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包工头 重生之衙内

本来,程立伟找到张凌,是想以另外一种方式介入何氏大厦电梯事件的。魏杰的出现,反而让事情的推进简单了许多。

简要叮嘱了几句之后,程立伟就和张凌分开,赶往医院去了。

“老大,对方四个人,病房门口两个,一男一女,粉色情侣装。一楼大厅处一个,黑色风衣、黑色眼镜。大门口一个,白色西装。”一进医院,程立伟安排的盯梢人员,已经将情报迅速传递给了他。

“好。我知道了。”程立伟点点头,挂了电话。

幸亏这件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黑暗世界里的人知道堂堂狼牙,竟然亲自出马帮忙在这里盯梢的话,肯定会眼珠子掉上一地的。

黑暗世界近五年的经历,让程立伟结识了无数的仇敌,也认识了许多过命的朋友。而这些过命的朋友之中,实力出众、重情重义的狼牙,绝对要在他的眼中排到前几。

这一次,正好狼牙要来附近执行一个任务,也就捎带着帮了一下程立伟。

程立伟慢悠悠地晃到三楼何清影住的VIp病房门口,眼神瞬间就被门口那一对“情侣”吸引住了:二人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一身粉红情侣装。女的一头长发,面容姣好,身材很是火爆,尤其是身前那对胸器,啧啧,让程立伟看得都是直流口水。

那个男的,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右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和女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眼神,却是时不时地瞟向VIp病房的方向。

只是,让人比较无语的是,他的右手,仿佛有意无意的,总是往女人的胸前慢慢地滑去。他的胳膊上,一个淡淡的梅花标记落到了程立伟眼里。

难道是?程立伟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他走到二人的身边,挨着他们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两个人盯着他看了看,程立伟也很是无辜地回看了一眼,说道:“干嘛?

“没什么没什么。”女人摆了摆手,接着偎依在了男人的怀里。

“哎,医院的伙食好差啊。在这里这么多天,天天吃不饱。”程立伟一脸痛苦地说道:“是吧,兄弟?

“嗯。”男人一愣,不自觉地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程立伟。

“你是哪个病房的?我看着你肤白貌美,不像是病人啊。”程立伟有样学样,也是打量了一下男人。

“扑哧”一声,女人笑了起来:“这位兄弟,肤白貌美是形容女人的。

男人也是一脸黑线,看着程立伟的眼神,像是看白痴一样。

“哎,我也知道啊。可是,你真的离肤白貌美差很远啊。我不能说谎的。”程立伟摊了摊双手,无奈地冲着女人说。

这下,女人的脸也拉了下来:“我难道很难看吗?

头一次有人这样损她,女人爱美的天性,让她瞬间不淡定了。

“啧啧,这个啊,看是和谁比。要是和一般人比呢,当然是你好看了。但是,要是和我老婆比,你顶多也就是堆屎。”程立伟很是嫌弃地说道。

“我去你大爷!”女人怒骂道,鄙夷地看着程立伟:“就你这样子,你老婆能好到哪里去?

“就是,你老婆是谁啊?说出来听听。”男人帮腔道。

“算了算了,说出来你会羞愧死的。哎,还是不说出来好。人比人,多气人啊。”程立伟说着,往座位上一仰。

“我就知道!别是个光棍儿吧?切!”女人往旁边坐了坐,努力让自己离程立伟远一点儿。

“傻逼。”男人顺势将女人搂了搂,冲着程立伟骂了一句。

“哎呦,你们不相信?敢不敢打个赌?”程立伟“腾”得一下子就坐正了身子:“要是我老婆没有你好看,老子脱光了衣服绕着医院跑三圈儿!

“好啊,谁怕谁?”女人一挺胸脯,一脸傲然。

“要是你输了呢?”程立伟狡黠地笑道:“你输了的话,就乖乖地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在这里呆上半分钟,怎么样?

“这……”女人的脸,瞬间红了,刚才的气势,也是消失不见。

“怕什么?好看不好看,又不是他说了算。有我呢。”男人在她的耳朵边小声地说道。

“好!赌就赌!别到时候输了不敢认。”女人也就二十来岁,和男人一样,都是在容易冲动的年纪,经这么一怂恿,立即就应了下来。

“把你老婆叫出来看看!也给我们长长眼!”男人不无讽刺地说道。

“哎呦,你们不都看了这么久了吗?还没看够吗?”程立伟故作惊讶道。

“看这么久?你老婆在哪儿啊?”女人和男人相视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听好了,我老婆就是大名鼎鼎的何清影!怎么样?看见过没有?”程立伟站起身子,冷冷地看着两人。

听到这话,男人和女人脸色一暗,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也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左一右,将程立伟包在了中间。

“哎呦,这么大的人了。说话不算话吗?”程立伟阴阳怪气地看着女人,说道:“你是自己脱呢,还是等着我脱呢?

“脱你大爷!

女人一声怒喝,挥拳就向程立伟的面门处招呼了过来,拳过之处,虎虎生风。

自不量力。

程立伟轻轻身子一让,女人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她的拳头,已是打向了空处。

“我最不喜欢动手动脚的女人了。”程立伟说着,顺势往女人的臀部用力一拍。

“啊!”女人尖叫一声,直接扑倒在了旁边的座椅上。

“张洋!你就这样看着吗?!”女人面红耳赤地回过头,冲着略略有些发呆的男人怒道。

“哎呦,你叫张洋啊?啧啧,却是够张扬的。”程立伟拍了拍手,挑衅地看着张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切磋切磋?

“找死!”张洋被程立伟这么一激,也是怒由心生,劈腿就朝着程立伟面门处踢了过来。

这时,刚刚被推倒在地的女人,麻溜地爬了起来,配合着张洋,朝着成立伟的后心窝处击去。

程立伟微微一笑,一个侧身,躲过了张洋的劈腿。转身飞快地伸出右手,直接将女人的拳头握在了手里。

“哎呦,手感不错嘛。”程立伟调侃道。

“你活得不耐烦了!”女人大怒,另一个空着的手跟着朝程立伟的脸上打去。

只是,这种应对,在程立伟看来,实在是太慢了。他根本想都没想,左手跟着随便一抓,女人的另一个拳头,也被他抓在了手里。

“啊!”女人大叫一声,趁着双手被抓住的时机,身体猛然向上高高跳起,竟是朝程立伟胸口处踹了过去。

快,实在是太快了。

程立伟刚要躲,却发现张洋已经从身后再次发动了攻击,一个扫堂腿,直接封死了他可能躲开的路线。

不躲,直接被踹在胸口;躲,则要承受对方犀利的扫堂腿。

电光火石之间,程立伟右手紧紧抓住女人的拳头,左手飞快地松开,右臂一发力,愣是将女人在身前轮了一个圆弧!

“嘭!”的一声,猝不及防的张洋,被女人甩过来的腿狠狠打在了脸上,一口鲜血,一下子吐了出来。

“啊!”女人大叫一声,面上现出痛苦的神色,沉重的一击,让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

“我要弄死你!”满脸是血的张洋,大叫一声,飞快地往前一扑,朝着程立伟的下半身撞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程立伟一看这架势,哪里还敢迟疑?他抓着女人胳膊的右手,顺势松开,朝着身旁就是一个侧滚。

“哎呀,痛死我了!”被松开手的女人,一下子飞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地上,疼得呲牙咧嘴,在地上直打滚儿。

“瑶瑶!”张洋一看,面色大变,扔下程立伟,朝着女人扑了过去。

“张洋你大爷!你干什么!”眼看自己两次被张洋弄得吃了大亏,女人泪如雨下,拳头使劲儿朝着张洋身上招呼着。

“都怪我,都怪我。”张洋说着,赶紧抱起了女人。

额,这,是不是有点儿出戏啊?程立伟无语地看着两人。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同仇敌忾,朝着自己接着攻击、殊死搏斗吗?

不过,他依然不敢放松警惕,走上前去,来到二人身边。

“蹭蹭”,就在这时,仿佛事先约好了一样,男人和女人同时从身上抽出了一个匕首,朝着程立伟刺了过来!

程立伟面色一冷,身子往后一缩,像是一个弯曲的虾一样,堪堪避过了这致命的一次偷袭,同时,脚底猛然发力,“嘭嘭”两声,将两人手中的匕首直接踢飞。

跟着,他往前一个箭步,来到二人身边,朝着男人和女人身上“嘭嘭”就是飞快的几个手刀,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已经坐在了地上。

“无耻!竟然偷袭我们!”躺在地上的女人,愤愤不平地叫道,浑然忘了,自己貌似才是偷袭的主角。

“你想干什么?”张洋倒是冷静:“我告诉你,我们可不是那么好惹的。识相的,就赶紧放了我们。

躺在地上的他们,努力装出一副声势很足的样子。

“哎呦,不错啊。到这个时候了,没想到嘴还挺硬实嘛。”程立伟重新在一旁坐下。幸好这里在医院一个很偏僻的角落,不然的话,就冲着几人刚才的打斗架势,只怕是早都引来警察了。

“惹了我们,你会后悔的!死流氓!”女人揉着自己摔得差点儿裂开的肩膀,愤怒地说道。

“是吗?”程立伟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冰冷:“木家的人,隔了五年,还是只知道背后下绊子吗?

什么?

听了这话,男人和女人立即安静了下来,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涌上了他们心头。

“老大,有人跟踪何清影小姐。”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知道是谁吗?”程立伟一愣,这个时间差,打得也太精准了吧。

“不知道。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应该有四个人,他们分班在那里监视。不过,好像现在并没有开始行动。

“好,你先盯着,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程立伟“霍”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对正准备上专业刑罚手段的张凌说道:“出事了,我们走。

“这小子怎么办?”张凌指了指吊在空中的魏杰。

“放了他,直接再送回去。”程立伟拍了拍张凌的肩膀,眨了眨眼,神秘地说道。

“好。”虽然疑惑,对于程立伟的决定,张凌却一向是无条件遵从的。

“来来来,杰哥,你坐这里。”回到车上,又是在程立伟的安排下,魏杰直接坐在了副驾驶上,来时禁闭的车窗门,被摇了下来,路线也直接选择了监控最齐全、车辆最多的路段。

哎呦我擦,难道是司马老大安排人来救我了吗?猛然反应过来的魏杰坐在副驾驶上,吹着小风,心中那叫一个惬意:看来,老子刚才不投降可是相当明智啊。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把我安安全全地送回去,老子肯定不会追究你们责任的。”魏杰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大度地摆了摆手:“哈哈,不打不相识嘛。

“好的好的,我们一定会给你安全送回去的。”后座上的程立伟又好气又好笑,点头哈腰地接道,看得魏杰自然是各种过瘾。

午夜的帝都,没有了白日里如潮的人流和车流,显得尊滚而安静。

在张凌的驾驶下,车子如利箭一般在道路上疾驰而过,让张凌不由得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段子:开车的时候,把手伸出窗外,当车速到达二十迈的时候,就有A罩杯的感觉;当车速达到四十迈的时候,就有B罩杯的感觉;当车速达到六十迈的时候,就有C罩杯的感觉。

“老兄,把你的手伸到窗外感觉一下,和摸女人的那个是一样爽的哦!”魏杰淫笑着,对一脸正色的张凌说道。他闭上眼睛,右手在车窗外虚抓,脸上一副迷醉的表情。

“不用了,谢谢。”张凌答道。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消息,则在车子回到市区的那一刻,就已经传到了司马青的耳朵中。

“回来了?回来就好。”太师椅上,听到这个消息的司马师,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

“额,叔叔,驾驶位置上坐着的,好像是国安局局长张凌。”司马青脸色有些难看。在那场血雨腥风的斗争中,他们司马家可是没少拉拢各任国安局局长,只是都无功而返。张凌亦不例外。

要不是迟迟拿不下这个位置,只怕是他们司马家的实力,至少也要翻一番的。

“他和黑雕在一起?”司马师睁开了眼,吃惊地看着司马青。一个黑雕都已经够难对付了,现在竟然多了一个张凌?

“嗯。”司马青答道。

“妈的!欺人太甚!”司马师怒道,抓起面前那个钧窑的茶杯,狠狠摔在了地上。

一想起黑雕和张凌,他的脑海里就有无数痛苦的回忆,怎么能不愤怒?

司马青走上前,沉声道:“叔叔,那,这个魏杰,我们怎么办?接着用,还是废了他?

说这话的时候,他觉得好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用吧,不放心;废了吧,不舍得。魏杰和黑雕呆了那么久,谁知道他们谈了什么。

司马师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思考了许久,说道:“先看看吧,静观其变。

“好。那我先下去了,叔叔你保重身体。”司马青将地上的碎片飞快地收拾了一下,转身退出了房间。

在他退出房门的那一刻,司马师往后一躺,盯着天花板,脸上是无奈而痛苦的神情:“黑雕啊黑雕,当年的事件,可不是我们司马家一家做的啊。难道,你准备全部算到我们头上了吗?

“老大,到了,就是在这里。”张凌说着,将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吉利烧烤”的门口。

此时已是午夜,地方并不算太好的吉利烧烤,早已经收摊回家了。周围看起来空空荡荡的。只有地上零星可见的杂物,看得出来这里白天的繁华。

“杰哥,到了。”程立伟点头哈腰地走上前去,帮魏杰将车门打开了。

“嗯,不错,我就喜欢腿脚麻利、有眼力见儿的年轻人。”魏杰对着倒车镜抿了抿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在车子上慢腾腾地走下来。

至于工厂里被吊起来询问的事情,早已经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就是司马家用人的一个很大的弊端。因为司马师并不愿意看到底下人比自己聪明,导致用的人一般都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这也就是其家族始终在十大家族中排名不是很靠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这一点,在身居高位却欠缺谋略的魏杰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是是是,多谢杰哥夸奖。”程立伟谄媚地笑着。

“杰哥,抽烟。”张凌能够混到国安局局长的份儿上,那演技自然也不是盖的,当下也是自动切换出了狗腿模式。

“什么烟?”魏杰瞟了一眼,双手背后,问道。

“金丝中华烟,888一根。”张凌回答道。

“哎呦我去,你小子可以啊。看不出来还是挺有钱的嘛。”魏杰两眼顿时冒光,“滴溜溜”地自上往下来来回回将张凌打量了好多遍。

“没有没有,前两天出门儿碰到一个二逼富豪,这是抢他的,抢的。”张凌笑着,将口袋中刚刚拆开的一盒金丝中华烟直接塞进了魏杰的口袋中:“杰哥,你抽,你抽。

如此恰到好处的拍马屁,引得魏杰又是赞叹不已。

他现在已经越来越喜欢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了。奶奶的,怎么自己手底下那帮小弟,一个个看起来都是傻啦吧唧的?啧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咕噜噜”,魏杰的肚子忽然响了起来,他这才想起来,从中午到现在,自己好像还没吃过东西呢。

“杰哥,这有东西,你先垫垫肚子。”魏杰还没说话,这边儿,程立伟早已经从后备箱里拿出了饼干、面包、饮料等许多吃喝的东西。张凌在外办案,什么时候走、去哪里都是临时通知的,车上常备着这些东西,程立伟是知道的。

“哎呦,你们车上还有这么多吃的东西?”魏杰接过程立伟递过来的杂七杂八的一大堆吃的喝的,格外惊讶。

他现在都有一种想和他们俩拥抱的冲动了:会来事儿,太会来事儿,太他妈会来事儿了!

啧啧,对比自己领的那群让点烟都不知道打火机在哪里的傻子小弟,真是天壤之别啊。

“杰哥,今天对不起啊,实在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希望不要介意。”程立伟“嘿嘿”一笑,解释道。

“就是啊,实在是抱歉。”张凌甚至上前夸张地给正在那里大吃大喝的魏杰捏起了肩膀。

“哎呀,好说好说。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魏杰坐在一旁的台子上,有程立伟和张凌伺候着,吃得不亦乐乎。

“杰哥,我看你天天挺风光的,我们这也是刚进城,不知道,方不方便提携提携我们?”程立伟嬉笑着,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不行!”没想到,魏杰抬起头,一口回绝。

嗯?程立伟和张凌一愣,动作僵在了那里。

“哈哈!都是自家兄弟,不提携你们,提携谁啊?好说,好说!”魏杰大笑着,在两人的肩膀上各自重重地拍了一下。

“哎呀妈呀,杰哥,你可吓死我了。”程立伟夸张地捂着胸口说道。

看着程立伟夸张的演技,张凌嘴角忍不住抽动了几下:这个黑雕,果然是没有什么他不敢尝试的啊。

“好,以后,你们俩,就跟着我混了。”魏杰豪爽地说道。

“好的好的,谢谢杰哥抬举!”程立伟眼珠一转:“杰哥,我们还有两个不成器的远房亲戚,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不过,身手还挺好。你看,方不方便一起帮着安排安排?

说这话的时候,他冲着张凌眨了眨眼。

我去,感情这是要派内奸进去啊。张凌恍然大悟:派个国安局的人跟着混进什么青龙帮,这实力和演技,还用担心吗?

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的是,燕京城身为帝都,鱼龙混杂,各路势力少说也有千百家。其中多数都攀附在各大家族下面的,区区一个青龙帮,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成,能够让堂堂黑雕亲自出马?而且,还调动他们国安局的人?

“哦?他们两个可靠吗?”魏杰转了转眼珠子,问道。

“可靠,放心吧,”程立伟凑到他的耳朵边说道:“杰哥要是不放心的话,只管将脏活儿累活儿交给他们去做就是了。

“哈哈!好说,好说。”魏杰大笑着,再次狠狠拍了拍程立伟的肩膀。

这时候,前方不远处,一辆大众车开了过来,朝着三人打了打车灯,是青龙帮的人。

“我们帮会里的人来接我了。”魏杰看了看车牌,抹了抹嘴,站起身子:“那个啥,明天的时候,你们让那两个小弟过来找我吧,我给他们安排安排。

“嗯,好的,谢谢杰哥!”程立伟笑着说道。

“谢什么?”魏杰忽然正色道:“都是自家兄弟!记住了吗?

说完,他朝着二人摆了摆手,转身上了车。

“老大,他们会相信我们吗?”张凌有些犹豫地问道。这些演技,实在是有点儿太垃圾了,稍微有点儿脑子的人,估计都不会相信。

“呵呵,相信不相信我们不好说。”程立伟补充道:“但是,他们肯定是不会再相信魏杰这个傻子了。

他冲着远去的车影,冷冷说道:“敢动我的媳妇儿,找死!

“阿嚏”,冲天而起的杀气,让一向冷酷的张凌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万界包工头 重生之衙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