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会所文学作者区 肖宇梁爱情公寓

“是啊,我们都跟着您!”王凯开了一个头,其余三个人都这样争先恐后的回答我。

我面目变得严峻起来。回答道:‘不行,我不允许你们走开。第一,这里是你们相依为命的地方。工作多年的地方,谁也没有你们熟悉这里。对这里有感情。你们说是不是?条件不好的时候你们离开有情可原,可是以后条件会好起来的,你们得留下帮我监督。帮我治理好这里,让这里的工人真正的当家做主,真正的富裕。不可以吗?’

我言辞灼灼。铿锵有力,他们几个低下了头,若有所思。

我继续说道:‘对于大家来说。我只是一个不小心闯入进来的外人。可是一旦入闯进来。就不能眼睁睁不管不顾的离开,我留下来这么久。就是在给赌场寻找一个好的门路,不想辜负秦主人的初衷。现在好门路有了,大家就要好好的守住这个家,赖以生存的家。’

“可是。我们是想跟着你干,这样我们才有奔头和劲头,我们对秦铭不了解,不知道会不会……

他们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我回道:‘如果是这一点,大家完全可以放心,我可以担保,秦铭和秦主人一样的,都是一个正直有为的年轻人,并且,大家对秦铭可能真的不太理解,秦铭的家在秦家庄,就是西北的秦家庄,是染坊世家的巨头老大,他们家的生意可谓西北的半壁江山,出口国内外,而秦铭,他是经营这个生意的主要人物,如果他在赌场干了,以他诚挚努力的本色,会将赌场经营的有声有色是一定的,比我要好很多,真的,我敢打包票的,更何况,冯老大是他的老丈人,有这样好的后台,你们的腰板子就硬许多了,还有啥不放心的了。’

见我说的入情入理的,他们几个当即就表态道:‘那好吧,那么我们就留下来,如果不合适,我们就再去投奔你就是了。’

我笑笑,说道:‘这还差不多。’

冷血突然又来了一句道:‘可是,毕竟秦公子和冯碟还没有结婚,冯老大会真的支持吗?’

我说道:‘你们放心我是一定会让秦公子变成真正的冯家乘龙快婿,才离开的,呵呵。’

当即皆大欢喜,我安排了他们几个将赌场的财务,生产线的各块,后勤等等的几大块的账目和纸质赶快的整理好,然后我支走他们,躺下休息了一会,希望再次梦到秦爷爷,好问问他这滑坡、大雨,还有瞎眼老太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再和他商量一下他的宝贝孙子孙女的结婚日子,这些都是要和他商量的啊。

可是,偏偏的,这次我睡了好久,都没有梦见他来着。

无奈,我还是起床,先是到处的转了转,又鬼使神差的跑到了秦氏兄妹俩的屋子里,当然,他们俩个现在还没有回来,他们俩都快成了冯碟地盘的人了。

冯碟地盘,就是冯碟的那座大房子,因为房子的门匾上写的都是冯碟地盘,我也就只好这样说了,大家可不要误会。

最后,还是等不及气不过吧,我就又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冯碟地盘家里,冯碟和秦铭俩人正在用纸牌算卦,看到我进来了,秦铭连忙的站立起来,说道:‘火大哥,我就要回去找你的,可是……还是让您跑来跑去的找我,我内心很不好意思。’

秦铭的言外之意就是,冯碟不让他回去,黏上了他。

我大手一挥,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回道:‘没事的,你现在谈恋爱是大家的大事情,你做的正好,我只是过来和你打个商量,你们俩现在都如胶似漆了,那你们决定了没有?什么时候办喜事啊?’

“啊?这么快啊?我还没有想到啊,毕竟还没有见我的父母,我……”秦铭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孩子,传统的家庭里长大,当家做主这么久,一直都是老成持重的,是秦家的顶梁柱。

而秦朵儿就不同了,就她一个女孩子,被秦瑞达和秦铭秦越惯得没有样子了,像是一个男孩子那样心直口快的,可是内心里特别渴望被爱。

看到秦铭如此窘迫,在一边看不下去的冯碟立马说话了,冯碟说道:‘瞧你的样子,好像是做错事了怎么的,不就是要去见一下你的父母吗,今天没有去成,那就明天去好了,我就不信明天天还会下大雨不成。你说呢?火大哥。’

我支支吾吾的说道:‘去是一定要去的,可是不一定是明天,我最近手头的事情多,还是等我处理得当再去也不迟,再说了,再出门之前,我们一定要寻找一个好日子,看看是不是黄道吉日,天气预报也得看看才行,总之要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那……好吧,天气预报是一定要看的,呵呵,我问问我米国的朋友,他们那里有天气预报了。

“哈哈哈,你可真是可爱啊,即便米国有天气预报,它能预报我们华夏地区的天气吗?”秦铭立即回答道。

“是啊!”我和冯碟一怔,彼此都哈哈大笑起来,一霎时我们之间笑语喧哗的,很是欢快的气氛。

“那好吧,我和我爸爸商量一下,争取早一点答复你就是了,来吧既然来了,就坐下和我们玩一下纸牌,我给你算算卦好吗?

“不用了,我走了,你们玩吧,记住,要快一点决定,一旦决定住了,赶快告诉我,还有,秦铭今天晚上必须回赌场里,带上你的妹妹秦朵儿,记住没有?

“那我也去!”冯碟立马跳将起来,说道。

我瞪了她一眼,说道:‘小姐,你怎么恋爱中变的这么弱智了啊,你不知道我让他回去是有别的事情的,你可不要这么黏糊他啊,得给他一定的空间,你们俩以后不是有一辈子的时间么,真是的。’

说的冯碟脸色*,可是仍然怼我:‘就是就是啊,你不知道恋爱中的女人智商就是零吗?哈哈,我当傻瓜我乐意!’说着,就蹦起来搂住了秦铭的脖子,秦铭争着想送我,被我摆摆手制止了。

心里想,这该是怎么样的缘分呢,能让冯碟这样学贯中西的千金大小姐这么喜欢?

“那是,那是,只不过。我们不能这样做,我还是想请你做大力士赌场的负责人,你毕竟是我们冯家的贵人。是恩人,我们怎么会这样做呢?

见冯老大推辞再三。我真诚的再次说道:‘你们不是害我。反而是帮我,再说了,我也不是完全不管了。秦铭是我……带来的,也不是外人。’

我本来是想说,秦铭是我恩人的孙子。可是我没有那样说。我不能给秦爷爷制造麻烦了。得保护他老人家的隐私才行。更何况他是一名老鬼精呢。

“好吧,事情就这样定也好,让小婿先扩练扩练。他原来做的都是传统生意。做这个。恐怕还没有做过呢,呵呵……

临告别之时。我请求冯老大道,千万不要将我们这次无功而返的真实原因告诉他们几个。等到道路清理出来,我们再瞅一个好日子再去秦家庄也不迟。

冯老大问干嘛不让孩子们知道呢,说说又何妨了。我说有些事情尤其是有点蹊跷的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为好,天机不可泄露,说的多了,自然就不灵了,您老越不希望老天不灵,是吧?

“那是,那是,好吧,那就听着你的,我不说了。可是,如果孩子们自动和我们说起呢?我们怎么回答?

“大而化之,避重就轻。”说完,我就告辞出来,得赶紧的回到赌场,既然我已经和冯老大搞定了,那就开始展开随后的情况了。

到了赌场,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路过一楼办公室的时候,我对值班的人说,喊一下冷血冷命,还有王凯和陈晨四个人过来开会。

“好的,我这就去!”一个漂亮的女值班急忙的跑着去了,我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觉得有点面熟,可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一会儿工夫,四个都到来了,我开门见山的让他们几个汇报了这两天我不在的情况。

冷血没有吭声,他这几天一直跟着我,刚才也是女值班电话通知了冯碟的地盘,才匆匆忙忙的赶回来的。

冷命回答道:“火主人放心,赌场的里里外外都加大了岗哨,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出入,另外,赌场的内外通道都填实了,不仅仅是堵死,我想这下纹虎的人就是回来也无地可钻了。

我点点头,看向了陈晨:“陈教头,怎么样?还习惯吗?

陈晨立马脸红了一下,笑着说道:‘早已经习惯了,对不起了,我已经明白主人的良苦用心了,我哥哥已经给我说过了,我明白。’

“你哥哥?谁是你哥哥?”大家都颇感觉奇怪的问他。

陈晨不好意思的更窘了,他的囧,很有点说错话的意思,看到他支支吾吾,王凯立即回答道:‘啊,他的哥哥就是我,因为我们俩经常在一起,又一起经历是生死,所以结拜为异姓兄弟,如此而已。’

王凯和陈晨相比,倒是镇定多了,浑身上下透露出精明强干成熟老练的风度气质,我非常欣赏他,所以就让他留下来,而陈晨,说实话有点冒冒失失的,幼稚,所以想让他多出去锻炼锻炼,这个也是我的初衷。

“啊,那挺好的,”冷血冷命看了我一眼,我心里想,我和冷血冷命也是结拜的异性哥们,都理解他们俩的这种关系,只不过,王凯和陈晨之间的这种友好,和我们三个的这种友好,好像还是不一样的。

我敢说,王凯和陈晨之间,肯定不只是异性哥们的关系。

但是我说出的话却是:“很好,那咱们来说说我们和海市蜃楼之间的事情吧,我刚才去见了海市蜃楼的老板冯老大,他已经真正同意了收购我们赌场的事情,只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将这个赌场交给秦铭来搭理,希望你们几个好好的照顾他。

“为什么呢?我不同意。”冷血立即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我也不同意,”冷命和陈晨,王凯三个人都表示了否定票。

我连忙的解释道:‘让秦铭管理这家赌场是有原因的,第一,他以后会成为冯家千金的女婿,就算是冯家人了,咱们的赌场归人家冯家管,当然也就是人家说了算的;第二,秦铭虽然不是真正的秦主人,但是你们也看到了,秦铭和秦主人长的很像,可谓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样,我们也算是对我们的人有一个交代,就说是我们找到了秦主人,这样换汤不换药,大家也容易接受。’

“那第三呢?难道主人您也同意吗?这可是您辛辛苦苦得来的,凭什么说给他就给他了?”冷血还是有点不服气,问我。

我按了一下他的肩膀,安慰他说:“第三,就是我了,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外地有我的事业和家人,他们也是离不开我的,我本来就是过来办事的,没想到误打误撞的成为这里的主人,可是我个人的力量有限,明白吗?

四位一听,上慌了,纷纷问我是不是要离开了,如果离开的话,就带着他们四个一同前往,总之,我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说我不受一点感动是不可能的,试想这一段时间,我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可是他们对我是真心实意的,我心里想,我政云,是何德何能啊,怎么到了哪里都会有一大帮的朋友来愿意帮忙?我这一生,能有这样的朋友们,也算是我的人生大事幸事啊。

可是,我却是用假姓名和他们交往的,除了秦氏兄妹俩,这里所有的人,包括冯老大,都不知道我是何许人也,我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来,如果说出了,我的火眼金睛身份就会曝光,不是我不相信他们,而是这里的江湖和社会,让我有点忌惮。

那一百多个孩子们的性命,还有……都是秘密,不能让人知道的,还有我原来火眼金睛的身份,如果让人知道了,我就甭想平静如初了,弄不好还会连累我的家人和事业,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了想,虽然心里有愧,还是没有说出来。

同时,我也会交代好秦氏兄妹俩,千万不要将我的身份给说破。

唉,我都已经后悔对他们俩说出了我的真实身份了。但是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去反悔了,只能交代祈祷他们俩对我的身份保密。

当我说完,他们四个低着头,无限悲戚,我安抚他们道:‘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们放心,我即使离开了,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况且,我也不会真正的离开的,这里也是我的地盘,对不对?’

“我还是打算跟着你,你去哪里我们也跟着到哪里!”停了许久,王凯这样回答道,虽然声音很轻,但是态度认真语气坚决。

第一会所文学作者区 肖宇梁爱情公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