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文h 粗暴深喉侮辱小说

隋柒柒眼巴巴望着皇甫傲尊,水汪汪的双眸扑闪扑闪。

像是在说,快表扬我吧,不然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等待的时刻,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偏偏,皇甫傲尊好像没看到隋柒柒期盼的眼神。

不慌不忙,慢悠悠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像模像样品起茶来。

品了几口,点评一句。

“甜了!”

类似甘蔗的那种甜味,他不是很喜欢。

男人喜甜,一辈子受穷。

某些方面,皇甫傲尊和大多数男人一样,观念相对保守。

没品位,隋柒柒腹诽。

然而,脸上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这姑娘审时度势,立刻改口。

“那我换一种不甜的草药,保证比这个好喝。”

山里最不缺的就是花草,不要钱的,他想喝多少都行。

“不必了!”

皇甫傲尊一口拒绝,喝得差不多了,准备放下杯子。

隋柒柒赶紧接过,小狗腿似的,服务周到。

皇甫傲尊冷眼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脸色晦暗不明。

“说吧,什么事?”

隋柒柒腆着脸陪笑:“你知道的,话不能说太细,心里有数就行。”

“我没数!”

呃,真不给面子。

隋柒柒脸一僵,心里发恼,觉得这人就是故意的,存心拿话为难她。

“如果你答应了别人一件事,可因为某些原因没办到,你会不会感到愧疚。”

皇甫傲尊面不改色,声音清冷如水。

popo文h

“既然是有原因的,说明不是自己不想,是能力有限,为何愧疚。”

两三句堵了回去,堵得隋柒柒心塞胸闷嘴抽抽。

她傻了才会跟这家伙谈承诺,他眼高于顶,性情孤傲,朋友都没几个,更别提愧疚为何物了。

隋柒柒一屁股坐回凳子上,拿过茶壶,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

他不稀罕,她自己喝。

喝了没两口,一股强劲的力道风一般闪速夺走了她手里的水杯。

皇甫傲尊慢悠悠喝着茶,轻描淡写地说着一件极其恐怖的事。

“柯阳冒犯了查干的宝贝女儿,查干打算对他施以阉刑!”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水吞得太猛,呛到了。

隋柒柒表情纠结,痛苦弯下腰,不停拍打胸脯。

“阉阉阉刑!”

是她以为的那个意思吗?

消息太突然,太生猛,小心脏承受不住了。

皇甫傲尊扯过她的手臂把她拉到自己大腿上坐下,板着脸给她拍背顺气。

男人看着不壮,属于身形颀长,精瘦干练那种,可脱了衣服,身上全都是紧实的肌肉,是个女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尖叫疯狂。

坐在他硬邦邦的大腿上,背后抵着他结实的胸膛,隋柒柒的心突然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这是怎么了?

刺激太大,心律失常了?

隋柒柒想坐起来,远离让她心慌的气氛。

皇甫傲尊双臂似钢铁般坚实,扣住她的小蛮腰,将她牢牢禁锢在双臂之间,咬着她耳朵低语。

“通俗地讲,就是变成太监,这辈子不能玩弄女人了。”

隋柒柒急了。

“你们不能只听信吉琳的话,他有没有玩弄女人,把他和吉琳叫到一起当场对质。查干把他关起来,明显是想严刑逼供,屈打成招。”

皇甫傲尊挑眉,皮笑肉不笑。

“有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躺在他身边,他能管住自己不干坏事,他可真是坐怀不乱,新世纪的柳下惠!”

赤果果的讽刺!

小心眼的男人!

真该让迷恋你的那些女人看看你这夹枪带棒的小气样子!

隋柒柒跟他说不清,想到柯阳的处境,心里一抽一抽地痛。

太残暴了,私自刑讯,罔顾人权,简直是法西斯,希特勒!

真用了那种非人道的刑罚,柯阳这辈子算是完蛋了。

从柯阳想到柯妈妈,隋柒柒的心更痛了。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坏人吃香喝辣,逞凶斗狠,好人则饱受病痛折磨,一家灾难不断。

隋柒柒心情沉重,语气也变得酸涩。

“我只是心疼柯妈妈,她人那么好,却要承受这么多痛苦,太残忍了。”

皇甫傲尊挑起她的小脸,低头看她脸上的每一寸表情。

“你有没有想过,柯阳的遭遇,是谁之过,跟他自己有没有关系。”

皇甫傲尊从不让主观感情影响自己的判断力,柯阳落到这种任人宰割的地步,是他咎由自取。

popo文h

他的那家奶茶店经营了四五年,每天都有固定的学生客源,生意做的很顺,没惨到靠赌石赚快钱的地步。

几年做下来,他自己也有一定的积蓄,不算有钱,可好歹也有二三十万,再找亲友借点,给他母亲换个肾完全不成问题。

最保守,最安全的路放在他眼前,他视而不见,非要铤而走险,用那种从未接触过的赌徒式的方法。

盲目相信吹嘘自己赌石赚了大钱的损友,又被专宰生面孔的吉琳舅舅盯上了,他不死谁死。

没路子,没本事,票子又少,更要命的是,一点赌石的技巧都没有,他到现在还能安安稳稳活着已经是命大了。

他应当感谢吉琳,救了他一条小命,识趣的话,就该从了那个女人。

皇甫傲尊很少说这么多剖析人性的话,他向来只和聪明人打交道。

聪明人,一两句就通。

这世上也就一个隋柒柒了,能让他如此煞费唇舌。

“没有人逼他,他走到今天,是他自己选的。柒柒,你不聪明,但也不笨,贪心不足蛇吞象,你懂的。”

柯阳最大的问题就是急于求成,太贪心。

听完皇甫傲尊的话,隋柒柒的心情不只是沉重,还很压抑。

是啊,没有人逼柯阳到这里赌石,他不打一声招呼就来了,只在临行前给柯妈妈发了条短信。

确实做得不对,太冲动了。

就跟她一样,说走就走,也不顾及家里人的感受。

隋柒柒垂下脑袋,由柯阳想到自己,为什么有种心虚的感觉。

害得她不敢面对皇甫傲尊,总觉得他话里话外有影射她的意思。

说实在的,如果皇甫傲尊没来找她,她的下场没准比柯阳更惨。

柯阳还有个大小姐吉琳护着,她呢,孤家寡人,应了她的名字,凄凄惨惨戚戚。

谁给她取的名字,太有预见性了。

皇甫傲尊低头,从他的角度能看到隋柒柒每一秒的表情变换。

这丫头,心思重,又在纠结了。

皇甫傲尊不想从隋柒柒嘴里听到柯阳的名字,眯起眼,转到别的话题上。

“听说你很坚强!”

“啊?”

隋柒柒有点接不上话,不明所以。

皇甫傲尊眉目平静道:“十一问出了不少事。”

骆十一严刑拷问马婆子三人,隋柒柒这些天经历了什么,皇甫傲尊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

徒步逃亡半个多小时,一路奔跑,脸被划伤了,腿也被射伤了,愣是没有哭一声。

等他找到她,她看到他以后,像个小可怜一样哭成了泪人儿。

回想起女孩抬眼看他以为是在做梦的呆萌傻样,皇甫傲尊眼底不经意地掠过一抹柔情,自己都未曾察觉。

男人突如其来的一句,搞得隋柒柒瞬间愣住。

话题跑哪去了?她坚强?

皇甫少爷,你究竟听说了多少故事啊?

popo文h

“还好啦,在那种危险环境下,没别的办法只能逃了,你不在……”

隋柒柒语气一顿,瞥到他皮肤紧绷,线条流畅,仿佛隐藏着无穷力量的坚毅下颚,如同受了蛊惑,又像是豁出去了,怔怔道,“你不在,我别无选择,只能勇敢。”

恶,太煽情了,鸡皮疙瘩掉一地!

这是哪部里男女主久别重逢互诉衷肠时,女主说的经典台词,男主感动得一塌糊涂,当场表示,要给女主一辈子当牛做马。

用在她和皇甫傲尊身上貌似不太合适。

不过,管不了那多了。

病急乱投医,管用就行。

她不敢看皇甫傲尊的脸,光盯着他迷人的下颚瞧,头皮麻麻的。

可能是看得仔细,她发现他的下颚肌肉貌似又收紧了一点点,变得更加紧绷了。

他不高兴了?

不会吧,她看到那段时哭得稀里哗啦,要死不活的。

难道是她泪点太低?

空气好像一下子变得稀薄了,他的呼吸很轻,她隔得这么近,听到的声音也很平缓轻微,仿佛一阵微风,吹一下就没了。

难耐的气氛,隋柒柒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是死是活给句话啊,不要让她有种唱独角戏的错觉,这样很尴尬的。

扣住她腰身的大手往里收了收,隋柒柒和男人贴得更近了。

她听到他说:“只一次,就这一次,我帮你,但是,你给我记死了,再替别的男人求情,我先把你掐死。”

“嗯嗯嗯,就这一次。”

心情一下子明朗了。

隋柒柒主动扑进皇甫傲尊怀里,欢呼雀跃。

“小舅舅最好了,小舅舅最棒!最喜欢小舅舅了!”

“我不是你小舅舅。”

是你男人。

隋柒柒的笑脸凝固了。

皇甫傲尊吻上她的唇,吻到她快窒息了,他才放开她。

“叫我名字!”

隋柒柒被吻得两颊绯红,微喘着气,心跳急促。

“傲,傲尊!”

好不习惯,心理有障碍。

皇甫傲尊素来冷面冷血,讲句不好听的,你就是死在他面前,他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可他也是个格外骄傲的人,一旦答应帮忙,一定会帮到底,他最不屑的就是出尔反尔。

皇甫傲尊松口了,隋柒柒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一放松,就顾不上什么了。

等到发现自己和男人贴得太紧,脸倏地红成了熟透的苹果,再想退开,隋柒柒已经挣不开他了。

皇甫傲尊顺势将她搂紧,双臂牢牢收拢,将柔软芬芳的娇美女体抱了个满怀。

“记住你这句话,最好,永远都不要忘!”

语调中夹杂着某种不明的情绪,暗含的意思,也只有皇甫傲尊自己清楚。

隋柒柒拼命点头,小鸡啄米般,那纤细的小脖子眼瞧着都快被她点断了。

前两天还毫无商量的余地,现在又变得这么好说话,也太喜怒无常了。

popo文h

不过,只要能救柯阳,无所谓了。

皇甫傲尊按住她的脑袋,不准她乱动,脸色依然深沉。

“先说好,我让那家伙滚回家,从这一秒开始,你不可以再跟他见面,微信,短信,qq都不可以。一旦发现,没收你所有与外界联系的通讯工具。”

“嗯嗯嗯!”

隋柒柒此时只会点头了。

只要柯阳平平安安回到柯妈妈身边,她的任务圆满完成,见不见都无所谓了。

说实话,柯阳光着身子和女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在她心里产生了不大不小的阴影。

尽管不太相信柯阳是个玩弄女人的渣男,可画面太震撼,一时之间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再碰面估计无法像以前那样坦然交谈了。

也不知是不是在忙救柯阳的事,皇甫傲尊连着三天早出晚归,白天基本看不到他的人。

隋柒柒自在的同时,又有些担忧。

莫非很棘手?

找来骆十七问皇甫傲尊的行踪。

骆十七面色如常,笑了笑:“柒柒不用担心,以少主的本事,从这小山寨里救走一个人不费吹灰之力。”

尽管十七说得很轻松,隋柒柒依然隐隐有种不安。

这种不安,在吉琳再次来找她时放大到顶点。

吉琳两眼红肿,哭哭啼啼。

“我买通了看守人,偷偷潜进去看他,被爸爸发现了,他把看守人换了,调了一个亲兵队把守地牢,怎么办,我再也见不到柯阳了。”

“什么?”

隋柒柒惊叫,有些急了。

“我叫十七给你传话,不要轻举妄动,我会想办法,你为什么就不能等等。”

听说查干的亲兵队都是习武的练家子,一个队有四五十人。

皇甫傲尊的手下纵使个个都是精英,但带来的也就八个人,寡不敌众,救人的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

万一失败了,他们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了。

隋柒柒恨不能把吉琳轰出去。

“要哭去你爸爸那哭,最好哭到他心软放人,跟我诉苦有什么用。”

她还一肚子火呢。

要不是可怜病入膏肓,思儿心切的柯妈妈,她巴不得下一秒就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吉琳抽抽噎噎,格外委屈。

“要是我爸爸能够放了柯阳,我哭瞎都行。”

真是个痴儿。

隋柒柒被她打败了。

柯阳有那么好?

那张脸,韩范花美男的风格,确实挺招女孩子喜欢的。

吉琳一路哭着来,又一路哭回去。

留下隋柒柒头疼不已。

“十七,小舅舅什么时候能回?”

popo文h 粗暴深喉侮辱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