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被学长强了 紫黑的九寸龙根

七月流火,骄阳如炎!

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扛着个空塑料桶向着不远处的电动三轮车跑过去,热辣的阳光无遮无拦地暴晒下来,他清秀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他边跑边接着电话。

“李卫东,金辉小区十三号楼四单元五楼,就是咱们公司斜对过的那栋楼,矿泉水一桶,赶紧送过去,人家都急了。”公司派单小妹在电话里催促道。

“好好,我马上送过去。”李卫东擦着额上的汗,将空桶扔在电动三轮车上,不停地应道。

刚刚将桶放在车上,他却痛苦地抚着额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那里。

头痛病又犯了,眼前依稀又出现了一个古体数字——“壹”,急促地在眼前闪动。

“该死的脑瘤!”李卫东倚在车旁,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痛恨中带着绝望地骂道。

他原本是他们村里出了名的小天才,自幼聪明无比,小学、初中连连跳级,十七岁的时候便考上了全省著名的东荷大学。

可是去年夏天他刚念大二时,跟几个同学去爬山,钻进了一个古山洞里,他不小心滑到了古洞深处,意外发现一块古玉。

当时还以为要发一笔意外之财,可哪想到古玉刚拿在手里就突然间消失不见了,然后脑子里就好像多了一个光团,随后就头痛欲裂,昏了过去。

后来医院诊断说是脑袋里长了瘤,为了给他治病,老妈四处借钱给他看病,连首都华京的大医院都去了,大夫却说没办法治疗,最多维持现状,什么时候脑瘤爆了什么时候就死了,从那时起,他每一天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世界。

紫黑的九寸龙根

每天他都会不定时头痛得仿佛要炸开,没办法,也只能从大学休学回家,趁着还能动,他不顾老妈的阻拦,到市里做了个送水工,赚钱还债,顺便补贴家用。

不过,每一次头痛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会闪现出那个光团,光团上还闪现着红色的古代数字。

鬼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头痛稍微缓解之后,李卫东赶紧去送水。

半个小时后,他已经扛着一桶水赶到了金辉小区十三号楼四单元的五楼,敲响了房门。

一个五十几岁的中年女子打开了门,顶着一脑袋的发卷,满脸的不耐烦,“我打电话快两个小时,你们怎么才送来?为了等你们我今天上午都逛不了街了,你们怎么搞的?”

“对不起,阿姨,我也是半个小时以前才接到的电话,可能您打电话的时候,我们都还没上班呢。”李卫东赶紧解释道。

“别磨叽了,赶紧换水。脱鞋,瞧你这脏不拉叽的样子,别把我地板弄脏了。”那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女子怒气冲冲地挥手道,满脸嫌恶的样子。

屋子里还有一个小男孩子跑来跑去的,手里拿着个水枪,滋得满地都是水,还不时地射他两下,烦人得紧。

李卫东忍着不快换完了水,刚要收钱,那个中年女子指了指墙角边一台足有一人高的音箱命令式地道,“把它搬下去,我儿子在楼下等着呢。”

“我只是送水的……”李卫东皱起了眉头道,这可是五楼啊,这么大的音箱搬下去,不是白使唤人么?

“本来你就送水送晚了,我没管你要补偿费都便宜你了,让你搬个音箱还叽叽歪歪的?赶紧搬下去,要不然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那个中年女子竖起了眼睛骂骂咧咧地道。

李卫东看她这么大年纪的份儿上,再说一个音箱也沉不到哪里去,也就强忍了下来,懒得跟她磨叽,搬起了音箱往楼下走,那中年女子还在旁边大呼小叫的,“慢点儿,轻点儿,这可是我儿子买的丹拿音箱,好几千块钱呢,碰坏了你可得赔……”

刚说到这里,那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拿着水枪直奔李卫东的眼睛射水,李卫东被水线射得一眯眼,身体一晃,结果扛在肩上的音箱便撞在了旁边的墙上,顿时撞坏了一个角。

稳住了身体,李卫东将音箱拿下来,刚要道歉,不提防楼下脚步声腾腾作响,转眼间便蹿上来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一见这种情况,满眼愤怒,“我去你大爷的,那是我的丹拿音箱啊!”

二话不说,他照着李卫东的肚子就是一脚。

还未来得及解释的李卫东被一脚从五楼踹到了四楼半,脑袋“咚”地一声磕在了墙上,也就在这一刻,他脑海里一直闪现着的那个“壹”字突然间消失,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砰”地一下在脑海里炸开了,像是,那个脑瘤?!

在学校被学长强了

瞬间,李卫东便感觉脑海里好像多了海量的信息,那些信息像是与生俱来,深深地印刻在脑子里,连想忘掉半个字都难。

这些海量的信息有一个总称叫做“大衍神方”,只不过李卫东刚刚捂着头站起来,还未得及细品那个“大衍神方”的时候,那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就又气势汹汹地冲到楼下来,不由分说左手就去抓他的头发。

“大哥,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来送水的,是那位大姨让我帮忙搬这个音箱,结果你家的孩子拿水枪射我眼睛,我不小心碰坏了这个音箱……”李卫东赶紧抓住了他的手,强忍着怒意解释道。

不过他突然间发现,自己一用力之下,好像就有什么特殊的能量从顶心处钻入了体内,让他的力量比平时大了不少,这一下居然把那个大汉的手抓住了。

要知道,人家的胳膊可是比他粗了足有一大圈儿,况且还是个成年男子,论力量比他大多了,按理说他才十九岁,这是不可能的,这也不由得让他自己都是一怔。

“谁叫你不小心的,老子打死你!”那个汉子见李卫东还敢抓他的手,而自己居然挣不开,登时暴跳如雷,一拳便向着他的脸打了过去。

“去你大爷的!”李卫东也急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性,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十九周岁血气方刚的少年人。

一急之下也不管那许多,使劲便是一扯,那大汉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身体居然被他扯得向前就是一栽,李卫东上去就是两拳,打得那个大汉的肚子上,打得砰噗作响,那大汉抱着肚子就躺在了地上,呻吟不停,居然被他两拳就打倒了。

“啊?”李卫东也被自己突然间迸发出来的力气吓了一跳,不自觉地盯着自己的右手,晕,什么时候自己有这样的力气了?

此刻楼上的那个中年妇女也看得傻掉了,怔了一下后一声狼嚎也似的叫唤就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嘴里还喊着,“你敢打我儿子,我挠死你……”

李卫东轻轻巧巧地闪身一躲,那中年妇女扑得太猛,一下扑在了她儿子的身上,恶母子摔成了一对滚地葫芦。

李卫东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拿起了空桶转身便走,身后犹自传来那中年妇女的叫骂声,“小崽子,你别走,等我儿子起来找人打死你……”

“呸!”李卫东狠狠地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早已经下得楼去,回去了公司,可那二十块钱的桶装水钱却是甭想要了。

骑在电动车上,一路上李卫东在脑海里“翻看”着那大衍神方,最后禁不住眉飞色舞起来,一颗心激动得几乎要爆炸了。

原来脑子里的那个光团根本就不是什么脑瘤,当然更不是什么古玉,而是不知道哪朝哪代的神人遗留下的一部用凝结的灵识记载的医道神典。

在学校被学长强了

这一年的时间来,是那灵识与自己身体不断契合的过程,当灵识被身体温养到可以融合时,才突然间爆发,将所有的信息融入自己的脑海之中,而这需要三百六十五天的时间,所以才会有一个“倒计时”的提醒,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再加上那么一撞,结果提前爆发融合了。

这部医道神典主要讲的就是用药物制作各种各样的配方,配药的同时就是修行的过程,总共分为九境,每一境又分为九重。

现在显现出来的这第一境叫做国色天香境,能够配制的药方也统称为国色天香方,包括什么明眸方、玉颜方、祛皱方等等十个方子。

不过从这第一境的名字到各种方子的名称,李卫东有些发懵,这怎么看都好像跟女人有关系啊?不过让他略舒口气的是,这一境要是修行至九重圆满,身体的力量还有柔韧性可以达到人类的极限,同时还能开启心智,让人过目不忘。

同时,那灵识因为与李卫东的意识完全融合的原因,可以自动导引天地元气,帮助他修行——制作的方子越多,修行得愈快!

而现在李卫东因为融合灵识,已经达到了基础的第一境第一重,能够引导天地元气为自身所用了,所以他才拥有了与他这个年纪并不相称的力量。

这也让李卫东很有些不满意——人家玄幻小说里可说了,一旦有这种奇遇便能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了,再不济也瞬间摇身一变透视眼金手指啊超级医生啊什么的,怎么自己弄了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医道神典啊?第一境居然还是跟美容有关系?

不过稍微一想,他转而大喜,这好像也不赖啊?现在的女人只要有些闲钱可是个儿个儿都拼了命的捣扯,又是微整形又是玻尿酸又是肉毒杆的,如果自己这些个不伦不类的什么美容养颜的方子要真有效果的话,嘿,那岂不是可以分分钟就能赚大钱了?

到时候就可以帮家里还债,真赚多了就给老妈在城里也买套房子,然后自己又可以去上大学了,岂不是美死了?

一想到这里,李卫东兴奋了。

李卫东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被破坏了。

刚到公司就看见老板气势汹汹地奔他走了过来,边往外推他边破口大骂,“你,滚蛋,马上滚蛋,让你送个水你居然跟人打起来了?那个刘三可是个混混流氓,他以后找我的麻烦怎么办?你马上给我滚,滚!”

“行,我可以不干了,那我这个月的工资和提成呢?今天可是二十三号了。”这样的老板李卫东也不想解释什么了,强忍怒气闪开了两步问道,算一算,至少也有两千多块钱呢。

“工你妈个头的资,你摔坏了人家东西,还打伤了人家,公司不赔啊?不要你赔都不错了,你还想要工钱?别说工钱,就连抵押金我都不会退给你,爱哪告哪告去,滚!”

在学校被学长强了

老板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手指都快指到他鼻子尖儿了。

李卫东很清楚这位老板的性格,一分钱都能攥出水来,这根本就是借机撵他走,黑他的工资钱。

不过无所谓了,只要拥有了这种能力,还愁以后赚不到钱?还差他这点儿工资钱?

缓缓地拨开老板的手,他冷冷地望着老板,反手指向了他的鼻子,蓦然说道,“工钱可以先欠着,有朝一日我还会来取。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今天你跟我装牛逼,明天我让你变傻逼!”

扔下这句话,他骑上了电动车,转身便走!

“你他妈才是傻逼!”那个老板在他身后破口大骂,可是李卫东早已经去得远了。

骑着电动车在一家中草药店前面转着圈儿,李卫东却是犯了难。

其实他是怀着激动的心情去药店买些草药的准备回去大展身手按照药方配几副药出来卖,可是到了中药店门口才发现,自己兜里才十几块钱,根本不够买药的。

转了几圈之后,他只能无奈地打道回府,心里却一直在想着上哪里筹钱去买些药物配药。

他家住在幸福村,隶属于白江市桃阳区,白江市也是东荷省十一个地级市之一,偏西北,属内陆地区,临靠山区,经济发展水平只能说是一般。

沿着村村通水泥路向前疾驰,清晨的风儿掠过微汗的年轻身躯,缓缓地,少年人心里、身上逐渐凉爽了下来,生活的苦难似乎正被不断地抛身后,越去越远……

正满心兴奋地憧憬着未来的生活时,后面就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他回头一看,就看见一辆麦腾正跟在自己身后,不停地摁着喇叭,车子里,一个少女正调皮地向他眨着眼睛。

随着车子停下,她也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女孩儿跟李卫东一般大的年纪,身高足有一米七出头,容颜秀丽,身材婀娜,穿着条作旧的牛仔裤,更衬出了两条线条优美的紧绷长腿来。

“原来是你呀。”李卫东停下了车子,转头笑道,阳光下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他虽然瘦削了一些,但足有一米八二的个子,并且眉目俊朗,这展颜一笑间,阳光披洒在他的身上,更增添了三分少年郎的俊俏,倒是让车子里正往下走的那个女孩儿看得一怔,咬了咬嘴唇笑道向他挥手,“嗨,男神。”

“你这可是折煞我了,有见过做送水工还被辞了的男神吗?”李卫东哑然失笑,不过心下间涌起了一阵温暖。

这个女孩子是一个村的,叫蔡小玉,是他们村里号称蔡千万的村支书的女儿,曾经跟他是同学,自幼关系就很好,今年刚高考结束,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小美女。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肤色偏黑,尤其是右唇畔还有一颗黑痣,不少村妇闲聊的时候说那是克夫痣,天生的扫把星,最不好的,小时候每每听到这样的话,蔡小玉都会被气哭。

在学校被学长强了

“见过啊,我眼前的就是嘛。就算是送水工,你也是最帅的送水工。”蔡小玉打了个响指一指他,笑嘻嘻地道,不过随即一愕,“你被辞了?”

“是啊,被辞了,工资都被黑了,现在我想做些事情都没钱,所以,你,你借、借我点钱,好不好……”说到这里时,素来傲气的李卫东变得有些结结巴巴起来,脸孔也涨得通红,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善于向人张口帮忙的人,尤其是,他现在的家境令他十分自卑,说出这番话更觉得丢人,他有些后悔了。

蔡小玉看出了他的窘迫,心里下油然升起了同情与怜悯。

两个人从小就在一个村子里长大,小时候上学的时候也在一起,懂事时起就朦朦胧胧地偷偷喜欢这个坚强独立、无比聪明又有些小忧郁的帅男生,眼看着那样一个曾经前途无量的昔日男神落魄到今天的样子,她的心里真的很难受。

二话不说,她直接到车子里拿出了自己的包包,掏出了一叠钱来塞到了李卫东的手里,“都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啥借不借的,你有难处先用着,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就是了。”

“不不不,太多了,用不了这么多的……”李卫东看着那一大把钱,脸孔涨得通红,赶紧摆手要还回去一部分。

“多的你就留着改天请我吃饭吧,正好我前几天驾照考下来了,你身为老同学,自然要给我庆祝一下的。”蔡小玉笑嘻嘻地道,早已经坐回到车子里去,鸣了一声喇叭,潇洒离去。

望着她的车尾灯,李卫东握了握手里的那叠钱,心中温暖感动,可惜他知道自己与她的距离,很遥远。

“小玉,这个情我会记着的!”李卫东挥手道,可惜车子已经去得远了,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得到。

转身又去了城里,按照脑海里记忆的方子,买了二十副药的方子,又买了一大堆二十毫升的小空瓶子回到家中。

老妈正巧不在家,去附近的砖厂打工去了,要到很晚才能回来。

李卫东有些兴奋地搓了搓手,关严了房门,开始将自己闷在屋子里开始制作大衍神方上记载的药物。

他先做的是一个点痣膏——如果可以,他想用这点痣膏还蔡小玉一个人情。

将草药和水熬制,同时引导天地元气灌注其中。手指尖儿上开始浮现月白颜色的元气来,虚拢熬药的药罐,将元气注入其中,改良提升药理药性。

其实这个方子或许并不十分特别,关键之处就在于融入了天地元气,药理药性才能大幅提升,达到惊人的效果——至于有多惊人,李卫东也不清楚,先制出来再说吧。

因为仅仅只是第一境的第一重,引导的天地元气有限,所以他熬制一剂方子的药物时间也格外的长,要九个小时。

当然,如果他达到第这一境第二重的时候时间就会缩短,只需八个小时,随着境界的不断提升,时间也会相应缩短,如果达到第一境第九重的时候,制作这些第一境的方子就只需要一个小时了。

药膏熬出来之后,黑糊糊的一层,他小心翼翼地从砂锅中取出来,用提前准备好的小玻璃瓶子装了几瓶。按照药方里记载的剂量,他熬出来的这些药膏大概能装上五瓶,也就是五副药。

不过刚刚装起了药,门一响,却是老妈魏春香回来了。

魏春香一进屋子就闻到了浓浓的药味,禁不住皱起了眉头疑惑地问道,“卫东,你在熬药么?”

“是,我在城里的药铺听一位老中医说这种方子专治脑瘤,所以就试试看,买了些药回来熬了自己喝。妈,只要我好起来,我就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李卫东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说词抛了出来。

魏春香果然没有怀疑,只是点点头,叹了口气,眉宇显现出一丝忧愁,没再说什么,进屋去做饭了。

在学校被学长强了 紫黑的九寸龙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