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嗯啊轻点 黑人的好啊啊哦哦

苏老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对于苏通一而再的提起分家相当的不满。可他知道,迟早有一天苏家是要分的。

趁着安静,二婶也抿着微笑:“爸,冰欣都说了她一直管理学校,那剩下的事就好办了不是吗?再说了,人家还不屑要我们苏家的财产呢,对吧?”

阴阳怪气的,让常风听着都想吐。不就是一点财产,用得着每次碰面都说,搞得好像他跟苏家有关系就一定会吞掉苏家的财产似的。

事实上,在苏通他们看来,常风越强势他们就越危险,所以必须保持警惕。因为苏明这边没有儿子,老爷子又这么喜欢常风,万一把财产分给常风,那他们岂不是亏大了。

常风要是知道他们的想法,肯定会鄙视的翻白眼,他还真不屑于跟他们抢财产。

桌旁的气氛越发的诡异,苏晓暖几次想要抬头说话,却又不敢说,只得郁闷的低着头吃饭。自家什么情况她也清楚,二叔二婶天天闹分家。

苏老也非常头疼,看样子苏家是必分不可。可是,他舍不得分,也不知道该怎么分。苏冰欣跟苏晓暖是女孩,算不算?还是说,只是分给男孩?这些都是大问题,他一直都没想好怎么做才合适。

抿着微笑,苏冰欣忽然冲着苏通一笑:“二叔,你要分家,可以跟我爸说。我再说一次,除了英才学院,其他的我都不会要。爷爷,我想把学院独立出去。”

火车嗯啊轻点

“这……”苏老嘴角微微抽搐,没想到她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果然,二婶立即喜上眉梢:“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啊,就是说,你跟你那位,只是要了英才学院对吧,其他的事不许再插手?”

看夫妻俩那高兴的样子,苏冰欣隐隐有些后悔,但还是硬着头皮:“是,以后我可以独立经营英才学院,跟苏家没有任何关系。”

“这可是你说的!”二婶更是喜出望外,像是心事落定一般的拉着苏通站起来,“那你们吃,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看两人转身就走,也没跟苏老打招呼,常风更是一脸的黑线。这都什么狗屁家人,好歹也是苏老的亲儿子亲儿媳,走了也一声不吭。

“等会!”阴沉着脸,常风忽然大声喊了起来。

没走几步的两人霎时一僵,苏通咬着牙回头,冷哼:“怎么,还有什么事?”

勾着不屑的冷笑,常风轻哼:“你放心,我不稀罕你那点财产。我也可以明确的跟你们说,从今往后,英才学院不会再要苏家一分钱!”

“哟,硬气!”二婶不屑的冷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们可都记着了。哼,希望以后别不要脸就行。”

“几毛钱而已,呵呵……”常风浓浓的鄙夷着,对于他来说就跟几毛钱没多大差别。苏家财产是多,如果真的分下来也许有好几个亿,但他真的不在乎。

苏通两人咬着牙,双眸迸射着皎洁的亮光,傲然的转身继续走出去。

苏冰欣看了一眼常风,脸上露出了几分欣慰的笑容。不管怎样,他还是会出面帮助自己,这一点她真的很高兴。

他就是这样的人,为朋友两肋插刀,也是她最赞赏的一点……

“唉,冰欣,小风,你们还是鲁莽了。”苏老苦涩的摇头叹息,“这么一来,他们就更加确定要分家。”

“哎呀爷爷,分就分呗。”苏晓暖不屑的撇嘴,“还不是为了那几毛钱,是吧姐夫?以后咱们靠姐夫就行了,姐夫是大款。”

这话说得常风差点没摔倒,有种哭出来的冲动。尤其是苏晓暖还皎洁的看着他,分明是在告诉他,要坑人!

卧槽,又多了一个坑货!

苏老再次叹息,轻声道:“事情可没那么简单,一旦分了,我们家就散了。唉,算了,这些事,跟你们还没多大关系。”

“爷爷,你也别在意。”常风忍不住安慰,“有个学院给我们就行,其他的我们自力更生。至于学院的财政什么的,回头我们会自己处理,你放心吧。”

“是啊爷爷,我们没你想象的那么差。”苏冰欣也是附和,同时斜眼看着他,心头暖洋洋的。

气氛骤然下降,苏老吃饭的心情都没了。对此,常风也相当无奈,在他看来,苏家真应该分了,让苏通自己出去,看看这世界有多大。

黑人的好啊啊哦哦

不过苏老说得没错,一旦分出去,苏通跟苏明的关系就彻底破裂,迟早都会成为敌对。现在苏家至少还在一块,以后可就彻底散了。

吃过了饭,苏妈妈带着苏晓暖去洗碗,常风跟苏冰欣留下来陪着苏老。

打量了一眼两人,苏老又是欣慰又是无奈。欣慰的是,他俩的思想一致,都不想依靠苏家;无奈的是,堂堂一个苏家,居然没法给一个学院提供帮助。

“爷爷,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常风当然知道老爷子的想法,忍不住安慰起来,“有我在,英才学院不会倒。一年挺多也就两三千万,最多五千万,我还是给得起的。”

这话说得苏冰欣白眼一翻:“说是如此,不过后续的麻烦还不小……爷爷,你相信我们吧,不至于让英才学院倒掉。”

苏老苦笑:“倒掉倒不至于,小风有能耐,这我知道。不过,我担心以后他们会用一些手段……总之,小心一些。”

这话让常风心底更是不屑,苏通真要敢对英才学院下手,他还真不介意把苏通掌控的部分给连根拔起。

他是不懂商场,可他就知道一点,英才学院是苏老最大的牵挂,也是苏冰欣最大的牵挂,他绝对不会让人惊动……

聊了一会,常风跟苏冰欣才离开苏家,苏晓暖很想跟着离开,但苏老并不让她跟着。

车子离开别墅,苏冰欣就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常风,轻声道:“谢谢。”

常风甩了一下头发,酷酷道:“谢啥,我投入药厂十几个亿,一分钱没拿到。指不定投入学院,到头来还能享受一番。”

话虽如此,苏冰欣还是感激。如果是她一个人,英才学院确实很难运转。但有他帮忙,事情就简单多了……

把苏冰欣送回到公寓,常风都没来得及上楼就去了天组分部。刚才蓝若兰打电话过来说,让他过去一趟。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老姐召唤,他不敢不去。

其实常风都已经是宗师高手,没必要再跟天组有这么关系的往来。可是,他就喜欢跟蓝若兰他们接触,就是感觉他们为国家办事,爽!

常风不敢保证自己能为国家为人民做点什么,但不妨碍他敬重那些为国为民的英雄。相比于只顾自己利益的那些小人,常风还是更愿意跟天组这些人在一块。

“哎呀呀,老弟终于舍得从山旮旯逍遥回来啦!”刚进门,蓝若兰就高兴的调侃,上前肆无忌惮的一只手搭在常风的肩膀上,一副好兄弟的模样。

常风尴尬的讪笑:“老姐,注意形象。我什么时候回来,你应该早有消息才对。”

“嘿,知道你刚回来,这不趁着你饭后找你嘛。”蓝若兰拍着他的胸膛,“上面来人了,想要跟你谈谈。”

常风一愣,可以说是情理之中,不过也算预料之外,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谈。而且,他一直想不明白要谈什么。

黑人的好啊啊哦哦

跟着蓝若兰进去,办公室里果然有两个人,一个是组长张保,还有一个却不是熟人,而是一个白发老人。

看模样应该有七十多岁,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功力却不低,竟然也是个宗师高手。

见到常风,张保立即笑道:“常风,过来啦。这是我们副部长,明副,你可以叫他明老。”

常风客气的拱手:“明老好,组长好。”

明老很满意的抿着微笑点头:“客气了,常风,常安然的弟子果然不凡,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力。呵,只怕说出去会吓死一帮人。”

常风挠着头:“嘿嘿,明老说笑了,我就一小屁孩。那个,明老,找我是不是有啥事?”

“呵呵,是个急性子,跟常安然差不多。”明老更是笑容满面,“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想拉拢你呗。你这么年轻,而且这么有正义感,不给我们做事太浪费了。”

这么直白,让常风都有些哭笑不得:“明老,你这话说的。我呢没啥本事,不过如果真的需要,我一定尽力而为。”

“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说话。”明老更是满意,“那怎么样,我给你安排一个职务,回头你做什么事也都方便。”

“这……”常风犹豫的想了想,还是点头,“行,那就多谢明老了。嘿嘿,说实话,有身份,在大都市才好混,可以解决很多麻烦。”

“额呵呵,确实是。”明老说着将旁边的墨绿色盒子递了过来,“这是你的证件,因为你给组织立过两次大军功,所以……呵呵,你看着用,回头要是不够大,跟我说。”

常风也没打开看:“嘿嘿,多大没关系,有一个身份就行。谢了,明老!也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

有个身份在大都市确实比较好走,不然的话做很多事都收到阻挠,确实不太方便。

反正跟天组的关系一直都这么密切,拿一个证件应该也没啥……

可是在明老两人看来,常风真的非常给面子。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宗师高手,让他继续留在天组做事却没有给非常高的身份,当真是心惊胆战。

尤其常风还立了两次大功,一次是干掉郭怒拿到生化人的资料,一次是药厂,这两个对天组来说影响都挺大。

不过看常风的表现,两人也都是松了口气。看得出来,常风是真的不在乎地位,就是有个挂名行事方便而已……

聊了一会,常风拿着盒子屁颠屁颠的走出去。有了这玩意,以后遇到一些麻烦事,完全可以调动警察之类的。毕竟是在大都市,有时候走程序会比较麻烦一些,雷厉风行才是他的手段。

迫不及待的,蓝若兰立即跳了上来:“老弟,怎么样,给你啥好处,快分姐一点。”

这话说得常风差点没摔倒,开口就好处,这老姐真够坑的。

黑人的好啊啊哦哦

不等他反映,蓝若兰已经将盒子抢了过去。打开看了一下,就一个红本,还有两个军功章。“哇靠,老弟,升官了,都成我上司了!”

常风凑过去一看,可不是,以前都是少尉,现在已经变成少校了!

哇嘎嘎,居然成少校了,这尼玛说出去倍儿有面子啊!

蓝若兰咧着嘴将盒子递回给他:“嘿,老弟,不管怎么说,以后就麻烦你了。你能力强,指不定很多事需要你帮忙。走老弟,请你吃冰激淋……”

走出大门,常风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问道:“老姐,冰灵师姐呢?”

“她出去执行任务。”蓝若兰忽然有些担忧,压低了声音,“老弟,他们这次的任务有点危险,我有点担心。”

常风眉头微皱,安慰道:“放心吧老姐,不会有什么事。”

并没有问执行什么任务,这是规矩。不过,能让蓝若兰担心,常风不得不有些担忧了……

沉默了一会,蓝若兰又叹了口气:“唉,老弟,这阵子国内有点乱,尤其是边境。好多国家的间谍潜入,想要对我们国家进行渗透。我们国家,还是不够强啊。”

常风默然,其实华夏的局势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附近好多国家的人都想渗透进来。华夏是一块大肥肉,但绝不容许给别人吃。

可惜,他一个人真没办法改变整个国家,只能是做好自己而已。

甩了甩脑袋,蓝若兰又笑了起来:“嘿,不想了。对了老弟,你的地产集团最近动静很大啊,拿下了不少项目,宣传也相当到位,搞得我都想买一套房。”

提起地产集团,常风还真有些奇怪,刘凯这段时间把公司搞成啥样了?几十个亿,到现在也没败光?

刘凯要是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哭瞎。当初被强推着当总经理,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妥善经营,就是担心亏损。这货倒好,居然一直惦记着要败家,真尼玛无语。

话又说回来,常风还真想看看刘凯能把公司经营成什么样,指不定还能从那边捞回一点钱资助英才学院……

火车嗯啊轻点 黑人的好啊啊哦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