移到右腿。

这个治疗过程看着很是简单的,就是轻轻的触摸。

李意拿着一个木盒过来了,他小声问李安然:“怎么样?

“不知道。”李安然确实不知道。

“啊!

谁料,李老爷子的表情变得极度的痛苦,他的两腿距离的颤抖,可以看到,他两腿上像是有东西在攒动,那鼓胀的有些吓人。

关键是,他的叫声特别的痛苦。

“洪大师……”李意紧张了起来。

洪大师的眉头皱的很紧,“不应该啊。

“啊……”李老爷子的痛苦的样子,让人看着心生不忍,他困难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来:“救命……

能让这么一个老者喊出救命,可见,状况是多么的糟糕。

洪大师站起了身子,他来回走动,不停的嘟囔着:“不应该的啊。

“怎么办,洪大师,你想想办法啊。”李安然急切的道。

“我在想呢,别打扰我。”洪大师斥了一句。

“啊!”李老爷子是越来越痛苦了。

李意抓着他的手,道:“爹,你忍着点啊。

“我要忍不住了。”李老爷子五官都扭曲了,可见他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我明白了。

洪大师叹口气。

“洪大师?”李意和李安然全都看他。

洪大师摇头道:“是李老爷子的经脉堵塞严重,灵气走不通。

“那怎么办啊?”李安然问道。

“没办法。”洪大师摊摊手。

“没办法?”李意双目瞪的滚圆。

“经脉堵塞严重,灵气走不通,就停留在小腿位置,来回冲撞,恐怕李老爷子……”说着,洪大师摇摇头。

“洪大师,灵气是您输送进去的,您取出来啊。”李安然道。

“你觉得泼出去的水还收得回来吗?”洪大师没好气的道。

“那怎么办?”李意忙问。

“灵气停留在小腿位置出不去,疼痛是一定的,最主要的是,李老爷子有可能被活活的疼死。

听洪大师这么一说,李意和李安然的脸全都白了。

洪大师又说话了,“送医院,截肢。

“截肢?”李意的嘴巴合不拢了。

“没错,想要保命只有截肢。”洪大师说道:“就算我不出手,李老爷子也是要截肢的,他的两个小腿早晚也会坏死。

李意把洪大师请来,那就是要保住他爹的两条腿啊,如果要截肢,他还费尽心机找洪大师干什么?

“我没能保住了李老爷子的两腿,所以,东西我只要一半,因为,我的灵气也是宝贵的。

说着,洪大师走到了李意面前,从李意手中拿过木盒,从里面取出一个漆黑的小木片。

赵晨看到这个小木片,他的眼睛有种酸疼的感觉,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干扰了。

洪大师两眼放光,他将木片收好,然后,将木盒很不舍的还给了李意。

“告辞了。

洪大师拱手要走。

“洪大师,您得救我爷爷啊。”李安然都要哭了。

“救不了,只有截肢,好自为之。”说着,洪大师继续走。

“赵晨?对,赵晨。”李安然看向赵晨,眼里出现了一丝希望。

“赵晨,快来啊。”李意也升起了希望。

“我来看看吧。”赵晨站起来。

“嗯……”洪大师停住脚步,他回头,两眼眯了起来。

“你们是不相信我了?”洪大师冷声道。

是的,他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

“不是不信任您,是我爷爷的腿不能截掉啊。”李安然说道。

“非截不可。”洪大师说道:“我话可以放这里,神仙来了都没有用。

“你……

李安然气的脸通红,她心里对这个洪大师已经厌恶了起来,没有治疗好拿东西不说,现在又冷言冷语的叫着。

如果不是碍于洪大师的身份,李安然都要动手了。

赵晨的手摸在李老爷子的腿上,李老爷子疼的已经喊不出话来了。

“小子,你确定你要参一脚?”洪大师极其不高兴的道。

赵晨没有理会继续摸着。

“哼!”洪大师的威严可不是谁都能挑衅的,他的眼神冰冷之极。

“洪大师,你让赵晨看看吧,求求你了。”李意看出来了洪大师的心思,他哀求着。

“好,我倒要看看他要干什么。”洪大师衣摆一甩,他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赵晨,怎么样?”李安然问道。

“你爷爷双腿中确实有气体在冲撞。”赵晨说道。

“哼,把我的话重新组织一下,有意思吗?”洪大师哼道。

赵晨当没听到,他继续说:“李老爷子的两腿瘫痪时间比较久,是有很多地方都堵塞了。

“还不是我的话?”洪大师又哼了一声。

别说李安然和李意了,就连赵晨都要忍不住上去抽他两巴掌了。

不过,赵晨还是忍住了,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布包,说道:“也不是没救。

闻言,李意和李安然大喜过望,“当真?

“既然是堵塞,疏通了就行。”赵晨这么说道。

“疏通?呵呵,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洪大师一脸的嘲讽,“你明白病理吗?你明白人的身体结构吗?

“我要是不明白人的身体结构,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明白的。

赵晨说的是实话,通过《生命详解》他知道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而且,他在网上查过,有好多解释在这个社会都没有。

可是,实话往往会让人觉得是大话。

洪大师冷哼一声:“小小年纪说此大话,你这样的心性对于社会来说也不是好事。

李意和李安然也觉得赵晨的话说过了,不过,他们两个是不会明说,只要赵晨能救了李老爷子,怎么说都行。

“我的心性最起码不会做一些坑蒙拐骗的事情。”赵晨拿出一根银针。

“你在骂我坑蒙拐骗?

洪大师大怒站起来。

“我可没提你的名字啊。”说着,赵晨将银针扎进了李老爷子的腿上。

“你分明在骂我!”洪大师的胡子微微飘动,显然是气的不行。

“当当。

敲门声。

赵晨极其不耐烦的叫道:“行了,你们都别来说了!

接二连三的,每个人都过来一次,关键是几个保安根本就不是安慰人的料,反倒让赵晨觉得得了心病是更加丢人的一件事。

不想,来的却是李安然。

“你怎么了?

李安然问道。

“是你啊,没事。”赵晨提不起精神来。

李安然过来,说道:“上周五因为一些事情没有来接你,今天……

“走吧。

原来说好的是上周五,不过,李家没来人,赵晨因为心里有事也把和李家的约定给忘记了。

现在,李安然过来接他,他正想着出去躲清静呢。

李安然暗暗的松了口气。

上周五没有来接赵晨,也没有打招呼,她以为赵晨会生气,没想到赵晨这么利索的起身,她急忙陪笑道:“上周五确实家里要接待一个重要的人,所以就推到了今天。

“没事。”赵晨说道。

到了楼下,赵晨发现没有带车钥匙,他也懒得上去了,就坐了李安然的车子出去。

李家坐落在南城,不是高楼,像个古代的园林的一般。

在这寸土寸金的江南市,竟然占据这么大的地方,说起来,也只有这些所谓的大家族才具备如此实力。

庄园里景色优美,赵晨的心境随之放松了不少。

跟着李安然,绕了几个回廊,到了一个小院里。

院子里全是奇异的花草,在这深秋竟然争艳开放。

进了屋子,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李意,另一名是个留着长须的中年人,给人感觉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赵先生来了啊。”李意慌忙起身。

赵晨点点头,找个位置坐下,李安然倒来一杯茶水,放到赵晨面前。

长须中年人半眯着眼睛打量赵晨,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让一个小伙子过来是什么意思?

“洪大师。

看李意的样子,对这位大师是相当的尊敬,他急忙回道:“这位叫赵晨,在医学上,很有一手,他都把秦家老爷子……

洪大师抬手打断了李意的话,他哼了一声:“胡闹!

“这……”李意有些尴尬的看向赵晨。

赵晨根本就无视洪大师,他心里烦着呢,静静的喝着茶。

“装模作样。

似乎,洪大师对于赵晨很有意见,极其的看不怪赵晨默不作声的样子。

一次就算了,这特么的第二次了,赵晨的火“噌”的一下上来,“你有病啊?

“嗯?”洪大师眼神一凛。

“呵呵。”李意赶紧圆场,他以哀求似的目光看着赵晨,希望他不要多说话,对于洪大师,他也不听的陪着笑,来劝说。

“也罢。

洪大师整理了一下身上长袍,说道:“现在总有那么一些年轻人目无尊长的,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了不得,殊不知他自认为的本事什么都不是,今天老夫心情不错,就让他在这里见识见识老夫的手段,看看到底什么是本事。

一口一句老夫,赵晨是打心里厌恶。

但,他也没多说,倒要看看这位洪大师是有着什么本事。

关键是,赵晨好像在身上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这种气息竟然和一缕仙气有那么几分的相似。

再者,这里是李家,看在李意和李安然为难的不行的份上,他也就没有多说。

“老爷子呢?”洪大师问道。

“就来,就来。

李意慌忙站起来,进了一个偏房,出来的时候他用轮椅推着一个老人过来。

洪大师看到老人,他也不怠慢,起身去迎,“李老爷子,上周五经过我的治疗,你的腿是不是好受了许多?

闻言,李安然和李意都是看向赵晨。

没错,上周五没有去接赵晨,就是因为洪大师来了,他们以为洪大师能够将老人的腿治疗好的。

可是,老人的腿不但没好,反倒更加的严重了,所以,才有李安然去把赵晨接过来一事。

说起来,李家在洪大师和赵晨之间,他们之前是选择相信洪大师的。

所以,在听到洪大师说出上周五的事情,李安然和李意都很担心赵晨不高兴。

不过,赵晨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两眼盯着地面,似乎在想着事情。

李意和李安然对视一眼,都是暗自松了口气。

这时,李老爷子说话了,“上周五经过洪大师的治疗,当天晚上我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好多年了都没有睡过那么安慰的觉了。

“哈哈。”洪大师得意的大笑,“老爷子,我是用灵气帮你疏通脉络,灵气是我修炼的根本啊,没有任何东西能比灵气更加的养身体。

“李老爷子,你知道灵气是多难凝练的吗?那一丝都耗费了我数年的功力,所以……

洪大师没有继续说下去,脸上的意思就太明显不过了,是讨要好处呢。

“答应给洪大师的东西,绝对不会少的。”李老爷子道。

“嘿嘿,李老爷子可别觉得我是在讨要啊,哈哈。”洪大师笑着。

“不会,不会的。

李老爷子摆着手,然后,说道:“那晚睡的香甜,可是,醒来后,两腿都没有了知觉。

“嗯?还有此等事情?”洪大师眉头一皱。

“对,然后是周一吧,两腿彻夜的疼痛,就好像……

李老爷子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就好像有东西在腿里窜来窜去似的。

“灵气作怪……”洪大师眉头紧皱着。

赵晨的思绪早都被拉回来了,就是洪大师口中的灵气。

他在想着:“灵气就是一缕仙气?王小黑师兄的新师傅是炼气者,难道这个洪大师也是炼气者?炼气到底是……

赵晨发觉那扇门越来越清晰了。

他聚精会神的听着洪大师和李老爷子之间的对话,也在观察着两人。

“这样子,我就再耗费一些灵气,帮你治疗一下。”洪大师咬了咬牙道。

“不会让洪大师吃亏的。

李老爷子对李意道:“去把洪大师要的东西取来。

“好的,爹。”李意退出去。

“不用这么着急的。”洪大师笑呵呵的道。

“还请洪大师出手,再为我的两腿治疗一下,实在是难受。”李老爷子说道。

“嗯。

洪大师将李老爷子的两腿放平,然后,他的手触及李老爷子一条腿上。

赵晨两眼不眨的看着。

似乎是感受到赵晨的目光,洪大师淡淡的说了句:“睁大眼睛看吧,不过,你是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

科纳克里 冰封魔域 炮灰不想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