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细致剧情片段肉 总裁用钢笔捅自己

男人看着天色,只是淡淡开口,“江南一向雨水多,我们先等下。”

两个在这里等了近一个小时,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古城地处市郊,到了晚上,这里连车也没有,林艾希越来越失望,泄气的呼了口气,“我们要在这呆一个晚上吗?”

罗宁宣的眉间也显现出一丝焦急,可是雨下的这样大,他也没有办法,“再等一会儿。”

江南秋天的晚上阴冷又潮湿,林艾希刚才淋了些雨,一阵凉风吹来,她的身子不由一抖。

伸手去紧自己的衣领,身上突然多了一件男人的衣服。

回过头,她看见他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衬衣。

“这怎么行,你会生病的!”她抬手就要去扯他的外衣,却被他按住了手。

“我不冷。”他笑得风轻云淡,扬头又去看看天气。

她的心里突然划过一丝暖意,夜色中,她望着他的侧脸。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看呢。

他回过头,发现她在看他,不由笑了,她却像是被人抓包,慌忙收回目光。

如果没有大雨,如果不那么冷,他真的想和她就这么待下去。可是看着她冻得有些发白的嘴唇,他立刻做出决定,“我们回去吧。”

“现在?”她讶然。

“是,云层太厚,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的,如果打雷,这里会不安全。”

“可是,我们怎么回去?”

“你穿我的衣服。”

总裁用钢笔捅自己

他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用自己的外衣将她的头和上身包好,揽过她的肩膀便带着她冲进雨中。

从江边到他们住的客栈并不算远,可是冒雨走的这会儿工夫,两个人的衣服还是全湿了。

好在男人的衣服宽大,他又一直为她挡雨,她除了膝盖以下的裤子湿了,别的地方只是有些潮。

才一进屋,他就动手解她的衣服,她先是一惊,然后脸一红,立刻挡住他的手,“你干嘛?”

她窘迫的看着他,这个男人不会急到才一进门就想要她吧?他们可是才刚淋了雨,身上都是湿的呢!

林艾希紧张的样子令罗宁宣哑然,他的小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穿湿衣服会生病的。”他态度强硬的拨开她的手,利落的脱下她的衣服,把她推进卫生间,“先去洗个热水澡。”

看着卫生间的门被他关上,她才呼了口气。都怪他,没事总是缠着她,要不然她怎么会多想。

身上打了个冷颤,她连忙打开热水。

披着浴巾出来,罗宁宣立刻拉着她坐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倒了杯热水给她,“快喝,最好能出一点汗。”

她听话的接过杯子,正喝着水,才发现他的头发和身上还是湿的,“你怎么不去洗?”

“你先把水喝了。”

“不行!你快去!”

“听话。”

“你不去,我就不喝了!”她干脆把杯子放下,学着他的语气命令着他。

男人没办法,只好去了卫生间。

夜里睡到一半的时候,林艾希忽然觉得好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像是意识到什么,抬手附上男人环着她的手臂。

感觉不对,她连忙翻过身,掌心落在他的额头上,她顿时一惊。

好烫!

她心里暗暗大呼不好,小心的推了推身前的男人,轻呼,“宁宣,宁宣?”

男人的眉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睁开眼,林艾希看的出来,他很难受。

“你还好吗?醒醒,你发烧了!”她告诉他这个事实,然后打算起来去拧一把毛巾给他,可是他把她搂的好紧。她动不了,只好推推他的手,“让我下床。”

“不要。”男人像个孩子,唇角溢出一道固执的声音,反而将女人搂的更紧。

这样一来,罗宁宣周身的滚烫让林艾希感觉更清晰,她也急了,“不可以,你这样会烧坏的!”说完她也顾不得他的反对,强行去拨他的手。发着高烧的男人就是只纸老虎,她没费太多力气就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披了衣服下床。

林艾希问客栈老板借了体温表,又拧了毛巾给他做物理降温,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拿出体温表一看才发现,竟然快烧到四十度。

这怎么行!

天还没亮,她决定还是去麻烦客栈老板再问他要些退烧药。

才要站起来,手就被他拉住,“不许走。”他的声音很低,却依旧含着命令的口吻。她刚才已经出去过一次,看不见她,他觉得好难熬。

总裁用钢笔捅自己

“我不走。”她解释,“我去拿药给你。”

“不要。”

真是个顽固的男人,她心里抱怨,也只能耐着性子哄着他,“就一会儿。”

她喂他吃下退烧药,一遍一遍的给他换着毛巾,直到天亮的时候,他终于开始出汗。

她抚了抚他微微潮湿的额头,眼中的担心才少了几分。

看着他的睡颜,她忽然有些心疼,他毕竟是因为她才淋了雨发了烧。可她又怪他逞强,现在他病了,还不得是她去照顾他。

林艾希打了个哈欠,昨天她就因为他的索要没有睡好,现在已经困得不行,却又不敢去睡。

“冷……”床上传来男人虚弱的声音,林艾希看着他身上的两床被子,不知道还能怎样。

她翻箱倒柜的在房间里翻了个遍。才翻出一条薄毯。

给他盖上没有三分钟,男人又说了一句,“冷。”

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林艾希一咬牙,脱下衣服,光裸着上了床。

被子下面,她伸过手臂环住他的腰腹,腿也轻轻搭在他的腿上,头埋进他的胸口,两人紧紧贴着,没有一丝缝隙。

“好些没有?”感觉到他的呼吸稍稍变得平缓,她小声问了他一句,没有得到回应,她悄悄的抬起头,才发现他似乎已经睡了。

摸摸他的额头,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烫,她这才松了口气,重新躺好。

林艾希本来想着再过一会儿给罗宁宣试表,可是依偎在他怀中,她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听着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男人闭着眼睛,唇角不由微微勾起。

林艾希是被一个噩梦惊醒的。

梦里面,她站在一座陡峭的山上,确切的说,是被人劫持到悬崖边,她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只记得对方要与她同归于尽,坠崖的一瞬间,她惊醒了。

她大口的喘着气,好在,一切只是个梦。然后想起自己还在古城客栈,而她身边躺着的男人还在发着烧。

她摸摸他的额头,还好,温度已经降下来不少,她正要起来去给他倒水,手一把被男人握住,“别动。”

他知道她刚才做了噩梦,反手把她拥进怀里。

她却急了,“你出了汗,现在要补水!”

“再睡一会儿。”他说完,便不再说话。她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他怎么忍心再累她,还是把她搂在身边让她补眠。

一觉醒来,已近中午。

林艾希睡得还算不错,再摸摸男人的额头,终于凉了下来。

罗宁宣本想让她再陪他躺一会儿,无奈她坚持起来,给他倒了水,又盯着他试过表,见他真的退烧了,才算放心。

这个男人的身体真是好,昨天夜里体温那么高,吃了点药睡了一夜,竟然就好了。

他躺在床上看着正在为他忙碌的小女人,心中无比温暖,她回过神,恰好对上他充满爱意的目光。

腐文细致剧情片段肉

心中一紧,她连忙别过头,却听见他低低笑了,“过来。”

即使他的身体还很虚弱,可是他的语气却令人不容回绝,她本就讨厌他命令的口吻,心中又有些窘迫,当即拒绝,“不要。”

“过来。”他立刻重复了一遍。

“你好好躺着不行吗?”

“那我过去了?”

她就知道,她拗不过他,放下手里的水壶,朝他走了过去。

她刚走到他的控制范围之内,就被他一把抓了过来,身体不稳,刷的歪倒在他的床边。

“你干什么!”这个男人才刚好,怎么力气就这么大?她抱怨着瞪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的眸色忽而变得深暗。

“你……”这样的他,她再了解不过,他不会是又想要了吧?这怎么可以!

“让我抱抱你。”他的语气很轻,却饱含柔情。他丝毫没有想到她会不顾自己的去照顾他,虽然他一直闭着眼睛,她做的每一件他都清楚无比。这样的她,怎会叫他不爱!

“小希!”他浓情唤着她,好像生怕怀里的女人会逃开,将她拥的更紧,以至于将她的骨头掐的生疼。

“好了……”她不敢大声,只是小心的推着他。

到了晚上,罗宁宣看上去已经和平时没什么差别,林艾希不得不佩服他的恢复能力。

他揽着她的腰,望着窗外的夜空,“明天想去哪里?”

“你可以吗?不用再休息一天?”

“当然。”

“你随意好了。”

“那我们……”他刚要说话,手机突然响了,林艾希看见,上面显示着何钧。

“喂?”罗宁宣听着里面的声音,脸色却慢慢沉了下来,“嗯……我知道了。”

“怎么了?”林艾希小心的问了一句。

何钧临走之前,罗宁宣吩咐过,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打扰他。

男人挂断电话,沉思片刻,忽然道:“我们的假期恐怕要提前结束了。”

“什么事?很严重吗?”

“郭旭又惹事了。”

郭旭?林艾希突然想起,这个郭旭,不正是林爱荣的弟弟吗?

如果不是为了林艾希和林家,罗宁宣也不会把郭旭的事应了下来,将他安排进了辰天。他本以为,郭旭在他眼皮底下会好一些,可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混混还是给他捅了娄子。

郭旭得罪的不是别人,而是沈夫人的侄女,沈承安的表妹,袁千娅。

袁千娅虽然年纪轻轻,已经是市委宣传部新闻出版署的记者,她本是来辰天集团收集信息做一期报道,却碰到了郭旭。

郭旭看见袁千娅,嘴咧的哈喇子都快掉下来了,那女人漂亮又有气质,尤其是那两条白皙的长腿,顿时让他心里痒了起来。

他不仅对袁千娅言语挑逗,问人家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到最后甚至毛手毛脚起来。这一系列的行为惹恼了袁千娅,她为了阻止他的骚扰,对他亮出身份,可郭旭竟然狗仗人势的搬出罗宁宣,大言不惭的说,就是市委书记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总裁用钢笔捅自己

这话传到沈家,沈夫人可坐不住了。她本来就恨林艾希,这个郭旭又多少和林艾希沾点关系,她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罗宁宣下了飞机,直奔公司,才一进办公室,就看见沈夫人正在里面等他呢。

林艾希跟在罗宁宣身边,看见沈夫人,心里不由慌张。她还记得,沈夫人是怎样不顾头脸的羞辱她的。换做别人,她也许不会当做回事,可眼前的是沈承安的母亲啊,她怎么能做到视而不见!

她想暂时回避一下,却被罗宁宣一把握住了手腕。

她硬着头皮跟着他进来,还没坐下,便听沈夫人开口,“宁宣的事业做的不错啊,我来了两次,都不见你的人,很忙吗?”女人一开口,便是长辈的语气,一下子便显得自己高了几分。

罗宁宣不动声色的在沙发上坐下来,谦虚的笑笑,“托沈书记的福。”

平时私底下,罗宁宣都称沈世开伯父,现在称他沈书记,关系顿时多了几分生疏。

这让沈夫人很不满,她瞥了坐在罗宁宣身边的林艾希一眼,不冷不热的说着,“现在整个青川都很看好你,你可别因为女人误了事。”

“那是自然。”他只是笑笑,“沈夫人怎么来了?”

女人也不拐弯抹角,“你这里有个叫郭旭的人吧,那个下三滥的东西竟然非礼我家千娅,你说,这事怎么解决吧?”

换作平时,谁要是得罪了沈家,早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可是这个郭旭偏偏是罗宁宣的人,沈家不给谁面子,也要给罗家面子,沈夫人就算再生气,也得先问过罗宁宣。

谁知罗宁宣并不直接回答,而是把问题推了回去,“沈夫人打算怎么解决?”

沈夫人做事一向不拖泥带水,直接道:“把他赶出青川市!”

罗宁宣也不表态,而是问着,“既然是非礼,那我想先问一下,沈夫人有没有报警?”

“报警?我们沈家是什么身份,这种事要是张扬出去,对千娅的影响有多不好!沈家也会脸面无光!”

“沈夫人此话差矣。”罗宁宣摇头,“遇到这种事,当然要报警,我们国家是法治社会,万事都讲不过一个‘法’字,这一点,沈夫人要比我明白。”

罗宁宣波澜不惊的一句话,让沈夫人顿时火了,“宁宣,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夫人,我只是个商人,你说的事,如果连沈书记都解决不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你这是打算包庇了?”

男人呵笑,“沈夫人这话可就严重了,我只是郭旭的上司,不是他的监护人,更和他非亲非故,从法律上讲,我是没有权利干涉的。”

一番话,竟说的沈夫人无言以对,这让一向顺风顺水的她大为光火。可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强压下心里的火气,突然一笑,“真的是非亲非故吗?”说着,瞧了林艾希一眼,“我可是听说,你娶了这丫头呢。”

腐文细致剧情片段肉

沈夫人再怎么对他无礼他都不会往心里去,可是这句很不礼貌的“丫头”,让男人的脸色倏的冷下三分。

泼辣的沈夫人才不管他愿不愿意,不看他的脸色接着道:“据我所知,郭旭是这丫头姐姐的弟弟,没错吧?这么说的话,宁宣你这可是徇私啊!”说完,她似乎还不解恨,轻蔑的瞧着林艾希,“你们林家,真是乱的可以!”

一句话,说得林艾希攥紧了拳头。她知道,如果不是罗宁宣在,那个女人还会说更难听的话。

此时,罗宁宣对沈夫人的最后一丝忍让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身子微向后倾,倚在沙发背上,抬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非礼袁千娅的人姓郭,这和林家有什么关系?沈夫人,你可别搞错了。”

林艾希听得出来,罗宁宣最后这句话里,警告的意味。

沈夫人自然也听出男人话里的意思,可她这些年横行霸道惯了,才不管那一套,“不管有没有关系,都是那个叫郭旭的得罪了千娅,你不给我个说法吗?”

“沈夫人自己也说了,犯错的是郭旭,你去找他不就行了。”

“你这是存心不管了?”

“很遗憾,我无能为力。”

“你……”沈夫人知道,袁千娅的亏算是白吃了。她的气,也别想出了。

来找罗宁宣之前,沈世开就劝过她不要太冲动。袁千娅除了被郭旭碰了几下腰和肩膀,并没有什么损失,就算是闹到警局,也不会立案更不会判刑,为了这么点事,和罗家起冲突就太不值得了。

可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她心里明白,罗宁宣不肯动郭旭,正是看着林艾希的面子。

罗宁宣她惹不起,林艾希她可不怕,她运了口气,转向林艾希,“你父亲出事以后,承安是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吗?”

她怎么会忘?林家倒了,那些曾经巴结过林家的人都对她避之不及,沈承安却依旧对她不离不弃。他甚至不惜违背母亲的意思追求她,甚至承诺要娶她。

林艾希神色的变化,让沈夫人心中得意,“你要是有心,就该懂得知恩图报,千娅可是承安的妹妹,你就这么纵容林家的人欺负我们沈家吗?”

沈夫人每提一次沈承安,林艾希的心就跟着疼一次。她深深明白沈夫人的用意,她是在用沈承安刺激自己,让自己去劝说罗宁宣。只是,她怎么可以这样无情,为了达到目的,连她死去的儿子都要利用!

她忽而抬头,不卑不亢看着沈夫人,“你说的那个人不是我们林家的人。”她从来都不敢顶撞沈夫人,能够说出这番话,她已经鼓起很大勇气。

这样的回答让沈夫人大为不满,这个小丫头真是不知好歹,以为有了罗宁宣撑腰就可以这么对她讲话吗?

“这么说,你就是不管了?”见林艾希不说话,她变本加厉,“我真是小瞧了你,当初你和承安爱得死去活来,现在承安走了,你就攀上宁宣,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我就不该同意你和承安交往!现在可好,你有了罗家就翻脸不认人,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承安!还是说你当时接近承安本身就居心不良?”

总裁用钢笔捅自己

“我没有!根本不是你说的这样!”扪心自问,那时候她是真的喜欢承安,况且提出交往的是他,怎么会像沈夫人说的那样!

“有没有,你心里最清楚!”

“沈夫人,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自问对得起承安,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把过去的事拿出来说,可以吗?”

沈夫人脸色一变,“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了!哼,承安要是知道你找了别的男人,还敢这么和我说话,他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够了!”一直默不作声的罗宁宣终于开口,他眼中对沈夫人的最后一点尊重也荡然无存,“沈夫人,你今天如果是为了郭旭的事而来,那么,你可以回去了。”

他没有再往下说,完全是顾及沈世开的面子。

听着罗宁宣在赶人,沈夫人十分不爽,可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她看出他眼中的凉意。她可以不拿罗宁宣当回事,却不能不把罗致邦放在眼里。

不屑的瞥了林艾希一眼,沈夫人站起身,目的没能达到,她也没给罗宁宣什么好脸色,往上拽了拽肩上那条名贵的披巾,扬头离开。

罗宁宣根本没理会沈夫人,而是立刻转头看着林艾希。她低着头,双手交叠在腿上,就连肩膀都在微微发抖。

他没有多说什么,一把将女人紧紧搂在怀里。

昔日故去的恋人被一遍遍的提起,她怎么会无动于衷。就算她现在已经可以放下他,之前他们的感情却不能被否认。面对那样的羞辱,换做别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击,可是对方是沈承安的母亲,她做不到,她不能让身在天堂的他还不得安息。

“都过去了。”他轻抚着她的背,柔声安慰。

他并不是怕沈家,没有一击致命的把握,他绝不会贸然出手。不过今天的事,他记下了,没有谁可以这样对待他罗宁宣的女人。

腐文细致剧情片段肉 总裁用钢笔捅自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