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肉黄文 拍照的时候被内射H文

刘家最近,诸事不顺。

老三刘信恒虽然只是个纨绔子弟,但他始终是刘家直系后人,是刘老爷子刘贤壑的亲儿子。

亲生儿子惨死在青红门控制的地下赛车场中,刘贤壑当然得替儿子套一个公道,可双方的约谈,不仅没谈出任何效果,反而谈得火药味十足。

刘家对青红门给出的五百万赔偿严重不满,贵为华亭首富,刘家最不缺的就是钱,刘家需要的是尊重和诚意。

青红门则对刘家的狮子大开口嗤之以鼻,一个亿,到底谁才是抢人的黑涩会,不是?

而让青红门更接受不了的是,刘家居然要求他们交出一路都在疯狂追逐刘信恒,b得刘信恒翻车坠崖的那名车手。

这怎么可能?

地下赛车之所有能吸引那许许多多的汽车发烧友和各家大少,就是地下赛车比体育赛事更让人热血澎湃。

地下赛车,只有一个规则:不得抢跑。

其他的,一概不限。

不限车辆型号,不限车辆功率,只要你敢玩,就算你把发动机换成飞机引擎也都没人会干涉,如果还觉得不过瘾,加上液氮推进器都行。

赛车途中,也不对任何危险动作设置规定,只要你足够疯狂,哪怕你开车去撞其他车辆都行。

正因为这,地下赛车才会如此火爆。

如果交出车手,以后谁还敢在跑马山疯狂狂飙?

疯狂赛车,给青红门带来了极为夸张的利润,以至于,跑马山的地下赛车都已悄然变成了青红门的第二赚钱的产业,仅仅只次于毒品交易带来的夸张利润。

拍照的时候被内射H文

可约谈失败后,夜间的跑马山上却凭空出现了巡逻警车,让青红门的赛车生意直接陷入瘫痪。

作为青红门的第二大产业,跑马山赛车场养活了五百多名青红门的兄弟,赛车场被刘家找人封锁,就等于断了五百多名青红门门徒的财路。

青红门立即展开了反击。

当夜,刘家旗下地产公司的一栋在建的二十三层大楼就轰然倒塌,合计损失高达四亿九千多万。

虽然刘家贵为华亭首富,但这样的报复却也足以让刘家肉疼一阵的。

同样也是在当夜,刘家长孙刘荃铭的座驾突然遭到十二辆越野车的围追堵截,幸好有兵峰,这才凭借兵峰出神入化的车技侥幸逃过一劫。

还是在当夜,刘家从欧洲开回的豪华游轮“皇家五号”,突然无缘无故的发生舱底漏水事件,四十分钟后,造价四点六亿英镑的超豪华油路彻底沉入茫茫大海,所幸,当时正好有两艘货轮经过,成功救下所有人。

要不然,两千多条人命,更是会搞得刘家半死不活。

若说大楼倒塌让刘家肉疼的话,那豪华游轮的沉没则无疑就是从刘家身上割肉。

青红门肆无忌惮的报复,让刘家彻底暴怒。

当夜凌晨之际,青红门的十个夜场和三家酒店同时遭到警方突袭,抓到贩毒人员近百人,吸毒人员五百多人,这十个夜场和三家酒店全被查封。

黎明时分,青红门囤积毒品的仓库遭到突袭,大批武警乘坐直升机突然杀到,青红门负责毒品生意的门徒被当场击毙二十七人,抓获六十九人,缴获各种毒品八百多公斤。

一夜之间,刘家的直接经济损失就已高达四十六亿。

青红门的直接经济损失倒是没那么夸张,但那批专门负责毒品生意的精英好手的损失,却等于剁掉了青红门右手上的三根手指,跑马山赛车场那边,又等于剁掉了青红门右手上的另外两根手指。

两大支柱产业接连出问题,相当于废了青红的一只右手。

……

华亭依旧是华国最富有的城市之一。

没有华亭首富,没有青红门,华亭也依然华亭。

大街上,依旧车水马龙,人流如织,马路旁,仍旧高楼林立,繁华至极。

“今晚九点半,御苑珠宝行。”

收到蓝大双发来的信息,宋斐的嘴角悄然勾勒出一抹冰寒的笑容。

跑马山赛车场和夜场酒店遭到警方袭击是刘家所为,弄塌刘家的在建大楼和围追堵截,试图绑架刘荃铭的功劳也是青红门的功劳。

但让两家真正大伤元气的事情,却都不是双方所为。

皇家五号沉入茫茫公海,让刘家损失四点六亿英镑,是血杀龙马的功劳;

武警突袭青红门藏匿毒品的仓库,击毙和抓获毒贩,收缴毒品,让青红门的毒品交易陷入半瘫痪状态,则是李苍天安排的攻击。

辣肉黄文

在宋斐和李苍天的联手推动下,刘家和青红门的仇怨算是结死掉了。

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让刘家和青红门和谈,不让双方澄清误会。

跟蓝大双沟通了一些细节问题后,宋斐就又调出了手机画面。

赵副总和孙助理已经彻底完事,正一丝不挂的并肩躺在大床上,没有真刀真枪的“决斗”,宋斐也就彻底失去了兴趣了。

就连赵副总都被宋斐这个神级坑比在众目睽睽下,当着舒寒烟的面,生生坑走了五十万,神级坑比的Y威,再度升级。

望着推门而入的宋斐,市场部人群都只是看了一眼,便又赶紧低下头去,假装出一副很忙碌的样子。

宋斐压根就不在市场部的人会怎么看他。

舒小妞只是让老子上班时间不能玩手机斗地主,没说不能往电脑斗地主,不是?

宋斐打开了龚美美留下的电脑,把桌面上的各种文件一股脑的装进一个文件夹,便顺手下载了一个桌面版的QQ斗地主。

登录上QQ斗地主后,宋斐就不由得双眼一亮。

血杀龙马的QQ斗地主又上线了,这小子已经下飞机了,果然,半个小时不到,宋斐的手机铃声就已响起。

宋斐言简意赅的问道,“在哪?”

“侧门。”

“熟悉一下周围环境。”

不等血色龙马那小子开口,宋斐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又翻身跃上了恒远大厦顶楼,很快,宋斐就轻而易举的锁定了血杀龙马的身形。

英雄汗衫大裤衩,脚踩人字拖,头戴棒球帽。

除了夸张大墨镜是黑色的外,其他东西都是骚包无限的大红色,一眼看去,活脱脱就是一个移动的大红辣椒。

就在宋斐锁定血杀龙马的瞬间,血色龙马便也敏锐捕捉到了望远镜镜片的反光,抬头冲望远镜的方向点了点头后,血杀龙马便又绕着恒远大院不疾不徐的溜达起来。

这是军人的习惯。

每到一处,首先熟悉环境,细致分辨攻击路线、撤退路线、掩护路线、狙击位点,等等,并牢牢记下所有细节。

为人师者,马虎不得。

尤其是军人。

对军人来说,任何一个细节的失误,都有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危机。

血色龙马一直在慢慢溜达,细细观察,而宋斐则一直在细细观察这小子,看他是否留意到了所有细节位点,确保能及时指正这小子的失误。

用了足足一个半小时,血杀龙马才完成查勘工作,宋斐也细细观察了这小子的整个查勘过程。

不错,只漏掉两个小细节。

宋斐用望远镜的反光作为信号,给这小子传去了一道新的命令,便又翻身跃下了屋顶,宋斐先去卫生间里洗掉了满脸血渍,才大步走向总裁办公室。

三大美女已经回归,正在眉飞色舞讨论着今天的收获,因为太过兴奋,三人都没看到从市场部门前大步走过去的宋斐。

辣肉黄文

“请进。”

听到敲门声,舒寒烟从电脑屏幕上挪开目光,从宋斐推门而入开始,舒寒烟一直紧盯着宋斐的脸看,尤其是额头。

那么大的包,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舒小妞,再给我的特别应急部安排几个招聘名额。”宋斐倒是没有犯贱,看着舒寒烟,认真说道。

“几个?”

宋斐沉吟了一下,认真说道,“先安排五个吧。”

“好,我会把招聘指标下发给人事部。”

宋斐无语说道,“你觉得恒远人事部有能力面试我需要的人呢?”

“作为一个新成立的特设部门,特别应急部可以跳过人事部面试这关,但所有人却都必须得在人事部建立人事档案。”舒寒烟紧盯着宋斐,认真问道,“你的人,不会都像你一样的贱吧?”

“我很贱吗?”宋斐饶有兴致的反问道。

“很贱。”

“有多贱?”宋斐毫不在意的问道。

舒寒烟没有回答宋斐的无聊问题,而是紧盯着宋斐的额头,认真问道,“你额头上的大包呢?”

“你想知道?”

舒寒烟坦然的说道,“想。”

“就不告诉你,除非你肯求我,或者拿一些让我心动的东西出来。”宋斐一脸得意的说道。

舒寒烟直接将目光转向电脑屏幕,认真处理起工作内容。

“舒寒烟。”宋斐也不再犯贱,紧盯着舒寒烟,认真说道,“我们是时候好好谈谈了。”

“你说。”

“关于你的安全问题和合作项目安全问题。”宋斐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准备把你家的所有保安全部集中起来,进行一次特训。”

舒寒烟不假思索的说道,“没问题。”

“但我有一个条件。”宋斐看着舒寒烟的双眼,缓缓说道。

“你说。”

“无法通过考核的人,都得被淘汰,而通过了集训和考核的人,必须得薪酬翻倍,部分能力特别突出者,给他们三倍薪水。”

“精兵简政,没问题,被淘汰的人,我会安排他们来恒远就职。”

宋斐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

“为什么?”舒寒烟眉头微皱的说道,“舒家的保安都很尽职尽责,我没有开除他们的理由。”

“没有退路才能压榨出他们的全部潜能,我要的是以一敌十的精兵强将,不是十不挡一的废物,一旦项目成功,甚至才基本接近于成功时,舒家和恒远集团都会随时面临各种危机,到那时,所有安保部们就都得有我来掌控。”

宋斐背靠着椅子,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手下,不要废物。”

语气淡然,却有着一股子无法抗拒的霸道。

舒寒烟沉闷了片刻,才又眉头微皱的问道,“恒远安保人员也要大动?”

“舒寒烟,你要搞清楚一个问题。”宋斐紧盯着舒寒烟,认真说道,“真到了那个时候,让他们离开不仅没有对不起他们,反而是在保护他们,到那个时候,可是真的会死人的。”

拍照的时候被内射H文

舒寒烟又沉默半晌,才认真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集训?”

“明天,另外,我要暂时征用恒远集团健身房一段时间,你通知下去。”

“多久?”

“先定一个月吧,明天早上就把你家的人全都带过来。”

舒寒烟眉头微皱的说道,“那我妈妈的安全?”

“你家的那些人,也就能阻挡一下小毛贼而已,碰到真正的高手,全都不堪一击,就算正面强攻,我也能在十分钟内攻入你家。”

舒寒烟见识过宋斐悄无声息突破她家的防御,无声无息潜入舒家庄园,但却并没见过宋斐全力出手。

“我家合计有二十五名保安。”

“对上正在的高手,人多没用。”宋斐淡淡说道,“对我来说,从正面攻入你家比悄无声息潜入还要容易得多,说五分钟,已经是最大限度的高估你们家的那些普通安保人员了。”

舒寒烟很清楚仿生甲虫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足以改变世界格局创新性科技产品,现在,离仿生甲虫成功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她都已经遭遇过几十次危机,更何况成功之日。

“有我震慑着,恒远和舒家都会平静上一段时间,我会在这段时间内给舒家和恒远培训出一片合格的安保人员,先以现有人员为准,如果留下的人数能达到三分之一左右,就暂时不外招,如果达不到,就必须得补招一批人。”

“好。”

“最后一件事情。”

“什么?”

宋斐紧盯着舒寒烟,认真说道,“你自己也该加强锻炼,万一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你好歹也得有点逃生能力才行。”

舒寒烟点了点头,说道,“以后,我会每天抽出半个小时来跑步。”

“仅仅只是跑步可不行。”

“还要我做些什么?”舒寒烟认真问道。

“要做的多了。”

宋斐依旧一脸认真,但脑海中却悄然浮现出亲自训练舒寒烟的诱人画面来。

游泳必须得会。

万一逃生的时候需要跳水呢,不是?于是乎,宋斐的脑海中就悄然浮现出舒寒烟穿上比基尼,在游泳池里陪他鸳鸯戏水的画面。

瑜伽也得会。

瑜伽练好了,逃跑时才不容易扭伤关节,不是?极品美女练瑜伽的诱惑,可不比鸳鸯戏水弱。

人工呼吸也好会!

危机情况,受伤在所难免,经常需要彼此帮助,互相救治,这个练习,老子可以勉为其难的伪装成呼吸暂停的伤员。

心脏按压同样得会。

这个练习,老子绝对会认真教学,一定会以舒小妞作为模特,让她亲身体验到心脏按压的各种技巧和要点。

心念转动中,宋斐还忍不住用余光瞄了眼舒寒烟的高挺胸部,也更加坚定了好好培训舒寒烟的决心。

基本格斗技巧,这个也可以有,老子也会很乐意一招一式,手把手的教。

脱衣舞……

舒寒烟敏锐捕捉到了宋斐贼兮兮盯着她胸部看的目光,眉头微皱的问道,“那先学什么?”

“脱衣舞。”宋斐脱口而出的说道。

舒寒烟眉头微皱,但依旧很认真的问道,“理由?”

“色诱敌人,以你的条件,只要肯脱,基本不会有人舍得当场就杀了你,这会给我赢得足够的营救时间。”宋斐灵机一动,并当场赋诗一首,“贞C诚可贵,安全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没问题,你先跳一段来看看。”舒寒烟一脸认真的说道,“如果你这个教官跳得不错的话,我会认真学习这种逃生技能。”

说话间,舒寒烟顺手播放了一首劲爆的音乐,一眼不眨的盯着宋斐。

“咳咳……”

宋斐直接忍不住了,被呛得连连咳嗽,唾沫星子也都横飞而出。

辣肉黄文 拍照的时候被内射H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