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黄小说 把武则天的腿扛在肩上

军刀和叶帅互掐,是楚天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而且他们还就在香港境内决斗,更是让楚天目瞪口呆,按照楚天的掐算,此刻应是九大军区进行军抗赛之际,这些军中猛人怎有空跑到香港掐架呢?不过他顾不得多想,迅速告知自己的方位。

同时,他再次向丁家欣抱歉:“家欣,很不好意思,朋友出了点事,我需要过去处理,所以今天怕是不能请你吃饭庆贺了,不过明晚无论有什么变故,我都会去生日晚会当众送你一份礼物!”

“再次对不起!”

丁家欣也从楚天刚才接电话看出有急事,于是善解人意的点点头道:“一顿饭无所谓,咱们来日方长呵呵,你有要紧事就先去忙吧,对了,要不要我开车送你?我这就去找高大哥借车,你、、”

楚天忙摆摆手:“不用麻烦了,我能赶得及!”

楚天刚才本想让帅军兄弟直接送自己去事发地点,但习永强告知会派人来接,继而一再追问自己的方位,楚天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也知道他是有分寸的人,所以就把方位告诉了他。

话音落后,丁家欣的电话也响起,她接听一会就跟楚天挥手告别,脸上甜蜜表情轻易告知电话另端是高凌风,在她离去后,楚天再次接到习永强电话:“少帅,你两分钟后到香港大学襙场!”

楚天一愣,随即应好!

把武则天的腿扛在肩上

这时,在学生单身公寓,挂断电话的高凌风正把一个耳塞扔在桌上,桌上还摆着一部警方专用的微型窃听器,在他身后,王天宇正端着一杯水过来:“风哥,想不到家欣还邀请大陆仔参宴!”

“我想我们明天该整整他,让大陆仔知道他的卑贱!”

高凌风手指在桌子上轻敲,他在丁家欣手机上安装了一个窃听器,所以刚才两人的对话全部落入他耳朵,他有些不快家欣反对他集会作为,也不爽她对楚天这么友善,因此他接过王天宇的话:

“整他可以,不过不要武斗!”

“支那不是有句古话吗?不战而屈人之兵!”

王天宇的眼睛微微亮起,他也是一个聪明的人,立刻靠近高凌风开口:“风哥,你的意思是在宴会上落他脸?也是,大陆仔不是要送礼物吗?咱们就当场拆他礼物难堪,然后再来一个、、、”

说到这里,他低声对高凌风耳语。

后者一边听一边点头,随后拍拍王天宇肩膀笑道:“好,就照你说的去做,我就不信他那种情况还能安然处之,只要他动怒或发火,咱们就可以录制个片段上传,让大家再清晰大陆人嘴脸!”

王天宇点点头:“好,我待会就让冬大鹏安排!”

王天宇如此尽心尽力的替高凌风办事,并不是因为后者神勇无敌、玉树临风,而是传闻高凌风的父亲将填补前副署长韩其峰的空缺,成为香港警方的顶尖人物,所以他才遵从父亲意见讨好小高。

高凌风约了丁家欣上来公寓,于是迅速把窃听器之类的藏好,随后拉开窗帘让阳光投射进来,接着又在跑步机上不紧不慢的展示运动风范,至于王天宇也识趣的离开,让他们能够过二人世界。

这时,楚天正慢腾腾的走到襙场。

现在临近中午时分,偌大的港大襙场没什么学生运动,而且这里不是恋爱圣地,所以情侣们也不会无聊的在这里压马路,楚天伸伸懒腰望着碧空如洗的天空,不知道习永强那小子玩什么花样。

这里开车去驻军基地,也就个把小时。

就在他念头转动之际,楚天电话就再次响起,耳边不仅传来习永强即将到达的喊话,还传来一阵阵气流呼啸声和回音,楚天辨认得出那是直升机飞行,他不由愣然不已:这孩子也太夸张了吧?

竟然派直升机来接自己?

收完线,楚天就见到东方出现一个黑影。

此时,王天宇正走到电梯处,等待之余向窗外扫过一眼,这个公寓窗口正好对着襙场,目及处正见一个黑点从远处天空飞来,随后就传来军用直升机特有的呼啸,而且很快停在襙场上空盘旋。

显然这架直升机是要在港大降落。

他微微一愣跑到窗口,想看看这直升机干什么,毕竟在港大他见多了宝马奔驰、劳斯莱斯甚至警务署长的专车,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直升机在港大降落,这让他有些好奇:飞机来这里要干吗呢?

多肉的黄小说

刚刚站定身子望去,他就见到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靠近舱口,王天宇不由眯起眼睛扫视,在那个身影跳上直升机侧转时,目瞪口呆,他忽然发现自己认出那是谁了,那是他要对付的大陆仔啊!

“这、、、这怎么可能?”

王天宇脑袋像是被雷劈中一样,他怎么也没想到大陆仔有军用直升机来接,而且、、、而且他认出那直升机是驻军司令专用啊,他曾经跟父亲去驻军基地参观时看过,就是这一架五星直升机。

当时,他想要摸一摸都被士兵严厉制止,现在这直升机竟然来接送大陆仔,可见那大陆仔必然有非凡的军方背景,想到这里,他忽然冒出一身冷汗,感觉到自己准备明晚欺辱楚天是愚蠢行为!

他觉得大意了,应该查查楚天再折腾。

王天宇目送着直升机升空而去,返身想要找高凌风提过醒,但没走出两步又停下了,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大陆仔真身份显贵,高凌风明晚落楚天脸岂不是自取灭亡?

说不定还会牵涉到高家,让高父也受牵连,到时副署长之位就有变数,如果自己在关键时刻,再装装正义之士向大陆仔示好,自家那个同样身为高级督察的老头,岂不是也有机会问鼎副署长?

“嘿嘿,嘿嘿!”

想到这里,他得意的笑。

此时,襙场寥寥无几的数名学生和周围公寓的学子,都因为见到直升机降临而驻足观看,这倒不是直升机稀奇,而是没见到这么霸气的直升机在港大降落,只是他们很多人都错过楚天的真容!

进入公寓的丁家欣也见到了直升机,在踏进大厅时顺势瞄了一眼,她微微一愣,因为她感觉到那身影像是过儿,可是楚天怎有能耐让飞机接送呢?所以她想是自己昨晚没有睡好,眼花了、、、

而这个时候,楚天正靠在座椅上,出声向习永强问道:

“军刀和天兴在哪里决斗啊?他们怎么会搅在一起?”

习永强坐直身子,苦笑不已:“还不是军抗赛惹的祸!”

pS:2更砸上,继续呼唤鲜花HO

在习永强的口中,楚天知道了来龙去脉。

军抗赛因为一些军区领导调整而暂时搁浅,叶破敌报批中央军委后就决定押后,只是军刀和叶天兴两批人却有些不甘,于是在河北找了一个营区对练,只是十余场比赛下来双方竟然不分胜负。

也就因为不分胜负,两方人马立刻从各自所属军区抽调精锐再干,这两个星期来打了差不多有四十场,但是不仅没有得出结果平息事态,反而引起两大军区争强好胜,连空军最后都出动比赛。

两大军区领导开始碍于叶天兴和军刀的显贵身份,对两方人马私下切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后来见事情越闹越大,甚至连导弹部队都要拉出来演练时,领导们坐不住了,忙向军委申报处理。

把武则天的腿扛在肩上

这事还惊动了一号首长。

一号直接把事件压给叶家和华家,让两位元老摆平自家孩子,叶破敌和华家老头立刻把叶天兴和军刀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让他们马上平息事态并写检讨全军公布,还暂时放两人假休整个把月。

老头都出面压制事态了,军刀和叶天兴只好遵令从事,一边努力平息两方兄弟的战意,一边在军干大会上公开检讨,表示两人年少轻狂不顾大局,因私人恩怨而挑起成都和京城两军区的不和。

只是两人表面上虽然认错,但心底还是不服。

因此两人趁着军委放自己的假期开始玩单挑,不过惧怕在大陆折腾被人捅出去,到时再让两家老头子和中央生气就不好了,于是他们就打着去驻军基地参观的幌子,从各自属地飞来香港对战。

当时为了让老头子放心,叶天兴还拉上习永强一起来香港,这样就不怕被中央知道他和军刀要单挑的目的,习永强开始以为叶帅到香港是散心,但在驻军基地见到军刀后就立刻明白两人意图。

只是他无法阻止,两人躲在营区大打出手。

习永强知道他们肯定以一方惨败才罢休,他想要打电话给各自老头或中央,又怕两人遭受到斥责或处分,何况暂时压制也不是办法!必须调解!他想来想去,最后想到躲在香港修身养性的楚天。

虽然不知道楚天能否起作用,但眼下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说到这里,习永强还一声轻叹:“其实军.抗赛只是一个导火线,两人争执不休的恩怨应该追朔到十多年前,他们都是根红苗正的红色子弟,那时还小难免会年少轻狂,而且也不顾忌那情面!”

楚天明白他的意思,人小时候总是喜欢由着性子做事。

习永强呼出一口气,苦笑补充道:“所以尽管两家多次训导他们,但两人依然是各自带着大院子弟暗中对干,直到军刀被接去成都才罢休,后面双方都各自进军,但诡异的是每次演练都碰上!”

习永强扫过机舱外的天空,继续把话说完:“长大的叶帅知道历史原因,所以生活中让着军刀,后者多次来京城折腾,叶帅都忍了下来,所以一到演练场这个可以理直气壮出气的地方、、、”

“他就玩命跟军刀对抗较量,这些年来是各有胜败啊。”

楚天轻叹一句:“各有胜败,也就昭示恩怨加深啊!”

习永强点点头,叹息一声没再说话。

XXX——XX——XX

五分钟后,楚天出现在那扇大门紧闭的搏击场,门口已经有四五名驻军领导围着,脸上都是焦虑不堪的神情,甚至还有人贴着大门倾听,显然是探探里面动静,有声响他皱眉,没声音他更怕。

见到习永强这个公子哥过来,驻军领导忙迎接上去,以为他找来了什么中央大员调节,但一看竟然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这习少玩什么啊?这家伙能调节两大少纷争?莫非那家伙也是大少?

多肉的黄小说

愣然之际,楚天已经穿过人群。

提起一脚,一踹,大门轰然破开!

这小子太大胆了吧?驻军领导震惊之余却也没说什么,毕竟是习永强请来的人,里面正如众人所预料,一地狼藉却烟雾飘渺,目及之处,军刀和叶天兴正躺在地毯上吞云驾雾,没有至死方休。

习永强没想到是这景象,于是忙让驻军领导散去,随后还掩上那扇大门,此时,楚天已经挥手散着烟雾过去,还苦笑一声道:“华少,叶少,你们两大少不是华山论剑吗?怎么抽起烟来了?”

习永强也是一脸无奈:

“害得我打扰少帅,让他过来调解!”

两人身上衣服破烂不堪,周围不少东西也被打倒在地上,擂台柱子也已经断裂,显然在楚天他们出现前还是经过一场恶斗,因此见到楚天和习永强,军刀两人都相视一笑,随后挣扎着坐起来。

“少帅,好久不见!还是这么雄风凛然啊!”

他们笑着跟楚天打招呼,随后叶天兴轻笑着开口:“少帅,你千万别听永强夸大其词,我和军刀虽有不少恩怨,也明争暗斗很多年,但经过上次老头们斥责后,心里就放开了很多,不会乱来!”

军刀抽出一根烟丢给楚天,接过话题道:“我跟他今天之战,在动手之前就约好了,无论胜败以后都不再争执,免得让京城和成都军区起缝隙,而且我下个月就要调去京城了,天兴去成都!”

“彼此尽力消弥两人造的孽!”

叶天兴呼出一口气:

“事端由我们而起,也该由我们而灭!”

楚天有意无意的扫过军刀一眼,显然后者是接受了自己当初在京城的建议,进京质子!打破华家在成都的根深蒂固,所以这一场军抗赛引发的争执,让军刀找到切入口顺理成章进入京城军区。

不过无论如何都好,见到军刀和叶天兴两人一笑泯恩仇,楚天还是从心里感到高兴,他捏着那支军区特供的烟,不顾形象的席地而坐,又从叶天兴递过来的烟头点燃,慢吞吞的吐出一口烟雾:

“两位老兄,我很高兴你们握手言和!”

楚天弹弹手上的香烟,一声轻叹:“你们这么长进不仅是两大军区的福分,也让中南海的大佬们放心啊,也让我这个朋友安心不少,说实话,你们两个如果真死磕不休,我还不知道帮谁呢?”

没等军刀和叶天兴说话,习永强就打趣开口:“天兴,军刀,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三十八军的教导队长说话越来越有官腔了?老头子口气啊,你们说过几年,我们找他吃饭要不要预约呢?”

说话之间,他还拿过一个水桶放烟灰。

叶天兴和军刀同时点头:“肯定要预约!”

接着,军刀又抛出几句:

“到时约他出来吃饭,他肯定会说‘这个嘛,研究研究再说。”

多肉的黄小说

楚天苦笑不已:“你们现在集体挪揄我了?”

在习永强大笑之余,叶天兴还拉着军刀站了起来,挤眉弄眼的补充:“军刀,楚天的职位现在已高过我们了,我们见了他要敬礼的,不然他告去军委我们就麻烦了,来,快点,一二三,敬礼!”

叶天兴和军刀笑着站直身子,楚天一把捞起那个盛烟灰的水桶向两人砸去,随后笑着叼上烟就对他们大打出手,一时之间,三人又在搏击场上奔跑起来,挥洒着青春的汗水,还有男人的情谊!

习永强稳坐中军,笑着看他们打闹!

只是对驻军基地感到抱歉,这搏击场要重新装修了!

一番折腾后,三人又重新倒在地上喘息,习永强走过去弹出三支烟给他们,接着伸伸懒腰道:“军刀,叶帅你们恩怨已完,是不是该庆祝庆祝啊?找个好地方,咱们喝个不醉不归放纵一把。”

“回到京城可就少了狂欢的机会了,所以咱们要及时行乐!”

军刀和叶天兴相视一眼,点点头回道:“有理,只是我们对香港都不熟啊!”接着他们又齐齐望向楚天:“少帅,香港可是帅军的地盘啊,这次东道主怎么也该你来请吧?安排个大场面来!”

年少青春,散不尽的轻狂。

楚天猛力吸了一口烟,看着习永强叹道:“小强,你真把我害苦了,本来我在港大安安静静,结果被你火急火燎的拉来劝架,热闹没看成,反被这两家伙赖上了,你说这饭是不是该你来请?”

习永强发现自己惹火上身,于是一声轻笑:

“香港,我也不熟、、、”

军刀和叶天兴他们重新看向楚天,楚天头皮发麻,思虑一会笑道:“这样吧,我明晚刚好有个游轮酒会,是李家李公子筹办的,咱们就一起杀上去热闹热闹,我想他肯定会无比欢迎你们的!”

“游轮酒会?”

三人齐齐回道:“好,就这么定了!”

pS:三更砸上求花,本意是想今天搞定香港,但下午悲催要开会,所以后面更新有点不太确定。

多肉的黄小说 把武则天的腿扛在肩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