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儿小喜 永远的自由 三哥水货

“小钰,你的手机借我一下。

“好!”古小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屏保后又皱起了眉头:“没信号!

“怎么可能,这老宅的信号一向都是满格的!”顾七七凝眉,转身跑进客厅。

偌大的客厅里,恶心的老鼠还在到处乱窜,因为保镖们大多出去追人了,留下三两个在这里有点儿兵荒马乱。

“打电话给封景。”顾七七对管家说。

管家点头,拿起电话刚要拨号码,又皱了皱眉,牵着电话线一看:“被老鼠咬断了!

该死!

直觉告诉顾七七,这里头一定有蹊跷!

只是,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

时间倒退回三个小时前。

封景忙完手头上的急件正准备回家。突然一个神秘电话打来:“想知道唐意念在哪里吗?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封景,你想不想拿回羽毛项链?

夜色朦胧,在封景的身后张牙舞爪!

对方的声音被特殊处理了,封景根本无从分辨。

“条件?

“你一个人来,阳明山上不见不散!

慕斯里等候在总裁办公室外,见封景披了外套出来,他一边跟着他走一边说:“总裁,老宅那边一切正常,太太和那个古小钰虽然倒腾了些东西,但都是没危险性的。

“嗯!

“莫老先生刚才来电话了,让您有空和他见个面,关于撤资的事情,他还是想给fj机会的!

“不用,直接拒绝了!”封景说。

进了电梯,下了楼,看慕斯里惯性地要坐进驾驶座,他淡声道:“阳明山,二十分钟后带兄弟们找上来。

“总裁有唐意念的下落了?

“也许。

他并不完全相信那神秘人的话,只是,这件事情越早解决越好,哪怕只是个诱饵,他也要将那个胆敢设下诱饵的人揪出来!

上车,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冲出fj地下车库,在慕斯里也离开之后,有道黑影从柱子后头悄悄探出头来。

“鱼儿上钩了!”他打着电话说。

……

阳明山是a市最高的山峰,其山路崎岖,陡峭嶙峋!有怪山鬼怪多,不可攀岩的说法。

封景的车子开到半山腰就开不上去了,然,神秘电话打来,让他到山顶上的茅草屋去。

封景抬头看看黑幕朦胧的高山,暗夜里偶尔有猛兽的嘶吼声传来。

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打落在他肃杀的背影上,他冷冷地弯起唇角,一步一步,岿然如王!

“他来了!

山上的茅草屋中,有一道急切的声音响起。

话音刚落,马上就被人恶狠狠地瞪了一下:“悠着点儿,别坏了我的大事!

“是!

宁静的夜,山风呼呼地吹响在僻静的山头上,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猛兽的嘶吼,让这黑夜多了几分惊秫的冷意。

玄月下,男子一身笔挺的墨色西装,单手放在口袋里,冷冷地凝视着那一间被夜色笼罩的小茅屋。

茅屋里,灯光微弱,安静得出奇!

封景面无表情的:“出来吧?”凌然的气场,仿佛要把小茅屋都给震慑了!

“……”没有人应答他!

他冷冷地弯起唇角,单手刚刚摸到口袋中,突然,电话响起,传来神秘人冷冷的声音:“进来!

“你不敢出来见人?

“少废话,把你放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

“……”哼!

放在裤袋里的手伸了出来,在接通的电话中,他缓缓走向那间散发着阴冷气息的小茅屋。

手刚碰在门把上,顿了一下,这才悄悄推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

在木门被他推开的那一刻,一只飞镖从里头扫射了出来。封景头一偏,险险避过。

空气紧绷!

透过微微敞开的门缝,封景扫了一眼简陋的小茅屋,屋子里,一张简陋的竹制桌子下,两个方便面的盒子静静地躺在角落里,空气中散发着牛肉酱料的气味!

他的唇角微微勾起。

陡然,一挥手撞在了木板门上,听得嘭的一声,哀嚎顿时响起!

潜伏在门后头的人遭了秧!又从另一个角落里挥出了一把长长的水果刀!

封景身子一闪,手起手落,打在横空冒出来的手臂上,哐当一声,水果刀落了地!

砰砰砰!又接连几拳击出,打得那人哀嚎连连。

“封总饶命……封总饶命……

见惯了在电视机里头温文儒雅接受记者采访的封景,小啰罗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瘦瘦的美男子还有这等爆发力。

等后知后觉发现惹错了老虎,已经疼得跪在地上哭爹喊娘!

慕斯里带着兄弟们急赶到小茅屋前,看到偌大的山头就孤零零地跪着他们两个,失望地皱起了眉头:“就你们?

居然连唐意念的影子都没有?擦!

不由得重重的一脚踹在了一人的身上,厉声喝道:“谁让你们来的?有什么目的?

“我……哎哟喂,求您别打了,是、是他让我来的,不关我的事!”被踹的人手一指,指在了一旁身形微胖的男人身上。

那人身子一颤,狠狠地瞪了同伴一眼,又弱弱地偷瞄了瞄封景之后,这才对慕斯里笑得讨好:“兄弟!您别介!我们……我们就是收了人家一点好处。他说只要把你引到这儿来就行了!我们没别的意思的,真的没有……

“那人是谁?

“不!不知道啊!

“男的女的?

“他他打电话给我的声音是变声了的!我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唐意念?

“什么念?

看他们反应奇怪,牛头不对马嘴!慕斯里直接给他搜身。从他的身上摸出了一个手机,见得,上头有一段刚发不久的短信对话:“准备,他来了!

“你答应给我们的钱呢?

“拖住他,一个小时一万!明早给你!

“成交!

“呵呵……”那人腆着脸看着封景陡然沉下去的脸,见他转身欲走,他急忙呼唤:“封总,您别走啊!封总!您再审审我们呗,我们还有好多话可以聊聊的……哎!疼死我了……”后面那一声呼喊,那是被慕斯里狠狠踢出来的。

“带走!

……

气势腾腾的宾利在黑夜中呼啸出一道冷厉的光,驾驶座上的男人脸黑如木炭。

顾七七,怎么还不接电话?

他一次又一次地拨出顾七七的电话号码,然而,顾七七的手机关机了,家里的电话也处于占线状态!所有能帮他快速联系上顾七七的人,他们的手机全都杵在无法接通的状态中!

该死!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俊美的五官上,男人的眼皮越跳越快!

他压了压眉心,又用力踩上了油门!

嗖——

劲风穿透紧绷的空气,跟在他车后的保镖们看得惊心动魄——老天,封先生这是要把汽车开成了飞机的节奏吗?

“头儿,你打个电话劝劝他吧?

“你认为他会听咱们的?

不安的预感刚刚窜上心门,突然,前头传来一声急促刹车声。

夜色里,那辆让人提心吊胆的车子陡然打了个急转弯,刚刚避开了一辆从角落里冲出来的大卡车,紧接着,又一辆电瓶车从水泥马路的另一头冲了出来。

“糟了!

随着大家的一声惊呼,只见,刚刚避开大卡车的封景又在电瓶车前转了个急转弯。

转得急了,也没注意到车旁是什么,笨重的车子就那么狠狠地撞了出去!

悬崖!

当封景意识到身边没有路的时候,他的车子已经腾出一半高高架在悬崖上。

突起的大石头顶在车底中央,不偏不倚,刚好形成了一个支撑车子前后平衡的平衡点!

“老板!

“总裁!

慕斯里等人急匆匆从车子里下来,见得,有液体从车底缓缓流出,汽油的味道,伴随着死神的召唤。

“不要过来!”封景冷喝,身子刚刚动了一下,车头就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掉下悬崖,死路一条!

卡在悬崖上,车子随时都会爆炸!

怎么办?

突发的状况极具考验人的反应和承受力,只见,封景按动了车内的某个开关,车顶的敞篷缓缓地向后打开。

车子往后翘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破损的油箱,流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

“总裁!

慕斯里忍不住走到车旁来准备接他!

然,他的上半身刚刚从敞篷里探出来,突然——

嘭!

火花擦破紧绷空气!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只见,刚刚探出车身的身子陡然僵硬了一下,有鲜血从他的胸口缓缓流出。

在封景渐渐变得朦胧的视线中,一个压低了鸭舌帽的身影快速地坐回电瓶车里,他的手里,还有一把k4手枪!

“总裁!

伴随着他的身子跌回,车头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平衡点错失,以不可抗拒的力量重重地跌落下悬崖!

悬崖下,流水涛涛!

一道道冷肃的身影疯狂地寻找着通往悬崖底下的路!

没有人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去追踪那两辆肇事的车子!然而,还是迟了!

听得,嘭的一声巨响!

狂奔的身子陡然顿住,一双双血红的眼,沉痛地看着翻涌起火花的崖下!

“总裁!

“封先生!

……

“还应该带上谁吗?

“呵呵……那倒不是!只是听说晨晓和阿j对你的神器都很好奇,怎么就没人缠着你取经呢?

正奇怪,突然发现古小钰在她提起晨晓他们的时候,一道得意的亮光一闪而过!

好家伙,该不会那两个男人都被她撂倒了吧?

她好奇地凑到古小钰面前,悉心请教:“你怎么做到的?

必要的时候,她也要用绝招对付封景那头大灰狼!

可古小钰笑了笑,就是不说。

“喂!你该不会摆脱他们两个专程跑到我这里来,就是来跟我展示蒙娜丽莎的微笑吧?

这真的是迷之笑容啊喂!

古小钰耸耸肩:“那倒不是!

她拎起桌上还带有余温的红茶抿了一口,说:“这不是听说你是他们最敬畏的大嫂吗?平时封景都听你的话,所以,七七姐,帮我个忙吧!把我那些东西拿回来,小妹我必有重谢!

“封景都听我的?谁跟你说的?”顾七七重点没在意,反而介意上了这句话!

要知道,她今天正因为不听某人的话被狠狠地修理了一顿呢!

古小钰看她一脸崩溃状,眨眨眼:“难道传言有误?

“yes!这误会大了!

看古小钰挑着眉头撅着嘴,一脸我不相信的样子。顾七七无奈地叹了口气。

“大小姐,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没你说的那么厉害。

“哦,那谢谢你的茶,白白!”起身,往外走!

顾七七嘿了一声:“这妹子,你也太现实了吧?

“现实了吗?”古小钰无辜地反问,随即微笑着点头:“七七姐,你感冒了就快点上去休息吧!我这现实对你可是有好处的!呵呵……”笑着,调皮地眨了眨眼!

顾七七深深吸了一口气!

好家伙,难怪晨晓那狡猾的狐狸遇上这小妮子也没辙呢!她果然眼力惊人!

那她也不用装了。

懒洋洋地从沙发上躺了下来,慵懒地清咳一声:“封景欧巴我是没百分百的信心让他听话啦!不过据我所知,你的东西都没在封景那儿!所以对付其他人嘛……

回头,对上古小钰期待的目光,她微笑着点了个头:“你有句话还真说对了,我是他们最敬畏的嫂子!

“真的?”古小钰不愧是学过武的,嗖的一下,又溜到了顾七七的面前,笑得一脸讨好:“七七姐,那你帮我个忙呗?

“有什么好处?

“额……你想要什么?

顾七七坏笑,手指头对着古小钰勾了勾,待人家的耳朵凑过来,她神秘地嘀咕嘀咕……

古小钰瞪圆了眼:“不是吧,七七姐!你这不是在挖我的弱点么?

“去!我挖你的弱点干什么?我说了,我的目标是那个偷窥我的黑影!

“可你问我我们偷儿遇上什么机关跑不掉……

“因为他行踪神神秘秘的,和你们这儿偷儿很相似啊!

“什么相似,我们是神偷,都有自己的原则和风格的好不好?

“哦呵!还有别人模仿不了的路线啊?”顾七七看她若有其事的点头,她掩嘴低笑,觉得这小丫头好可爱!

也就顺着她的话说:“好啦好啦!我们别具一格的神偷小妞,姐我诚心地邀请你帮我抓人好不好?

“抓到人,你就帮我把东西拿回来?

“ok!”女子协议达成,坏笑!

……

封景辛苦劳作了一天,本来想着那女人至少得安分两天,等把红肿的唇瓣和脖子上的吻痕都消停下去了才敢出去晃悠!谁知道,她不出门,自然有人帮她跑腿。

而帮她跑腿的那个人还是让东辽几兄弟极为头疼的人物!

这天,当他忙着处理公务的时候,突然晨晓找上门来大吐口水,说什么嫂子胳膊往外拐。

封景听了,唇角微动:“这种挫败的语气很不像你!

“那不是被你老婆逼的么?”晨晓继续幽怨。

封景一语戳穿了他:“你对古小钰是不是太上心了点?

“我……有吗?

“把那个吗字去掉!

“……”晨晓呕得内伤!

然后看boss大人一脸淡定,不由得好奇了:“你就不问问出了什么事?

“不问。”料想顾七七被困在老宅里,里头的保镖和佣人们也都被他严肃警告过了,所以,类似于上次那样危险的事情她就是有心做,也做不了!

然,晨晓的一句话打消了他的所有猜想:“他们在制造陷阱!

“什么?

“别怪我没告诉你啊!从昨天到今天,古小钰没少买奇奇怪怪的东西去老宅,一个是你女人,一个是崇拜你的女人,反正我是没办法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施施然把话说完,突见大boss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眼角余光偷偷瞄见他眸子里的犀利,不由得又窃笑了起来。

哟呵!不淡定了是吧?

正好他可以跟过去看好戏!

他跟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在封景后头走了几步路之后,boss突然回过头来:“做什么?

“好久没去老宅了,怪想念的。”他故作怀念!

封景点头:“嗯,那你过去看看吧。”说着,转身走向了卫生间的方向……

“啊喂!你不是要回老宅吗?”晨晓楞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冲着封景的背影大喊,回应他的,是关门的声音。

晨晓郁闷,想着老宅里的那两个女魔头,他敬谢不敏。

于是,身子一转,果断回东辽。

……

晚上,夜黑风高!

正是宵小出没的高峰时段。

顾七七遣退了把守在门外的保镖,和古小钰一起躲在房间里。

“你确定他今晚会来吗?

“会吧!”如果那人是有目的的,肯定会再来一遍。

顾七七躺在床上佯睡,示意古小钰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夜风萧萧,从打开的窗户吹了进来,很凉爽。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门外有脚步声传来,顾七七和古小钰对视一眼,屏息注视着房门。

一!二!三……

“笃笃!太太,您睡了吗?

门外传来辰辰的声音,让顾七七打起的精神瞬间泄了气!

开门,见她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怎么啦?

月光下,女孩脸色苍白:“太太,不知道谁那么坏,在我们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放了老鼠蟑螂,客厅里也有,大家都吓坏了!

“老鼠和蟑螂?”顾七七皱眉,突然意识到什么,惊呼:“婴儿房有没有?

话音刚落,隔了一间房子的婴儿房陡然传出一声尖叫,负责照顾小阳阳的保姆从里头冲了出来,冲着顾七七大喊大叫:“不好了!不好了!太太,宝宝被人抢走了!

“什么?”顾七七和古小钰拔腿追过去!

只见,房间的窗口敞开着,因为保镖们都忙着抓老鼠蟑螂,远去的黑影可谓是跑得畅通无阻!

“该死!”顾七七低咒一声,突然,一道灵巧的身影从她身旁闪过。

古小钰动如脱兔,娇小的身影在窗框上轻轻一点,灵巧地飞掠了出去,足尖点地,在楼下的草地上狂奔几秒后,眨眼间,凑近了那道黑影。

然,对方是有备而来的!

一个黑袋子忽地朝古小钰的脸砸了过来,一只只黑漆漆的东西从敞开的袋口里跳出来,暗夜中传来老鼠的吱吱叫!

辰辰他们看得尖叫连连。

顾七七和古小钰也给唬了一下,脚步一顿,就见那道黑影冲到了墙角下。

“不能让他跑了!”顾七七高呼一声,身子摸索到一棵大树后头,嗤啦——

见得,漫天荧光的粉末从大树的枝桠上弹出,刷刷刷,有一部分打到了黑影的头上,后背上,脚上!

黑影的身子一顿,猫身到暗处准备躲起来,宝宝却在这个时候哇哇大哭了起来。

响亮的声音,似乎对他的卑劣行为充满了谴责。

男人怒,抓住宝宝的手一紧,就要往他的喉咙口掐去,突然又听到远处传来藏獒的声音。

手顿住,不甘心地将暴露了他行踪的孩子抛了出去,然后,身形跃起,窜上了墙头!

“阳阳!”顾七七惊呼!

幸好古小钰眼明手快,功夫也好!一个灵巧的飞跃,她伸手就把命悬一线的小宝宝接了过来。

“抱好了!”丢给顾七七,她转身要去追人,却发现墙头上空空如也!

“擦!”她怒地低咒一声。

顾七七一边哄着受惊的小宝宝,一边对闻讯赶来的保镖们说:“往东南方向追出去,那人刚刚被荧光粉打中!一路上会留下痕迹的!

“是!”保镖们蜂拥而出!

惊魂未定时,顾七七突然注意到一件事情:封景怎么还没回来?

这些天不放心她的安全,他都是一忙完手上的急事就赶回来陪她的,而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难道……

她忙让女佣去拿手机来!

女佣五分钟后回来,满头大汗:“太太,整个房间都找遍了,没有找到您的手机!

“床头柜上没有?

“没有!

顾七七皱眉,眼皮突突跳得飞快。

不行,没有封景联系上她不放心!

我的女儿小喜 永远的自由 三哥水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