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回家,小三已入住我家

那天我发现了我丈夫的真面目,我辗转反侧。我曾梦想过多么美妙的婚姻,却像肥皂泡一样突然破裂了。我的丈夫,真是个衣冠禽兽!他不爱我吗?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嫁给我?每天都出去搞外遇?

又一个冬天来了,我整天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只觉得冷。早上,我走在上班的路上,空气中飘起了小小的雪花,还是那么晶莹、纯洁。但我不会像以前那么喜欢它了,因为它带给我的只有痛苦的回忆。

那一年,我25岁,像所有和我同龄的女孩一样,我到了结婚的年龄。我看起来性格一般,比较内向,不善言谈,毕业后被学校安排在县城的一所小学任教。我和异性接触很少,除了几个亲密的姐妹,我是那种见男生就脸红的人。

眼看着冬天就要结束了,过了一年我就要26岁了,父母都着急了,不停地告诉亲朋好友要给我介绍对象。先后看了几部,成绩不合格,身材矮小,学历低。我有点泄气。我不想再去相亲了。突然有一天,邻居王阿姨来到我家,一户人家门铃响了:“噢,雪妈妈呀,我给你雪家找个好媳妇。”听到这个消息,我发现这个男孩在一个城市工作。他的名字叫冯。他当时28岁。他的家庭是在农村,他的父亲去世了,只有老母亲陪着他生活。

王阿姨拉着我妈妈的手,说这个孩子的品行很好,将来一定会有出头之日。如果你在城里没有房子也没关系。这是男孩。我的父母相信农村的孩子能吃苦,没有父亲他们会很痛苦。所以,一些人决定见面的日子。几天后,在王阿姨的介绍下,我与冯和双方父母见了面。

产后回家,小三已入住我家

在王阿姨的介绍下,我偷偷地看着我前面的那个人。他又高又瘦,长着一张漂亮的脸和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他向我点点头,我脸红了,低下了头。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喜欢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下一步是让父母互相了解。我和冯没有说一句话,我们静静地听着父母的话。我可以看出,冯的母亲对我的工作很满意。虽然她是农村妇女,但她的话很精明。

几天后,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冯第一次约我出去。我害羞地跟着他,在我身边感到很快乐。雪花从空中轻轻飘落,落在他乌黑的头发和整洁的衣服上。他转向我说,这就像是电影里的情节。他带我去一家餐馆吃饭,然后去了一家年轻人约会的音乐茶馆。

他很细心,在我点了一杯普通的饮料后,他又点了一些女孩子爱吃的零食。我们很少说话,听着浪漫的轻音乐,更多的只有沉默。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前方,他的眼睛依然那么忧郁,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海里,凝望着远方。“以前跟谁交往过?”他打破了沉默。“没有。”“你教语文还是数学?”“数学。”我很紧张。这是我第一次约会。我只听到我的心跳。然后他坐出租车送我回家。

之后,我们又见了几次面。说实话,我对他一无所知。我一直认为他的忧郁与他的性格有关,或者是他失去了父亲,他可能喜欢我。不久,这家人请王阿姨来我家找亲戚,说他对我很满意。

如果我没有反对意见,我将在元旦结婚。我说,“太快了。”王阿姨说:“不,不。男人应该结婚,女人应该结婚。”就这样,在父母的帮助下,我和冯很快就结婚了。虽然我不太了解冯,但很多朋友都说,在谈恋爱之前就结婚一样好。

在新租来的房间里,我每天都要为我的丈夫冯洗碗做饭,用我不熟练的双手为他营造一个温暖的家庭氛围。我告诉自己,我必须做一个好妻子。然而,冯几乎每天都很忙,一个月也很少回家几次。问起单位的工作很忙,我开始觉得委屈了,然后慢慢地敞开,难得前面这么敬业,我应该支持他,不应该拖他后腿。

当风不在家的时候,我感到孤独,所以我回到了我妈妈的家。平时工作忙,有空和几个女朋友逛街、逛街、聊天。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期待冯的回归。当风终于回到家,我精心准备了他最喜欢的食物,但他总是在他能吃很多之前放下碗。我没有料到他会打招呼,他勉强睡着了。我有点不对劲。这就是婚姻吗?可是我也想做乡工大概就是这样,他已经很累了,我还可以问他什么呀!

几个月后,我发现我怀孕了!我叫冯。我想尽快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哦,真的吗?“我没料到会有什么意外,”我说完时,他平静地听着。“你不高兴吗?我很生气。“不,不,我很高兴。”他想把它藏起来。

产后回家,小三已入住我家

冯的母亲,我的岳母,听到这个消息,立刻从乡下带着很多鸡蛋来看我。她对我说:“小雪,好好化妆,留着白色的脂肪,你生了大胖男孩,我给你拿去。”几天后,冯回来了,他比以前更关心我了。现在想来,那也许只是他对我的敷衍而已。

我怀孕的反应很差,什么都不能吃,一吃就吐。我的妈妈很苦恼,带我去她家住,每天三餐照顾我的生活。风还是那么忙,电话不多,打电话也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每次我来我家,我只是吃了一顿饭就走了。我不想让他走。我希望他能多陪我一会儿,但他总是说他很忙。由于父母的精心照顾,我熬过了漫长的十月妊娠期。

十个月后,当我生产的时候,冯来到了医院的产床上。不幸的是,我生了一个女儿,我的岳母在我生下孩子的第二天就回到了这个国家。我的母亲非常爱我,把我带回了她的家庭。我的女儿很可爱,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集我和冯的所有优点于一身。

几天后,我和女儿又忙起来了。但我并不觉得寂寞,我的女儿很好,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很少哭。我妈妈忙着照顾我们俩,把艾米的书交给了我。很快,我的女儿一个月大了,我又恢复了健康。天气越来越热,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一天晚上,当我女儿还在睡觉的时候,我起床回家去找春衣。

当我打开门时,我惊呆了。一个奇怪的女人和冯睡觉!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们惊慌地坐了起来。我脑子一片空白,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双眼,我跑出了绝望。“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停地问自己。“去死吧你!一辆出租车在我前面急刹车,司机粗鲁地咒骂着。但我一点也不在乎。我漫无目的地跑着。

我希望冯能出来跟我解释一切,但他没有。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一步一步走回父母家的。她的女儿已经醒了,她的母亲正在照料她。我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听到我的哭声后,爸爸生气地拉着我说:“去,去找那个混蛋!”

“半夜多,等天亮再说。”妈妈说服爸爸留下来。这一夜多么难熬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往事又浮现在我眼前。我曾梦想过多么美妙的婚姻,却像肥皂泡一样突然破裂了。我的丈夫,真是个衣冠禽兽!他不爱我吗?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嫁给我?

一连几天,我都不想吃,不想喝,也不想看我的女儿。父母都很着急,他们到处找不到前方。几天后,我接到冯的电话,他说他只是想和我单独谈谈。我和冯在曾经属于我们的房子里相遇。

他的眼睛充血,头发凌乱,但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懊悔。原来他和那个叫芬的女人原来是高中同学,都来自偏远的农村,同样的情况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他们相爱了。

产后回家,小三已入住我家

不久,芬因贫困辍学,一年后,冯进了大学。不幸的是,冯的父亲因过度劳累而病倒,不久就去世了。风不能再继续他的学业了,他的命运可想而知。就在这时,弗恩出现了,对冯说:“我要送你上大学!”那时,她在一家发廊工作。为了让冯努力学习,她存了很多钱,吃了很多苦。就这样,在芬的帮助下,冯顺利完成了大学学业,并被分配到现在的单位。

下班后,冯决定和他心爱的弗恩结婚,但冯的母亲强烈反对。她希望冯能找到一个有工作的城市女孩结婚,这样家庭就不用再贫穷了。如果冯娶了芬,她会死的!风一直徘徊在爱情和亲情的边缘,而芬却没有为他结婚。直到他遇到我,在她母亲的恳求下,他终于同意嫁给我,他才仍然深深地爱着弗恩。他给我的只不过是一场正式的婚姻。

风跪在我面前,求我原谅他。“骗子,你这可耻的骗子!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用尽全力打冯。“打,打,如果你能原谅我的话!”冯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小雪,只要你让我走,让我和我一起爱!”我能说什么,我的软弱让我痛苦的地方。

不久,冯的母亲从乡下来,把我的女儿带走了。半年多来,我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中。这段不幸的婚姻让我很伤心。我向法院提出离婚。但是由于当时的疏忽,我们甚至没有去办理结婚证。我们的婚姻不受法律保护,属于非法同居,法院不予受理。这也可能是冯故意设下的圈套。

产后回家,小三已入住我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