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头像女生 夏天夏天 快穿之玉

然而没想到,所谓的残忍却另有原因,这位岳母大人不去演戏真是太可惜了!

珞易心里暗暗的想着。

夫人,你都能猜测到双生不会恨你了,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得到她的原谅呢?

在一旁的易蓉蓉也对于珞易的话很赞同,看着江云礼总是孤独的站在花园发呆,她真的不想看到小姐如此不开心的样子。

你们都太过天真了,双生她虽然不恨我,但是她同样的不想见我,我的出现可能会扰乱她的生活,蓉蓉,我早就跟你说,不要擅自为我做主,如今你将事实告诉她,只会让她徒增困扰罢了。

看样子,原来是易蓉蓉的自作主张,江云礼并不想让双生知道事实的。

易蓉蓉也没想到小小姐竟然没有来,这也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她以为至少小小姐会来见见小姐。

易蓉蓉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既然徒增我的困扰,那就让你的人闭上嘴巴。

一道声音从江云礼的身后响起,可是语气却冷入骨髓。

在场的人都被这突然出现的双生吓到,就连包括那位从头到尾都很冷静的江云礼。

江云礼的冷静一下子碎得干干净净,她看着好久没见的女儿,她眼里都是宠爱。

只是双生看着她的眼神却什么感情也没有,越过江云礼,她看向坐在江云礼对面的司珞易。

你如今可厉害了,没有询问过我的意见就来这种地方,你知不知道,你会随时陷入危险之中,你就不怕我担心吗?

双生在对珞易说话的语气才好转了一点。

只是说出来的那些话都是在嘲讽江云礼,易蓉蓉顿时觉得很生气,明明小小姐已经知道事实了,为什么还要对小姐冷嘲热讽呢。

易蓉蓉原本想要对小小姐发火,可是小姐却伸手拦住了易蓉蓉。

小姐易蓉蓉很是为江云礼心疼。

退下!江云礼瞪了易蓉蓉一眼,可是易蓉蓉还是没有要退下的意思。

如果不想听我的话,那你就不要再就在我的身边了。

江云礼的这一句威胁很管用,易蓉蓉最后还是很不甘心的退后几步。

江云礼看向双生的目光再也不是那种恶毒的眼神,而是那种母亲疼爱女儿,母亲期待见到女儿的眼神。

双儿,肚子里的宝宝还健康吗?

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要骗司珞易来这里?

双生的精神似乎有些崩溃,她一醒过来看到身边的珞易已经不在了。

去到楼下,又发现也没他的踪影,直到黑爷爷一提醒,她才知道司珞易来这里。

可是司珞易怎么会无缘无故来这里呢,双生就以为是江云礼的计划,她一紧张就让司机送她来这里。

薄家她来过无数次,可是却没有一次美好的记忆,她厌倦这个家,根本不愿意回来。

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个母亲会逼着自己回到了这里,所以她昨天所有的犹豫一下子就把江云礼打入冷宫。

老婆,你误会她了,是我听了你昨天的话,突然一时兴起想来的,没有告诉你,我很抱歉!

珞易生怕双生气疯了,赶紧对着双生解释。

珞易只知道大概位置,但是却并不知道薄家真正的位置。

但是珞易还是来了,只因为易蓉蓉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她既然说这么多,肯定就是希望双生能去见见江云礼。

只可惜,这次来的却只有他,但是原本周围都是草丛或者荆棘,却在珞易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开出一条路。

珞易知道这些都是障眼法,而且还有机关,如果不是主人愿意让你进去,这条路甚至都不会出现在人的眼前。

硬闯也只会丢了命,而如今出现在珞易眼里,也就证明对方也是想见自己的。

珞易没有犹豫就开车往那条路开上去,两边都是草丛与荆棘,这条路仿佛没有尽头。

直到远方出现一个光点,珞易知道自己快到达目的地了,冲出草丛与荆棘,入目是一栋欧式风格的城堡,巨大的花园,通往城堡的花路

珞易也有些震惊这里的与世隔绝,而且想要建成这里,花费的费用肯定不低。

没想到薄帝竟然为了江云礼,修建了这里,为什么说是为了江云礼,因为在那之前,薄帝根本不是住在如此与世隔绝的地方。

像他那么高调而且还看中名利的人,根本不会愿意如此低调的,但是自从他带走了江云礼和双生之后,他就再也不怎么出现在那些宴会之上了。

仿佛这个人就这么消失了,珞易开着车路过满是花香的花园,花园里更是种着各种各样的花,他记得薄帝不喜欢花的。

这些改变都仿佛透露着另一个人,只可惜啊,两人最后还是不能够走到最后。

珞易将车停在了薄家门口,看到了坐在花园内喝茶的江云礼,江云礼似乎也不惊讶珞易的到来。

易蓉蓉看了看车里,发现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她还真的露出很遗憾的表情。

珞易下了车,易蓉蓉立马收起遗憾的表情,对着珞易邀请道:小姐已经恭候多时了,请跟我来!

珞易跟在易蓉蓉的身后,绕过草丛,他走到花园内的亭子里,江云礼正优雅的用早餐中。

你好。江云礼放下刀叉,然后用帕子擦了擦嘴,对珞易打招呼。

夫人似乎不惊讶我的到来,你就不好奇双生来不来吗?

司珞易,双生是我女儿,她是什么样的孩子,我比你还清楚,她或许可以不恨我,但是她也绝对不会原谅我。

江云礼嘴角挂着一个很淡然的笑容,原来薄帝的死,最后换回了江云礼的云淡风轻。

如今的江云礼,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属于她的潇洒与洒脱,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惊动得了她。

夫人,那你就从来没有想过去见见双生吗,你连解释都是让别人去解释,却期待着她来见你,你不觉得太不现实了吗?

珞易有话说话,他可不懂什么叫做委婉的说。

江云礼端起茶杯的动作一顿,似乎对于珞易的话不赞同但也不反对就是了。

司珞易曾经也以为江云礼是真的讨厌双生,因为一个母亲怎么能对自己的的女儿残忍到那种地步呢。

沙雕头像女生 夏天夏天 快穿之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