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繁缕 侯卫东官场 化剑为犁

叶臻臻当即回绝他,不行,你现在还不能过来,我还没找到女儿,顾开把孩子藏起来,不让我见还有孩子。

顾开!历少爵咬着牙说道,一旦让他见到那个男人,他一定要让他尝尽天下间最及至的痛苦!

臻臻,都怪我不好,没有能力保护好你跟我们的孩子,让你们受那么多苦。历少爵无比自责。

少爵,不怪你,是我太任性了,要不是我

不要自责。此时此刻,历少爵怎能听着叶臻臻自责,说到底还是他自己不够强大,一个小小的顾开,他都找不到。

少爵。叶臻臻再度哽咽。

两人又互诉了一会衷肠,叶臻臻才不舍地让历少爵挂电话,两人你推我搡地,又是一会功夫。

直到手机电量低的提示音传来,叶臻臻才不得已挂断了。

看着渐渐黑掉的屏幕,唇边扬起这段时间以来,最灿烂的笑容。

她仍沉浸在终于联系到历少爵的喜悦中,盯着手机傻傻的发着呆,这一刻她的内心,充满了安全感。

你看她怎么在傻笑,也不把手机还给你。一女孩对那男孩说道。

男孩大概听懂了一些叶臻臻的话,虽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叶臻臻前后不一的描述,让男孩有点在意。

眼带狐疑地看着她,半晌伸出手,表示要拿回手机。

看着突然伸到面前的手,叶臻臻才反应过来,当即将手机还给了男孩。

男孩接过手机,眼睛还盯着叶臻臻,似乎在斟酌着措辞。

片刻后才说道:你说的不一样!

男孩的话语焉不详,但叶臻臻听懂了,歉然地笑了笑,对不起,我有我的苦衷,希望你能谅解。

男孩又看了叶臻臻一会,良久又道:我可以帮你。

没想到男孩非但没有怪自己,反而表示可以帮忙,叶臻臻打心底感激他。

你能借我手机,我已经很感激你了。

男孩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收起手机环顾了下四周,生涩地对叶臻臻说:你快回去吧,这里容易迷路。

叶臻臻感激地点了下头,转身走出了森林。

傍晚十分,顾开还是过来了,他两只手都提着东西,叶臻臻见到他,敷衍地笑了笑,说:你来了。

顾开将两袋子东西放到小木桌上,土豪的模样尽显。

缺什么跟我说,不要跟我客气知道吗?

叶臻臻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你吃过晚饭了吗?顾开问。

他之所以这个时候过来,就是想在这里吃饭,哪怕叶臻臻给他泡方便面都行。

叶臻臻略带歉然说道:我吃过了,不知道你要来,没有多余的了。

顾开失望的哦了一声,没事,我回去再吃。

叶臻臻唇角动了动。

顾开见她脸色不好,便问: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生病了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叶臻臻:没有。

她想再看看孩子,但这个时候了,怕自己说了,顾开会向自己提要求,干脆忍着不说。

家里有急事,临时赶回家,接下来三章~大家谨慎订阅。

历少爵正在公司开会,最近因为找叶臻臻母女,公司他已经好久没有进了,今天这个会议比较重要,他不能缺席,必须出席主持。

这段时间他非常的敏感,之前为了寻找妻子,万般无奈之下,他登了报,可结果仍是一无所获反倒接到了很多诈骗电话,这才让他一看到陌生号码,毫不犹豫地就挂断。

挂了电话后,历少爵随意的将手机放在了一旁,突然咚的一声响,是短讯的声音。

他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手机,只一眼,他整个人就跳了起来,短讯只有短短的几个字:我是臻臻,接电话。

历少爵不能控制自己,颤抖着双手拿起手机,看着手机上的短讯,像是要看穿屏幕一般,眼睛瞪的很大。

会议上的众人,都被他突如其来的怪异行为吓了一跳,历延国也在现场,他一见儿子这种不寻常的状态,便知肯定与臻臻有关。

为了会议能照常进行,历延国起身来到历少爵身边,附耳在他耳边说道:少爵,先主持会议。

历少爵根本听不进父亲的话,直接将手机里的短讯,拿给历延国看,历延国看后,也愣了一下,当下就让他出去接电话,会议由他来主持。

历少爵紧张又激动的捧着手机,离开了会议室,会议室的其他高层见状,纷纷私语了一阵,在历延国的轻咳声中,才安静了下来,然后他宣布会议照常进行,由他主持。

历少爵捧着手机,找了个清净的地方,等着叶臻臻来电,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手机屏幕。

只等了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历少爵却感觉过去了一个世纪。

几次想自己打过去,又怕叶臻臻那边也同时打过来,怕会错过了,便按捺着心中的焦急,望眼欲穿的继续等待。

过了一会手机终于传来振动,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个发短讯给他的号码。

历少爵第一次那么忐忑又紧张地接电话。

少爵。

当熟悉的声音,透过听筒万里传音,进入历少爵的耳朵里的那一刻,他的眼眶竟湿润了,哽咽着喉咙,发不出半个音节。

久久久久,直到叶臻臻的轻唤声再次传来,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臻臻,臻臻,真的是你吗?他嘶哑着嗓音,开口说道。

少爵,是我。叶臻臻也哽咽着,声音忽大忽小。

历少爵的泪早已经淌满了一脸,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接你回家!

这段时间他发了疯地满世界找她,而她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一点踪迹都寻不到,他几乎都快绝望了。

我在艾斯比国,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叶臻臻环顾了一下四周。

男孩听懂她的话,便对她说道:这里是茵特村落。

叶臻臻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把听到的告诉给历少爵。

好,我马上动身过去。

叶臻臻当即回绝他,不行,你现在还不能过来,我还没找到女儿,顾开把孩子藏起来,不让我见还有孩子。

顾开!历少爵咬着牙说道,一旦让他见到那个男人,他一定要让他尝尽天下间最及至的痛苦!

ps:唉啊妈耶!终于通上电话了,喝彩一声~

一只繁缕 侯卫东官场 化剑为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