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老虎小说 阳光大宋

飞机转火车,之后又汽车跋涉了几个小时。

王健忠和谐萌萌二人终于到了一处依山傍水的小村落之外。

从外表看,这村子和华夏南方许多古镇没有半分不同。恬静、安详。一条小河贯穿村内,两旁木屋,彼此交错,乍一看去,宛若置身江南水乡之中。

“敕设王医村,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一块石碑,立在村口处,下方俨然两个已经褪去了鲜红颜色,变为一种透着朱砂的黑色两个大字:建隆。

王健忠和谢萌萌自觉地站在石碑前,微微躬身。这并非是他们拜见这已经过去一千余年的皇帝,而是在对自己的家族行礼,这一坐碑,象征着王家在这个世界上的底蕴。无论外界战乱不息,朝代更迭。但是这王医村一直是一方净土。即使几番最为惨烈的大战,无论双方,都会自觉的避开这里,因为这样一个超然于世外的名医家族,是任何人都不愿轻易得罪。

因为,王家行医,不看家财,不管地位。只凭眼下好恶。即使贵为皇亲贵胄,哪怕是皇帝本人,若王家看着不爽,照样双手一摊,无能为力。

虽然曾有几次因为此事惹得帝王龙颜大怒,还有几个家主直接被砍头示众,但王家已然故我,反而是那几个帝王家连连有子女早夭,嫔妃香陨。

甚至在有明一代,一暴君听闻王家医术通天,为求不死,请王家入朝为医,王家不允,龙颜大怒,派来数万禁卫军包围王医村来逼迫王家就范,可是不过三天,数万大军,均是一病不起,寻遍名医,却没有解救之法。可巧的是,当这大军退出王医村百里范围内,所有人都是不药而医,自行痊愈。正当他们准备重整旗鼓,再谋王家的时候,刚刚踏入百里范围,所有人又是身患奇病。

若只是如此,还不算离奇,军中为了避免王家奇毒,抓来了数千周围村民与自己同吃同饮,可就是这样,这些村民们没有一个人有事,而那些军人,却依旧迈入百里就会中毒。

足足折腾了大半年,皇帝终于放弃了对王家的进攻。而王家当代的家主,也因这次事情转变了一些意见,开始允许族内人入世行医,一方面有王家人在外,可以保证王家声明不坠,另外一方面,若真的有些强硬的危险,也不至于危及到王家本身。

也就从此开始,王家历代子孙中,都可以有一次选择是否入世的机会。一旦入世,便作为王家在世俗之内的种子,开枝散叶。不过入世子弟却不能将王家的医术奥秘外传,包括自己的子女。

入世者不需要受到王家森严家规的挟持,拥有者极强的自由度。但一旦入世想要在回归家族,便变得很难。可即便如此,年青一代甘愿永不出王医村的人终归是少数,而每一代允许入世行医的人,有少之又少。

所以,这入世的资格也变的弥足珍贵。必须是家族最优秀的弟子,才能获得入世的资格,因为王家的威名,很大程度上要考这些入世子弟来维持。

几百年过去,入世的门槛越来越高,到如今家族内每十年族长和几大议事才各有一次发起入世考核的权利。而每一次考核都将有近百人争夺,其中状况,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贱哥哥,你真的确定了吗?你已经离开家族很久了,现在……”谢萌萌有些担忧的说道。

王健忠脸色阴沉,声音却充满着坚定的自信,“如果我都不能保证是家族中三十岁之下最优秀的子弟,我有什么资格去迎娶白露!”说罢,王健忠挺了挺腰板,深吸口气说道:“走吧,回家!

村落中央,一处最高的院落。

“萌萌,你等一下!”王健忠转身对谢萌萌说道。

谢萌萌乖巧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这座院子是她的禁地,她不能迈进去,除非有一天她真的成了王健忠的媳妇,她才有资格走进其中。因为这是王家最重要的地方,王医祠,是王家的祖祠。

祠堂中的一切,王健忠显得很是熟悉,恭恭敬敬的在家祖鬼针医圣王九重的木雕像前叩头后,王健忠拿起条案上的掸子,轻轻的扫了扫祠堂两边挂着的一副对联。

“悬壶济世乃是沽名钓誉,见死不救才称医德根本。

再看横批那苍劲有力的“生死我定”四个大字,一股豪气和霸道,便跃然而出。

这幅对联,便是王家家训。王健忠从小极不理解。他从书上看到的一切都是“医者父母心”,可却没想到堂堂医道世家,竟然有“见死不救”的家训传承。

可是如今,当他真的走到了世俗之中,尤其是在医科大学读了这几年之后,突然间对这对联有了新的理解。那些自称悬壶济世的名医,往往是谋财害命的刽子手。而懂得见死不救的医生,往往才是真正有着子自知命,才能为病患带来一线生机。

他虽然还不确定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确,但总不在感觉这家训与自家的格格不入。

走出祠堂,王健忠的家就在不远处。毕竟王家当代家主就是王健忠的父亲,村子内除了祠堂之外最大的宅子,便是此处。

“父亲,母亲!”王健忠在家中还是显得很恭敬。尤其对于他的父亲,他自幼比那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此时入目正坐在堂屋前,王健忠带着谢萌萌恭敬地上前行李。

“去拜过祖先了吗?”王健忠的父亲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满面红光,身子硬朗。可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王健忠出生的时候,这王家家主王淳已经42岁。如今他已经年逾六旬。

王健忠恭敬躬身,说道:“见过家祖后才来拜见父母的!

“回来了就不要乱跑了!那医科大学上不上也没有什么意思!你天赋不错,好好修习鬼针医典,来日成就,有望超过为父。”王淳说道。

王健忠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恭敬地说道:“父亲,我这次来是想请您发起入世大比,我希望可以入世。

“砰……”王淳的手重重的排在八仙桌上,似乎地面都是一颤。“入世?你疯了!你是我的独子,以后王家家主之位都是你的,你竟然要入世!那花花世界有什么好!

王健忠脸色苦涩,他对白露的父亲敢侃侃而谈,但对自己的爸爸,却显得很是拘谨,“父亲,我已经决定了。还请父亲应允!

“混蛋!”王淳骂道,“想也别想!先别说我不会发出入世大比,就算发出了,也轮不到你!现在族中突破九归元气功第四重的弟子已经有了三个,你堂兄禄忠更是突破了第五重,这些人想离开家族,是因为他们没有继承家族的机会,可你呢?你可是家族的继承人人选。而且在人选之中,你是最有机会的!

王健忠深吸一口气,说道:“父亲,,我也突破了第四重,我希望试试。这一次我一定要入世,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做!

“健忠,不要和你父亲犟嘴。有什么事和妈妈说。”一直坐在王淳身边的,天生带着一丝高贵气质的美妇站了起来,直接拉过了王健忠的手。

“慈母多败儿!”王淳骂了一声,随即起身,离开了堂屋。

“健忠,究竟为了什么要入世,你跟妈妈说说。”美妇声音中无限温柔。

王健忠被美妇拉着坐到椅子上,略一沉吟,才开口道:“妈妈,我找到了我认定的女人,但我现在必须要入世才能完成他们家对我的考验,我没得选择。

“你找了女人?那萌萌怎么办!”美妇一怔,目光转向了在旁显得很是乖巧的谢萌萌。

王健忠咬了咬嘴唇说道:“妈,萌萌在我心里就和妹妹一样,那个女人才是我想娶回来的媳妇。况且如果不是她在我突破第四重的时候舍去清白救我,恐怕你已经见不到儿子了!

“姑妈,白姐姐人真的很好,也很照顾我。只要白姐姐愿意给我做小,我不反对让她跟着贱哥哥,毕竟她已经是贱哥哥的人了。”此时,谢萌萌开口说道。

听到谢萌萌的话,王健忠不自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想谢萌萌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王健忠的母亲握着王健忠的手,沉吟片刻后开口道:“健忠,你将你和那个姑娘的事情说给妈妈听,如果她真的值得你连家主都放弃,妈妈会帮你求你父亲。你爸爸这辈子最没脾气的就是对我。不过如果那个女人不值得你这么做,妈妈可不会帮你。

王健忠听罢一喜。急忙将他与白露从相识开始的每一点一滴都说给了母亲。他自然知道父亲最大的弱点就是母亲。当初母亲可是江湖之中数一数二的美女,父亲为了母亲可算是煞费苦心,即使到了现在,父亲对母亲的情感也没有半分减少。

王健忠的母亲静静的听着,足足过去了一个小时,王健忠才将每一点细节,都讲给了他的妈妈,毕竟自己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母亲身上。

话都说完,王健忠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妈妈,等待着妈妈的决定。

“健忠,妈妈现在没法答应你。这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你先不要冲动……

一夜荒唐。

王健忠醒时,已经正午。

胡乱在床上伸出手臂,想抓住那个女人的身影,几秒后王健忠猛然惊醒起来,这床上,哪里还有白露的身影。

放眼在卧室内看去,一股莫名的紧张涌上了心头,这房内,梳妆台上,白露的那些瓶瓶罐罐都已经不在。

“露露!露露!”王健忠猛的翻身下床,直接推开了门。

“啊……”一声尖叫传来,“流氓呀!

谢萌萌此时正将双手挡在脸上,不过从她手指缝中,清清楚楚的看到两个闪亮的眼珠,在盯着王健忠的身体中间的部分,目不转睛。

王健忠脸色一红,迅速身手盖住了自己的身下,一步退回去房间中,将门关好。这一夜他的辗转疯狂,身上早已经光洁溜溜,刚刚那一时心急之下,就这么裸着开门出去。

“亏了!亏大了!让那小妮子看光了……”王健忠哭丧的自语着,用被子将自己的头蒙了起来。

“贱哥哥……”此时,谢萌萌竟然也追了进来,坐到床头,轻轻地拉下王健忠蒙头的被子,“贱哥哥不要伤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滚——”王健忠暴怒的喝到,“你这都是从哪学来的对白?

谢萌萌委屈的转着眼珠,两个食指的指尖在鼻子下面轻轻碰触,,做出了一个极度委屈的表情,说道:“都是从贱哥哥的电脑里面学的……

“苍天呀,大地呀!打个雷给我劈死吧!老子发誓这辈子不用快播了!”王健忠苦涩的仰天长啸。

“贱哥哥,白露姐走了,她说让我好好的照顾你。”谢萌萌说道,“我会像白姐姐那样照顾你的!”说着,她便要向被窝里面钻去。

“不需要!你先出去!”王健忠马上抓紧了被子,双腿紧紧地夹住了被子的一角,生怕有什么位置走光。“我这么纯洁的身体,决不允许你的亵渎……

“贱哥哥,你就从了我吧!我会对你好的……”谢萌萌一脸委屈的说道。

王健忠脸色哭的犹如茄子一般,紧紧地抱着被子,告饶道:“妹子,你就别玩我了行吗?你先出去,我马上就来……

谢萌萌似是有些不舍的,缓缓起身,一步三回头的盯着床上有如刚刚被摧残过一般的王健忠,慢慢走到门外,将房门关了起来。

王健忠足足等了半分钟,见谢萌萌没有突然开门,这才小心翼翼的在被子里面穿上了内裤,而后套上了牛仔裤和t恤衫,轻轻扇了自己几个耳光,让自己平静下来,才再次开门来到客厅之中。

此时,谢萌萌正坐在沙发上,王健忠走了过去,声音有些冰冷的问道:“萌萌,白露呢?她去什么地方了。

谢萌萌指了指茶几上的一个信封,说道:“白姐姐留给你的,你自己看吧!

王健忠一把拿起信封,抽出了里面带着几分湿润的额信纸,便已经好似看到白露流着泪为自己写信的一幕。

打开信纸,清秀的字体直接映入了眼帘。

健忠,见字如晤。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因为我没有勇气和你当面说再见,我怕我根本不舍得离开。

父亲给我们一个可以在一起的机会,但他要求我不许提供给你任何来自白家的支持,也包括我本人在内。在这两年时间内,我必须要和父亲回到浦东。这已经是他所能接受的底线,我虽然不想和你分开哪怕一秒种,但我希望堂堂正正的成为你的爱人。

原谅我给你的压力,相信我不管如何,我不会是别人的新娘。即使你无法完成这个任务,我也愿意和你一起流浪。不过,我对你有信心,因为你是我白露看重的男人。

我将一张卡留在了你的钱包内,密码是你的生日,里面是你给我的那些钱,我一分都没有动过,不要拒绝,不管做什么,你都需要启动的资金,让这些成为你的腾飞的基础。

你的白露。

王健忠拿着信纸,双手不自居的颤抖了起来。许久时间,眼神中的迷离、痛苦却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疯狂的坚定。

“贱哥哥,今天白姐姐走的时候好像很不开心,究竟是怎么回事呀!”一旁的谢萌萌也不再挑逗王健忠,乖巧的问道。

王健忠面色阴沉,说道:“因为她爸爸,她爸爸给我提出了要求,如果我完不成,就不允许白露和我在一起!

“什么要求嘛!贱哥哥是最棒的,根本没有做不成的事情!”谢萌萌不自觉的靠近了王建中一点。

王健忠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你能告诉我有什么办法两年内搞垮一家上市公司吗!她爸爸让我在商场上挤垮龙腾集团!

“这很容易呀!”谢萌萌忽闪着大眼镜说道。

王健忠一怔,看着谢萌萌,目光中竟然露出了一丝期盼。

谢萌萌喃喃的说道:“把他们董事长做掉不就可以了!我今天就去,明天他们就倒了!

“胡闹!”王健忠喝道,“你不要去做傻事!我是要搞垮这家公司,如果杀人能解决,我至于这么为难吗!谢萌萌你给我记住了,从今天开始不允许你表现出任何武力,这里是渤海市,不是江湖。你胡来会给你家我家都带来麻烦的!

谢萌萌委屈的撅了撅嘴,说道:“我也是担心你和白姐姐呀!虽然我不喜欢白姐姐和我抢你,但是姐姐对我真的不错,我勉强可以同意她给你做小了!

“滚……”王健忠脸色一黑,喝道。“你在家老实呆着,不要乱跑,我出去半点事情。

学校,宿舍中。

王健忠和赵大起对面而坐。

“你要开诊所?”赵大起疑惑的问道。

王健忠点了点头,说道:“我需要尽最大的可能迅速积累人脉,我已经没有时间,你也知道两年时间搞垮一个上市公司并不容易,而我只懂得治病,不懂得经商,我只能从开诊所起步。大起,你愿意帮我吗?

赵大起脸色微变,许久后才透出一丝苦笑,“贱种,你虽然人烂,嘴贱,二百五。但我当你是兄弟,如果我能帮上忙,我这二百来斤都给你也无所谓。但是你也知道我的水平。我真的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做医生,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王健忠微微一笑,拍了拍大起的肩膀说道:“是兄弟就不要说这些话,我一直相信,你能成一代名医。再说了,我开诊所总需要有一个助手,除了你我想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

“你不怕我笨,给你添乱,咱们就没的说!”赵大起显得很干脆。

王健忠点了点头,说道:“就这么定了!这几天你费心帮我物色一个地方,面积不需要多大,交通也不需要太便利,反正咱们不做普通生意。你看着好直接确定下来就可以。我要离开几天,希望回来你这边可以准备的差不多了。

说完,王健忠就掏出了白露留给自己的卡片,递到了大纲手里,将密码告诉大纲之后,他便离开了宿舍,而是去找几个熟悉的教授,毕竟自己要开诊所,这些教授的名声是要借用一二的,凭借王健忠原本就出众的医术,和这些教授本身对他就有所图,健忠只用了不到半天,就得到了几个教授支持自己的承诺。

当晚,回到家中,谢萌萌已经准备好晚饭。

草草吃过之后,王健忠就叫过了谢萌萌说道:“萌萌,收拾一下东西,明天一早我们回家。

“回家?”谢萌萌一怔,忙说道:“不会去!你不许轰我走!

王健忠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轰你走,是我要回去一趟。我的功法已经过了四层,可以做入世考核了。我准备入世!

“贱哥哥,你疯了!”谢萌萌一把抓住了王健忠的手臂说道。“你怎么可以入世!你可是家主继承人,一旦你入世,基本上就等于放弃了家主之位!

王健忠咬了咬嘴唇,说道:“萌萌,别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强行带走还无动于衷,虽然露露她父亲提出的要求很过分,但我却可以理解他。白家毕竟是一个硕大的商业帝国,而白露又是一个独生女,如果她嫁的人没有充分的商业才华,那等于对自己的家族不负责任。

“可是……”谢萌萌说道。

“没有可是了!收拾东西,明天一早走。我已经定完机票了!”王健忠说道。没等谢萌萌开口,他便已经起身,直接向卧室内走去。

谢萌萌看着王健忠的背影,身子不自居的一颤。对于世俗之内,可能觉得王健忠的选择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她却了解王家在江湖中那超然的地位,王家的家主的地位,真比较起,分量远超白露的父亲。更为关键的是,入世考核,同样危险重重。

但是谢萌萌也明白。自己这个“贱哥哥”的性格,只要他确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更改。就像当初他不顾一切的要离家求学一般,对于王家核心弟子来说,这医学院的学习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这里面所讲授的知识,哪怕是王家的外围成员都会作为常识。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开了那潜藏在世俗之内的江湖之中。

两只老虎小说 阳光大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