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下面流水了哦 性过程详细的回忆小说

165,转身去找唐晋腾

唐惊涛想了想,道:

“还是我陪你去吧,我不想再发生一次上次的事。”

“碍哟,不会啦,你回学校吧,阿狸等我逛街呢,你一个大男生在,我们一点都不自在。”车来了,辛依直接推着唐惊涛就上车了。

“依依……”唐惊涛有些恼了,“你总是这么任性,让我陪你去,好吗?”

“不要啦,你看,我坐2路直达南城,那我先走了。”辛依转身往公交站跑,2路车过来,直接上了车。

唐惊涛无奈,他也知道女孩子逛街,男生跟着会妨碍她们,要么是他们俩单独出门,若不是就不要妨碍人姐妹淘的聚会。

可他担心啊,想来想去,不能跟去,怕辛依知道后会生气。

所以这当下赶紧给阿狸发信息过去,让她看紧了辛依。完了后又给辛依打电话,让她小心,什么都给叮嘱了一遍这才上了车回学校。

公交车开了一站辛依下了车,自己走路又走回了腾飞大厦。

十月的天,正午太阳还是蛮辣的,辛依走回来时热汗直冒。

直往大楼走去,本以为会被门口的警卫拦住的,结果却顺利进去了。

在大厅站了好一会儿,才上顶楼。

莞城正好送客户的资料去楼下销售部,右边大BOOS的专用电梯忽然“叮”地一声开了,这还吓了莞城一跳,他就记得老总还在办公室呢嘛,好在从里面走出来的是辛依,若真是大BOSS的话,他一定会认为是老鬼了的。

性过程详细的回忆小说

“辛依小姐……”莞城愣了下。

是了,姑娘以往进出都是跟着唐爷走的,自然不知道那部电梯是爷的专用。

莞城现在看辛依,那目光有点不同了,这姑娘,牛气啊,拉风啊,竟然敢砸唐爷的车,这姑娘无疑是宇宙世界亚洲中国青城第一人啊。

“那个,你好,”辛依有点尴尬,赶紧笑着问:“你们老板,他在吧?”

应该在的吧,这不是刚见他没多久嘛,应该没那么快离开的哈。

“在的,辛依小姐。”莞城点头道,电梯来了,莞城扬了扬手里的资料,然后进了电梯。

辛依笑得有那么些些尴尬,毕竟她现在跟唐惊涛的关系,以前又跟唐晋腾那什么什么过……他们应该都认识的吧,背地里会不会都觉得她很那个水性杨花……

辛依赶紧摇摇头,伸手拍拍自己的脸,用力的摇摇头,吐着气。

那不是她想的,她也是被情况逼的。若不是情势所逼,她不会把自己卖掉,用自己来做交易。

辛依咬着唇,唐惊涛知道的话,他应该,应该会原谅她的……

对,应该会的。她以后会乖乖的,绝不会再乱来,她还是干干净净的乖乖女。

深吸着气,直接朝唐晋腾办公室走去。

陆增刚从办公室出来,看见辛依时愣了一下,赶紧合上办公室的门,把辛依带去另一边。

“你怎么又来了?”

注意,陆增说的是“又”,显然,这里,她已经是不受欢迎的了。

姑娘这玻璃心啊,算是没有木讷到这种程度,听懂了。

“我、我只是……”

她只是,想像那晚拜托陆增一样来拜托唐晋腾,他们的事情,希望他不要告诉唐惊涛。那件事,她会自己告诉唐惊涛的,自己犯过的错,自己承认。

陆增拉着辛依出去,边走边压低声音道:

“行了姑奶奶,爷都已经放手了,您就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成吗?”

她不知道她现在出现有多危险?

索河,莞城他们不知道,可陆增是清楚得很,那位爷就是不肯放手。要不是迫于那位爷自身的傲气,他能放手?能成全唐少爷?

在陆增看来,辛依跟着唐惊涛无疑是比跟着唐爷合适得多。

不管将来的事,跟着唐惊涛至少他们能有个美好的校园爱情,至于以后,那就以后再说。

可在唐爷这,她真的不合适,不论是哪方面,都不合适。

陆增是为辛依好,所以才气急败坏的拉着辛依离开。

“你干嘛呀陆增……我找你们老板,我有话跟他说,不会耽误他太多时间的,陆增,陆增……”

辛依推着陆增,有些火大,干什么见到她就跟见到仇人一样把她往外面推?她又不是来胡闹的,她只是来说几句话,几句话而已啊。

“小姑奶奶唉,您就别再折腾了行吗?”陆增又不能把事情点破,无论是她跟那位爷,还是她跟唐少爷,陆增都是看得最明白的那个。

性过程详细的回忆小说

那位爷,即便是放手了,成全了唐少爷,可显然的并不甘心啊。

姑娘若是识相,就赶紧的有多远走多远,别在这边晃悠。

“我没有折腾什么呀,陆增,我是真的有事情找唐晋腾,你让我进去一下吧,五分钟就行的……”

陆增拖着她往外走,辛依另一手把着转角的墙面不肯动。

索河跟果木从休息室走了过来,从边上走过,没上前也没说别的,就跟没看见似的。

辛依直接喊开了:“索河先生,我要见你们老板,可以吗?”

索河微愣,跟果木俩同时看向辛依,辛依立马冲他一乐,说:

“可不可以碍?陆增他不让……”

索河跟果木对看一眼,再看向陆增:

“陆老大,怎么个意思呢?”

他们是没弄明白,为什么不让这姑娘求见唐爷,兴许唐爷看她这立马找过来了,又回心转意还要她了呢,这对姑娘来说,不是好事嘛。陆增这么维护辛依,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他就是不肯让我进去。”辛依立马又说了句。

陆增气得,真想一巴掌怕死这笨蛋。

索河他们这当下是没转过这弯儿来,可稍微缓一缓,他们就能知道他是为什么不让她进去见唐爷。

陆增这显然就是被辛依出卖了,在唐爷和唐少爷两人之间,他帮的,其实是唐少爷……

可辛依不懂,也没人跟她说说,她哪里知道陆增是怎么想的?

这事情吧,要是被有心人在唐爷耳朵里揣掇一句,得,他立马滚回京城去。

索河朝辛依笑笑,道:

“辛依小姐,这事情我可没办法,求陆增吧。”

166,求你别告诉惊涛

辛依咬唇,懊恼得不行,眼看他们要走,立马大声喊:

“碍碍……那个,那个帮我通报一声也不行吗?我只是,想说几句话……”

得,这话还没吼完呢,陆增立马松开了手,一边看笑话儿的索河和果木也立马严肃了一张脸,恭恭敬敬的立着。

“唐爷。”

几人几乎同时出声,辛依立马转头,明面上一喜:

“唐晋腾……”

这声儿喊出来吧,有些稍显亲热了。

辛依意识到之后,立马咬了下舌头,赶紧埋下头去,低低的又喊了声:

“唐晋腾,那个,我来找你,是有一点点事情。”

唐晋腾高大的身躯在几人面前站着,冷戾目光在几人面前扫过。

“都长本事了啊。”莫名的,唐晋腾冷冷出声道。

陆增心下一抖,却没敢吭声。

只有他清楚那位爷心有不甘,若是真的放手了,这姑娘就不可能进得来腾飞大楼。若是真的放手了,索河,莞城他们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若是真的打算放手,今天就不会特意去见唐少爷。若不是因为唐少爷带来的女孩子是辛依,唐爷能纡尊降贵见些不三不四的人?

你的下面流水了哦

陆增垂首,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唐晋腾目光最后落在辛依脸上,盯着她窘迫的脸子看了良久,最后朝她伸手:

“过来。”

跟曾经的多少次一样,她是下意识的就走了过去,手,条件反射的就塞进了他掌心中。

被他反握时,辛依惊了一下,立马缩手,却已经刚被他握紧了。

“那个……”辛依涨红了满脸,支支吾吾出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唐晋腾拉着她,大步走进办公室。

辛依踉跄的跟进去,咬着唇,身后的门已经合上了,办公室里又多透亮,就能反衬出她脸子又多透红。

唐晋腾松开她的手,垂眼看她。

辛依那颗心,扑通扑通的,乱七八糟跳得没了个规律。

良久,抬眼望他,脸红得很不正常。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

唐晋腾的目光太直,太锐利,想把箭一样仿佛能将她目光穿透,这令她望着他的瞬间,又立马看向别处,因为被他看得心慌,所以连要说什么话都忘了。

辛依咬着唇,望着唐晋腾,脸子惨白惨白的,良久,她说: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明显给刺儿了,就没料到他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的,一时间也傻了,除了惊愣外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晋腾垂眼看她,辛依无疑在面前无疑是社会经历能掐出水来的黄毛丫头,心里素质和承受能力极其低弱,就这么一句,她就受不了了。

唐晋腾顿感无趣,摆手让她离开:

“我还忙,你出去吧。”

无心再说别的,直接撵人了。

辛依不动,横了心,说:

“你还没有答应我……”

“怎么你以为以跟我撇清关系了,就真能高枕无忧的跟惊涛谈情说爱了?”唐晋腾忽然转身厉声而出。

辛依看着唐晋腾,小脸子煞白煞白的,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唐晋腾看着她,再道:

“在惊涛面前是什么样子的?清纯,干净?极力想抹去我们之间的事情,是打算要瞒着惊涛了?甚至于,为了骗他你还会去补张膜,以此来证明你是多纯洁无暇?”

辛依眼眶瞬间飙泪,脸子忽地涨红,泪汪汪的望着他,被噎得半句话也说不出。

努力压了好久,她才哽咽出声:

“我没有打算瞒他,我会自己告诉他的。我只是……”

眼泪滚了下来,抬手擦了一把,再道:

“我只是,想请你不要说而已,这个事情,我自己说会更好。我不会全都告诉他,不会骗他。”

这种事情,换个人来说,那意思可就变了。她不笨,这种本就会令两人关系岌岌可危的事情,她不会傻得让别人横添一脚。她会自己认错,只是,还不到时候。

唐惊涛是很喜欢她,可还没到她做出这种事情他都会原谅她的程度。

性过程详细的回忆小说

她觉得唐惊涛很好,争取一下,所以,她会很小心的维护这段感情。以前跟许阳在一起,整个过程都是许阳在为她付出,所以她最后落得个被抛弃的结果。

而现在,她不会了。

感情是相互的,无论再喜欢一个人,总是付出,那样的喜欢都会渐渐淡去。

她想留住唐惊涛,她想这个人陪她久一点。所以,她会为这段感情努力。

这,也是她为什么之前恳求陆增,而同样的事情又来求唐晋腾的原因。

想要有人疼,想要被人爱,想要把唐惊涛留在她身边。

其实,她也喜欢他不是吗?

可唐晋腾这话,却真真儿的扎疼了她。

她是不堪,可她做错能改呀,就不能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吗?

“我知道你会认为,我这样的女生已经配不上惊涛了,因为我已经不干净了。可是,我以后会洁身自好,一定不会再做出那种事情。我发誓我是真的喜欢惊涛,唐……三叔,请你帮我一次好不好?”辛依红着眼眶的望向唐晋腾,言语里满是真诚。

“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想把惊涛留住。我知道在你们看来,我这样的人是太贪心了,可是,我真的不是贪心的人,只要能跟惊涛在一起,不被人打扰就可以了。惊涛说的以后,我没有想过,我只想过现在,可以吗?”

唐晋腾面色一片暗沉,眸子虚合,幽冷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她叫他三叔?

唐晋腾这当下有中掐死她的冲动!

一个自己有意思的女人,却当着自己的面情真意切的对另一个男人说爱慕?发誓她的感情是真的?

真是可笑!

“你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吗?”唐晋腾冷讽出声。

得,姑娘方才情真意切的陈叔因这句话全全做了废。

辛依被唐晋腾问得一愣,良久才缓缓点头。

她想,她懂的。

然而唐晋腾居然在这当下笑了,唇际拉出丝危险的弧度,缓步靠近她,大掌抬起辛依下巴,盯着她脸子仔细看着。

你的下面流水了哦 性过程详细的回忆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