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膛破肚 邪恶漫画之无翼鸟

严晓晓的性子多半是遗传了那个泼辣的母亲,可是她呢,为什么谁都不像,脑子里突然闪现过,严小姐,你是不是不是严家的孩子。她是不是严家的孩子,所以一个父亲才会将她拿出去卖了。

她害怕的往后倒退了几步。瞳孔里面有些放大。“严晓晓,你胡说,我不是贱人,我不是。

她突然情绪有些失控。

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又担心事态严重,严晓晓立刻制止,“严晓妍发什么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说话那么大声。”她慌乱的看了看四周,似乎已经几个人往他们这边看过来了。

严晓晓有些懊恼,今日的目标显然不是严晓妍,她可是来钓男人的。可不要被这个臭丫头给破坏了自己伟大的计划。

她微微上前,拉住严晓妍的手,“你想干什么。你疯了,做什么呢,知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你干什么呢。不要给我丢人。

严晓妍突然有些惊恐的看着她,一下子甩开她的手,微微往后退了退,就在两个人还想要继续争执下去的时候。

宴会里的灯光却突然的暗下来了,严晓妍一个不小心,撞入一个人的怀中。但是他能感受到,那不是易凯的气息。

“小心一点,我美丽的姑娘。

不出一分钟,全场又亮了起来,但是她身后没有人,连严晓晓都不见了,可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刚才那个说话的人绝对不是易凯,因为此刻她可以看到易凯在前面一个地方,也在东张西望的看着她。

就这样子的距离,刚才怎么可能是易凯。

可是不是他,会是谁,她狐疑的看了看,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表现的很正常。大家仿佛都没有因为刚才突然的暗灯而有什么焦躁。

唯独是她。

“各位,接下去,是我们跳舞的时间,先生们,女生们,大家一起狂欢起来。

“易大哥,我们一起跳舞吧。”王曼妮拉着他的手,可是易凯却是微微抽出了手,“那个我等一下过来再陪你。

看着这个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走掉,她突然觉得手一空,显然,易凯要去的方向是严晓妍那个方向。

因为经过刚才这么一弄,严晓妍的心里乱乱的。

她远远的看到易凯往她这个方向走过来。说实在的,不是她花痴,也不是她喜欢看帅哥,只是易凯这个男人真的好帅。看着如此优秀的男人,她的脑海里仿佛也想起了他们这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仿佛就像是拍电影一般的一点点回放。

那个会对她温柔,会对她生气,会冲着她发脾气,又冲着她叫笨蛋的男人。

那个花钱买下她,说是一场交易,说她只是他玩物的男人。

虽然一开始,他们之间只是一场金钱和肉体的交易,但是在这一个月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又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少女的心总是会悸动的。

她害怕,要是继续和这个男人纠缠下去,会不会有一天爱上了无法自拔,可是她不是一直都觉得,他们之间是没有未来的吗。

所有的人仿佛都在偷偷的盯着易凯,想要看看,他最后到底是走向哪里,前几天报纸上传的沸沸扬扬,王氏千金和易凯的事情,还双双出入酒店。不过今日。

人家要跳舞的对象不是王氏千金王曼妮,人家带进来当女伴的也不是王曼妮,这事情。

有些人就开始八卦起来了。这豪门里的事情总是带着太多让人猜想的痕迹。这一下子这样,一下子那样的。

现场仿佛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不过大家已经不会好奇了,就这个方向走过去的,绝对不是王氏的千金,倒是那个长得出奇,却是生面孔的女子。

王曼妮的父亲似乎是看出点什么名堂了,想要开口去说什么,但是却被王曼妮扯了扯手,示意他什么都不要说。

一开始严晓妍还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所有的人都静止了,仿佛所有的人都在往她这个方向看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该不会。

呼吸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她还在想着,不会吧。

只是看到他微微靠近,脸上还带着迷死人的笑容的时候,她才惊觉,这是真的。男人在她面前站定,顿时所有的目光都齐聚在他们这边。

“严晓妍,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话音落下男人伸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可是这下子,严晓妍显得尴尬了,跳舞,她哪里会啊。

她是没有想到在这样子的情况之下,易凯会邀请她跳舞。

“可是我不会跳舞。”犹豫了好半天,严晓妍才蹦跶出这句话来,不会跳舞在上流社会里那其实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可是严晓妍确实不会,她从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从来她的生活就只有两点一线。

学习打工忙都忙死了,怎么还会有时间做这样子的事情。

跳舞那是有钱人的游戏,不是她的。

易凯突然被小丫头这么一句话弄的,想笑不是,想不笑也不是,然后俯身上前,轻轻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不会跳,就跟着我的节奏,或者就直接抱着我就好了。

结果此话一出,严晓妍又不争气的脸红了,可是看在旁人眼中那是一种打情骂俏。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易凯一个用力,将她拉入怀中。

灯光瞬间大亮。所有的人都滑入舞池之中。

严晓妍几乎是跌倒在他的怀中,若不是这个男人搂住她的眼神,恐怕要摔倒了吧。

她的脸轻轻的靠在男人的肩膀之处,脸微微的有些红。

她只在电视之中看到过人家跳舞,可是真当自己站在这里的时候,却发现全身僵硬的很。

“乖,只要放轻松就好了,没事的,不要想什么,一切都放轻松,慢慢的跟着我的脚步,我带着你走。

严晓妍慌张的点点头,可是真当好几次踩上了易凯的脚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真笨。在看看周围似乎有很多双眼睛一直盯着她看。

礼服的后背有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仿佛就是印证了她年纪小,嫩嫩的样子。

礼服也是短款,但是长度却设计到让人只看到小腿,大腿都看不到,简单大方,完全将严晓妍美好,干净的气质给衬托了出来。

这件小礼服仿佛就是为了她独一无二设计的。

在看到严晓妍的时候,站在那边的严晓晓瞬间变化了脸色。她怎么都想不到,那个小贱人也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身边还站着易凯,那个让任何一个女子都为之心动的男人。

她又凭什么、

她低头看看自己,仿佛此刻,这身香奈儿的服装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和严晓妍相比了,这一比,似乎那是一个天一个地,完全不能相比。

当易凯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主动的让出了一条通道,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份不一般,人家动一动手指就能让整个S市陷入经济危机。更何况,前段日子,他是表明了,要在S市准备开拓一片沃土的。

所以明眼人都该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能够攀附易凯这条大鱼,说不定他们就真的是看到了希望了。

谁不想要蓬荜生辉呢。

所有的人都站在两边,用一种敬重的眼神看着,仿佛易凯就是他们膜拜的对象。

严晓妍挽着易凯的臂弯,显得有些紧张,脚上的高跟鞋穿的让她有些害怕,她哪里穿过高跟鞋,每日都是帆布鞋,校服穿穿的,一下子让她淑女的穿起了高跟鞋,真的有些不适应。

她和严晓晓不一样,严晓晓比她大几岁,已经读了大学了,穿着打扮自然是成熟,但是她不一样。

她青涩的仿佛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如果不是身上这身衣服,她看上去连18岁都没,娇嫩的脸蛋,还有那个似乎没发育好的身材。

而且今日这阵仗有点像电视里金马奖评选的样子,红地毯,看上去很豪华,很那个。这本不紧张的心都被勾的紧张起来了。

她不知道易凯带着她出现在这种场合里,相比于上次的,这一次的人太多,场合太庄重。看上去有点吓人。

紧张肯定是必然的,她甚至都觉得自己的手心在冒汗。

感受到身边女人的紧张,易凯轻轻的拍着她的手,“不要那么紧张,没事的。

“可是,好多人呢。

“没事的,好多人,又不会吃了你,有我在呢。

她以为他口中的宴会也最多是几人的宴会,但是今日,这里大约都有上百号人吧,太可怕太可怕。

男人的说话很低,但是却是贴着她的耳朵讲的,怎么看都是一副亲密的样子。

顿时将站在对面的严晓晓气的,想要上前撕烂严晓妍的那张脸,想不到那个小贱人打扮起来居然那么的好看。

以前一直看她穿着个校服,也没有见的那么好的,今日一打扮,果然是女大十八变。

这变化,估计都认不出来了。

而另外一边,王曼妮挽着自家父亲的手腕,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却是暗藏杀机,想不到,易大哥居然带着那个女人来参加那么重要的宴会。

上一次她旁敲侧击的问过了,想要身为他的女伴出席,可是他却拒绝了,那个时候他还说可能没有时间来参加,可是现在,这是什么。

不仅仅来参加了,还高调的带着严晓妍那个女子出现。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她说陪着他来参加,他不愿意,还说可能不来,现在呢,人来了,又是怎么回事。她心中顿时那个不平,凭什么带来的人是严晓妍。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她都认了。

“爸爸,我去那边和易大哥打个招呼,就不陪着你了。

“好好,去吧,你们年轻人是应该要多交流交流,易凯那小子不错。

“知道了爸爸。”王曼妮笑着应道。他们王家也算是大家族了,她一直都觉得如果易大哥要结婚,她应该是首要的人选,可是这一次,他对一个乳臭未干的那么的在意,这是什么场合啊,那么重要,他都敢带着她出现。

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臭丫头,她倒是要看看,有什么本事,可不要到时候耍点小手段就能出丑到不像话。

她端过了一杯红酒笑着凑近。

“易大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都来了,也不和我打招呼,爸爸在那边呢,你要不要过去问声好。”王曼妮笑着。双手很自然的挽住易凯的臂弯,然后顺势挤掉了严晓妍。

女子回头,笑着看了一眼。

“走吧,刚才爸爸还在说,你都回来那么久了,也不见你去拜访他,他老人家很生气呢。

“好好,那我现在过去吧。

她被拉扯着走,倒是忘记了身后还有一个严晓妍,他回头了,可是严晓妍低着头没有看见。

有些挫败的退到一边。看着他们亲密的离开。果然她就是一个陪衬的。感觉是来完成任务的一般,现在任务完成了,是要退场了吗。

身后突然被人拍了肩膀。

她诧异的回头,却看到严晓晓。她微微一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严晓妍,还真的是小看了你,这种地方你都进来了,怎么,当人家情妇当的还不错吗,不过,你的金主呢,怎么抛弃你了呢。我看你也没有什么骄傲的资本吗。就只是一个空有虚表的花瓶而已。

“我。

“严晓妍,你真的挺犯贱的。当初爸爸拿你出去卖了,你是不是还很享受啊。严晓妍你这辈子毁了,你再也得不到爱情了。你就是一个贱人,你知道不知道,你很贱,你还真的以为那个男人能给你未来,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就你这样子的,人家恐怕只是一时之间贪图你,觉得你这个小白菜还有点符合她的胃口吧,男人吗,见惯了大鱼大肉,偶尔清粥小菜,换点口味也是喜欢的。

一句句讽刺的话让严晓妍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她从来就不是严晓晓的对手,他们姐妹两个,从来就不是一个性格的。

开膛破肚 邪恶漫画之无翼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