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事穿戴蝴蝶来上班 拿个冰块慢慢推进去

408章上官家内斗

零落溪正在家里面担心呢,后来听到哥哥打来电话,将事情给说清楚,一方面零落溪也感到很是惊讶,另外一方面又同时的长舒了口气,心里面暗暗琢磨,京都军区的总司令为什么要救楚南呢,零落溪是一个非常聪敏的女孩子,她知道平日里面父亲虽然和那个总司令的关系不错,但是绝对不至于让对方去得罪上官家,所以其中必有原因。

等到零远强回来之后,两个人正聊着,外面忽然就有人通报,说楚南来了,零落溪兴奋的站了起来,,零远强笑道:“这回你总该是放下了心吧。”

“恩,谢谢哥哥。”

“哈哈,谢我做什么,说起来我还是有点惭愧呢,人家上官家可不肯给你哥的面子,若不是龙司令派人来了,恐怕今天就不一定发生什么事情了。”

零落溪笑道:“我出去看看楚大哥。”

“走吧,我也陪你一起过去,正好我也很好奇,楚南究竟哪里来的这么大的面子,居然能够让龙司令肯为他得罪上官家。”

两个人匆匆的来到了大厅,下人正在招待楚南,给楚南沏好了热茶,楚南坐在椅子上面,见到零家兄妹走进来了,顿时笑眯眯的看向两人。

零远强苦笑道:“楚南啊,我算是服了你,现在你还笑得出来呢,你别以为龙司令把你给保走就算是没事了,这一次你可真是出名了,估计用不了两天的时间,整个华夏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要听说你的这个事迹了,你这是名震华夏啊!”

拿个冰块慢慢推进去

“多谢夸奖,多谢夸奖,大舅哥这么夸我,可真是愧不敢当。”

零远强心中暗骂好不要脸,特意的板着脸孔道:“现在你可还没娶了我妹妹呢,而且我家里也都没答应呢……”

“咳咳……未来岳父大人刚刚和我说了,已经批准我和零零交往了。”

零远强张大了嘴巴,就像是吞下了一口鸭蛋一样,零落溪的表情也是如此,楚南当然没把话给说全了,实际上零皇的意思是,如果楚南能够完成这一次的任务,帮助零家度过这一次的危机,那么他就答应将女儿嫁给楚南,不过楚南也确实是看出来了,零皇之所以这么说,还是面子作祟,实际上零皇现在已经是不反对他和零落溪交往了,要不然也不会让他来看看零落溪。

总之就是一句话,这个老顽固还是好面子,放不下那点颜面罢了。

零落溪先是惊讶,然后变得惊喜起来,她太了解自己的男人了,在这方面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她先是扑到了楚南的怀里,两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等这一天等的实在是太久了,然后零落溪的小手指伸进楚南的衣服里面,掐住楚南腰上的肉,娇哼道:“是不是逗我玩呢,快点说!”

“哎呦哎呦,你这小魔女,我没事逗你玩干什么啊,吹牛逼有瘾啊!”

零落溪咯咯娇笑道:“谁不知道你的脸皮超级厚哦,一针都扎不透,那你说说,老爷子为什么会同意了?别告诉我是因为他放弃上官家了,我太了解老爷子的性格了,哪怕他认为你确实是比上官家的强,但是他这人放不下脸面,也不会这么快接受你的,更何况我们零家现在可是多事之秋,我父亲还有闲心去想咱俩的事情?”

楚南不得不说自己的小零零真的是聪明的可以,听了零落溪这么说,零远强也是一脸怀疑的看向了楚南。

楚南笑道:“当然是有原因了,刚才我见到你家老爷子了,还见到龙司令了。”

零落溪惊讶的道:“是我家老爷子去找龙司令救你的?”

“不是,是龙司令自己要救我的,以前我救过龙司令一次,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司令。”

零落溪笑道:“这就叫做傻人有傻福。”

楚南苦笑道:“我不傻好不好。”

零远强也在旁边感慨道:“龙司令这样级别的人,整个华夏有多少人都处心积虑的想要去结交,想不到却被你无意当中的结交了,这可真是你的运气。”

楚南笑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难道不是么。而且更幸运的是,国家现在遇到了一件难事,急需要一个人去解决,于是也找到了我,而且还答应我,如果这件事情解决掉的话,我在上官家杀人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了。”

零远强吃惊道:“这是什么事情啊,居然能够有这么大的作用。”

我同事穿戴蝴蝶来上班

零落溪也是惊讶和喜悦并存,虽然说楚南被保下来了,但是零落溪却还是担心,甚至还在想着要不要和楚南私奔到国外,毕竟上官家是四大豪门之一,楚南不管是对上官家动手,或者是对其他的几家豪门动手,光天化日之下杀了这么多人,哪怕是楚南再如何的优秀,恐怕国家也是不敢保他了,却不想现在居然已经有了解决办法了。

楚南看着他们两个吃惊的样子,笑道:“还不仅仅如此呢,国家还答应,如果我能够把这件事情解决了,那么上面就会想办法帮你们零家度过这一次的难关,让狱府把二叔给放出来!”

零远强兴奋的道:“真的?那简直是太好了,难怪我家老爷子这么快同意你了呢,原来你有办法救二叔。”

零落溪刚开始也是这么高兴,不过很快又流露出了一些担忧之色,道:“国家给了这么丰厚的回报,恐怕这个任务也很难吧,是不是很危险?”

楚南安慰道:“放心,没什么危险的,我准备把屠给叫过来,我和屠在一起,天底下有几个人能够让我俩有危险的。”

零落溪摇了摇头道:“你把屠都给叫过来,那就更证明这个任务有生命危险了,楚大哥,答应我,我要你好好的活着,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我不要你去做什么任务,大不了我陪着你跑到国外,再也不理会国内的这些事情了,至于我二叔的事情,由我家自己去解决。”

楚南听得心里面全都是感动,能够有这样的女人,夫复何求?

楚南一把将零落溪给抱在了怀里,零远强暗暗嘟囔着,难道我这么大的一个电灯泡就在旁边,你们居然都能够做到视而不见?他也算是比较有眼力,看到楚南和零落溪两个人有很多的话要说,就悄悄的走到了院子里面。

零落溪柔声道:“楚大哥,去我房间说话吧。”

“恩,好。”

楚南搂着零落溪,进了她的房间,楚南将这几天自己的遭遇和零落溪都说了一遍,每次在说到惊险之处的时候,零落溪都会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呼,眼睛里面还带着泪光,等楚南都给说完了,零落溪哽咽着道:“楚大哥,都怪我……你如果不是因为我,就不用受这么大的委屈,遭受这么多的罪。”

楚南笑道:“傻丫头,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为了你,一切都值得……”

零落溪躺在楚南的怀里,问道:“楚大哥,如果我家老爷子真的答应了你娶我,蓓蓓姐和玲珑姐该怎么办?”

“她们么……她们已经表态过了,愿意让我娶你做正房。”

零落溪笑道:“难道她们还做偏房?现在好像没有偏房一说吧。”

“确实是没有。”楚南笑了笑,然后叹了口气道,“是我对不住她们吧。”

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晚饭的时候,两个人和零远强一起吃的晚饭,零远强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楚南也没有说,这件事情需要严格的保密才行,多一个人知道,就会多一分的风险。

拿个冰块慢慢推进去

在吃过了晚饭之后,楚南离开零家,向着孟家而去。

而此时此刻的上官家,上官青云暴跳如雷,将整个书房的东西几乎都给砸了,等到上官杰进来的时候,上官青云怒吼道:“进来干什么,滚出去!”

上官杰没有出去,不过脸上流露出一丝畏惧,弓着身子道:“爸,晚上还是吃点东西吧,身体要紧。这个楚南,自然有人会对付他,咱们给上面施加压力,就不相信这么大的事情,会没人去管?”

上官青云咬牙切齿道:“关键的问题是,现在真的没有人管,也不知道这个楚南究竟给上面的几个老家伙灌了什么迷魂药,一个个都敷衍着,试图想要拖延下去。不过这件事情一定不会就这么完了,哼,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在这里大杀一通,造成了多大多恶劣的影响,只要咱们造出一些舆论压力,国家就不会无动于衷的。”

上官杰诧异的道:“连上面的老家伙们也都帮着他说话?这可真是奇怪了,我之前调查过,这个楚南现在只是一家百强公司的老板,而且在H省的黑道举足轻重,除此以外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身份了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这两种身份的话,上面绝对不至于这么维护他,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查,一定要认真的查,这个人的身份要彻查到底。”

“我知道了,父亲。”

“恩,还有,告诉你三弟,这几天我批准他去京岛市去散散心,短时间内就先不要回来了。”

上官家低着头,眼中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得意的光芒,嘴角还浮起一丝笑意,表面上却是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父亲。”

“恩,出去吧。”

上官杰离开了上官青云的书房,整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灾乐祸的笑容,上官云被自己打压了,大哥又不可能回来,以后如果继承家族,自己的希望是最大的了,不过,不能够给上官云任何一个翻身的机会!

409章屠来到京都

楚南和屠打电话说了下情况,屠当即就答应了下来,也没有收拾什么行李,实际上屠这个人向来也没有什么行李好收拾的,轻装上阵,就准备赶往京都市。

济世堂的人都不知道屠是要过去和楚南做什么,只知道是有大事要做,一边给屠送出济世堂,王虎的嘴里面还一边闲不下来的嘟囔着:“楚老大也真是的,有事怎么也不说带着哥几个一声,在这里天天都要闲死了。”

实际上王虎还真的一点也不清闲,济世堂的生意很忙,人多事多,偶尔会发生一点冲突,都是他和罗烈解决的,屠可不会解决这点小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对于王虎来说实在是太无聊了,闹事的基本都是一些普通人,没有什么高手,让他实在是有些手痒痒。

拿个冰块慢慢推进去

屠乘坐飞机到了京都市,按照地址找到了孟家。

孟家府邸门口的人看到屠直接奔着门口走来,眼睛里面甚至完全的无视掉他们两个,当即怒斥道:“什么人,站下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屠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径直的就向着里面走去,这两个人勃然大怒,他们全都是精英初级的高手,虽然说在高手的行列里面算不得什么,但是在普通人的眼中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所以哪怕是个站岗的,仍旧很有优越感,哪里想到这里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冷冰冰的男人,居然完全的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他们连续喝止两声,对方仍旧不搭理他们,他们顿时忍不住了,两个人同时扑了过去,拳头向着屠的身上招呼去。

他们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屠的额头上,两个人的嘴角都浮起了一丝冷笑,妈的,让你小子嚣张,让你看看马王爷究竟是有几只眼睛。

可是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拳头明明是打在对方的脑袋上面了,结果拳头却像是打在了空气上面一样,直接穿过了屠的身体,等到他们骇然回头的时候,屠早就已经走进了大院。

这两个人大惊失色,如果就这么被人轻而易举的给闯了进去,那可是算他们两个的失职,虽然说刚刚的情况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可是他们两个还是迅速的冲了过去,其中一人一脚踢向了屠的后背,另外一人一拳打向屠的后脑。

屠仿佛对这些全都毫无所知,他的步伐还是很稳健的向前走着,不快也不慢,对于背后两个人的攻击没有做出一丁点的反应,但是那两个人的拳头和脚就在即将要落在屠的身上的时候,他们忽然感觉眼前一阵恍惚,似乎是花了一下,然后他们两个人的攻击就再一次的从屠的身体上穿过。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两个就没有那么的好运了,屠一把掐住了他们两个的脖子,语气淡漠的道:“去叫楚南出来,就说屠来了!”

这两个人用一种看着魔鬼似得眼神看着屠,眼神里面充满了惊惧,而在屠松开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变得发软,甚至要瘫倒在地了,最后连滚带爬的向着里面跑去。

院子里面的许多护卫在听到这里动静之后都赶了过来,将屠给团团围住,甚至有几个将枪口对准了屠,屠却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神都懒得看上他们一眼,只是表情淡漠的站在这里,犹如雕塑一般的站在这里。

终于,楚南的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屠,你过来的好快啊。你们都散去散去,这是我的朋友。”

这些人听说之后,都松了口气,一个个四下散去,只是还会偷偷的打量着这个奇怪的男人,能够不动手,他们也感到松了口气,甚至刚刚那几个将枪口对准屠的人,心里面也都没有底气,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明明应该占据上风,明明这个男人犹如砧板上的肉一样的随便他们处理,可是他们却总感觉,他们就犹如一群小绵羊围住了一只大灰狼,那种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拿个冰块慢慢推进去

“你说着急的,所以我就立刻赶来了。”

“好,好,屠,这一次麻烦你了。”

屠冷冷道:“我欠你一条命,这辈子都还不完。”

楚南过去揽住屠的肩膀,大笑道:“什么还不还的,咱们不是兄弟么!”

屠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暖意,和楚南一起走进了大厅。

晚上,楚南、屠、楚秋寒和刘美嘉四个人一起吃的晚饭,第二天,楚南就给赵局长打去了电话,赵局长将他们约到了国安局见面。

可能赵局长已经和门口打好了招呼,在国外局的大门外面,楚南和屠报了一下身份,很快就走过来一个戴着边框眼镜的年轻人,仔细的看了楚南和屠两眼,然后微笑着问道:“是楚公子?”

“是。”

“那好,我带你们去见赵局长!”

楚南在看到这个斯文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可不像是外表那么的柔弱,这个年轻人的骨子里面有一股子力量,应该是一个精英巅峰的高手了,而且从他的眼神能够看得出来,他这个人比较狡猾。

楚南和屠被他带到了办公楼,乘坐电梯来到了顶楼,一直走到了最大的一间办公室的门口,年轻人微笑着道:“这里就是局长的办公室,你们自己进去吧。”

楚南答应一声,和屠敲了敲门,赵局长的声音果然从里面传了出来:“哈哈,是楚公子么,快点进来吧。”

楚南推开门走了进去,屠一直不急不缓的跟在楚南的旁边,两个人一同走进了办公室。

赵局长在看到楚南之后,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笑呵呵的道:“楚公子,过来了,这位就是你说的屠?”

“是。”楚南笑着介绍道,“屠,这位是国安局的赵局长。”

屠的眼神淡漠的看了赵局长一眼,那种眼神就仿佛是在看着一个完全与自己无关的生命一样,让见多识广的赵局长也不禁心中一颤,一直到屠将目光给移开之后,他才松了口气,同时笑道:“好,不错,有你们两个一起,我就放心的多了。快点先坐下吧,司徒先生马上也过来了,等他过来之后,咱们再一起说。”

比较巧,楚南二人刚刚坐下,司徒永生就从外面走了进来,赵局长给楚南和屠互相做了个介绍,对于屠冷冰冰的态度,司徒永生也没当一回事,他从公文包里面掏出几份文件,递给了楚南,说道:“这里有关于咱们研究室的办公环境与相关情况,你们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就了解一下,否则很容易露出马脚,同时这里还有关于你们二位所要冒充的人的身份情况,必要的情况之下也多了解一下。”

楚南将文件接了过去,打开细细的看了起来,楚南所要冒充的人叫做罗云,是上一届全国医学大赛的第一名,这个人的年龄要比楚南略长几岁,不过楚南只要戴上人皮面具,这个基本上就是不成问题了。另外一个也就是屠要冒充的人叫做凌远志,三十出头,未曾参加过医学大赛,却是鬼见愁的一个学生,性子也比较高傲。

拿个冰块慢慢推进去

楚南将凌远志的身份资料交到了屠的手里,屠细细的看了一边,放在了旁边。

赵局长道:“一天之后,我们国安组会派出两个高手保护你们前往鹰国,到时候我们派出的高手会特意出现一点失误,让小虫国的人将你们给带走,之后就要看你们的了。”

“有问题么?”

楚南摇了摇头,屠只是淡淡的道:“没有。”

“那好,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楚公子,屠先生,这件事情就要拜托给你们了,华夏会做你们的坚强后盾,而且我还要替整个华夏的人民谢谢你们,无论成与败,都要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楚南微笑道:“不用说的这么客气,这件事情我也是有好处的,难道不是么。既然没事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后天的时候准时出发。”

“好,准时出发!”

楚南与屠拿着文件离开国安局,在路上,楚南忍不住好奇的道:“屠,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我还是看不透你?你究竟是什么实力?”

“我却能够看透你。”屠的眼神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二十岁的王者级强者,楚公子,天空才是你的极限!”

楚南并不沾沾自喜,而是苦笑道:“你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我,以前我觉得或许自己离你很近,可是现在我的实力越强,我却越发现已经有些捉摸不透了。”

“如果捉摸不透,那就不要琢磨好了。”

“哈哈,你说的有道理,简直是太有道理了。这一次咱们去小虫国,你有什么想法?”

“找到人,杀出来!”

“杀出来?”楚南摇头笑道,“估计是只能智取不能力敌了,那里毕竟不是咱们的地盘,对了,能不能不要总是板着你的那一张冷冰冰的脸?偶尔也笑一笑,像你这个样子,如果不露馅才怪。”

“到时候我会笑。”

“那不行,还是提前的练习练习为好,笑一个看看。”

屠皱了皱眉头,然后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楚南张了张嘴巴,最后摇头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吧,就冷着脸得了,你笑的太假了,笑比哭还难看……估计也只有在悦悦的面前,你才能好好的笑一笑吧,唉,悦悦如果能跟着就好了。”

“……”

我同事穿戴蝴蝶来上班 拿个冰块慢慢推进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