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机小黄文 看的湿的厉害的短篇小说

“我知道水深,可是杨家终究要吃饭的。”

杨清清脸上闪过一丝痛苦,随后喃喃自语:“叔叔婶婶他们全部被上级撂了官职,又无法找你出这口恶气,所以他们最后把气撒到我和爸妈身上,不仅分光了我们的积蓄,还要我养活他们。”

“三十多人都靠我撑着,我停不下来啊。”

楚天沉默不语,许久才叹道:“对不起!”他没有想到何二少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一点都没给杨家退路,让杨家几十号人坐吃山空,间接把杨清清推上了火山口,过着内外交迫的苦难生活。

“这不怪你。”

杨清清看着这个曾经淡淡之交的小子,总以为这只是尘世间的一块石头,属于自己人生中的匆匆过客,却没有想到这是耀眼的金子,而当自己亲手斩断朋友情谊时,就注定自己再也无法拥有:

“是我心性不好,才会有这结果。”

杨清清凄然一笑,柔声宽慰着楚天道:“何况你在菲律宾救了我,我再有委屈也撒不到你身上;我现在偶尔怀念,怀念咱们在会所相识的那晚,怀念在未名湖畔的交谈,怀念成都逛街的悠闲。”

“可惜一切都已回不去了。”

楚天没有回答她的话,因为有些东西过去就过去了,发生就发生了,执着于曾经已经没有意义,所以他话锋偏转:“那按道理你应该在四川分部,怎么跑来京城了?刚才那十三姨是什么人?”

前机小黄文

杨清清对楚天并没有戒备,微咬嘴唇回道:“京城的天上人间进行大换血,总部准备把它打造成全国的娱乐场所标杆,所以各个场子都选派头牌小姐进京,待遇也是翻一番,于是我也来了。”

压力巨大,钱财为重,哪里不是做呢?

“对了,你还没说十三姨呢?”

楚天背负着手,淡淡问道:“她是什么人?”

杨清清迟疑了一下,接过话题:“她是天上人间京城分部的负责人,执掌财务和各组小组,不过她也会接待一些高官权贵,她十三姨这个名字是公认的,因为她年轻时一晚最高接客十三人。”

“史无前例,也后无来者。”

杨清清下意识调笑了起来,但很快又变得苦楚:“不过她对于小姐很严厉甚至残酷,昨晚有姐妹招惹到一名大少生气,结果被十三姨下令毒打了一顿,丢在底层密室整整一晚,那里闷热、、”

“没有熬到天亮,五点钟时就死了。”

楚天脸色微变,声线忽然变冷:“有这种事?”

虽然经历生死的楚天对生命开始变得漠视,但这种欺凌弱小的行为还是让他愤怒,出来混的小姐本就不容易,还要遭受这等生死莫测的厄运,他当然感到无比愤怒:“难道就没有人报警吗?”

警察未必有用,但也不是绝对没用。

杨清清好奇的望了楚天一眼,显然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只是也没有在意:“人一死就被迅速抬出去郊外处理掉了,做小姐的本就是无根浮萍,谁会替她们出头?再说,谁又敢替她们出头?”

“天上人间或许不在少帅眼里,但绝对是我们不可仰望的高山。”

随后她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尖,苦笑着补充几句:“我也是早上在洗手间听几个小姐说的,具体情况并不太熟悉,可惜没过多久,她们就被十三姨叫过去掌嘴了,显然她们讨论被知道了!

“掌嘴也是警告她们闭嘴。”

说到这里,她带着一丝茫然:“可是十三姨怎么知道的呢?”

楚天思虑一会,淡淡开口:“十三姨这么快知道,想必洗手间也安装了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她刚才借酒杯摔碎扇你耳光,显然也知道你听到她们谈论,是警告你也小心点,不要胡言乱语。”

杨清清身躯一震:“那、、我不是很危险?”

楚天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出声宽慰:“你放心吧,他们不会杀你灭口的,因为你们根本就没证据,而且他们能量巨大早摆平公检法,所以他们不怕你们报警,当然,他们也会暗地里监控你们。”

杨清清的拳头微微攒紧又分开。

楚天没有纠缠这问题,接着抛出一句:

“那大少是什么人?”

杨清清摇摇头,苦笑着回道:“我也不太清楚,我昨晚并没有见到他,不过听说来历挺大的,是京城什么军方的大少,他跟天上人间的少主是好朋友,所以那姐妹得罪他纯粹是自取其辱了。”

看的湿的厉害的短篇小说

京城?军方?大少?

楚天眼睛微微眯起想要捕捉什么,但念头还没开始转动,厢房大门就被砰的一声撞开了,伴随着清清尖叫,一个壮汉像是炮弹般射向楚天,破碎的木门,庞大的身躯,都席卷出一股萧杀之气!

握着五个窃听器的城哥见状大惊,手中窃听器砸出去之余,左手也摸出匕首射出,但那名彪形大汉却看都没看,反手一扫,把窃听器和匕首都打落在地,而且相撞之际还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城哥知道,对方手腕肯定有护腕。

在这愣神之间,彪形大汉已经冲到楚天面前,一个肘部就狠狠砸向楚天,后者保持着平静,在把杨清清拉到身后时,拳头也毫不留情的击出,砰!厢房中发出一声爆响,拳头和手腕猛烈撞击。

让杨清清惊讶的是,楚天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还轻轻收回拳头轻吹,而大汉却蹬蹬的退出七八步,同时他还感觉到手腕生出剧痛,低头看去脸色剧变,护腕片片裂开,就像风化地石面一般.

一股可怕的隐力从护腕传到肩膀,余波往上一挑,彪形大汉闷哼一声,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手腕喀喇一声,关节被震断了,他的嘴角溢着鲜血.眼中满是惊骇,死死盯着楚天:

“你、、你怎么可以如此强悍?”

楚天没有回答他,只是轻描淡写的扇出一掌。

彪形大汉下意识抬手阻挡,但断掉的右手却根本举不起来,正要退后时楚天已经打在他脸上,大汉顿时跌飞出去,把原本破烂的厢房木门再度砸翻,彻底来了一个通心透,把涌来的小姐吓倒。

楚天勾起一抹讥嘲:“饭桶一个,也来招惹我?”

“这位少爷,真是不好意思。”

活色生香的小姐们齐齐向后退出,酒醉客人也被保安有礼貌推开,接着,楚天就见到一袭黑衣的十三姨,女人像是鬼魂般闪出,面有惶恐,语道抱歉,眸子里却是一股子试探与寒冷迫人神色:

而她身边也聚集了十多名黑装汉子。

pS:第五更砸上,祝大家周末愉快。

那名大汉已经被保安们扶了起来,喷着酒气却再也没有嚣张之色,十三姨扭着风韵犹存的身躯,踏前一步笑道:“这位少爷,实在不好意思,这名先生是你隔壁客人,喝醉酒了就走错房门。”

“结果闹出这一动静,真是不好意思。”

十三姨不着痕迹的解释着事情始末,只是楚天捕捉到笑容里还闪过一抹寒光,特别是她瞄向杨清清时更起杀机,他心里清楚,那名大汉肯定是十三姨唆使找自己麻烦,不然手腕怎会有护铁呢?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笑意,肯定是十三姨见到窃听器被城哥一一破坏掉,又见杨清清久呆在厢房不出,涉及到天上人间的秘密和杨清清所听到杀人事件,让十三姨怀疑自己来历所以玩这出。

看的湿的厉害的短篇小说

“少爷,想不到你不仅出手豪爽、、、”

十三姨眼中含笑的望向楚天,吐字清晰的开口:“出手也够狠辣!当然,这事责任在天上人间没有护卫好,不知道少爷能否留个名?我待会让人送些点心醇酒上来,再赔偿少爷一笔压惊费。”

说话滴水不漏还进退有余,楚天眼里闪过一丝赞许,不愧是天上人间昔日的头牌,也不愧水常胜精心栽培,面对这种纷乱状况,不仅能迅速做出反应摆明态度,还能最小影响的化解双方危机。

不过楚天心里更清楚,对方在摸自己的底细。

于是他伸伸懒腰,口气带着狂妄:“不用了,区区点心醇酒算什么?本少爷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唯一喜欢的就是闹中取静,你们都滚吧,不,把这家伙留给我,我有话要问问他。”

他点着断手的大汉:“就是你!”

十三姨止不住愣然,本以为这位楚天竟然一掌将那大汉击飞,动静已经整了出来,双方便有可能说上几句话,甚至于讨价还价一番,哪知道楚天竟视己等为无物,就这般冷冷淡淡地走了回去!

“少爷,请给我们弥补的机会吧。”

见楚天摆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十三姨心里开始着急起来,她现在无法确定楚天和城哥身份,生怕是警方怕来的卧底,更无法确定杨清清对他们说了些什么,所以依然厚着脸皮柔声请求:

“这门烂了,少爷不如移步上八楼。”

八楼是天上人间的顶级贵宾厅,出入客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还要有熟人介绍才能上去,所以十三姨因一件小事邀请楚天上楼,让周围观众都微微吃惊,不知道十三姨为何对这小子另眼相待?

“不用了,门烂无所谓。”

楚天拍拍手身上的衣服,语气平淡回道:“人没烂就行了!本少爷今晚就喜欢这个房间,留下两位小姐陪我兄弟唱唱歌跳跳舞就行,其余人都离开吧,不要影响本少心情,不然后果很严重。”

楚天当然能看出十三姨邀请自己上楼的想法,不外乎摊牌挖出自己身份并追问房内谈话,如果职位太低或知道秘密,十三姨就会无情灭口或者废掉自己出气,反正八楼应该没有什么闲人观看。

只是楚天的话落在其余人耳里却引起一阵反感,他们都觉得楚天装叉过头,十三姨给足面子却赏脸,这简直是自我找虐啊,就算楚天有一点背景,但相比天上人间的后台来说,只怕微不足道。

但楚天确实已经回房,靠在沙发上慢慢吃西瓜。

十三姨心里尽管对楚天狂妄很愤怒,但知道天上人间是开门做生意,万万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对这小子动粗,否则会影响未来的生意,一旦利润下滑,自己又要被水家大少折腾到、、遍体鳞伤。

所以她点点头:“好!那就主随客便吧。”

看的湿的厉害的短篇小说

在十三姨要转身领着人离开时,楚天忽然想起了什么,手指一点站立不安的杨清清,语气平和开口:“对了,跟你商量一件事,这杨清清我要带走,是永远带走,你们有什么合同都拿过来。”

“本少爷拿钱抹平。”

楚天是一个心细之人,他知道十三姨怕是怀疑杨清清对自己说了什么,如果再让她留在天上人间,等自己离开了这里,杨清清不是被抓去严刑拷打迫问,就会成为一具尸体永远消失在这世上。

世间的黑暗,有时恐怖起来足于吞噬一切。

听到楚天的这话,杨清清止不住张大嘴巴,十三姨也是微微讶然,不过也因此判定杨清清对楚天说过什么,她随后发出一声冷笑:“呵,这位少爷派头十足啊,看来是第一次来天上人间玩吧?”

楚天伸伸懒腰:“确实第一次来这!”

十三姨此刻已经断定楚天跟警方有点关系,很可能是警校刚出来的新丁,被警方派出来卧底查资料,不然怎会舍得花钱要走杨清清,这时,她想到三天一小查的周雨轩,推测楚天怕是后者的人。

想不到周雨轩还真是阴魂不散,水大少办事也差了一点。

想通这一点,推翻楚天大有来历的十三姨挺直了腰板,一脸讥嘲的望着楚天:“原来你真是第一次来这里,想必也是受人唆使,那就怪不得你年幼无知,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天上人间的深浅。”

“废话少说!”

楚天把一块西瓜皮砸在地上,盯着十三姨冷冷开口:“把杨清清的合同给本少爷拿来,我要看看你们签订了什么条件,简单点,多少钱我可以把她永远带走,一万、两万、五万、还是八万?”

杨清清张嘴喊道:“少、、少爷,你不用、、”

楚天手指一抬,示意她闭嘴:“究竟多少钱?”

围观众人本来还惊讶楚天的狂妄口气,但听到后面数字又止不住露出讥讽,杨清清这种摇钱树,每晚能帮天上人间赚十几万,十三姨怎么可能一点小钱就放过她呢?至少也要上百万的解约费。

果然,十三姨脸上露出一抹讥嘲,扫过紧闭嘴唇的清清一眼,冷笑着开口:“杨清清跟我们签订了五年合约,解约费不多,一年一百万,她现在一年都没做够,你要带走她就留下五百万。”

“五百万,你有吗?”

十三姨踏着高跟鞋上前,气势咄咄迫人:

“你拿得出五百万,人,马上可以带走。”

楚天长身而起,一脸笑意:“五百万?好!我给你五百万!你去把合同给我拿过来。”楚天下定决心对杨清清弥补,就绝不会在乎十三姨开出的价格,何况这钱砸出去了,明天一定会还回来。

十三姨脸色一变,这小子好大的手笔!

她心里虽然惊讶楚天的豪爽大方,但却不相信警方拿出五百万带走杨清清,昨晚那小姐早被埋在郊外,亲手参与者也已经离开京城,余下几个跟杨清清这种一知半解的小姐,根本没作证价值。

楚天走到十三姨面前,伸手拍拍她脸颊:

“还不去拿合同?”

见楚天如此轻薄十三姨,身后二十余名护卫勃然大怒,却被十三姨挥手制止,寒声喝道:“小子,原来你是专门找茬的,我告诉你,你今晚就算拿五百万带走了杨清清,你也出不了这个京城。”

“我再告诉你,你会哭着喊着要我饶命的。”

十三姨阴冷的盯着楚天,她已经把这小子和杨清清他们当成了死人,敢这样来天上人间折腾还轻薄她的主,无论是何方势力都难再讨好,这时,城哥也踏前一步,嘿嘿一笑:

“我也告诉你,你落在我手里。”

“一定会哭着喊着要我、、杀了你。”

pS:第六更砸上,呼唤鲜花HO。

前机小黄文 看的湿的厉害的短篇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