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擒故纵黄文 男主囚禁女主的细节描写

华辰的嘴唇微微发白,还是强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低声说:“我来这里真的不是为了和你吵架的。”

赵清格看他很不好受的样子,突然想起一件事,秦思年招供后,确确实实的和警方提过,自己也不过是把华辰下药弄晕了,打算做一些事情的。但是刚刚开始就被谷北杏打断了。谷北杏当时应该是偷偷从前台拿走了开门的门卡,所以第一次进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敲门,开门进来马上发现了秦思年的恶行。当场把她吓傻了。

因为发生了这个事情,谷北杏跑出去后秦思年心绪不定地回房间又坐了一会儿,接着就发现存储卡没了。肯定是秦思年和谷北杏发生争吵的时候被谷北杏给偷偷摸走了。秦思年连忙冲出去找。

结果他发现谷北杏晕在厨房,便在她身上搜寻存储卡,结果谷北杏醒了,两人再次发生争执。

秦思年先把她掐死(其实只是掐晕),然后抛入湖中。

等秦思年杀过人回到宾馆里,华辰还没有醒,但是第一次杀人带来的冲击让秦思年毫无考虑其它事情的余地。直接呆坐到天明。

天放亮了,秦思年这才意识到,必须把身上处理一下,他还有一点常识,知道身上很有可能沾有对方的体液和血液。实际上他猜的没错,最后正是从那件西装外套上检测出了x液和微量的血迹(谷北杏被侵犯的时候无意识的挣扎,加上在山上地面崎岖,还有树枝,所以身上有摩擦伤,出了血),这才根据口供和物证确认,秦思年是最后一个接触谷北杏的人。

男主囚禁女主的细节描写

赵清格想,当时雷磊告诉了自己和程子轩一些细节,大家都是哪儿听哪儿了。绝对不会再进行传播。

如果站在华辰的角度来想这件事,他昏睡过去之前,秦思年这个男人在对自己动手动脚,他想反抗但是因为药物作用很快失去了意识。迷迷糊糊的时候也有一点感觉,对方好像是给自己脱衣服,清晨终于醒了过来,却听到秦思年在浴室洗澡。

华辰肯定会误会的。

想到这里,赵清格同情地看了看他,提醒自己不要再多说了。

刘丹在里面喊出来:“还不把尿不湿拿进来吗?动手做一个也该做好了!”

华辰连忙绕过赵清格,把东西拿进去。

刘丹利索地把孩子洗了个干净,然后给他套上纸尿布,穿上衣服裤子后,果然又是一条胖好汉。

小朋友胖的像是莲藕的小手臂抓着刘丹的衣服,笑的很开心。

刘丹忍不住亲了小胖脸一口,说:“这孩子比你小时候可爱多了。”

赵清格……

你喜欢就好。

本来不想掺合祁家这档事。但是想也知道,这个调包计的工具肯定是很碍眼的。华辰那天把孩子抱了过去,就是抱了个烫手山芋,看到刘丹喜欢孩子,赵清格决定让刘丹先把孩子留在屋子里照顾,如果到离开的时候还是找不到孩子的父母,就只能把孩子带到就近的警局。

安顿好孩子的问题,华辰看赵清格的眼神就更加温柔了。

“接到电话了吗?”

赵清格问。

华辰知道她问的是,接到勒索电话了吗?

他摇头说:“目前为止,还没有。”

赵清格说:“有点奇怪啊。”

确实是奇怪,祁世权把自己和祁太太的电话全部放在面前,一列排开,用来作为公司工作联系的电话,对外公布的私人电话,真正用于私人联系的个人电话,桌上一共有五部手机。他不知道劫匪,如果存在劫匪的话,会拿到哪只手机号码。

到早晨为止,接了几个电话。但是没有一个是索要金钱的。

祁世权头疼地按着太阳穴,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祁太太已经急疯了。早上一醒过来就一间间房冲进去搜查。搜到一半祁世权带了医生过来,把她扯了回去。

动静闹的很大,所以祁黎黎也过去看。

结果看到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继母发疯,她又忍不住笑了一笑。

其实祁黎黎只是嘴角朝上微微一弯罢了,但祁太太现在就是一桶火药,只欠一根引线,她原本就知道祁黎黎对她没好感,看到她脸上遮掩不住的笑意,就像是一头母豹子扑来。

祁黎黎早起穿了件宝蓝色织锦旗袍,搭配的鞋跟不矮,窄裙高跟鞋让她行动非常不便,毫无反抗之力就被祁太太扑倒了。

两个女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了一起,两个女人用抓头发,挠脸,扯衣服的方式攻击对方。祁世权一开始居然没发声,只是默默看了五六分钟,其它几个助理和安保看到老板不出声,自然知道意思,全部一字做了九十度转身,不看老板娘和千金大小姐的决战紫禁之巅。

欲擒故纵黄文

这个时候华辰才匆匆回来,当然,也是有人给报信。

他看到这个滑稽的场面,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他老婆已经把老板娘的衣服扯开了,自己名义上的岳母大半雪白胸部露出来,自己这个女婿如果上去拉架,不小心碰到哪儿都是罪过。

可他老婆也没好到哪里去。

头发已经被扯了一绺,胳膊上好几个红印,都是尖指甲掐出来的。

祁世权的一声怒吼解救了他。

“你们都够了!”

两个女人停下手,华辰走过去,帮老婆祁黎黎拣回鞋子穿上。祁黎黎很不满意,说:“你可以来得更晚一点,我就被掐死了,你可以帮我收尸了。”

华辰没说话,那边祁太太冷笑说:“有些人从来都学不会姐弟情感,比外人还要冷血,你关心过你弟弟的死活吗?不对,我看,你盼着你弟弟死呢!”

祁世权不再吼,只是声音很低说:“都闭嘴,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两个人都立刻闭上嘴。

祁黎黎一直是很倔的,她被人打了,已经很不满,看父亲丈夫都不打算给自己做主,顿时眼圈也红了,为了让眼泪不下来,便微微仰着头,倨傲地站在一旁。

祁世权看了,心里更是烦躁。觉得这女儿养大了,始终不能为自己分忧。

房间里看了一圈,失去理智的老婆,对弟弟毫无关心的女儿,他问华辰:“你怎么看?”

华辰结婚前后都很少和祁世权直接对话。他知道,祁世权对于理想女婿的人选是:能够继承自己全部生意的商业精英,最好入赘,所以对于男方家境要求不高,但是需要男方在自己的领域做到顶尖。

祁世权曾经介绍给祁黎黎的未婚男士,都是商界精英。不幸的是,从商毕竟不是选美,那些商业精英里,只有一个人勉强能称得上是帅哥。还是用身高撑起来的。祁黎黎在娱乐圈呆了好几年,过眼的男人哪怕是跑龙套的也相貌不凡,自是看不上这些满脑子股票杠杆,开口闭口投资回报率的商业精英。

华辰沉吟说:“我建议报警吧。”

祁世权还没说话,祁太太就尖叫起来。

“我就知道你也不安好心!报警!?现在这个时候怎么能报警呢?如果劫匪撕票怎么办!我儿子不可以出事!”祁太太歇斯底里地喊起来:“他才刚刚一岁大,他要平平安安活下来!”

华辰噤声,他毕竟才二十五岁,不能够完美应付女人发疯。

祁世权知道,自己太太现在已经崩溃了,她在场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便叫医生过来把她带走。

“来参加周岁宴的人太多了。人多口杂,我们无法让他们长期和外界失去联系。掐断网络,干扰器屏蔽手机信号都是短时间的行为。再长一点时间……不用太长,两三天左右,就足以让他们的家人产生怀疑甚至从外界去报警了。”华辰说道。

欲擒故纵黄文

其实华辰说的祁世权都能想到。但是失踪的是他的儿子,他现在是关心则乱,他想集中注意力,却总是被年轻妻子的哭声打断。

“这件事情最蹊跷之处就是目前没有人留下勒索金钱的信息。所以我认为,不能排除其他的可能性,比如寻仇。”

祁世权的手攥紧了茶杯,说:“他才一周岁,能有什么仇人。”

华辰叹气,位高权重的男人,儿子出问题仍然会失去理智。

“自然不是直接冲着……冲着弟弟来的,有可能是……针对您,也可能是针对祁夫人。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我们需要扩大范围尽快进行搜索,这种搜索,不借助警方的力量,效果不会太好。而且一旦开始大范围搜索,我相信消息会更快传出去。”

祁世权想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

“依你的意见,我们就联系警方吧?”

华辰又说:“我建议,我们把消息先放出去,就说到明天一早为止,如果还没接到任何勒索消息,就会带大家一起下山,同时报警。如果此事真是勒索,也能逼迫对方快些行动,让我们掌握主动权。”

祁世权点头说:“就照你的意思做。”

等祁世权走了,祁黎黎才冷笑说:“你在这里装什么军师?你很聪明吗?”

华辰深深看了她一眼,没多说话。

自从他发现祁黎黎的婚外情之后,他对自己的妻子就生了厌恶之感。

自己哪怕心思不在她身上,至少并没有在行动上背叛对方。现在,这个女人却给自己送了顶绿帽子。甚至……不止一顶。

任何男人都忍受不了这种羞辱。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

“你以为显摆你那点小聪明能在我爸面前讨到什么好?”祁黎黎冷笑着:“刚刚他说什么你没听到吗?我爸说了,就照你的意思做。那小崽子要是平安回来了倒好。要是死在哪里了,呵呵,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华辰叹气,他何尝不知道。但是明哲保身当个锯了嘴的葫芦也不会是好选择。

反正在这个家里也毫无存在感。

何况这事情还关系到一个小孩子的生死。

祁黎黎见他一声不吭,恨恨地说:“别以为我是关心你,你最好不要连累我!”

这个消息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发出去的。消息发出的时间非常好,经过一晚上的等待,吃饭的时候,大家的情绪都有些浮躁,大部分人也发现了目前手机无法上网,没有信号,都有点担心了。

赵清格和刘丹带着孩子一起来吃饭,赵清格听到消息松了一口气,她已经消失一天了。没有给程子轩报平安,再拖下去,保不准程子轩就要杀过来了。

吃饭的时候刘丹给孩子喂了些稀饭和菜,蚂蚁上树,板栗鸡翅膀和凉拌茄子,孩子吃的挺香。

赵清格小声说:“一岁大的孩子能吃这个吗?”

男主囚禁女主的细节描写

刘丹说:“谁说他只有一岁大了。这么胖,这么大,能只有一岁吗?”

赵清格挺震惊的,这孩子不是顶替祁世权的儿子吗?祁世权的儿子只有一岁,这孩子难道不是胖一点的一岁吗?

“这孩子至少两岁多了,我看着像是快三岁了。”

赵清格和所有没生过孩子的人一样,根本不能判断出小孩子的准确年龄。

“啊,那他应该会说话了呀。”

刘丹得意底说:“那当然,”说着捻了一块肉,对胖孩子说:“叫奶奶就给你吃。”

胖孩子很伶俐地喊:“奶奶。”

声音不算很大,口齿相当清晰。

赵清格……

难怪定了婚期后,刘丹就不断地跟她讨论生孩子的时间,生几个孩子之类,比程子轩还要上心。

看来自己的老母亲是想带孩子了。

正逗弄着玩,身后有人走过来,赵清格抬头一看,是祁世权家请的家庭医生,年纪不太大,听八卦说是国外的医学博士,搞学术研究的同时兼任家庭医生的职务。

“周医生!”

赵清格微笑打了个招呼。

这个男人年纪不大,一张清秀的娃娃脸,看起来更加显小。

“原来小朋友在赵小姐这里,照顾小朋友很辛苦吧。”周医生寒暄。

刘丹逗孩子正开心。赵清格帮她妈妈回答:“不辛苦不辛苦。”

玩儿的很开心呢。

周医生也看出来了,聊了几句,叮嘱说如果孩子有不舒服的,直接找他就好了。

果然是医者父母心。

吃完午饭,众人都歇了个午觉。

刘丹带着孩子睡在里面,赵清格睡在外面靠门的床上。

睡醒之后就看到门外塞进来一个白色信封。

欲擒故纵黄文 男主囚禁女主的细节描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