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传奇 江山为聘将门嫡女叶宋

话落,空气中又是一阵寂静。

许墨琛杵在门外,僵硬的收回了那猛烈拍门后泛红略微发痛的手。

看着厚重紧闭的红木门的双眸中,是前所未有过的失望。

而夏清宁却被他说的这句话定住,胸前肋骨泛起一阵疼痛。

低估了她的能力,高估了她口中所谓的爱情?

许墨琛指的是什么?

“既然你敢做那些事情,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没有见我的勇气?还是说,此刻你正在为你的情人筹备着除夕夜的团聚晚餐?

一字一句,从门口细密的缝隙里传入了夏清宁的耳中。

敢做那些事情?

情人?

夏清宁眉头紧皱,她不知道许墨琛要说什么。

更不知道他今天找到自己的原因是什么。

夏清宁强撑着骨骸中都发出钻心疼痛的双手,费力的让自己的身子坐直了些,还没等她回答许墨琛的话,男人便又立即开口。

“爱而不得后的心灰意冷,绝望跳楼,血肉模糊的尸体,单身高档公寓……”许墨琛扶着墙壁站直身子,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苦笑,而这丝笑意,他都不知道是在嘲讽屋内的女人,还是他自己。

“为了离开后和江亦野那个男人在一起,你做的所有一切真是煞费苦心了,连血癌这种韩剧里面的烂梗也挪过来用,夏清宁,我许墨琛过去七年,真的低估你了。

字字句句,从门口缝隙里传里传来。

夏清宁在空调温度刚刚好的热空气中,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即便是周围的空气是温热的,即便是一层柔软的被褥包裹着自己,她的身子依然在这一刹那,变得冰凉。

这股冰凉钻进了骨头,骨髓都被冻住似的,她杵在那里丝毫动弹不了。

为了离开,和江亦野在一起……

血癌这种烂梗也挪过来用……

无论如何,在许墨琛的眼里,自己始终都是那个自私不择手段的女人。

眼泪冲破最后一道防线,而后就再也无法克制的永不停歇。

夏清宁攥紧被褥的手,颤颤发抖。

真的,许墨琛一次也不愿意相信她吗?

即便是那天绝望的站在医院的天台,讲清楚所有的事实和真相,他依然不愿意选择相信自己一次吗?

“夏清宁,你总是一副所谓执着无私而又伟大的爱了我整整七年的姿态,你难道不觉得一切都很虚伪很恶心吗?口口声声说着至死不渝,口口声声说着你爱的有多么的彻底和深厚,可是最后,你除了不知检点的背叛,你还留下了什么?

许墨琛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以至于说话的嗓音中都忍不住的颤抖,他挪了挪有些发麻的双腿,手扶着墙壁站着,心口像是被什么钝器划了一道伤口,积攒在里面所有的怒意和苦涩顺着那道口子,缓缓的流了出来。

从确认夏清宁“跳楼身亡”的那天开始,他就被一股痛苦的情绪包围而后吞噬。

当许墨琛觉得自己会永远困在那层黑暗里,他可能这辈子再也走不出来的时候,却得知了夏清宁没死,背叛着自己和江亦野在一起的消息。

刚才说话的人……

是许墨琛吗……

许墨琛?!

仿佛空气都在这一瞬间凝固一般,夏清宁顿住,瞳孔在此刻逐渐放大,全身上下都在发麻……

是幻觉吗?

为什么耳边听见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早在几个月前,她已经和那个男人断绝了一切。

早在她跳下去的那一瞬间,许墨琛的妻子夏清宁就已经死掉了。

那个男人还帮她举办了葬礼,告知了天下,许氏集团的夫人已经去世。

为什么,此刻会听见他的声音?

一定是听错了,一定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一定是服用了药物的反应……

夏清宁摇了摇开始泛痛的脑袋,卖力的将身子朝门外的方向倾侧了一点,以保证自己能听清楚一分。

沉闷频繁的拍门声中,那道熟悉的声线穿破了厚重的门板直直的再次刺入夏清宁的耳中。

“夏清宁,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

人对自己心仪的东西,永远都会保持热情和重视。

即便是几个月之久,生活中再也没有出现那个男人的影子,没有关于他任何的消息。

可是,却不能消磨夏清宁掉对他的任何记忆。

无论多久,都不能。

毕竟过去的所有,都太过沉重,毕竟过去的所有,都刻骨铭心。

眼泪毫无察觉的已经在眼眶泛滥,夏清宁咬紧嘴唇,强忍着不让它落下来。

即便是那个男人此刻站在门外,即便是没有眼对眼的站在她身边。

夏清宁都无法克制她那激动的情绪,以至于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此刻,她有着前所未有过的手足无措。

“我知道你在里面,敢作敢当,你出来。

许墨琛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语气中夹杂着丝丝不悦。

除了慌张以外,还有一股无限放大的涩苦在夏清宁的心底中,慢慢的爬了出来,而后蔓延在全身。

她从未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见一眼许墨琛。

她也从未想要再见一眼。

七年的爱恨情仇,爱情两字是夏清宁,而恨仇两字是许墨琛。

夏清宁爱的很深很深,深到了骨髓。

而同样,许墨琛对她的恨也很深很深,根深蒂固。

以至于此刻的她早已伤痕累累,心碎太多,伤痛太大。

她已经怕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执着是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她如今不敢再要了……

可是那个男人找上门来,这件事却是意料之外,夏清宁从来没有过这种预想。

她从来也不敢想。

在许墨琛身边七年,夏清宁太了解许墨琛的性格。

即便是那个男人发现所有一切只不过是江亦野费心制造的假象。

许墨琛也不会来再调查自己任何下落,毕竟,自己的死对他来说才是最有益的事情。

还没等这股心慌消散开,拍门声倏然又戛然而止。

房间在这一瞬间,立马恢复了安静。

夏清宁一整颗心都漂浮在空中似的,她躺着一动不敢动,仿佛刚刚的一切,只不过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假象。

此刻窗外飘舞的雪花,好像落的更大了一番。

纷纷扬扬,盖在地上厚厚一层。

僻静到有些死寂的空气中,在恢复几秒平静后,红木门外,细细密密的声音传了过来:“夏清宁,是我许墨琛低估了你的能力,高估了你口中所谓的爱情。

冷血传奇 江山为聘将门嫡女叶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