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龙族马氏一家 重生五庄观

龙天羽见东风准时送来,时机成熟,当即下令点火,升起热气球。

三军将士早已迫不及待,恨不得早点见识一下主公发明的飞行器何等神妙?听到军令下发,第一排首发阵容的精兵每组有一名小组长手持火把,点燃了燃烧器皿内染有火油的碳块,碳块立刻熊熊燃起,发出的热气缕缕进入椭圆气囊内,气囊开始变大鼓胀。

各组人员带好夜袭工具,跨入吊篮内等待飞行的时刻,每个人都露出兴奋的表情,这次战斗比任何一次都刺激,又过片刻,气囊完全鼓起,吊篮开始离地拔起,冉冉升空。

“真的飘起来了!我们可以飞了!哈哈

首批飞起的战士兴高采烈,探出头往地面俯望,挥手告别。

风萧萧兮,载物升天,壮士围一去兮,勇者复返!

张云、郭典率领两百多名精锐在第一批飞行队伍中,四十个热气球迎风飘起,渐渐高过了万丈悬崖,升入朦胧的夜空,热气球通过风扇轮传动风力,缓缓向函谷关上空进发。

由于乌云密布,燃烧器又有隐藏火光的特点,从地面上仰望,根本看不清高空有何不明飞行物物,况且楚军再善战机警,也绝想不到今晚对手会从天上飞过来。

没有加入这次空军队伍的将士觉得有些可惜,仰首望着天际,一股羡慕,一股惊叹,肃穆庄严,气氛极其特殊。

灌婴、樊哙、夏侯婴、吕泽曾在沛县起义时,见过龙天羽制作过长龙腾空,与这热气球的原理相近,差些惊奇,但仍对主公佩服得五体投地。

龙天羽心情极好,心想今晚一战势必会在历史上留下传奇,韩信如今还没真正成熟,加以时日在战场上磨练,势必脱去傲气,成为一代兵法家,最好提前生擒他为我所用,统一天下便容易多了。

婉儿和依依站在他身边,这一刻,她俩算是心服口服了,自古以来,多少人想像飞鸟般自有翱翔天空,今晚终于在夫君的一手策划下实现了。

随着吕泽、萧川第四批队伍升空后,漫天的热气球顺风飘行,穿梭在墨云之间,朔风呼啸,似乎深夜中暗伏着无穷杀机。

此刻在函谷关的城楼上,韩信、蒲节、藤琰、荆磊、乌雷、曹咎等将领都站在注视远望,时刻警惕着敌军会来偷袭,毕竟过了今晚,龙天羽不能攻陷函谷关,兑现不了承诺,势必给盟军一个打击。

韩信经过几次的交手,对龙天羽的性格多少有些掌握,知道对方言出必行,今晚必会来攻城,特意在城头城内侧安排了层层弓箭手、刀斧手应付突来夜袭的盟军,同时吩咐各处山峰顶崖的精兵,提高谨慎防范龙军精锐用过攀岩别走蹊径,混入关内来。

蒲节铠甲伤痕处处,在突围中受了几处皮外伤,从起义以来还是第一次受此挫败,对龙军自是恨之入骨,怒道:“钟离将军伤势不轻,都是龙天羽和虞子期害的,这个仇咱们一定要报!

韩信点头道:“不错,龙军将领都该杀,但此刻我军必须冷静头脑,这几次失败都是因为我们太轻浮了,骄兵必败啊!

藤琰道:“韩将军,我军也曾大胜盟军两次,而且每次都斩杀敌军三四万人马,论起伤亡劣势,似乎盟军还在我军之上,将军何以长他人之志、灭自己威风呢?

荆磊也道:“是啊,我军只伤亡过万,而盟军死伤至少六七万人了,此时还是咱们稳占上风才对呀?

韩信摇头道:“我也曾因此点而沾沾自喜过,但后来一想,更加佩服龙天羽的手段和智谋啊!

众人默然无语,都不知何解?

蒲节奇怪道:“愿闻其详!

韩信淡然笑道:“你们仔细回想,先前两日咱们斩杀那么多盟军士卒,可曾有龙军一兵一卒,他这条借刀杀人之计用得实在高明,楚军与各路诸侯军恶斗一番,一来借楚军的精兵打击各路诸侯军的实力,二来把我军拖垮的同时还使我们好大喜功,放松警惕,才会在今日大败于龙军精锐,这一切其实早在龙天羽的算计之中,知己而不知彼,从一开始,我军就处于了下风。

众人震惊不已,此时更加有些惧怕龙军主帅了。

韩信转身轻叹道:“龙天羽言出必行,他说今晚会来攻城,绝对会过来,城关内三万精兵轮流休息,随时做好迎战的准备。”随后他下了城楼,带着余将径自回将军府商讨防御战事。

凉风嗖嗖,乌云漫空,整座城头旌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灯火忽明忽暗,气氛十分压抑沉闷。

就在函故雄关的上空,漫天潜伏飞来一个飞行物,正是龙军的空中部队到来,悬浮在高空畅通无阻地跨越了坚固的城墙,热气球上的精兵在上面观察鸟瞰图,辨明了粮仓方位,徐徐逼近。

张云号令第一批对准下面楚军的粮仓发起火攻,顿时四十多个热气球上扔出火油瓶、火箭把,有如流星雨般射在粮草营帐和鞍车上,干草见火就着,地面一片火海。

楚军围圈战马的营地也被火攻偷袭,成千上万的战马受惊嘶叫,冲撞木栏向外疾奔,把守的楚兵在惊吓中被火吞噬,惨叫声嚎啕传出。

夏侯婴指挥着第三批停在将军府上空,眼看地面府邸处层层重兵把守,忽然有几个将领从里面出来,正是藤琰、荆磊带领门口几队分别赶去起火的方位,将军府一下变得空虚,夏侯婴吹动口哨,下令众人抛下绳索,精兵空投下去,要悄无声息潜入将军府围堵韩信。

吕泽在空中率领第四批精兵凌空向城头和墙内侧镇守的楚军猛然施用火攻,一时间火从天将,攻得楚军措施不及,不知兵从何来,四处乱窜,躲避火弩冷箭。

“龙军杀来了……龙军杀来了……

城内列阵的重甲兵登时溃散,火油瓶砸在盔甲上,熊熊燃烧,惨叫连连,许多士卒都抬头望向高空,满脸的疑惑,夜空漆黑朦胧,根本不知敌兵在何处,只见火光划破虚空疾射下来,纷纷用盾牌聚在头顶,四处躲避。

潜伏在关外的虞子期、袁英见时机成熟,发动进攻的旗号,一万龙军精锐迅速冲向城关,有空中精兵做掩护,少了许多阻力,来到墙根下利用自身的装备向城头攀爬。

蒲节立在城楼从惊呆中回过神来,赶紧喝令将士镇守住城池,岂知城头的士兵刚要反攻,忽然天降奇兵落在城内城墙城楼上,短兵相接,疯狂砍杀,登时与守军恶战在一起。

龙天羽简单地介绍木架环梯、吊篮以及热气球,空降兵的新鲜词语,使在场诸将惊讶不已,完全愣住,目瞪口呆。

以张子房的博学阅历,淳于婉儿的玄学天术,都不禁被龙天羽几句新颖词语打动,涌起了好奇心,尤其是婉儿,她自幼学习天文地理,医卜星相,久居幽谷,不食人间烟火,性格之高洁,身份之超脱,一般人和事根本放不到她的眼中,但此刻,她秀眸神采奕奕,瞪着丈夫深情无限,盼着他能说出一番独特玄理来。

龙天羽望向袁英道:“袁将军,把战车内的气囊和相关工具都取出来,准备安装飞行器具。

袁英应答一声,转身吩咐部下去把随行那几辆粘贴封条的神秘战车拉来,揭开封禁卸下几袋货物途中都以为是什么奇珍异宝,打开一看是些大气囊,和风扇轮、精钢小槽等。

龙天羽当众示范,命互为撑开椭圆球状布袋,与吊篮挂钩紧系在一起,又连接起风扇轮、蜗杆、传动轴、燃烧器,然后解释道:“此物名为热气球,是利用热胀冷缩空气悬浮的原理而创,由燃烧器内产生热气体进入袋囊内,热气膨胀鼓起气囊,热气体会悬浮在冷空气之上,这样热气球就会上浮,随风飘动,今晚有东南风吹来,安装的风扇轮感应到风力,通过传动轴和涡轮杆能改变热气球的方向、速度和高度,自由升降调整快慢,哈哈,今晚亥时我方空军出动,从高空飞跨悬崖渊谷和城池,以火油瓶和火箭把先少楚军粮仓,再破坏敌军战马营地,城中必乱,趁机冲杀城门,到时里应外合,子时务必攻克函谷雄关!

诸将听得神乎其神、玄之又啦玄,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定然嗤之以鼻认为是胡编乱造异想天开,但从龙天羽嘴中说出,格外有份量,众人见主公胸有成竹,各个变得信心百倍,齐声应诺。

张子房与淳于婉儿分析着龙天羽每一句话,尤其是风扇轮、传动轴、热胀冷缩原理,句句印在脑海,烙在心中。

依依曾周游七国旧地巡回演出,各地王侯将相、贤士客卿见过不知多少,多是自命清高、自吹自擂、故弄玄虚之辈,像龙天羽这般文武全才、高深莫测之人却罕见,蓦然指着一堆堆黑石块问道:“龙郎,那些是什么?

龙天羽微微一笑,随手拾起一块黑石道:“此乃煤块,深藏地下的森林树木经过几十万年的沉积变化成煤炭资源,是目前我军用于飞行的燃料,它的燃烧时间较长,可惜没有技术开采天然气和石油气,不然的话可以解决能源大问题,甚至提前完成工业革命也说不定。

他一口气讲解许多工业科学小知识,这些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人而言,简直小儿科,任何一位有点文化的人都知道,生活中息息相关,但对于在场众将军而言,却无一不是语破天惊,这一连串新鲜词令诸将眉头紧皱,不停地咀嚼它的意思。

淳于婉儿亦被丈夫的妙语连珠而引发强烈的好奇心,不解地问:“何为工业革命?

“啊?”龙天羽顿时愣住,一时不知从何处解释的好。

“工业革命……这…自从夏商至今,一直以农业、畜牧业为主、后来有了商业,几千年发展逐渐形成各自相对完善的体系,至于工业,它包括冶铁炼钢、铸造兵器、制造生产工具和青铜钢铁用具等等,都是工业的一部分,而‘工业革命’是对工业发展改革的一种概括意义,与春秋战国时期秦国商鞅变法相似,改变旧的生产模式,使用蒸汽机等半自动化机械,到那时别说统一七国,就是关外匈奴、南荒蛮夷、西域三十六国扫为平地,疆土版图在秦国的基础上扩大数倍、几十倍都不是问题。

“啊?

这回轮到众人震惊错愕,欲呼无词,只有啊的惊讶一声,呆若木鸡,均想主公他目标也忒远大了,统一七国都不满足,还要扩展疆域对匈奴、蛮夷、西域人开战,也太强悍了。

淳于婉儿惊喜不得了,秀眸中纯满了近乎崇拜的神情,咀嚼着对方话意,喃喃道:“蒸汽机、半自动化机械,夫君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他的每一番话都超越了以往任何时代的见解和目光,难道他真是兼容百家思想的大圣人?

龙天羽看着大伙一副惊呆无措的样子,暗中好笑,心想适可而止,别说的太多,吓傻了他们,把我当成妖怪那还得了,当下指挥百名精兵开始安装热气球的部件,这些燃烧器皿、传动轴、涡轮杆都是龙天羽设计,吩咐铸剑大师郭剑负责带领工匠营打造,都是精钢铸造而成,既巧妙抗性又强。

一回生二回熟,百名精兵五人一组,分成二十组反复安装,逐渐把地上气囊、吊篮、燃烧器组合在一起,摆在了木架下方,同时把火攻器具都准备好放入了吊篮内,夏侯婴、张云、葛离、郭典、萧川等龙骑兵团身手极好的大小将领,与挑选出来的一千名精锐汇聚在一起,准备参加今晚的特殊行动。

龙天羽也将这批死士五人分成一小组,每小组使用一个飞行器具,在投入战斗前首先向众人讲解了基本用法,然后分析了函谷关内粮仓等重要营地的位置,有关敌军情报都是早前派去函谷关内线人员混入楚军中,了解情报后利用鹰鹫传出。

夜幕很快就来临了,苍穹如墨,星斗黯淡,整个山谷站满了龙军精骑,这一次出战不同以往,分成一千夜袭空降兵,一万攻城将士,和两万铁骑军,灌婴、樊哙、夏侯婴等将领都被分别委以重任,准备此次闪电战。

龙天羽站在点将台上,静望夜空,流云暗动,却无风吹起,叹道:“婉儿,今晚东南风一定会送来吧?

淳于婉儿呵呵轻笑道:“怎么,开始对你的夫人没有信心了?

龙天羽微笑道:“哪有,为夫只是问问而已,此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让我们好好享受这段暴风雨前的宁静吧,过一会,一切都不同了,函谷雄关将变成一片火海,人间地狱!

依依在旁道:“龙郎好像也有些紧张哩,是不是担心战火一起会误伤城中很多百姓啊?

龙天羽点了点头道:“坦白说,我很想尽快大破楚军,又不想破关,多少有些矛盾。

淳于婉儿凝眸瞧了他半晌,会意道:“龙郎想尽快击败楚军,挺进咸阳,灭秦反楚,替天行道,建立不世功勋,但楚军英勇善战,又依靠天险,势必成为一场恶战,将士谁够狠谁才能在这场屠戮中获胜,龙郎以火攻克敌,兵法中乃上乘,只是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关内部分百姓会受牵累,所以龙郎才有些难以释怀。

龙天羽叹道:“事到如今也别无办法,在历史潮流中,个人就显得异常渺小,只有用最小的牺牲来换取天下人的幸福,才是王道!

忽然间山谷风铃响起,旌旗均向西北方向飘展,东南风如期来了。

“起风了……起风了…”众将士不约而同地欢呼。

龙天羽此时眼神一狠,充满霸气,喝道:“传令,点火!

驱魔龙族马氏一家 重生五庄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