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一声哥哥 天涯魔域 橙红年代

陆思慧没有离开,反倒是直接点名周艳红监视自己的事情,大不了就退伍,她还不干了呢!

凭着手里的钱,凭着自己能打猎,养活弟弟,供他念书足够用。

进文工团这段日子风波不断,她也觉得累,还不如简单的日子好。

或者干脆还和一号她们在靠山屯内山训练。

只是这念头一闪而过,就被她否决了,周子松,赵晋琛几次三番的怀疑她,已经让她心累了。

咳咳。

周艳红没料到她会问的这么直接,刚喝了一口茶水,全喷在地上,呛得她咳嗽起来。

陆思慧面无表情的站在办公桌前,没有讨好的递上手绢,一直冷冷的注视她,等待她给自己一个明确答复。

你想多了,你是子旭的女朋友,他托我照顾你,这次出去汇演的人里没有你,我怕你有想法,这才没事就去看看你,怎么到你嘴里,话就难听了?还什么监视?你做什么事了,还怕我看不成?

周艳红掏出手绢,一边擦着嘴边的茶渍,一边嗔怪的看着她,完全是一副长辈的慈祥目光,没了之前的严厉。

哦,那是我想多了。

陆思慧垂下眼睑,她能感觉到周艳红说的不是实话,但是听到子旭两个字,她没有继续追问。

以后是要和他结婚的,面前的周艳红是子旭的亲姑姑,说太多,伤感情。

当然是你想多了,思慧,我也是为你好,木秀于林,风必吹之,你太优秀,又和子旭处对象,针对你的明枪暗箭不少,姑姑也是想保护你。

这句话其实是周艳红的真心话,只要陆思慧不是特务,那以后就是她的侄媳妇,观察下来,这姑娘不错。

能征得爸爸的同意,那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老爷子眼睛毒着呢!如果思慧真是特务,他不会看不出来。

我知道了。

陆思慧低声回答一句,心累的很,真想请假回去。

带着建国找房子,离开周家,以后和子旭结婚了,把爷爷接出来,省的看到周子松,心里别扭。

思慧啊!听说你弟弟一直住在我爸爸家?

这边安抚了陆思慧的情绪,周艳红开始和她闲聊天,还给陆思慧倒了一杯茶。

是的,我这段时间在考虑搬出去,可没买到合适的房子。

陆思慧接过茶杯,在手里转着,看着黄莹莹的茶水,想起在周家陪着爷爷喝茶下棋的场景,嘴角噙着微笑,说话的声音没了刚刚的冷意,变得柔和起来。

房子?我可以帮你看看。

周艳红听说陆思慧想搬出去,她觉得是好事。

周子松没结婚就带着儿子回来,已经让周家在大院里名声远扬,子旭又桀骜不驯,喜欢和小姑娘们开玩笑,议论他的也不少。

谢谢。

陆思慧惜字如金,情绪稳定下来,进来的时候还满心怒火,这会儿就沉静下来,不得不说周艳红做思想工作有一手。

俩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陆思慧喝了一杯茶水,正准备告辞出去呢,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来,声音很尖锐,打破了屋里的温暖气氛。

喂,文工团周艳红……是你?

周团长?

令陆思慧没想到的是,树后面监视自己的人竟然是周艳红,子旭的姑姑,她皱眉喊了一句,声音里带着惊诧。

思慧,你怎么一个人在操练场上跑步?怎么不去训练厅?

周艳红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看到陆思慧后,表面上依然淡定。

声音和蔼的很,像一个可敬的长者,又像是和蔼可亲的首长在关心下面的战士。

我想跑会儿。

陆思慧淡淡的回答,现在是自由时间,可以自己选择休息,或者在排练厅训练。

名单上没有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周艳红笑着问她,感觉从看过演出名单开始,她就显得有些不开心。

没有,服从组织安排。

陆思慧敬礼回答,声音很正常,没有听出一点委屈来,这让周艳红感到很满意。

这是我决定的,接连的演出,我怕你累倒。

她找的是关心她的借口,陆思慧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好了,你去跑步吧!

周艳红有点尴尬,陆思慧那双清澈的眼睛,像是已经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这真是种不好的感觉。

是。

陆思慧敬礼离开,跑在操练场上时,她的眉心一直紧紧的皱着。

次日,去演出的女兵们都上了车,现在黄幺妹跟着教官学习拉手风琴,这个乐器需要自己背着,她力气大,不觉得吃力,还很喜欢。

汽车开走了,陆思慧静静的望着被尘土覆盖住的车身,渐行渐远,直至不见。

呦呵,我这个要被赶回家的人不能去演出,你怎么也被留家里了,这是不是报应?

丁丽看着陆思慧幸灾乐祸的说起来,自己心里不痛快,也不想让她痛快了。

你是永远不能去了,而我只是暂时休息,报应的是你,而不是我。

陆思慧冷冷的看着她,都这样了,还改不了她尖酸刻薄的性格,就算是转业了,到地方也干不好。

切,我可以不转业了,你别想我离开。

丁丽突然扑哧一笑,没像以前一样听到这句话就气疯了,对着陆思慧得意的说。

陆思慧眯起眼看着她,组织上决定的事情,怎么可能推翻?

难道是姜副团长帮她了?可她是怎么帮的?

心里虽然怀疑,但是嘴上她没说,转身离开,不想和她废话。

留守的文艺兵多数都是犯错误,或者是带伤的,陆思慧这两种都不属于,是一个尴尬的存在。

好在她并不是太在意这些,每天都是照常训练,从铁血团学来的训练动作,她一样都不拉下。

人一旦认真起来,时间就像是不存在一样,过的飞快。

陆思慧一上午的时间都在做军事训练,午饭后在宿舍睡午觉,下午去排练大厅练舞蹈,三点一线,很单调,但是很有规律。

和表面的平静不同,陆思慧被人监视的感觉没有减少,反倒是增多了。

几次看到周艳红,她说的虽然都是鼓励的话,但是她的目光里却带着警觉。

陆思慧很想问问她,自己到底怎么了?是又有人写诬告信了?还是其他原因?为什么总是监视她?

叫一声哥哥 天涯魔域 橙红年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