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地区 终极斗罗免费阅读完整版

陆余生在厨房忙活了半天,他端着热腾腾的面条走进卧室的时候,我摆正了身子,冲着他挤出了一丝微笑。

说实在的,我真的是一点都没有胃口,但是为了不让陆余生过份的担心,我还是把一大碗面条吃的精光,然后伏在陆余生的腿上睡着了。

我醒了又睡,睡了又醒,我以为我睡了很久,可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午后的太阳还明晃晃的挂在那里。

我不知道我那天是怎么过的,总之陆余生竭尽全力的逗我开心,我虽然咧着一张嘴在笑,可是心底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的感觉。

安逸在的时候还好,一个小小的人儿在客厅里蹦来蹦去,嘴里喊着爸爸妈妈,讲着吴阿姨白天带他出去玩的时候,遇见的趣事儿。

那个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说一个家庭里,孩子就是希望。

看着那个你赋予他生命的小家伙,一天天的长大,那就是一个把希望的种子灌溉的过程。

可是夜深的时候,在安逸也睡着了的时候,我整颗心就空的可怕。

我看似像是一个20几岁的年轻人,可是只有我自己清楚,我骨子里,已经被岁月风霜蚀骨,像是一个佝偻残烛的老人。

陆余生接了一个电话,他神色凝重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走出卧室。

直觉告诉我,给他打电话的这个人就是王珂。

我跟在他身后,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

可是还没等我走近他,陆余生就匆匆的挂了电话,他转过头看着我在他身后的时候,先是一脸诧异,随后一脸歉意的看着我:“安禾,我想,我可能要出去一趟。

我冲着他笑,我说你去吧,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陆余生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在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万分的不舍,就好像永别了一样。

陆余生走了以后,我蹑手蹑脚的走进安逸的卧室,捧着他的小脸儿亲了又亲,我甚至掏出手机,给熟睡的安逸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备注:安逸,我和陆余生的孩子。

回到客厅,我又把陆余生的照片备注,把季昕,小希,所有我不想忘记的人备注了一遍。

我躺在沙发上,脑子里就跟过电影儿似的。

好像我明天就会赴死,拼了命的想要回忆起我这不长的人生,想要趁着清醒的时候做最后的陈词。

我想要睡觉,可是却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都无法入眠的我,在百无聊赖之际,开了一瓶红酒。

可是这一喝下去,就是一瓶,酒精并没有让我快速入眠,反而更加的精神百倍。

陆余生在半夜的时候才回来,我拎着空荡荡的高脚杯,醉醺醺的,拖着疲倦的身体站在门口等他,陆余生刚进来的时候,我看着他的那张脸,本来想说你回来了,可是瞬间就扑进他的怀里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陆余生被吓得不行,他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弄的我骨头生疼。

“怎么了,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陆余生焦急的关切使我根本没有办法开口讲话,我只是不停的哭,伏在他的肩膀上,蹭了他一身的眼泪和鼻涕。

陆余生扛着我进了卧室,然后一言不发的给我擦眼泪。

过了好久,他才缓缓开口:“哭吧,想哭就哭吧。

我哽咽的说,陆余生,你认识乔飞么。

陆余生点头,说认识。

我说我真怕,有一天我把你也忘记了。

陆余生摇头,皱着眉看着我:“不会的,你忘了谁,都不可能忘记我的,我相信。

那晚我趴在陆余生的腿上睡着了,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陆余生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他眼睛红红的,看出来一夜都没睡。

吃过早饭后,他开车带着我去找王珂,王珂倒也没说别的,只是开了一些我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药给我,白色的小瓶子,上面只标注了用法用量,药名成分之类的,全是空白。

我问王珂是不是找到了病因,王珂一脸微笑的看着我,脸上带着几分得瑟的神情说:“我可是神医,这点小问题,难不倒我的。

我本来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听王珂这么一说,我直接蹦起来,然后越过桌子,抓住王珂的领子:“什么原因?能治么?

王珂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然后瞄了一眼陆余生:“喂,我说,管管你老婆,我感觉她要吃了我。

陆余生把我拉到一边,像是安抚一只受惊的兔子:“别闹,听他说。

我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不好意思的看着王珂,小声的说了一句抱歉。

王珂用手把被我抓皱了的衣服抚平,然后清了清嗓子看这我说:“你注射过大量的安定,加上……加上之前服用过大量的安眠药,说白了,你能活着,没落得个残废,就是万幸了。至于你缺失的记忆,一方面是因为滥用这些药物所影响,还有一方面,就是心理因素。

“心理?”我看着王珂,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王珂点点头,然后看着我说:“没错,心理因素,这些药物对你的大脑神经损伤很大,由于药物影响,你会忘记一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大多都不重要,可能只是说过的话,也可能是别人说过的话,或者你做过的某件事,但是你完完全全的忘记了某个特定的人,只有一个解释,你在逃避,这个人使你感到痛苦,或者说,这个人所发生的事情,使你感到痛苦,是你的潜意识里选择忘记了这个人。

直到王珂慢悠悠的把话说完,我整个人已经完全瘫在陆余生的怀里。

我一边瞪着眼睛,一边摇头,我说不会的,怎么可能,怎么会是我选择忘记的?

“那我问你,乔飞,这个名字,你听到的第一感觉是什么!”王珂突然收起了那副文质彬彬的摸样,凌厉的看着我。

我一哆嗦,磕磕绊绊的说:“心痛……

“还有呢?

”害怕,难过,愧疚,我不知道,你别再问了……“我揪着自己的头发,一头扎进陆余生的怀里。

王珂好像还想再说些什么,因为我听到陆余生特别大声的吼了一句:”你给我闭嘴!“

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我的眼睛已经哭肿了,我一句话都不说,就坐在椅子上,眼神也无法聚焦。

“内个……”王珂刚开口,就被陆余生一句话给打断了。

陆余生说:“你要说什么,最好想清楚再说!

王珂吐了吐舌头,指尖灵活的转动着钢笔,他用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内个,其实你无须自责,潜意识这种东西,你是控制不住的。你总是因为这件事感到痛苦,所以你的大脑神经暂时替你保管了这段记忆,相信我,你会全部想起来的,当你真的有勇气面对这些的时候。

我看着王珂,张了张嘴,毫无底气的问他:“真的么?我会想起来,不会再忘记其他的人了么?

王珂点点头,很肯定的告诉我:“是的,但是你不要刻意的去想,那样反而适得其反。

我点点头,然后答应了王珂每周都会来做心理咨询,我听不大懂他说的什么大脑神经乱七八糟的,只是陆余生说他是个很好的医生,相信他就不会有错的,陆余生说的,我就信。

知道自己不会再忘记别的事情的时候,我还是很开心的,虽然乔飞整个人卡在我的心口,可是一想到我以后还会记起来他,我就安心了不少。

和陆余生离开医院的时候,外面的太阳没有那么刺眼了。

那几天,可能是吃了王珂开的药的原因,我出奇的睡的安稳,早睡早起,也不会再做噩梦,脸色看起来也红润不少,只是食欲依旧不振。

没有人再提起乔飞,我自然而然的也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甚至一个月过去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每周都要去医院,到那个拥有大落地窗办公室的长头发女人那里,跟她聊2个小时天。

我以为那是我生活里的一部分,不知道为什么,但也是习惯了。

除此之外,生活好像一切如常。

我拿着片子,和一堆乱七八糟的化验单,站在门口瞬间觉得头皮发麻,腿脚酸软,脚好像粘在了地面上一样,挪不动步子。

见我没有要进来的意思,陆余生起身走到我的身边,然后结果我手里的一堆票据,拉着走进去,然后把我按在王珂对面的椅子上。

陆余生把单子拍在桌面上,冷冷的冲着王珂说:“好好看!

我抬起头,抓着陆余生的手臂,示意他对王医生客气一点,不过好在王医生也没有在意,而是说了一句稍等,就转身进了里面的一个房间。

陆余生好像有点不太高兴,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一言不发,过了半天他才跟我说了一句话:“我们是夫妻,我是你老公,出了任何事情你都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而不是让我从第三个人嘴里听到,你一直在经历那么痛苦的事情。

我拉着他的袖子,小声的说着抱歉,我说我只是怕你担心,你别生气了。

大概是见我可怜兮兮的样子,陆余生的态度这才软了下来:“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我自己的气,我的妻子竟然都不能相信我可以保护她,我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

我说没有没有,你很好了,我只是……

“别只是了,我都懂,不过以后在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情,我真的要生气了。

陆余生说着,一脸心疼的看着我:“都怪我,怎么没早发现你的不对劲儿,你的脸真的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王珂从里面的房间出来的时候,见我和陆余生都快要贴到一起去了,站在远处干咳了两声。

本来想亲吻陆余生额头的我,尴尬的把脑袋收了回来,本来表情柔和的陆余生,也因为王珂突然的出现,摆了一副臭脸。

王珂坐在椅子上,然后对我说:“我看了一下,你的头确实没有收到过外部撞击的痕迹,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病因的。

我弱弱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如果病情继续严重下去,会怎么样?“

王珂的表情有点凝重,他缓缓的开口说道:“就像你说的,你从遗忘一些小事开始,到完全的忘记某个人,这个过程也不过短短的几个月,如果不能尽快的找到病因,趁早治疗,最坏的结果,就是你会逐渐的,失去全部的记忆。

我心里一慌,转头看着陆余生,又看向王珂,我说失去全部的记忆么?我会忘掉我的家人,忘掉我儿子,甚至忘记我丈夫,是这样么?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的,再严重一点,你会最终行为不能自控,生活不能自理。

王珂的话刚说完,我整个人差不多就是瘫在椅子上的,要不是陆余生眼疾手快的扶住我,我可能就栽倒在地上了。

“你他妈的说这些干嘛?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巴!”陆余生一边抱住我,一边恶狠狠的盯着王珂。

王珂无奈的耸耸肩:“最为医生,我有必要让让你们知道最坏的结果。

我说陆余生,你别这样。

我抬头看着王珂,我说王医生不好意思,我丈夫他……

“你不用跟我道歉,他什么脾气,我再了解不过了,毕竟认识十几年,他什么德行我还是清楚的,你们先回去吧,我等下看看病例,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王珂云淡风轻的说着,好像一点都没生气。

“你们……认识?”我看着这两个看似八竿子都打不到关系的人,脑子一片混乱。

“是啊,几年前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在国外,没来得及回来,不然我们早就该认识的,我可是这家伙最好的朋友。”王珂耸耸肩,翻着病例,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我疑惑的看着陆余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见我没说话,王珂抬起头看着我说:“你该不会以为陆余生真的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吧,我要不是见你的名字熟悉,所以给他打了个电话喊他来,他怎么能找到这儿的。

“闭上你的嘴,你什么时候是我最好的朋友了?”陆余生翻着白眼,拉着我起身往外走。

王珂也起来送我们,他依偎在门框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瘪瘪嘴说:“的确,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而是唯一的朋友。

“少废话,最迟明天我就要知道结果。”陆余生冲着嬉皮笑脸的王珂比了一个挖眼的手势。

“我尽力吧,谁让他是我嫂子呢!

陆余生松开我的手,走近王珂,揪着他的白大褂:“如果明天我看不到结果,那我就换医生。

“哥们儿,你要知道,全国最好的医生就站在你面前。

“那我就去国外。”陆余生冷冷的说了一句,拉着我就离开了。

王珂在我身后喊:“嫂子!不要有太多的心里压力,没事儿的!

我转过身想跟王珂说话,却被陆余生扳着头不让我看他。

回家的路上,我问陆余生怎么会和王珂认识,毕竟看起来,王珂也就20出头的样子。

陆余生说认识十几年了啊,具体怎么认识的,早就不记得了。

我说十几年?也就是你二十几岁的时候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交朋友?

陆余生诧异的看着我:“说什么鬼话,那小子就比我小两岁,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

我……

我小声的嘀咕着:都是同龄人,为什么人家一脸的胶原蛋白……

陆余生也不理我,只是看着前方的路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陆余生开着车一言不发,神情凝重,他拿出手机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吩咐说把他所有除了正常工作意外的时间,全部空出来,已经越好的应酬也全部推掉。

我说你这是干嘛?

陆余生挂断电话看了我一眼说:“陪你。

我连忙说我没事儿,王医生一说了,那是最坏的结果,你该忙忙你的。

陆余生好像也听不进去我说话一样,又拿着手机拨了一串号码:“从下周开始,安总监的工作全部暂停,新媒体的总监一职由市场部总监兼职,对,是这样,安总监生病了,需要休息。

我想抢陆余生电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气冲冲的看着他说,你凭什么停掉我的工作,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会耽误工作!

陆余生一边开车,一边有条有理,一本正经的跟我说:“第一,我是你的上司,你要听从公司领导安排,第二,领导说你需要休息你就是需要休息,这样才能保证日后工作完成的质量。第三,我是你老公,你老公说他现在喝你需要你陪着他,不然他就头疼,胃疼,哪里都疼。

“噗……

看着陆余生这么一本假正经,还找了这么多看似合理但是实际上不通逻辑的说辞,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见我笑了,陆余生一脸宠溺的看着我说:“安禾,你放心吧,会没事儿的。王珂一定有办法,你要对我有信心,也要对你自己有信心,知道么?

我点点头,然后靠在车窗上看着陆余生的脸,我说我会的,我才不要忘记你。

回到家以后,安逸不在,我问陆余生怎么回事,陆余生说吴阿姨带着安逸出去玩了。

陆余生推着我*躺着,然后给我端茶倒水的,弄的我特别不自在。

我说你干嘛啊,搞的我好像瘫痪了一样。

陆余生就傻兮兮的笑,坐在床边看着我说:“看你精神还不错,我就放心了。

我伸出手捶了一下陆余生的胸口,我说当然还不错了,我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点小事对我来说算个什么!

我说我饿了,你能给我煮一碗面么?

陆余生直点头,叮嘱我躺着别动,就转身出去了。

陆余生一离开,我整个人就好像像是一潭死水,眼睛涣散的看着窗外。

我极力的在陆余生面前装作没事儿的样子,是怕他担心,可是紧绷的神经使我倍感疲倦,好像我深处万丈深渊,我的手只能抓住一根细细的麻绳才能勉强直保命,可是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体力不支,不知道这跟绳子什么时候会折断。

我觉得我离死亡很近,仿佛已经感受到了身份碎骨的疼痛。

江南地区 终极斗罗免费阅读完整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