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火焰山 新武林大会

“姐,衣服带来了,你赶紧去洗个澡,我带着轩儿。”众人正在沉默当中,正在琢磨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的时候,萧亦泽和梁洛汐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袋子,递给了萧亦然。

“好。”萧亦然这才意识到自己浑身的血和土,不好意思的冲大家笑了笑,赶紧去了浴室。

“小泽,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梁俊凯站起来身子,将怀里的孙子交给了齐语欣。

“叔叔阿姨,那天我的态度很不好,请谅解。”萧亦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当时的自己得有多冲动啊。

“我理解,你和你姐姐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也苦了你们了。我得感谢你啊,如果不是当年的你照顾她们母子,怎么可能有轩儿啊。”梁俊凯真的很感激眼前的这个小伙子。

“小泽,我也谢谢你。我说过,我们以后免不了见面的。”梁洛康微笑着,冲着萧亦泽伸出自己的大手。

“谢谢梁总。”萧亦泽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脑袋。

“改口吧,喊我哥,不过在公司里要喊我梁总,这叫公私分明。”梁洛康乐呵呵的笑着,赶紧缓解一下气氛吧,不然大家的心情都太沉重了,免得重症监护室里的弟弟也跟着不舒服。

“哥。”萧亦泽喊了一嗓子,目光落在轩儿的身上,小家伙扬着一张笑脸,一双清眸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跟着高兴起来。

“爸妈,我说吧,小轩除了眼睛像然然姐,其他地方跟二哥一个德行。你们看,尤其是笑的时候,跟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梁洛汐说完,使劲将萧志轩搂进自己的怀里,怎么也亲不够。

萧亦然洗了一个澡,感觉神清气爽了不少,见大家都围着孩子说话儿,心里莫名的心安,踏实了不少。

“都走吧,我陪着然然和孙子,你们明天再过来。”齐语欣见已经半夜三点了,孩子也困了,紧着催促着大家。

“妈,我想陪着然然。”华雪梅第一次见萧亦然,打心眼里就想亲近她,现在好了,就要成一家人了。

“听你妈的,都走吧。”梁俊凯一看不光儿媳妇想留下来,就连女儿都想留下来,赶紧开了口。

梁俊凯带着一家人离开了,林凌南安排了人手在外面保护着,一个是怕别人误闯进来影响他们休息,再者怕栾梦琪那个刁蛮的性子在过来医院折腾,事情还没有最后的结果,别再发生点意外,自己打心眼里就想保护萧亦然。

“您去洗洗吧,休息一会儿。”病房里安静下来,萧亦然从齐语欣的怀里抱起来昏昏欲睡的孩子,轻声跟她说了一句。

齐语欣欲言又止,转身进了卫生间,等会儿自己会跟她专门道歉的。

齐语欣出来的时候,萧志轩已经睡熟了,安静的躺在床上,小脸上红扑扑的,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不知道小家伙做了什么美梦,笑的那么香甜。

“睡了?”齐语欣凑了过来,怎么也看不够这个孩子,心里的滋味说不清道不明,悲喜交加。

“嗯,您跟他一起睡吧,我睡那里。”萧亦然指着对面的病房,知道齐语欣肯定想跟孩子在一起。

“好,委屈你了。”齐语欣温婉的笑着,满脸的歉意。

“一切都过去了,不提了。”萧亦然微微一笑,红肿的双眸竟然是那样的晶亮,因着刚洗过澡的缘故,真的像一朵出水的芙蓉。

齐语欣点着头,擦着眼泪,默默的躺在了萧志轩的身边,将孩子紧紧的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灯关上了,一缕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了进来,让整个病房里有了温暖的感觉,没有了平日里的冰冷,萧亦然感觉自己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的酸疼,在床上折腾了半天,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齐语欣在晨光的照射下醒了过来,见孩子还在熟睡中,一看对面床上早就没有了人影,心里竟然一阵阵的慌乱,赶紧爬了起来,冲出了病房。

重症监护室门外,萧亦然木然的站在那里,尽管看不到里面的任何情况,但是依旧不想眨眼睛。

时间啊,为什么过得这么慢?为什么探视的时间还没有到?

梁洛冰,你一个人在里面,害怕吗?孤独吗?我多想进去陪着你,时时刻刻都不想分开啊。

齐语欣忍住了自己的眼泪,悄悄退了回去,目前自己能做的,就是照顾好孙子。

八点钟,栾梦琪带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气喘吁吁的栾梦浩,见萧亦然站在门口向里面看着,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站在她的身边,也向里面看了过去。

昨晚回去爷爷跟自己谈了很久,郑重的告诉自己,如果在这么任性胡闹下去,只会把梁洛冰更快的推到萧亦然的怀里去,所以今天自己必须忍着,使劲儿忍着。

梁俊凯带着家人也赶到了,见她们两个人都向里面看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妞儿,你去吃点东西吧,我干儿子醒了。”穆瑞童他们早就过来了,其实也是陆佳成不放心萧亦然,一直催着他们早一点到这里帮忙的。

“我不饿。”萧亦然淡淡的回了一句,身子未动。

“妞儿,如果冰块儿醒了,你病了,那么,你让谁来照顾他?”穆瑞童意味深长的看了她身边的栾梦琪一眼,颇有些警告的意味。

“好。”萧亦然赶紧转身回了病房,齐语欣已经做好了早餐,照顾轩儿吃饭呢。

十点钟到了,医生过来了,拧眉看着病房外的这些人,有些为难的说着:“梁总啊,只能进去一个人去探视啊。

“嗯,我知道,那就让我孙子进去看他!”梁俊凯没有丝毫的犹豫,这时候萧亦然已经给轩儿穿无菌防护服了。

栾梦琪张了张嘴儿,什么话都没说出来,萧亦然都没有进去,自己还有什么可说的。

“轩儿,进去别害怕,你知道该怎么做的。”齐语欣早上就跟轩儿混熟了,现在一副奶奶的慈爱神情。

“奶奶,我知道的,我给爸爸唱歌,让他快一点好起来。”萧志轩稚嫩的声音,懂事的应着,一副让大家放心的神态。

“好,轩儿真是奶奶的好孙子。”齐语欣亲了孩子一口,见门打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拉着萧志轩的小手,将他带了进去。

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他带进去了所有人的祝福和希望,萧亦然的心里一酸,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小小的肩膀上,却肩负着这么沉重的负担!

如果当初自己选择来找他,是不是这一切就可以避免了?

如果当初自己多等他几天,是不是一家人一直可以在一起了?

都怪自己当初的执念,非要等他一个解释,错过了这么多的亲情瞬间,自己好悔,好恨!

重症监护室里,萧志轩让医生牵着,来到了梁洛冰的面前,他的脸色上稍稍有了些血色,嘴唇也没有那么白了,脸上带着氧气罩,浑身插满了管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爸爸,我来看你来了,你想我了吗,我很想你的。”萧志轩的的小手握住了爸爸的大手,缓缓开了口,声音清脆,仿佛春天里百灵鸟那婉转的歌喉,沁人心脾,让人精神一震。

“爸爸,我给你唱首歌吧,这是妈妈教我的。

我爱我的家?,弟弟爸爸妈妈?,爱是不吵架常常陪我玩耍。让爱天天住你家?,让爱天天住我家?,不分日夜秋冬春夏?,全心全意爱我们的家?……

稚嫩的歌声余音绕梁,好像是春天里叮咚的泉水,欢快的奔向了前方,让医生听了都忍不住动容。

医生没有丝毫的松懈,紧张的注视着病床上的梁洛冰,见他的手稍稍动了动,眼睛慢慢的、努力的睁开了一条缝,尽管随即又闭上了,心里便踏实了几分,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怕是梁家真的会把医院给砸了,昨晚医院连夜开会,上面要求必须保证他的手术万无一失!

歌唱完了,萧志轩见医生拉着他要走,一双小手不舍的抚上了他的脸颊:“爸爸,我明天再来看你,你一定记得想我啊。

病床上的人没有任何的生息,只有医疗机器的声音,两行清泪却顺着梁洛冰的双眼流了下来。

萧志轩的小手轻轻帮他擦拭干净了,嘟起粉嫩的小嘴,亲了他的俊脸一口,依依不舍、一步一回头的跟着医生离开了。

“医生,怎么样?”萧亦然见他们出来,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紧咬着牙关,生怕自己的牙齿不听使唤的发出声音来。

“病人的情况很好,孩子进去以后,有了很大的反应。我相信不久,就会醒过来了。”医生说完也松了一口气,昨晚到现在,整个治疗会诊的专家小组一直紧张的等待着,生怕有个闪失!

“好,谢谢您。”梁俊凯见萧亦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赶紧道了谢,强拉着一行人回到了病房。

“姐,咱们回家吧。”栾梦浩见栾梦琪也要跟着一起去病房,赶紧将她拦住了。

“我是他的未婚妻,他醒过来必须看到我。”栾梦琪的心里都要被嫉妒的怒火燃烧了,可是想到爷爷的话语,还是忍了下来。

“姐,你在这里肯定是徒劳,老大还有三天才能出重症监护室呢。”栾梦浩无可奈何的说着,自己为老姐的那可怕的执着简直*碎了心。

原来有林凌菲在老大身边,自家姐姐就没少给人家使判子,要不是梁洛冰郑重的警告过她,还不知道能惹出多大的事儿来呢。

现在萧亦然和老大重逢了,用脚后跟也能想到,肯定没有自家老姐的什么事儿了,栾梦浩都担心死了,毕竟他们订了婚,虽然老大是被强迫的,想让老姐放手,简直太难太难了啊!

除了轩儿是他的,自己好像是最不适合站在这里的人了,何况栾梦琪还一直虎视眈眈的紧盯着自己呢!

萧志轩一听妈妈要走了,赶紧从梁俊凯的怀里挣脱了下来,懂事的拉住了妈妈的手:“妈妈,爸爸晚上一个人在里面很孤单,我们陪陪他好不好?

萧亦然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看着孩子那期盼和渴望的眼神儿,自己怎么回答他呢?

梁俊凯缓步走到她们母子的面前,慈爱的摸着孩子的发顶,语重心长的开了口:“然然,老二醒过来最想见到的人应该是你和孩子了,所以我求求你,在这里守候着他,帮他渡过这一关,给他战胜病痛的信心!

萧亦然惊愕的抬起头,一双红肿不堪的清眸看向了他,梁家的主心骨发话了,再看看儿子精亮的双眸也紧张的看着自己,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萧亦泽,我带你回趟家吧,去给然然姐拿换洗的衣服。”梁洛汐的小脑袋一转,伸手拉住了萧亦泽的大手,弄得他脸上一红,不自在的甩开了。

梁洛汐一点都不在意,得意的撇了撇嘴儿,别看他在工作上一丝不苟,从气势上使劲儿压自己一头,这时候到显出一个大男孩的腼腆天性来了。

“走吧,陪我一起。”梁洛汐微笑着,主动又牵上了他的手,硬拉着他走了。

陆佳成痛楚的双眸看着萧亦然,猛地一转身,也准备离开这个充满消毒水味、让自己心死的地方。

“佳成哥,对不起。”萧亦然向前跑了两步,对着他的背影,嗓音沙哑,里面带着无尽的悲伤和歉意。

陆佳成站住了,犹豫了一下,终于转过来身子,萧亦然伸出双手主动搂住了他,眼泪却滴落在他的身上。

陆佳成阴沉的脸色突然变暖了,伸手抚上了她的发顶:“傻丫头,我不愿意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过得不高兴,我希望她幸福。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既然你们心里都对对方念念不忘,情丝悠长,这也是我决定带你来这个城市的原因,祝福你们!

“佳成哥,谢谢你!”萧亦然说完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再也不能说出来一句话。

“傻丫头,我是你哥啊,跟我不用说谢!”陆佳成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一些,原来的自己对她的感情太过于执念了,无形中给了她很多的压力,刚才的放弃竟然也是一身的轻松。

“陆佳成,我佩服你是个男人,真正的男人!”梁洛康赶紧走过来,使劲儿握住了他的手。

“梁总,过奖了。不过我有句话撂在这里,如果你弟弟负了小然,我照样会下手!

“我明白,我替我弟弟谢谢你!

“小然,我走了,有事儿跟我打电话,记住了,我是你的娘家人,是你坚强的后盾!”陆佳成说完用手使劲的揉了揉她的发顶,带着万分的不舍,转身大踏步的走了。

穆瑞童冲萧亦然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意思是别担心,有我呢,赶紧跟了出去。

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不见,萧亦然才收回来自己的目光,看向了梁家人。

“然然,我已经安排好了病房,是个套间,你跟轩儿就住在里面,方便随时可以知道小冰的情况。

梁洛康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生怕委屈了她们母子,差一点没把商场给搬过来,这才多大的功夫啊,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寰球集团的梁大总裁,为了自己的弟弟和弟媳妇都豁出去了,什么双人床、皮沙发,甚至冰箱、电视以及各种生活用品,齐刷刷的备齐了。

“谢谢。”萧亦然低头道着谢,见栾梦琪一直狠狠的瞪着自己,毕竟人家是未婚妻,自己倒显得跟个局外人一样,哎!

“大哥,我也留在这里照顾阿冰,你也给我安排一间病房。”栾梦琪一看人家都安排好了一切,那我算什么,我才不会轻易说放弃,自己爱了他那么多年,忍受了他有过前女友的痛楚,好不容易跟自己订了婚,现在这个跟前妻一样的女人又要跟自己抢他,哪里肯让!

梁家的人都没有说话,齐语欣低头使劲搂着萧志轩,就当没听见一样。

林凌南一看大事儿不好,赶紧冲着栾梦浩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赶紧把你姐弄走啊!

“姐,医生说了,明天才能进重症监护室看老大,咱们走吧。”栾梦浩使劲儿搂着浑身气的直哆嗦的姐姐。

栾梦琪一看梁家人不说话,弟弟又要带着自己走,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抬手使劲儿给了弟弟一巴掌,只听拍的一声,他的脸上历时起了几道檩子。

“胡闹!”众人正在愣怔的时候,身后传来栾老爷子的怒吼声。

“爷爷,我是梁洛冰的未婚妻,你们为什么都帮着这个女人?你们为什么都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栾梦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自己也不想打弟弟的,可是实在是受不了了,大声哭喊了起来。

“闭嘴。”栾老爷子威严的冲着孙女冷冷的吐出来两个字,栾梦琪不说话了,但是哭声继续。

栾老爷子转过身来,死死的盯着萧亦然,上下打量着她,目光带着震慑和警告。

萧亦然挺了挺自己的身子,尽量让自己站的直一些,在直一些,尽管自己浑身酸疼的要死,双腿发软,但是自己不会屈服的,清眸倔强的看向了他,对他的目光没有丝毫的畏惧。

“丫头,你应该比琪琪小吧?”栾老爷子打量了她半天,这才明白这个孩子绝对是个倔性子,不是那么好摆弄的。

“是,小四岁。

“哦,如果我说你嫁给梁洛冰,会影响他一生的仕途,你会做如何的打算?

“我相信堂堂正正的栾司令,心眼不会这么小吧,以德报怨这种事情,不是您这个年龄应该做的。如果真的做了,也怕是不能服众吧。

萧亦然的声音一冷,虽然嘶哑的要命,但是依然震人心魄,一句话将他的意图看的很透。

梁家的四口人互相看了看,都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怪不得老二这么喜欢她,有胆有识,秀外慧中,关键是不惧生死,这才是梁家人的样子。要知道栾老爷子可是有直接生杀予夺的权利的,别说梁洛冰了,就连梁俊凯都礼让他三分。

“丫头,如果我说我心眼小呢,你应该知道琪琪的姐姐远嫁,我身边除了阿浩就是琪琪了,他俩可是我的眼珠子。今天琪琪为了你竟然打自己的亲弟弟,我很生气。”栾老爷子一直以自己的震慑力为荣,可是这对眼前这个小丫头好像没有什么威力。

“栾司令,我相信您的人品,如果为了这事儿惹到您大动肝火,我作为小辈给您道歉,可是感情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

“好一个感情的事情说不清,你周围有好几个优秀的男人,可是琪琪的身边却只有他一个人。如果洛冰醒过来,依然选择接受琪琪,不接受你,你怎么做?

“那我就祝福他们,就像佳成哥祝福我跟梁洛冰一样。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所谓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我也可以抽身离开的。

“说话算话?”栾老爷子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冷笑,小丫头,我就等着你钻这个圈套呢,到时候怕是有些事情由不得你了。

“说话算话!”萧亦然的目光坚定,小脸严肃,神情坚毅。

“好,到时候别食言就好。阿浩,带着你姐姐回家。”栾老爷子说完背着双手,迈开了步子。

“爷爷,我不走。”栾梦琪一听爷爷也没说过她,就这么走了,那里甘心啊,立即崩溃的大声哭闹起来。

“走,别再这里丢人现眼!”栾老爷子大声呵斥了一句,自己其实一点都不生气萧亦然的坚定,心里倒是对这个孩子的坚定竖起来大拇指,自己生气的其实是梁家人的态度和孙女的任性。

栾梦浩使劲儿拖着哭闹不已的栾梦琪,跟在爷爷的身后走了,哭声渐渐的远了,走廊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走吧,去病房吧。”梁洛康说完,带头向病房走去,跟重症监护室在一个楼层,转一个弯儿就到了。

梁俊凯和齐语欣两个人都争着要抱孩子,结果谁也不让谁,最后的结局是两个人一起举着孙子,萧志轩分别搂着他们的脖子,小脸上有了幸福的笑容。

病房里,萧亦然沉默的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梁家二老抱着孩子再也不撒手了,死一般的静寂。

“然然,当初那个手术书是怎么回事儿?”梁洛康非常想知道事情的原委,自己的调查结果应该不会错的,连医生都找到了啊。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离开的那一天,只是去做了一个正常的产检而已,怕长途的路程对孩子有影响。再说我出车祸的时候,为了轩儿的健康,麻药都不敢打的,生怕影响到孩子的身体发育,怎么可能轻易说放弃他呢!

“不知道谁在背后做了手脚吧,我派的人都找到当年的医生了,她确信你已经将孩子做掉了。”梁洛康紧紧的皱着眉头,看来背后还有黑手?

栾梦琪吗?可是当时的她正在国外进修,手应该没有伸到那么长!

栾梦浩吗?更不可能,老二说他当时跟然然他们相处的关系都很好,不会是他在背后作梗的,自己也相信这个老五不会那么没有分寸。

唯一可能的人就是谢金峰和李青萍了吧,这事儿自己还是要彻底查一下的,就因为这个造成的误会,将一家人活生生的拆散了四年,阻挡的不仅仅是爱情,还有亲情,让他们生活分离的痛苦和思念之中,梁家的人不可能咽得下这一口气!

西游记火焰山 新武林大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