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

营级干部和青年战士结婚

濮存昕原籍南京,在北京长大,曾在黑龙江省担任红卫兵。24岁时,濮存昕考入空军剧团,成为文艺战士,每月津贴6元。他在空军服役9年,在那里他扮演了大部分临时演员的角色,比如强盗a、强盗b和游击队员。他的台词通常只有两个词:“报告”,有时一个也没有。

婉萍也是在北京长大的。13岁时,她被空军选中。从舞蹈、领舞到独舞,舞台成了她的生活世界。不知不觉中,婉萍完成了一个大女孩,身边很多人对她的爱,但她似乎并不介意。偶尔,她从她的搭档那里听说一个姓普的英俊小伙子被剧团录用了。他很有才华,既会写又会画。在一次聚会上,有人向她介绍了濮存昕。就在那一刻,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部队很注重水平,婉萍已经是四个包的营级干部了,而濮存昕只是一个带着两个包的小兵;婉萍是空军的顶级演员,而濮存信只是一个在舞台上拿着大枪的歹徒。剧团的一位老同志把濮存昕带到宛平。她对着那个穿土布棉鞋的年轻人笑了笑。这就是他们爱情的开始。

后来,婉萍带着普去了歌舞团,和她一起长大的姐妹们那天就像相亲一样来看他。姐妹们横着进来,又马上横着出去,仿佛她们没有看见他似的。

然而,婉萍觉得好像认识他很久了。从那以后,在公司的院子里,在树荫下,他们常常挨得很近。有人劝婉萍:“你挑了这么久,怎么能挑一个兵呢?”他每个月的津贴只有6元!”婉萍笑着说:“我不是他的钱,如果有钱我早就结婚了。”她崇拜文化,濮存昕给她的印象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所以她不假思索地嫁给了他。

嫁给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

婚后,他们的爱巢建在了团里的团子楼里。房间又小又简单,却充满了浓浓的爱意。事情发生在第二年,小木屋里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濮婷昕不提有多高兴,常常哼着歌在铁丝前给孩子晾干五颜六色的尿布。

再相爱的夫妻也难免闹矛盾,他们也是一样的,但婉萍有一次说:“其实夫妻感情是好的,才会把自己最真诚的东西表现出来,我和别人为什么不急,和他急!”因为他的要求都是比较高的呗,最亲近的人,最心爱的人都会这样。外面的人也说濮存昕脾气很好,在家里有时也会对我不耐烦,但是没有必要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感情上的伤害而争吵。”

营级干部和青年战士结婚

濮存昕原籍南京,在北京长大,曾在黑龙江省担任红卫兵。24岁时,濮存昕考入空军剧团,成为文艺战士,每月津贴6元。他在空军服役9年,在那里他扮演了大部分临时演员的角色,比如强盗a、强盗b和游击队员。他的台词通常只有两个词:“报告”,有时一个也没有。

婉萍也是在北京长大的。13岁时,她被空军选中。从舞蹈、领舞到独舞,舞台成了她的生活世界。不知不觉中,婉萍完成了一个大女孩,身边很多人对她的爱,但她似乎并不介意。偶尔,她从她的搭档那里听说一个姓普的英俊小伙子被剧团录用了。他很有才华,既会写又会画。在一次聚会上,有人向她介绍了濮存昕。就在那一刻,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部队很注重水平,婉萍已经是四个包的营级干部了,而濮存昕只是一个带着两个包的小兵;婉萍是空军的顶级演员,而濮存信只是一个在舞台上拿着大枪的歹徒。剧团的一位老同志把濮存昕带到宛平。她对着那个穿土布棉鞋的年轻人笑了笑。这就是他们爱情的开始。

后来,婉萍带着普去了歌舞团,和她一起长大的姐妹们那天就像相亲一样来看他。姐妹们横着进来,又马上横着出去,仿佛她们没有看见他似的。

然而,婉萍觉得好像认识他很久了。从那以后,在公司的院子里,在树荫下,他们常常挨得很近。有人劝婉萍:“你挑了这么久,怎么能挑一个兵呢?”他每个月的津贴只有6元!”婉萍笑着说:“我不是他的钱,如果有钱我早就结婚了。”她崇拜文化,濮存昕给她的印象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所以她不假思索地嫁给了他。

婚后,他们的爱巢建在了团里的团子楼里。房间又小又简单,却充满了浓浓的爱意。事情发生在第二年,小木屋里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濮婷昕不提有多高兴,常常哼着歌在铁丝前给孩子晾干五颜六色的尿布。

再相爱的夫妻也难免闹矛盾,他们也是一样的,但婉萍有一次说:“其实夫妻感情是好的,才会把自己最真诚的东西表现出来,我和别人为什么不急,和他急!”因为他的要求都是比较高的呗,最亲近的人,最心爱的人都会这样。外面的人也说濮存昕脾气很好,在家里有时也会对我不耐烦,但是没有必要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感情上的伤害而争吵。”

嫁给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

婉萍过去喜欢化妆,但现在她穿得少了。濮存昕喜欢自然、正宗的宛平。“只要你整容了,我们就会跟你说再见,”他总是开玩笑说。

濮存昕在生活中也追求浪漫。婉萍在生日那天总是收到一束花。一般来说,男人不愿意陪妻子逛街,但他不愿意,经常陪婉萍逛街,但不是很方便,总是有人给他签名。婉萍喜欢穿濮存昕给她买的衣服。在婉萍眼中,濮存昕是个好丈夫:工作踏实,工作专一,照顾妻子,为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很周到。

这个小兵成了大人物

参加北京才艺表演后,濮存昕主演了《最后的贵族》、《李白》等大型剧目,受到业界和观众的一致好评。

接手话剧《李白》时,濮存昕想要演得更好,压力越大,排练时说不出的紧张。为了消除自己紧张的情绪,婉萍主动要求做他的第一个观众,从动作、语言、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微笑、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风格都认真地给予点评,婉萍有些动作还是找人帮忙安排的。

在蒲存信的每一部戏剧中,婉萍几乎总是第一个观众。婉萍总是批评蒲存信的各种角色,但她解释说:“我是真诚的,别人可能在乎面子,有些观众喜欢他,所以他的缺点变成了优点。我这样做是为了他好。”

婉萍对濮存昕的爱不是一种甜蜜而深情的爱,而是一点一滴、无微不至的关怀。濮存昕非常节俭,不愿意给自己买衣服。婉萍买了几套名牌衣服,包括衬衫、领带、领带夹和其他配件,尤其是他去美国和香港的时候。有一次,这对夫妻在开玩笑,婉萍对濮存昕说:“如果我穿‘戏服’什么的,恐怕就不成问题了。”濮存昕一本正经地说:“没问题。”引来婉萍一阵大笑。在《光荣之旅》的拍摄过程中,濮存昕出演了话剧《茶馆》,该剧在首都北京连续演出了60场。濮存昕实在有点吃不开,婉萍今天要给他做汤,今天做猪蹄汤,明天做甲鱼汤,后天做鸡汤。每天,她都要到剧院后台或片场送汤。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婉萍给其他演员送去面包和点心。她的出现常常引起船员们的欢呼。

濮存昕和婉萍也是一对善良、正直、恩爱的夫妻。2000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卫生部盯上了濮存昕,想请他为预防艾滋病拍摄公益广告。起初,濮存昕在收到邀请时有些犹豫,但当他了解到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现状时,他立刻感到了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婉萍,她说:“我和你一起去。”细心的婉萍还特意买了一些红丝带,让濮存昕为那些与艾滋病有过顽强斗争的人服务。濮存昕成为中国第一个“艾滋病预防倡导人”。

万人迷的心

濮存昕变得如此受欢迎,他出现在舞台上,屏幕上,书里,报纸上,甚至路边的广告牌上。“少妇杀手”、“情人之心”等雅豪应运而生。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可能遇到交通堵塞,他被亲笔签名、鲜花和照片淹没。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风景”,婉萍淡然一笑:“我想,他还是他。”

嫁给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

成功的偶像往往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天下情人”,而朴信春却从未有过外遇,而且他做得越多,女人就越喜欢他。一次,濮存昕在唐宋诗歌朗诵演讲和声音质量充满了不可抗拒的魅力,谢幕,疯狂的女性观众,无数的鲜花,雷鸣般的掌声几乎让他走在舞台上,有些女孩和年轻女性因为不是拥挤的在他的面前,不得不远离吹吻他……这位朋友半开玩笑地问在场的婉萍:“濮存昕很受女观众的欣赏和喜爱,经常和女演员一起演。你相信他吗?”婉萍还是淡淡的一笑:“我相信他,我也理解他们。”

有些熟人总是对婉萍说:“濮存昕是有名的。你应该注意他。”但婉萍却不为所动。

对夫妻来说,没有什么比信任更珍贵的了,信任首先来自于信心。婉萍就是这样一个自信的女人。她从不炫耀,因为她是濮存昕的妻子,她从来不想成为一个名人。她有自己的精神世界,有自己的知心朋友,有自己的事业和追求。她曾经坦承:年轻和美丽是女人的资本,但女人不能永远年轻和美丽,永恒的美丽来自智慧。

面对众多喜爱濮存昕的“蒲迷”,婉萍的态度相对平和。“濮存昕不是那种一炮走红的明星,”她说。他第一次登台,我为他感到紧张;每次他出现在一部戏里,都是没有底的,我的心大概比他知道的还多,我可以说,我们是手拉手的,我们之间有最基本的东西。追求濮存昕的人只在舞台上认识他,在生活中却不认识他。我坚信我在他心中的位置。别人追求他是因为他的成功,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并不成功,今天的成功是我们慢慢创造出来的。人们有一种误解,认为男人一旦有钱就会改变,尤其是一旦事业成功就会改变。他是一个受过教育的好男人,关心他的家庭,爱他的妻子和孩子。”

婉萍说:“娶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为了这份幸福,我愿意付出我的一生。”恩爱夫妻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濮存昕先生和濮存昕太太的生活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答案。

嫁给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


猜你喜欢