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二十四监 耽美小说肉

“我会用时间证明给你看。”欧阳耀低头,吻上唯一地泪水。是的,他爱上了这个小女人,不知道从时候起就爱上了这个小女人,也许是五年后再见面,也或许是五年前的第一次见面,他就已经爱上了她,所以才会想尽办法的将她囚禁在身边。

唯一从欧阳耀怀里探出头,努力地想从黑暗中看见欧阳耀的俊脸,但最终却还是失望地垂下眼帘,问,“你难道,不介意我的那些不耻的照片了吗?不介意,雪儿的存在吗?

“不介意,爱上了你,无论什么我都不介意了。”欧阳耀紧搂了唯一。想到他的调查,他该怎么告诉她,那个透露这些假消息的人是她的亲生父亲呢?不告诉了吧,至少让她认为,她的父亲还是爱她的,“不管雪儿是谁的孩子,我都会将她视为已出。

幸福来得太突然,唯一只能傻傻地问,“欧阳耀,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傻女人。”欧阳耀唇角掀起好看地笑容,将被子往唯一地身上盖了盖,“乖,睡吧,我守着你。

“嗯。”唯一阖上眼帘,唇角弯着笑意。老天爷,如果这是梦,就请让我一辈子也不要醒过来。请让我当一个糊涂的小女人吧,窝在欧阳耀的怀里,听着他说爱我的一刻,我就不想再理会韩慧彩和那个孩子的事情,就让我自私的,为自己活一下吧……

整整一夜都没曾合眼的欧阳耀,早早地就把徐医生找了过来,此时,两人蹑手蹑脚地退出了唯一所睡的卧室。

书房里,徐医生神情凝重地说道,“少奶奶脑部里的淤血确实没有清除,压迫到了眼部神经,但之所以让她这么快失明的原因是,她最近一段时间,长时间的哭,加速了眼睛失明的速度。

长时间的哭?!这几个字使欧阳耀心头一揪的同时暗骂自己是个混蛋!为什么那个时间自己没有陪在她身边?安慰她不要哭。那是她最无助最伤心的时段,自己竟然和别人一样,用恶毒的语言来伤害她!他真是该死!思及,他道,“怎么才能治好?

“原本可以先配合药物治疗,但少奶奶现在有了身孕,胎儿又不稳,所以不宜用药。可要是等到十个月后动手术,会有一定风险,也许少奶奶会永远的失明,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要么保大人的眼睛,要么保肚子里的胎儿。

这样两个为难的选择,使欧阳耀紧攥拳头,忧伤地蓝眸望着外面明净地天空,沉声道,“保大人的眼睛。

门外,唯一扶着墙,摸索着走向别处,唇角露出苦笑。果然,她失明了……

待欧阳耀回到卧室时,发现唯一已经起身坐在了床上,他走过去愠声道,“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

“不想睡了。”唯一声音平静地说。

欧阳耀知道,失明的事情已经瞒不住唯一了,有些惊讶于她现在平静的反映,坐到她身边安慰道,“眼睛可以治好的,会没事的。

“嗯。”唯一轻叹了口气,“我听见了你和医生的对话。欧阳耀,如果不要这个孩子,你都不觉得可惜吗?

欧阳耀一怵,拿起了唯一地小手握在大手里,唇角掀着若有似无地苦涩笑意,“说不可惜是假的,多少会觉得可惜,毕竟这个孩子是我一直期盼,并且是第一个孩子,只是,如果坚持要他,你就可能永远的失明,我不想让你有那样的风险,我们还年轻,还可以再有孩子。

“你真的是这么想?”唯一问。

“嗯。”欧阳耀亲吻了唯一地额头,“等你身体好些,我们就去医院,将孩子,将孩子拿掉。

唯一明显感觉到了当欧阳耀说将孩子拿掉时,他的大手僵了下。

躲在门外偷听的韩慧彩知道此时,乐不可吱:太好了,真是天助她敢!韩唯一,我一定会把我的孩子生下来!

“走吧,我们下楼吃饭吧。”欧阳耀小心地扶起唯一道。

“好。”唯一应完起身,感觉有两只手驾起了她的胳膊,不解道,“你在干什么?

“背你下楼啊。”欧阳耀笑着道,背起唯一边走边道,“瘦了好多,这样下去会卖不上价钱的。

唯一不悦地嘟嘴,“欧阳耀才是猪呢!”欧阳耀性感地嗓音谧出好听的笑声。

韩慧彩匆匆跑下了楼……

菜肴丰富的餐桌上,欧阳耀对唯一关怀倍至,照顾有佳,看着韩慧彩眼里,心酸地厉害,泪眼汪汪地看向一旁的欧母。

欧母见此,讥讽道唯一,“原来是瞎了,难怪会赖在这里不走。

“妈!”欧阳耀沉声刚想再讲话,却听唯一道,“伯母,您爱您儿子吗?

欧母一愣,“你什么意思?

唯一唇角绽开浅笑,那双失去神采地眼眸因为这笑容而变地炯亮起来,她从容地说道,“我知道您很爱欧阳耀,所以才会很讨厌我,觉得我配不上欧阳耀,坦白说,这么优秀的欧阳耀和这么不优秀的我在一起,让我都觉得并不般配,但是,您有想过吗?一旦将两个优秀的人结合在一起,一切都是那么完美,那就不会是真实的生活了,况且,在爱情里,没有优秀和不优秀之分,只有谁更爱谁。

“你确定她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吗?”韩慧彩激动而冰冷地语气问,“她连雪儿的爹地都不知道是谁,这样一个不知脸耻的女人,你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而不是跟野男人在外面有的吗?你不要忘了,她今天还是和绍杰在一起的!

欧母听着,本就对唯一有成见的她跟着符合道,“阳耀,你要好好想清楚,别替别人养了孩子,回头失去了自己真正的孩子。”揽过韩慧彩道,“你若只承认韩唯一肚子的孩子也没有关系,我只承认慧慧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我的孙子!”看着韩慧彩坚定道,“你一定要把孩子平安的生下来,就在这里安胎,我倒要看看,谁敢把你赶走!

“你们可以留在这里,我们离开。”欧阳耀冷而不耐烦地说完,抱着唯一,任身后的两个女人又哭又闹的说什么,他都不曾再作留步……

“千万别让少奶奶再有过激的行为,她的身体状况会撑不住的。”私家医生老徐道,“少奶奶的身体严重营养不良,再加上肚子里的胎儿还小,所以随时都可能会流产,要是想留下这个孩子,一定要加万分的小心。

“严重营养不良?”欧阳耀深邃地眸心疼地看着唯一苍白而消瘦地小脸,是啊,经过这些常人不能接受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善待自己呢?转而,对徐医生急道,“她都需要什么来补身体?

“一会儿我会写下来,交给管家。”徐医生收拾好药箱,恭敬道,“少爷,我先出去了,明天再过来。

“嗯。”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欧阳耀坐上床沿,伸手大手婆娑着唯一细腻地脸颊,温声道,“对不起,让你受到了伤害。

是夜。唯一从昏迷中缓缓睁开眼睛,环视四周,漆黑一遍,伸手不见五指,她不禁有些害怕,低喃道,“这是在哪里?”她记得,她和欧阳耀在路马上吵架的啊。

待欧阳耀推门进来时,便看见唯一一点点扶着床下地的危险动作,不禁让他心头一紧,“慢点!”他箭步走了过去,扶过唯一。

唯一听着欧阳耀熟悉地声音,她能感觉到,欧阳耀正在扶着她,但为什么,她在适应了黑暗这么久后,却还是看不见任何东西呢?想着,她有些慌了,“欧阳耀,你快把灯打开。

欧阳耀一怔,看着明亮地卧室,之前他担心唯一醒来会害怕,所以,卧室里他一直都没关,蓝眸划过抹紧张地神情,大手试探地摇晃在唯一眼前,“看,看不见吗?

“你已经打开灯了吗?”唯一焦急地问。

难道是她脑部的淤血没清,使她,失明了?想着,欧阳耀对视上唯一失去往日神采的大眼睛,他忽尔心疼地将唯一紧紧地搂在怀里,掷声道,“灯坏了,你先上床休息一下。”他打横地抱起唯一,将她小心地放在床上。

好似意识到了什么,唯一害怕地紧紧拉住欧阳耀要拿走地衣袖,“是灯坏了吗?那为什么你能看见我?为什么我一点儿也看不见你?

“因为我对卧室熟悉,凭感觉找到的你。”欧阳耀海洋地眸子看着唯一惶恐地小脸泛起水泽,他握紧了唯一微凉地纤手,“今晚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所以特别的黑,我刚才进来的时候,都差一点儿被东西绊倒了。

“是吗?”唯一将信将疑地问。

“是。”冰凉地液体自欧阳耀地眼框缓缓滑落,他轻轻地吻上唯一地手背,“饿了吧?我去端些吃的进来。

他刚转身,唯一便拉住了他的手臂,像个害怕地孩子般说,“我不饿,你坐这一会儿好不好?太黑了,我,我有些害怕。

“好。”欧阳耀心中一涩,拖了鞋,躺在唯一身边,将她小心地搂进怀里,弧度优美地下颚抵在唯一地头顶。

他知道,这个刺猬一样的小女人是真的害了,不然,绝不会这么乖,一定会吵着离开。他疼惜地吻上她的秀发,“女人,我们的战争可以结束了吗?之前的那些所谓复仇,都让它过去吧,我现在只想和你以及我们的孩子,像你说的一样,简简单单的生活。

“还可以吗?”唯一窝在欧阳耀的怀里问,这是他们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谈他们的将来。

闻着欧阳耀身上,她想念地淡淡烟草香,她累了,真的好像只是窝在这个怀里一辈子,“那韩慧彩和她的孩子,怎么办?即使我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她们还是会时刻提醒着我,所发生的一切。”。

“我会让韩慧彩把孩子拿掉。”欧阳耀愠声道,“然后,我们离开这里,去中国也好,去英国也好,总之去你想去的地方生活,不会再看见那些让你不开心的人,好不好?

“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吗?”唯一哽咽着问。

“不是。”午夜,欧阳耀如蛊惑般好听地声音道,“因为,我爱上了你。

晶莹地泪水瞬间自唯一眼角滑落,“这次是真的吗?我很傻,你说的话,我都会当真,我已经经不起第三次伤害了。

大明二十四监 耽美小说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