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特肉 短篇乱欲集合

苏助理看着自家总裁已经先往荒草丛中走去,心里有些急,但是还是耐着性子先给路子发了一个定位,将大致的情况给路子发了一个语音。

前方道路不明,有没有什么危险还不知道,就这么两个人走路进去,还是保险一点。要是没事还好,要是有点什么意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人的行踪,连获救的希望都没有。

跟路子约定好后,若是一个小时没有联系就来找他们,苏助理这才追了上去。

好在言仲洺走的不算快,或者说是有意等着苏助理,苏助理倒是很快追上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在荒草丛中走着,自然苏助理现在走在了言仲洺的前面,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木棒,像模像样的在前面开路,边走边在草丛中挥舞木棒,赶走一些小动物,然后将一些草踩实,方便言仲洺走路,也为了给路子留下记号。

苏助理不知道自家总裁是怎么想的,但是苏助理自己要用尽自己的脑子,在未知的道路上尽可能的为自己留下退路,啥事都不怕,就怕有那么一个万一,那就玩完!

不得不说,苏助理是一个很有先见之明的人,果然在两人走了大概十五分钟后,苏助理掏出手机,发现已经是无服务的状态了。

“总裁,我们还要走么?你看着都是荒草,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就更别说什么孤儿院了。”

短篇乱欲集合

言仲洺没有说话,看了看四周,确实除了荒草好就是大树河沟,没有任何一个能够住人的建筑。

“苏助理,还能查到我们距离目的地多远吗?”

不到最后,言仲洺总是不愿意死心,还抱着那最后一丝侥幸,问着苏助理。

苏助理摇了摇头,声音有些无力:“总裁,我们自进来就没有了信号,所以现在根本用不了导航。”

言仲洺沉吟片刻,“原路返回,下次多带些人手过来,做好万全准备。”

不知道为什么,言仲洺就是对这里有一个执着,认为就是在这里,但是这里连个人都没有,哪里来的孤儿院呢。

现在就他们两个人,势单力薄,还是暂时到此为止,有了充足打算后再来看看。

韩磊那件事情已经拖了那么久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等回到车上,苏助理第一时间跟路子联系,说明他们现在在回去的路上,目前一切安全。

坐在后面的言仲洺听后,嘴角抽了抽,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不得不说,自己这一次是冲动了,万一真有什么危险,那么苏助理做的无疑是保命的。

回到家里,言仲洺直接找了李泉,异常严肃的说着:“李思思可有跟你提起过韩磊的一些动向?”

李泉莫名的看了言仲洺一眼,像看一个白痴的眼神,“我妹妹是受韩磊胁迫,你觉得韩磊会让我妹妹知道些什么?”

言仲洺无语,真不知道自己今天的智商都去了哪里,好似碰到了这个所谓的平安孤儿院,自己就变得不像是自己了。

言仲洺闷闷的坐在李泉的房间,端着一杯红酒,直接灌进了嘴里。

浓郁的酒香唤醒了言仲洺的味觉,但是却没有带回言仲洺本该清醒无比的大脑。

李泉默默的打量着言仲洺,幽幽开口,“言少怎么在我房间里借酒浇愁,还不如回到张小娴那,温香软玉在怀,总会比在我这里效果好的多。”

言仲洺没有理会李泉的奚落,冷哼一声,继续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好了,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现在可以免费给你进行一个心理辅导。”李泉淡笑着说着。

今天的言仲洺明显不在状态,这一点常人都能够发现,就更不用说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李泉了。

言仲洺又喝了一口酒,缓缓将今天去寻找平安孤儿院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李泉若有所思,“那么你现在是在怀疑那个荒凉的地方有猫腻,但是你却找不出来?”

言仲洺淡淡的答着:“恩,也不全是。”

李泉笑了,“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豪门的生活,没想到你先在还那么多情。你应该是害怕那个院长骗了你吧。”

言仲洺没有说话,但是这在李泉眼里就是一种默认。

看见那些可爱的孩子,言仲洺希望自己是想多了,希望这一切都跟他们没有任何的联系,而那个院长,看上去也是那么温和,他也不愿那是一个人的假象。

黄文特肉

“其实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但也不一定是假的。你有的那只是一种预感,不是事实,现在为了这种不知道是不是事实的事情困扰,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李泉幽幽的说着。

言仲洺没有回答,李泉也没有继续。

言仲洺默默的喝完了一瓶红酒,才拿着衣服扬长而去。

有些事情真的还是要自己想开一点,何必庸人自扰之。

事实不会因为自己的忧愁而发生那么一丝一毫的改变的。

“差不多的时间可以下来吃饭了,我可不想自己再上来叫你一次。”走到门口,言仲洺侧着身子,对着李泉说着。

李泉靠在窗边,夕阳在他洁白的衬衣上撒上暖黄色的光芒。

今日的饭点果然如言仲洺所说,李泉在言仲洺走后的十五分钟下楼,恰好赶上张母将最后一道菜摆上桌。

路子看着李泉,“快来,今晚的菜很香。”

然后路子坐在饭桌上,看着言仲洺,“老大,你今天去哪了?害的苏助理那么着急给我发个定位。”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具体的苏助理都没有来的及跟路子详细说明,只说了大概。所以现在路子才在饭桌上问着言仲洺,今天的事情。

路子查过那个地方,那完全就是荒凉之地,今天言仲洺怎么会跑到那个地方去?

言仲洺白了路子一眼,“吃你的饭吧。”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言仲洺现在最不想提的就是今天的那一切,可惜路子就是那个没有眼力价儿的。

李泉笑笑,还是安静吃自己的饭吧,路子那造的孽还是路子自己慢慢尝吧……

两人的关系建立起来可能真的很困难,但是破坏往往只需要一瞬间。哪怕是亲情。

李思思这段时间一直没有选择继续寻找李泉,她知道李泉是真的要让自己付出代价,不管她怎么乞求或者保证,都改变不了那个结果。与其那么卑微,还不如保留自己最后的那么一点尊严。

李胜还是如同往日一般,白天里就是一个正人君子的模样,晚上就变成了禽兽。

这天完事之后,李思思正穿好睡衣去浴室准备洗漱,李胜却忽然叫住了她。

李思思回眸,看着李胜躺在床上抽着烟,肥胖的身躯只遮住了重点部位,那样子看上去十分恶心。李思思立马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冷声问着:“叫我干嘛?”

自从这龌龊的事情暴露之后,李思思对李胜就再也没有什么好脸看了,之前还有些唯唯诺诺,现在完全变成了破罐子破摔,除了男女之间实力的悬殊,不然李思思应该早就将李胜踹了出去。

李胜笑笑,“你的好二哥现在正在找证据呢,看来咱们的好日子快要结束了。”

李胜一瞬不瞬的看着李思思的表情,生怕错过了什么一般,只是李思思现在一张脸除了冰冷,再也没有其他,甚至连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瞬间,连悲伤都没有。

黄文特肉

李胜觉得有些无趣,之前的李思思总是那么卑微、可怜,苦苦哀求,这完全激发了男人的兽欲,而现在的她,好像没有什么能够再次波动她的情绪,看上去很高冷,玩个一次两次倒还新鲜,现在时间久了,倒觉得有些无趣了。

所以李胜现在一直都在寻找李思思的命门,只想看看还有什么能够让她收起那份已经玩腻的高冷,继续像个小白兔一样在身下苦苦求饶……

只是这无疑是失败了,这段时间李胜没少把时间花费在李思思的身上,对于李思思,李胜还是查到了那么些蛛丝马迹,要不是因为这样的一时兴趣,李胜还根本不会发现自己信赖已久的助理已经变成了她李思思的人,还成功的爬上了李思思的床。

那还要归结于李胜的另外一个新玩法,那就是偷拍,在李思思的卧室悄悄安放了监控,因为是隐私,所以这件事情都是李胜自己准备的,没有交给助理,也正是因为这样,李胜在看监控录影的时候才意外发现了自己的助理跟李思思之间的苟且。

也意外得知了自己助理的背叛。另外让人仔细调查,才发现,李思思竟然让自己的助理公然到医院预备谋杀言氏的总裁,也就是言仲洺!

好在言仲洺没有追究这件事情,不然就凭借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李氏企业,还真的斗不过家大业大的言氏。

哪怕他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也能分分钟将自己捏死。

李胜很有自知之明,这也是他多年屹立商业界不倒的原因,但是李思思就不知道了,或者说是根本就不想为了李胜或者李家知道。

李思思本来就想要毁掉李胜乃至整个李家,所以她可以安排李胜的贴身助理去处理掉言仲洺。

如果言仲洺出事了,那么李思思的计划就落实了。

要是言仲洺大难不死,事后追究,那么查到的也是他李胜的私人助理,而李思思往日就与张小娴还有言仲洺交好,所以他们也不会怀疑到一个弱质女流的身上。

知道李思思打了一手好的算盘,但是李胜并不想直接揭穿她,他还真的很好奇,李思思到底想要做什么。

洁白的浴缸里,躺着一个曼妙身姿的女人,火红的玫瑰花瓣在浴缸表面漂浮,让那具白皙的身躯有了一种朦胧的美感。精致的脸庞,大大的眼睛十分的勾人。只是她的眼神透露出一种不符合现在气质的东西,那就是杀意。

李胜说的的那些话,李思思其实并不是没有反应,只是现在的李思思很好的学会了伪装。她知道自己的情绪一旦外泄,那么就会让人发现她的弱点,所以李思思长久的进行了联系,很好的让自己的一张脸还有眼神都变得平静无波。

在一个人的时候,那些异样的情绪才会爆发出来,肆无忌惮!

短篇乱欲集合

而李思思现在心理唯一的弱点,毫无疑问,那就是李泉,那个一直相信她爱护她的男人,只是现在好像一切都变了。

对于李泉,李思思永远做不到那么的绝情,那么现在也只能趁着一个人的时候,好好的舔舐伤口。

在李思思沐浴完后,回到房间,已经没有看到李胜的影子,心里有些纳闷,李胜一般都是要过夜的,今天竟然就走了。但是李思思没有多想,她巴不得李胜再也不要出现才好。

李思思自己动手,将那些沾染了李胜味道的被子、床单全部都扔了,换上了一床新的。

将脸埋在被子里,鼻尖传来的都是一股好闻的阳光的味道。

可即便置身于这样的温暖中,李思思的心还是在冰窖中煎熬着,失眠,再一次的失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的睡觉了,看来真的是自己造孽太深了。

李思思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部都在李胜的监视之中,今晚李胜是故意早点离开,就是想看看李思思会不会在自己走后,立马有所行动,自己也好根据情况有所防备,或者考虑要不要卖个人情给言仲洺。

毕竟自己主动交出人,跟言仲洺最后得到证据自己来抓人,两者之间差了很多,性质也不一样,那么结果自然也就很不一样。

只是李胜没有想到,他没有等到李思思有所行动,反而看到了李思思那厌恶的表情,还有将他所有触碰的一切都扔掉的那一幕。

李胜没有生气,反而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其实今晚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李胜找到了如何让李思思有情绪波动的办法。

显然她那么的厌恶自己,那么就做的更过分一点吧,厌恶的表情也好,喜欢的表情也好,总好过那么冷冰冰,跟个死鱼一样。

黄文特肉 短篇乱欲集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