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邻居阿姨 天才相士 圈养折枝

或许是因为俩人的睡前话题太过沉重,南汐久久不能入睡,即便勉强入睡,梦里也全是白杨那张妖孽的脸,只是他的表情不再嬉皮笑脸,他的笑容很忧伤,明明是笑容灿烂的一张脸,却给人一种很忧伤的错觉……

梦里面,白杨说,“宝宝,如果你想要的温暖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亲情我也能给你,只要是你想要的,即便负了天下,我也能给你,这样的话,你可否也陪着我一起走下去?不离不弃?

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南汐在醒来的一瞬间都有一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错觉,耳边好像还萦绕着白杨温柔却不失强势的声音。

南汐反应半晌,才想起来自己此刻正躺在尚嘉公寓的床上,她翻了个身,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郁闷自己怎么会做那样的梦?

她和白杨明明就只是好朋友的关系……

胳膊探出去,另一半床已经变的冰凉,想来顾凌风早就起床了,这人很少赖床的,即便现在这个季节最适合赖在被窝里,他仍然选择了早起……

外面静悄悄的,安静的仍像是在西南的日子,没有职场纠纷,没有勾心斗角……

太阳不安分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屋里,照在尚未起床的人的脸上。

南汐在被子底下伸个懒腰,好奇顾凌风是什么时候起来的,她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她看了看自己的位置,并没有斜着躺在床上,她的睡姿规规矩矩的只占据了小半张床,南汐捂着被子轻笑,看来顾凌风每天晚上抱着她睡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不会再睡觉睡到一半的时候掉到地上了。

楼梯处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随后卧室的门被推开,顾凌风穿着一套浅灰色的运动服走了进来,身材颀长,精神特别好,他轻轻地将门关上,转过头来却见南汐正围着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那表情跟个孩子似的,他笑了笑问道,“睡醒了?

南汐点点头,问,“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我起来好一会儿了,回来的时候买了早餐,你也赶紧起床洗漱吧,我去把早餐热一下,一会儿下来吃饭!

“可是我不想起床,外面好冷!

“就是因为冷才更要锻炼呢,你以后不许赖床了,我起床的时候也起来跟我出去跑跑步,锻炼身体!冬天马上就要到了,就你现在的身体素质,不感冒才怪!

“那我也不想起床”,南汐说着话,直接将自己的头闷在被子里。

顾凌风也不生气,倒是觉得南汐这样耍赖的样子还挺可爱的,他上前连被子带人一起抱住道,“说认真的呢,别睡了,赶紧起床吧,咱妈已经打过电话了,我们收拾一下早点回家,中午和爸妈一起吃饭,她想见你了!

“哦”,南汐在被窝里闷闷地道,“可是外面真的好冷啊!

十月底十一月初的京北正是难熬的时候,天气转凉却尚未供暖,如果不开空调,室温都不到二十度,南汐直接升级成了起床困难户,最后还是顾凌风硬把她拉起来的,穿衣服的功夫,俩人差点闹床上去。

得到顾凌风肯定的答复,南汐的心情变得异常复杂,久久不能平静。

怎么会是白杨呢?

白杨怎么可能是大毒枭?

他为人虽然比较默然,有时候对人的态度也不太友好,但南汐觉得他只是有些恃才傲物罢了,本质上,她真不觉得白杨是什么坏人,怎么可能是毒枭呢?

南汐问顾凌风,“会不会他们只是长的比较像的俩个人而已?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顾凌风还是那句话,“我从来不相信巧合!

“可是说不通啊,一个大毒枭和一个大画家,这中间的苦跨度也太大了点吧?

顾凌风蹙眉,这也是他不能理解的事情,在和慕容夜一起玩耍的两年时间里,他从来都不知道他会画画这件事情,也从来没听他说起过,按理说,国画、油画这些东西都是极其考验一个人的美术功底的,不可能速成……

顾凌风问南汐,“你见过白杨画画吗?你确定市场上书名B.Y的画是他本人画的吗?

南汐摇头,“所有的我肯定不能确定,但是白杨的人物画我确定是他自己画的,那次我和谷雨一起去他画廊的时候,他现场为我们画过速写,很厉害!

顾凌风沉默。

说实话,南汐现在心中也有点没谱,她其实也不相信巧合,但是她更不愿意承认白杨的真实身份。

南汐的性子一贯慢热,朋友不少,但真正交心的没几个,之前谷雨是一个,现在白杨也算是她心中很珍惜的好朋友了,他们认识时间虽然不长,但她喜欢俩人在相处时候那种自然而然的放松,即便是坐在一起彼此沉默,也不觉得尴尬,他们像是两个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熟稔,可以相互调侃,相互打击,但是又默默地彼此关心着对方……

友情的事情和爱情一样,好像也不能以认识的时间长短来衡量。

南汐说,“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同卵双胞胎,失散多年的亲兄弟那种的?”像电影上演的那样,妈妈生了双胞胎之后被人偷走了一个的那种。

顾凌风被南汐逗笑了,“要真按你说的那样,他应该不认识我,为什么会在我参加活动的第二天就消失不见呢?只有一个解释,他在躲着我,他不想让我看到他,事实上,若不是我无意间翻到你的相册,我怎么也想不到警方找了这么久的人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公众面前。

也是啊,一次巧合可以解释为巧合,但是每次巧合都发生在一起,她也觉得邪门了。

南汐想起在西南的时候,白杨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说了一句话,怎么是你,他当时的表情分明是俩人见过的,但是在她问起来的时候又话锋一转说他认错人了。

她脑海里并没有任何和他见过面的记忆,当时也就相信了他的解释……

可是现在,顾凌风再次提起她被绑架的事,好多记忆也就渐渐清晰明了了,南汐想到被绑架那天晚上,那个穿着及膝黑风衣,带着墨镜不阴不阳的家伙,心中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对了”,南汐说,“我想起来了,白杨说他妈妈在他出生的时候难产死了,有一个很不靠谱的爸爸,他是哥哥一手带大的!

顾凌风心中一紧,抓着南汐的手就问,“这是他亲自跟你说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基本上能够确定白杨和慕容夜是同一个人无疑了,慕容夜是慕容苏一手带大这件事情在道上都不是秘密。

顾凌风一激动之下,用力过大了,抓着南汐的手异常用力,南汐觉得她的手腕都快要被他掐断了,她挣扎着道,“你放开我啊,疼!

顾凌风迅速放开她,看着南汐白皙的手腕上那两个清晰的红色手镯,眼里闪过一抹愧疚,“对不起啊,我太激动了!

南汐揉了揉被抓疼的手腕道,“我不怪你!我是想说你之前话里的意思是那个毒枭的哥哥已经被警察逮捕了是吗?

顾凌风点头,那是肯定的,慕容苏早就被逮捕了,而且是他亲自带人布的局。

“那如果是大毒枭的话,被逮捕之后应该会被执行死刑的吧?

顾凌风艰难的点点头,再正义的人也难免会有意气用事的时候,他对慕容家兄弟的感情极其复杂,其实如果他们不是立场相对的话,或许他和慕容苏还有慕容夜会成为真正的好朋友吧?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他们一个是兵一个是贼,注定了不同的立场,注定不可能当朋友。

想到情人节那天在卫生间碰到白杨时他说的话,南汐道,“可是那天我们在餐厅吃饭碰到白杨的时候,他还说他在和他哥哥一起吃饭呢!

顾凌风心中冷笑一声,根本就不相信慕容夜这句话。

顾凌风身子向后仰也倒在床上,“算了,时间不早了,我们现在先不说这件事情了,睡觉吧,你以后尽量离白杨远一点就好!

南汐沉默半晌,问道,“你的意思是他可能是故意接近我然后想要报复你?

顾凌风不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不否认这种可能性。

“我觉得不可能啊,我第一次在西南看到他的时候,他受伤都快死掉了,我碰到他也纯属巧合,他不可能为了接近我堵上自己的性命吧?

“那时候他碰到你,我也相信只是巧合,但是后来呢?你能确定他回了京北之后,再次和你相遇不是巧合吗?他们那种背景的人,想要调查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之前我们是隐婚,他不知道我结婚很正常,但是他从你的资料入手,不难发现你是我老婆的事儿吧?

“哦”,南汐蔫蔫地应了一声,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不知道是因为不想接受自己被白杨蓄意欺骗还是因为不想失去这一段友情。

南汐说,“可是我已经答应白杨周日和谷雨一起请他吃饭了!

“请吧,到时候我跟着去”,总该见面的不是吗?或许慕容夜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吧?

我和邻居阿姨 天才相士 圈养折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